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谢选骏文集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武汉封城引爆全球大流行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谢选骏: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大骗局:极权中国的霸权梦》(钟持之 2011年01月23日)说:
   
   中国GDP总量才略微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国内的极端民族主义与国家主义狂热,就在当局的默许、怂恿与参与之下,一天天甚嚣尘上。网络上触目尽是“爱国者”们(包括军方喉舌与体制内知识分子)在演绎着一个极权中国的世界霸权梦:扳着指头估算哪年即可超过美国的GDP而成为世界第一,美国没落无可挽回,中国“崛起”不可阻挡,“中国模式”天下无敌,再不能“韬光养晦”,要开始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领袖与霸主,要推翻现存世界秩序而以“中国模式”重新塑造,直至将二十一世纪变成“中国世纪”无论是航母、反舰弹道导弹还是歼-20隐形战机,都是半生不熟时就被急不可待地从这一“中国霸权”概念股的大炒锅里面端上了桌面……


   
   即使这是一个可能实现的计划,提前量也大得实在出奇。中国的GDP总量至今只及美国的三分之一,以人均计算更不到十二分之一。等到总量超过美国的那一天,人均也不及美国的四分之一。取而代之,谈何容易。但更无情的事实却是,即便到了中国连人均GDP也超过了美国的那一天,中国也绝无可能成为世界的领袖或霸主,随心所欲地来主宰这个世界。中国从来就吹嘘自己的极权制度擅长“集中力量办大事”,但无论这个政权如何搜刮和牺牲弱势群体,把尽可能多的资源垄断在自己手里,也还是远远不足以办成这一件“大事”。
   
   一个为霸权梦的兜售者们所有意无意地忽略了的关键因素就是,美国并不是孤立的一个国家,而是世界诸多军事同盟的盟主。笔者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作了一个粗略统计,2009年仅北约28个成员国合计人口约9亿,GDP达36万亿美元以上(7倍于中国的近5万亿),其军事开支合计超过世界的70%。再加上美国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国的同盟,人口合计约11亿,GDP合计约43万亿(至少8倍于中国),无论是在经济、政治还是在军事上,中国究竟拿得出什么来抗衡来取代呢?
   
   问题的要害,正在于中国的极权制度对于自由和民主等普世价值的极端恐惧、深刻敌意与绝对拒斥,使中国在今天的世界上极为孤立,几乎不可能有什么真正靠得住的盟友。中国当局否定普世价值的存在,用两千多年前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世界观”来解释今日世界,是为了愚弄国内的人民,以维持自己早已被世界潮流彻底淘汰了合法性的极权统治。它把今日的国际社会曲解成一个根本无是非、无道德、无正义的丛林世界,把极权中国伪装成其中的一个道义上的“正常”国家,仅靠一套老掉牙的“远交近攻”和“以夷制夷”之类的把戏来应付当代国际关系,凭借信息封锁和新闻管制骗过了国内一些人,却如何骗得过整个国际社会?一个对自己的骨肉同胞都无比残忍的意识形态和专制政权,对“非我族类”的外国人外族人究竟会如何对待,于情于理,本不难推论。在事实上,从中共1956年力压苏联出兵血腥镇压匈牙利人民的民主运动,70年代支持“红色高棉”对柬埔寨施行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自我种族灭绝(Autogenocide)”,到今天仍冒天下之大不韪,独力为恶贯满盈的北韩金家小朝廷输血撑腰……世界一直在见证的,是这个政权行事从来就没有过任何道义上的底线,怎能不人见人怕?有多少国家真正相信它会“和平崛起”?有多少国家会乐见其军事上日渐强大?有多少国家会愿意与之结盟或接受它的领袖地位?
   
   今天中国最为拿得出手的,只能算是那个以中俄为核心的六国“上海合作组织”了。且不论那只是一个“致力于经济的政府间区域性国际组织”,象俄罗斯这样的国家作为中国的盟国,又能有什么可靠性?前苏联解体已近二十年,今日的俄国不再与中国信奉同一意识形态。把中国当作武器销售生意里的一家顾客,或者是与美国和西方的讨价还价中有时不妨抽出来打一下的一张牌,只不过是策略上的权宜之计;但从种族、地缘、历史、文化和宗教各方面,俄国都并没有非与极权中国结成真正战略同盟不可的理由。在多次要求加入北约被拒后,俄国终于在2010年11月同意加入北约的欧洲导弹防御系统,双方并书面承诺不再将对方视为敌人,再一次证明了中国某些人的“联俄抗美”是多么荒唐的一厢情愿。
   
   中国之所以处于今天这种“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可怜地位,根本原因无它,正是孟子所谓的“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叛之”。就连自古以来一直深受中国文化影响的韩国、日本和越南诸国,虽然同为亚洲人黄种人,也宁愿从大洋彼岸引入美国来阻止极权中国在东亚建立它的地区性霸权。对比一下三八线两边两个朝鲜的迥异现实,以及它们各自的“后台”,这些亚洲国家的选择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就连新加坡奉行威权主义的李光耀,虽然与中国的极权政府惺惺相惜并一直为之辩护,也毫不犹豫地公开呼吁美国更多地参与亚洲事务以制衡中国。甚至对北朝鲜,很多中国人也担心它一有机会就会抛弃中国而“投靠”美国。“Takes one to know one”——这难道不正是当年无数中国人内心深处在“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与“美帝国主义”之间早已作过的选择吗?
   
