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谢选骏文集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武汉封城引爆全球大流行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病毒来袭促成新的世界秩序
·共产党是共和党的前车之鉴
·俄罗斯是欧洲病毒的传媒
·一带一路沦为疫带疫路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谢选骏: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人工智能在中国:技术背后的反乌托邦可能性》2017年12月05日 转载报道:
   
   在北京的一个人工智能会议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发表了演讲。


   
   北京——在特朗普总统访问北京期间,他的形象曾出现在一个技术会议上独出心裁的一段讲话视频里。
   
   视频里的特朗普先是用英语,然后换成了普通话。
   
   特朗普并不会说中文。这段视频是一个宣传花招,旨在展示一款软件的语音功能,发明这款软件的是中国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讯飞(iFlyTek),它既是一家创新公司,也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有关系。科大讯飞曾说,其技术可用于有针对性的监听监视,能在坐满乘客的小汽车、或拥挤的房间里识别出个体目标的声音,并记录该人所说的一切。
   
   特朗普的形象在视频中用中文说,“科大讯飞真是太棒了。”
   
   在中国测试人工智能前沿应用的时候,科大讯飞成了中国科幻野心与这种技术的反乌托邦黑暗可能性的一个令人信服的例子。
   
   这家中国公司的图像和语音识别系统用的是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这个系统可以帮助医生做诊断,帮助老师给考试卷打分,还可让司机用他们的声音来控制汽车。就连一些全球企业也对其表示钦佩:美国主要汽车供应商德尔福(Delphi)在向中国的汽车制造商提供科大讯飞的技术,大众汽车(Volkswagen)也打算在明年将这家中国公司的语音识别技术用到大众为中国生产的许多型号的汽车上去。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主持的一个实验室正在为中国国内的安全部门开发语音监听能力。一家人权组织在今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说,该公司正在帮助当局建立一个中国公民的语音生物统计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可用于跟踪活动人士和其他人。
   
   与政府的这种紧密关系可能会让科大讯飞及其他中国公司在这个新兴领域获得优势。专家说,中国政府的财政支持为中国企业提供了大量的资源,中国没有得到严格执行的、未经实践检验的隐私法让公司能获得大量的声音、面孔和其他生物识别数据,这些数据能帮助公司发展这方面的技术。
   
   中国“没有西方企业所面临的严格的隐私法,中国公民也不反对他们的数据被收集,因为(可以这样说),政府监控是中国的现实,”研究公司桑福德·C·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的分析师们今年11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已有过中国企业偶尔打垮外国竞争对手的时候。科大讯飞已多次赢得语音识别和机器翻译比赛的大奖。中国互联网搜索公司百度开发出了一款具有与人相当的听懂讲话能力的软件,比微软早了两年。今年,总部位于上海的初创公司依图在美国政府主办的一个主要的人脸识别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
   
   科大讯飞和其他中国公司都说,公司遵守中国法律,保护用户数据。但这些公司也一致认为,中国庞大的用户人数,加上政府专心致志地要主导这项新技术的努力,让他们处于优势地位。
   
   “中国是与美国一起进入人工智能时代的,”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北京的那个会上说。“但由于拥有大量的用户、以及中国社会治理的优势,人工智能将在中国得到更快的发展,中国将在这个领域引领世界。”
   
   科大讯飞的总部设在中国安徽省。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按照政府的规定,接受外国新闻媒体采访需要得到批准,公司尚未收到安徽省官员的批准。
   
   中国的媒体把科大讯飞描述为技术创新者和政府的合作伙伴。据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的报道,去年,科大讯飞通过帮助警方识别骗子,防止了约5亿元人民币(约合7500万美元)的电信诈骗损失。报道引用一位中国安全官员的话说,收集声纹数据与采集指纹或用闭路电视摄像机进行监控录像类似,他的意思是,这种做法不侵犯人的隐私。
   
   “我们与公安部门合作,锁定了罪犯的身份,”科大讯飞汽车业务部总经理刘俊峰在今年9月的一个会议上说。
   
   尚不清楚科大讯飞从什么地方获取其数据。但中国移动是持有科大讯飞股权的公司之一,这家国有移动网络巨头拥有8亿多用户。科大讯飞在数百万部中国移动的手机上预装其产品,并为中国移动经营热线服务,中国移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数据是金,”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研究生物统计学的教授阿尼尔·扎恩(Anil Jain)说。“如今,你无法(在没有数据的情况下)设计出准确可靠的识别任何东西的系统。”
   
   科大讯飞认为,汽车可能是另一个主要市场。中国正在成为推动自动驾驶汽车的先驱,这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语音技术。今年9月,科大讯飞推出了一款新产品,这个闪闪发光的椭球形产品安装在汽车仪表盘上,像是一个车载Siri,听到问题后可上网寻找答案。
   
   “我们需要知道汽车是不是我们的朋友,是否能建立情感联系,”刘俊峰说。
   
   德国汽车制造商大众集团(Volkswagen Group)发言人克利斯多夫·鲁德维格(Christoph Ludewig)说,大众将通过第三方供应商,为其在中国销售的400万辆汽车中的几十万辆配备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大众汽车表示,公司要求所有从司机那里收集的数据都以匿名的形式保存。
   
   “大众将保护消费者,不让其数据被滥用,”鲁德维格说。
   
   美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德尔福说,该公司与科大讯飞有在中国提供科大讯飞服务的业务关系,但拒绝透露细节。
   
   科大讯飞的汽车业务主管刘俊峰说,公司的系统将于明年安装在中国销售的一些吉普车上,公司也在与戴姆勒(Daimler)一起开发汽车语音识别系统。戴姆勒拥有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 - benz)品牌。吉普的母公司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Chrysler)表示,不知道其供应商中哪家使用了科大讯飞的技术。戴姆勒的发言人说,公司经常与潜在供应商讨论合作,但拒绝透露科大讯飞是否为其中之一。
   
   人权组织担心这些快速发展的能力会被中国的专制政府滥用。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在今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政府一直在收集成千上万人的声纹数据,这个项目几乎没有透明度,也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什么人会成为收集的目标,或政府将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据报道,科大讯飞已在其总部所在的安徽省建立了一个有70000个声纹的数据库。该报道还说,警方已经开始采集声纹,就像他们采集指纹那样。报道中给的一个例子是,三名被怀疑是性工作者的女性的声音已被录入数据库,部分原因是她们曾被安徽警方逮捕。
   
   中国媒体还报道说,安徽省将展开一项新行动,在语音通话中自动识别通缉犯的声纹,一旦发现将及时报警。
   
   科大讯飞没有回应让其对上述人权观察报告发表评论的请求,但公司一直表示,不会停止自己的数据收集工作,尤其是在参与中国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努力中。
   
   “我们总在谈论大数据——汽车每天都产生许多图像数据,”科大讯飞汽车部门主管刘俊峰说。
   
   谢选骏指出:人工智能无法超越人性,例如无法超越成王败寇的俗套。相反,人工智能只会强化人性,例如强化成王败寇的俗套。所以,可怕的不是人工智能,可怕的是人性,尤其是被人工智能所强化的人性。贪婪、嫉妒、成王败寇,全被放大。
(2017/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