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所谓“牲战”,就是把人体当做牲口去牺牲的战斗。
   
   


   《陈天:原教旨主义盛行将重创中东伊斯兰教世界的人口承载能力》(7月/20/2016)说:
   
   第一,中世纪的生产力水平就只能够承载中世纪的人口规模。
   
   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的盛行,导致受影响地区的社会生产力出现严重退化。这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足够多的例子来证实。
   
   如车臣地区。在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车臣获得事实的独立。但在车臣伊斯兰教极端政府所推行的严酷“伊斯兰教教法”统治下,车臣实际已经沦为人间地狱。不仅社会经济彻底崩溃,而且治安也极端恶化,匪盗横行,军阀割据,民不聊生。结果车臣地区的“人口承载能力”出现暴跌,不仅俄罗斯族,连本地的车臣族人为了生计也不得不大量外迁以谋生路。
   
   而车臣经济的全面崩溃,社会人口承载能力急剧下降,也是后来导致到以巴萨耶夫与哈塔卜为首的车臣原教旨主义极端武装不得不入侵俄罗斯达吉斯坦地区的重要原因。否则的话,连车臣极端武装自身也难以持续生存下去了;因为车臣经济已经一片荒芜,寸草不生,仅仅依赖向俄罗斯内地走私海洛因与假币等等犯罪行为都已经无法“养活”庞大的车臣极端武装队伍,最后就只能够去抢掠为生。
   
   只可惜他们抢错了对象,结果反被普京总统的俄罗斯帝国军队彻底灭亡掉。
   
   第二,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是典型的“富人游戏”。
   
   每当有人指出信奉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不利于经济发展,全面实施“伊斯兰教教法统治”必将导致经济崩溃时,总有人拿沙特,卡塔尔与阿联酋等同样信奉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与实施严酷“教法统治”的海湾国家如何富裕作例子来反驳。
   
   问题是他们根本就无视了今天沙特等海湾封建王爷国的社会经济之所以得以避免全面崩溃,核心的原因就是这些国家都拥有巨量石油美元源源不断地输血。
   
   今天的沙特,卡塔尔与科威特等海湾石油国家的国民完全是由政府“包养”起来的。那怕这些石油富国的所有国民都不参加劳动工作,通通“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但由于有巨量石油美元持续输入,海湾王爷国政府那怕拿出一小部分石油出口收入来分配给国民(所有海湾封建王爷国人口合计起也不过4000多万),也足以让全体国民都能够活得“有滋有味”了。
   
   因此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完全是资源富国才玩得起的游戏。
   
   沙特与卡塔尔等海湾封建王爷国之所能够长久推行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极端思想立国而不发生全面经济崩溃。核心原因就是拥有大量石油美元流入来支撑,反正即使不劳动也饿不死,“有闲”又有大量的钱无处可花;因此海湾封建王爷国们玩玩极端保守,落后与野蛮的伊斯兰教教法统治才不致伤筋动骨。
   
   但车臣与阿富汗等等自然资源贫乏的地区也来学海湾石油富国的样子,推行极端不利于提升社会生产力的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治国路线,就完全是自取其辱,甚至是自取灭亡。
   
   一个日子里有了上顿无下顿,一日三餐糠头野菜充饥的“瘦弱病残”穷人却也要学习海湾石油大富豪的生活方式,居然也玩起激烈的拳击运动来。如此“瞎折腾”,身体没动两下就彻底散架,一命乌乎就只是时间迟早的事情。
   
   沙特等海湾封建王爷国之所以如此顽固地持久推行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立国思想,核心原因就是为了“yumin”,因为民智的开放极端不利于沙特等封建王爷阶层长久维持其世袭统治地位。
   
   同时这与他们大力鼓吹要向外部世界输出伊斯兰“牲战者”的道理完全是一脉相承的。毕竟海湾国家人口的持续暴涨始终不是办法,存量人口太多石油美元迟早也会不够“分”,因此必须要有一部分人离开海湾地区。而鼓动输出“牲战”,让海湾地区“多余的人口”在牲战中死亡掉,就是沙特等海湾封建王爷国解决内部爆炸性增长的人口数量的不二法门。
   
   因此对于像阿富汗塔利班之类的穷人政权,居然也学着沙特等海湾石油富国的样子也要推行愚昧的伊斯兰教教法治国,并大力向外部世界输出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这完全就是“瞎折腾”,不懂得休养生息,不自量力与自取其辱。
   
   说句不好听的话,像车臣与阿富汗这样的贫穷地区,你们也配“搞”输出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伊斯兰教教法治国”是你们这等穷人政权“玩”得起的游戏么?!
   