   而如果我们的观察再深入一步,今日中共政权之人心丧尽,又岂止“亲戚叛之”而已?就连那些目前正在国内掌权的统治者,难道不就是一帮钱存瑞士,子女送欧美,手持多国护照,随时准备抛弃这个国家的叛者吗?他们之所以至今还“暂住”中国,无非是为了利用自己垄断一切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的“精英”地位,榨取一切还可以榨取的利益,直至那“最后一桶金”。为此目的,他们不惜诉诸任何手段与伎俩,其中之一,就是这个极权中国的霸权梦。
   
   这一霸权梦首先是荒诞不经的。它将中国在历史上所取得过的一些成就无限放大,在一部分国人心目中造成了一种中国曾经做过世界领袖或霸主的幻觉。殊不知哥伦布当年自欧洲西行,误认美洲为其目的地印度,其实行程还不到一半,连西半球都尚未走出。可见即使到了十五、六世纪之交,当时最先进的人们对这个世界的基本知识还是多么有限,又如何能有真正意义上的世界领袖或霸主?而中国历来就是一个亚洲国家,对境外的政治影响力主要集中在东北亚与东南亚,从来就没有扮演过与当年不列颠帝国和今日美国类似的世界角色。迟至十九世纪中叶,中国的政治精英与知识精英对国门之外的一切事务,信息之以蠡测海,理解之浅陋错谬,暴露出来的并非“退步”,而是从来就没有“进”到过更先进的那一“步”。时至今日,那种一谈世界历史就只知“中”“西”对举,我一半你一半,你我轮流坐庄的思维模式,仅以亚洲论,也已是对印度、波斯、阿拉伯等其他重要国家与文明的全然无视与无知,表现的正是世界视野的根本缺乏。进一步弄假成真,照着“否定之否定”的进口辩证法加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土产宿命论,就认定今日的世界霸权不仅是技术上的“非我莫属”,而且是道义上的“物归原主”,与历史事实的差距岂可以道里计。
   
   将如此荒诞的梦想鼓吹为现实的国家目标,当然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大骗局。从一个“站在历史的错误一边”的极权政府眼里望出去,草木皆兵,岛石皆链,普天之下,莫非敌国,每一个认可自由与民主的国家都是对自己的潜在威胁,“忘我之心不死”,从前是“C型包围圈”的一环,今天更成了“O型包围圈”的一环其实无非是对内的“施虐狂(Sadism)”引发的对外“被迫害妄想症(Persecution Complex)”而已。但“救亡压倒启蒙”的历史情境已然不再,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也已彻底破产,于是就不得不虚构出这一新的“崛起压倒民主”的零和困境,一样是“这是最后的斗争”,一样是逼迫人民为那永不会来临的辉煌“明天”而付出一切代价以“整体”消融“个体”,以一个不可能达成,却在价值上压倒一切的国家目标,取消每一个人所应有的自由平等尊严等权利,强迫亿万中国人无止境无限期地继续奉献、忍受、等待并牺牲,尽可能长久地压制自由和民主,拒斥政治改革,使为数极少的一伙权贵“精英”得以国家的名义垄断一切资源,剥夺人民,谋求一己私利的最大化。
   
   这个大骗局对世界和中国都极具危险性。共产主义必须消灭一切“反动阶级”,极权中国的世界霸权梦则可以牺牲世界上所有“非我族类”之人。当它付诸实行,其排他性与侵略性必然对世界和平造成严重破坏,极权中国亦必然因此而成为世界公敌与人类公敌。在由此而来的争战中,世界人民的生命财产必将遭受巨大的损失。
   
   但更直接更紧迫的危险和损害却不得不由中国人民来面对和承受。当局不敢正视国内的政治现实,拒不实行急需的政治体制改革,在经济、政治、社会、道德所有方面危机四伏的情况下,转移国内视线,煽动对外仇恨,连自己滥发货币导致物价上涨也非嫁罪于美国人不可。进一步追求这种压倒一切的国家主义“大目标”,不能不以更多牺牲占国民大多数的弱势群体(城市贫民、农民、农民工、啃老族、蚁族、鼠族、被暴力拆迁户 ……)所剩无几的切身利益为代价,恶化各种矛盾,毒化社会整体环境。战端未开,国人已苦秦久矣。孟子曰“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央视大火夜,万众欢腾时,亿万中国“屁民”视那些权贵“精英”和他们的“国家”为何物,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以如此国民与世界为敌,开战之日即是败亡之时。即使其时国力确实已达世界第一,一个极权的中国最终仍将不可避免地被击败就如几乎征服了整个欧洲大陆的法西斯德国可以说已是当时世界第一,最终却仍被全世界反法西斯阵线所消灭玉石俱焚之际,人民生灵涂炭,又不能不是最大的牺牲者。
   
   美梦无法成真,骗局必须揭穿。接受普世价值,实行政治改革,才是中国长治久安的真正利益之所在。
   
   谢选骏指出:上文大概做梦都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七年,西方就放弃了普世价值!上文当然更加没有想到,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西方的中国学生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悲。而我,在几十年前就料到了这一天。所以才写下了《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可喜可贺。
(2018/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