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另类的游击战争]
谢选骏文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另类的游击战争

   谢选骏:另类的游击战争
   
   有个报道称:《用自拍累死FBI: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说的是:
   
     2002年至今,Hasan Elahi 拍摄并上载了逾8万张“自拍照”,平均每天约20张。


     Elahi 不是自恋狂,每张照片里都没有他的样子,只有他以第一身视角看见的事物,例如他在中餐馆吃着的那碟炒饭、准备使用的浴室马桶、机场候机大楼的询问处、商场一角等等。
     多年来,不少人浏览 Elahi 的自拍照网站,但大概很快被那些重复而沉闷的照片赶走,只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探员日复一日地检查照片,以追踪 Elahi 的一举一动。
     Hasan Elahi自从被 FBI 误认为是恐怖分子后,他拍了大量的自拍及生活照来告诉FBI自己在干什么,他称自拍是反恐战争时代的艺术。Hasan Elahi个人网站截图。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震惊全球。美国社会陷入恐慌,政府加强反恐监控,FBI宁枉勿踪,将不少人都列入监控名单,其中包括身家清白的 Hasan Elahi。
     FBI 探员很快就发现,指证 Elahi 涉及恐怖主义活动的情报并不正确,于是还他清白,将他自监控名单上除名。不过,由于 Elahi 的名字曾被写入数据库,要除名需要经过一连串繁复的官僚程序,而且不是每位探员都会随时更新资料。结果此后数年,仍有探员认定 Elahi 就是恐怖份子;于是,Elahi 不断被监控、追捕、扣留、审问、释放,永劫回归。
     最终,Elahi 决定“自动献身”,每天拍下大量自拍照向 FBI 通报行踪,主动地“被监控”。 Elahi 每从一个地点转移到另一个地点,都会拍照,无论是离境外游,还是从家中到附近的加油站,甚至只是从睡床走到浴室。
     我知道他们(指 FBI 探员)有检查我的照片,我能从我的服务器找到他们的登入记录。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年代,他们疯狂地检查,在奥巴马上任后则较少。
     无端增加了每日检查大量自拍照的沉闷差事,FBI 探员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他们招惹的 Elahi并非泛泛之辈。Elahi 是孟加拉国裔美国学者兼多媒体艺术家,专研科技、媒体对社会的影响,其中最感兴趣的范畴,恰好包括“监控”与“反监控”的权力互动。
     “不要再将‘监控’看成用来对付我们的工具,而应将它视为创造‘反监控’的条件: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Hasan Elahi 解释:“这是‘监控’与‘反监控’之间的范式转移。今天,重获隐私的最佳办法就是彻底放弃隐私,拥抱‘监控’,过着一种绝对透明、公开的生活方式。”
     他认为在资讯年代,已经没可能维护过去那种老旧定义的“隐私”,面对无处不在的监控,只能反击。
       Hasan Elahi自从被 FBI 误认为是恐怖分子后,他拍了大量的自拍及生活照来告诉FBI自己在干什么,他称自拍是反恐战争时代的艺术。其中充斥了“Hasan Elahi 拍摄的马桶”。因此,Elahi 的自拍照网站经过“精心设计”——其实就是完全没有设计,大量的自拍照杂乱无章上载在一起,没有清晰的时间、地点标注,也不按拍摄的先后次序编排,网站没有便利浏览者的分页,令检查照片的人必须消耗极多时间、精神才能找到特定照片。
     他说,网站的布局,其实是资讯爆炸时代数据库的缩影。庞大且持续高速增量的数据库,反而令搜寻、分析以取得有用资讯变得极其艰难。这就如 Elahi 的大量自拍照,模糊了政府、FBI 探员等监控者的视线;这些自拍照似乎曝光了 Elahi 的一切隐私,但事实上又没有透露任何关于他的有用资讯。
     如今,人们公开地生活以维护他们的隐私。
     2014年,Elahi 与非牟利组织“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合作,将大量自拍照组成装置艺术作品“Thousand Little Brothers(编译:千个小兄弟)”,于美国纽约展览。作品名称对照的,自然是英国作家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名著《1984》里经常出现的标语:“老大哥在看着你。”
     Elahi 指,历史上每当出现重大冲突,都会催生新的艺术思潮,例如一战时的达达主义(Dadaism)、二战后的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越战时的普普艺术(pop art)等等,他认为“自拍主义”(selfism)在“后911监控年代”中兴起和普及绝非偶然,也具有独特的艺术性质。Elahi 还戏言,相信FBI 的探员已经看过展览中的所有自拍照,但还是希望他们能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再去观赏一遍。
     另外,Hasan Elahi 忆述他上载自拍照之初,朋友看见那些炒饭、马桶的照片都感到惊奇,但现在日常生活中其实所有人都在做类似的事,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行为不再让人感到奇怪。今天,所有人都随时随地发布关于自己的讯息,在 Twitter 发文、在特定地点‘打卡’(check in)、在 Facebook 发布照片甚至直播短片等等。”Elahi 说:“如今,假如有人说他要以‘不被连线’的方式生活,别人才真的会感到惊讶。”
     110 万人:
       美国当局的监控名单分多个类别。据《华盛顿邮报》引述 FBI 资料,在2001年“911恐袭”前,其中一份“禁飞名单”(no-fly list)上只有16个可疑人物,但至2014年名单急增至约64,000人。而在2014年,被当局列入“综合恐怖分子名单”(consolidated terrorist watchlist)的约有80万人,列入“已知或怀疑恐怖分子名单”(known or suspected terrorists)的更多达约110万人。
     大规模监控:
     Mass surveillance,也称为大规模监视或大规模监听。是一种针对全体人口或大多数人口的复杂监控,其目的是监控民众的行为。大规模监控通常是由政府或是政府所属的情报机构进行的,此时可强调为“大规模政府监控”;但除了政府,大型企业集团也可能自主进行,或是受到政府支持而进行这样的监控。因为各国的法律和司法系统不同,大规模监控的合法性与需要的法律授权也有很大的不同。大规模监控常以打击恐怖主义、避免社会动乱、保护国家安全、打击儿童色情以及保护儿童等理由被提出,提出者认为这是达到上述目的必要手段。相反的,大规模监视也经常因为侵犯隐私权、限制公民的政治权力和自由、违反法律或宪法而被批评。目前的担忧认为,大规模监控可能会带领国家走向“监控国家”和“电子警察国家”……不但公民自由受到侵犯,而且政治异见者可能会被棱镜之类的计划暗算,这种国家也可称之为极权国家。
   ……
   在我看来,如果“监控国家”和“电子警察国家”就可以被叫做“极权国家”,那么“极权”就可能需要重新定义了。因为许多民主典范也会被归入这个范畴了。
   而这样一来,“用自拍累死FBI: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岂不等于成了“另类的游击战争”?
   确实的,现在的政府,也许已经落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当然,这个战争运用的武器不是火器,而是电器,是摄像机,是“摄像机镜头出政权”。
(2018/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