   事实上早前就有沙特王子直接公开发表歧视贫穷的伊斯兰教地区民族的言论,但这个世上却依旧还存在大量热面去贴海湾阿拉伯人冷屁股的事例,这令人非常叹息。
   
   与沙特等海湾石油富国一样,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必须在“高福利”的环境中才能够长久生存下来。人只有在衣食无忧,无饿死风险的情况下才有“挑肥拣瘦”的余地。象伊斯兰教无数的清规戒律,只有在无饿死的风险时才会持续得到遵守。如果一日三餐也无法维持,叫你吃什么就什么,否则就只有去死。
   
   实施高福利政策的欧洲就恰恰好为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盛行提供了除海湾石油富国之外最好的生存环境。反正单凭政府救济就能够活得很好,迁徙到欧洲的伊斯兰教分子为什么要改变自己来融入欧洲社会?!人都是有“惰性”的,没有生存压力就没有主动变革进化的原动力。
   
   但美,中,俄则不同,由于社会福利远远(甚至根本就没有社会福利可言)低于欧洲,要在这三大国内部长久生存下去,无论谁都必须努力劳动。美,中,俄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养闲人”,不劳动工作在这三大国内部是绝对无法长久生存下去的。而要进入工厂农场工作,让雇主接受,就必须改革自己的思维方式,努力提高工作效率。像一天要做五六次礼拜,又时不时要守“斋月”之类陋习,不改改就当场无法到工厂中找到工作了。【在奥巴马治下,美国也在推行欧洲式的福利制度。】
   
   从推进落后民族融入先进文明的角度而言,欧洲的高福利政策显然是一剂毒药;而美,中,俄的低福利政策则在无形中为这三大国构建起一道阻挡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势力入侵的重要防火墙。因为没有足够强烈紧迫的生存压力,就没有人会愿意彻底改变自身的生活习惯与思维方式。
   
   当然,伊斯兰教势力在欧洲还有“子宫武器”这一致命杀手,随着伊斯兰教人口在欧洲地区爆炸性增长,“劣币驱逐良币”,专吃福利饭的寄生虫激增,欧洲的高福利政策迟早也会被逼到难以为继的地步。最后欧洲的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武装大叛乱也注定会象今天中东地区那样呈星火燎原的致命性爆发态势,并将整个欧洲社会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去。
   
   总结,大中东地区将有高达1点5亿的“泡沫人口”要被淘汰掉。
   
   目前“大中东”地区的存量人口总数高达3亿以上(包含土耳其,伊朗与埃及);如果大中东地区未来全部落入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黑暗漩涡,那么未来大中东地区注定将有高达50%以上的人口必须被淘汰灭亡掉。
   
   中世纪的生产力水平就只能够承载中世纪的人口规模。尽管结局很残酷,但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当然,如果大中东地区的人们要想成功躲过这一场浩劫,就必须要主动消灭本区的一切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政权(包括沙特等所有海湾封建王爷国),之后再对整个伊斯兰教进行全面彻底的大改革,斩草除根,以适应现代工业文明的游戏规则。否则的话,未来那怕再过100年(乃至500年),中东地区都注定还要陷于“周期性动乱”的漩涡中无法自拔。因为这一轮由“阿拉伯之春”引发的大混战,本质就是中东地区的“存量人口数量”已经达到中东地区当前社会生产力能够承载的“临界极限”了。
   
   更为致命的是,本区由于存在沙特等极端保守封建王爷国的强烈干扰抵抗,在寻找未来出路时不是选择全面改革传统伊斯兰教社会,反而选择了全面复辟落后野蛮的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回头路。如果连今天“半现代化与半封建”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都已经无法承载得起3亿多大中东人口的持续生存发展;那么全面退回到中世纪的“全封建化游牧社会”生产力水平,大中东地区今天的人口承载能力必然就要发生致命性的“大滑坡与大崩溃”了。而未来历史如何演化,作为域外大国的人们,好好坐山观虎斗就是了。
   
   谢选骏指出:如果汽车不再使用石油动力,那么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石油美元将不复存在,如此伊斯兰主义的石油泡沫就将破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那时,“圣战”真的有可能变成“牲战”了。所谓“牲战”,就是把人体当做牲口去牺牲的战斗。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