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谢选骏文集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谢选骏: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网文《向那些匿名的历史书写者致敬》2017-10-08写道:
   
   莎剧作者问题其实是一个已经长达几个世纪的争议。


   
   尽管现在普遍以4月23日庆祝他的生日,莎士比亚的确切出生日期并没有确切记载,他的故乡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Stratford-upon-Avon)也没有他的出生证明,小镇的学校也没有他的登记记录。这些都是争议几个世纪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在莎士比亚在世期间,他并不是英格兰最著名的作家──同时代的琼森和马洛(Christopher  Marlowe 1564-1593)等都享有盛名,鲍蒙特(Francis Beaumont, 1584~1616))与弗莱彻(John Fletcher, 1579~1625)的剧作也风行一时。因为并不在风口浪尖,因此也无人质疑他的作品。
   
   作者争议问题在 18 世纪中叶、莎士比亚被推为英格兰国家诗人后方始浮现。最常见的莎剧作者候选人,包括与莎翁同时期的弗兰西斯培根爵士(Sir Francis Bacon 1561﹣1626)、沃尔特·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 1552﹣1618)、牛津伯爵爱德华·德·维尔,甚至包括伊丽莎白一世本人与其继承人詹姆士一世。
   
   最常见的莎剧作者候选人,包括与莎翁同时期的弗兰西斯培根爵士 (Sir Francis Bacon 1561﹣1626)、沃尔特·雷利爵士 (Sir Walter Raleigh, 1552﹣1618) 、牛津伯爵爱德华·德·维尔 (Edward de Vere)这些候选人多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王公贵族,但有趣的是,这些候选人名单多由普通人提出。譬如最早撰文提出莎剧作者另有其人的,并非文学批评家、学府巨匠,甚至不是英国人,而是美国俄亥俄州小镇教师—迪莉娅培根(Delia Bacon, 1811~1859)。
   
   莎翁去世后两个多世纪之后,迪莉娅生于在俄亥俄州的一栋小木屋里,父亲是公理会牧师。由于父亲的突然病故,她在 14 岁之后就未能继续升学,而成为一名教师。由于她自创的教学方法,使得她在新英格兰的文学圈子中有一定知名度,也渐显露文学创作的才华,甚至在 1832 年的一次文学比赛中,打败了名作家爱伦坡。
   
   1836年,迪莉娅搬到纽约,因倾心于戏剧,而结识了莎剧演员,但一段不被当时社会道德所接受的情缘,使她被迫离开新英格兰回到俄亥俄。
   
   从社交生活隐退后,她开始全心投入研究莎士比亚的作者身份问题。1856 年,迪莉娅在《普特南月刊》(Putnam’s Monthly Magazine)中匿名发表「威廉莎士比亚及其剧作:与之相关的调查」(William Shakespeare and His Plays: An Inquiry Concerning Them),系统性地为莎剧作者疑问打下文学批评的基础。迪莉娅提出的是多重作者假设,认为莎剧作者,其实是包括弗兰西斯培根,与沃尔特·雷利在内的文艺复兴学派成员。
   迪莉娅(Delia Bacon, 1811-1859)
   
   在迪莉娅看来,伊丽莎白君主与詹姆士党都是暴政的延续,有着偏执的君主、压迫性的行政机构、冷酷的秘密警察。相对于君主与朝廷的暴力,雷利与培根代表了知识分子对共和自由的追求,剧本则是他们表达政见的安全途径。
   迪莉娅认为他们是一个「失望的小团体」和「反对派政治家」,
   热衷论争「谁来承担领导和组织反对政府的责任」。[1]她认为《理查二世》所表达的是知识分子对由埃塞克斯伯爵为首的反对派贵族的拥护,也是夺权政见的纲领性表达。《李尔王》、《尤利西斯凯撒》、《大流士》被认为有趣而隐晦,充满反君主的共和思想,也充满对诸如人权和公民权力等现代民主概念的想象。譬如在评论《尤利西斯凯撒》时,迪莉娅直接的写道,全世界都知道学者──受人尊敬、享誉世界、满有成就的人物──曾被折磨、毁伤、吊死、断头,在凯撒时代和伊丽莎白时代都是如此。剧中对凯撒的野心隐晦的暗示,不是对女王的影射吗?
   
   在历史上,雷利和培根爵士都曾遭到当朝君主(詹姆士一世)囚禁,前者甚至被处死,因此,剧本中的政治诉求也有一定的历史根据。
   
   最重要的是,这些剧作都戳破了君权神授的神话。
   
   通过迪莉娅,我们看到的不再是黄金时代的君主盛世,而是充满政治恐怖、非法拷打、残酷死刑的时代。她对政治权力的质疑,也与后世哲学家傅柯的看法不谋而合,并符合当代新历史主义,与文化唯物论对莎剧的批评解读:将文本放置于历史语境之中,研究作家所身处的环境,重新呈现历史。
   
   谢选骏指出:迪莉娅花了一辈子还是没有弄懂——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因为,一个“作者”如果连自己名字都不敢署上,他又怎能对这作品负责,他又怎能被称为这个作品的作者呢!他们最多只能叫做“匿名的历史书写者”,就像纽约地铁里的老鼠一样。相比之下,还是冒名顶替的莎士比亚更像个人,虽然是个毕加索一样的艺术窃贼。
(2018/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