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徐水良文集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谁不注意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徐水良


   

2017-12-9日


   

   
   俞智官先生完全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现在问题的焦点,根本不在于民运是否支持郭文贵爆料的问题。即使民运中反郭阵营的特线,也不敢公开反对曝料。
   
   而像本人这样,始终认为这个问题属于中共两派两系及其特线内斗,反郭阵营和郭阵营核心都是特线、都是坏人,真民运必须保持独立性,绝不与两个阵营的任意一派捆绑在一起的,则更是支持双方狗咬狗,大力支持双方任何一方曝料,大力支持郭文贵曝料的。
   
   我在前几天文章中说:
   
   这一次,郭爆料搞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的大阴谋,将作为中共情报机构的经典大骗局,作为历史的大笑料,而留在历史记忆中的昙花一现的事件。
   
   郭文贵事件给我们的教训,就是郭粉郭阵营红卫兵即郭卫兵,神化郭文贵为救世主、天才领袖,从而盲目追随的狂热行为,与文革中盲目追随大救星伟大领袖毛泽东的狂热行为,两者一脉相承,本质上非常一致。这是一神教及其神棍们创始的,马列教和所有极权专制信仰都继承的造神运动的共同特点
   
   郭文贵高度赞扬习近平是“千年明君”,强调“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爆料一定要配合中央,一定要配合习主席。”那些支持郭文贵郭七条,以及郭文贵无数次强调的这类方针,不准批评反对的郭卫兵,其实是一批历史的笑料人物。他们支持“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的郭文贵,不准别人批评,竟然还好意思疯狂反诬反咬攻击污蔑我们坚决反共、揭露他们丢车保帅保习保中共阴谋,是“为中共摇旗呐喊”,实在是滑稽可笑到惊天动地。比文革红卫兵还要荒唐滑稽得多。
   
   郭文贵高度赞扬习近平是“千年明君”,强调“谁反对习主席,谁反对共产党,谁就是我的敌人”,郭文贵不准反共反习,郭阵营不准批评郭文贵的这个拥护中共,仇恨反共的方针,而反共阵营,则完全不同意这个方针,这才是双方争论问题的焦点。这牵涉到中国民主运动的根本宗旨和根本性质。如果中国民主运动支持郭阵营的立场,那么,中国民主运动不再是民运,而是共运了。
   
   俞智官先生和郭阵营一样,极力掩盖和歪曲这个争论焦点,把它歪曲成是不是赞成郭文贵爆料的问题。完全歪曲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下面再来讨论俞智官先生集中谈论的民运问题。
   
   我早已无数次说过,民运不是组织,人人都可以自称民运。中共派出十倍于真民运特线,冒充民运,做坏事,搞“内斗”。并且,这些伪民运集中力量,全力漫天造谣、污蔑围攻、抹黑和丑化真民运。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然后,再由第二部分中共特线,包括民运之外的特线配合,把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特线及他们所做的坏事,说成是整个中国民主运动的代表,强加到整个中国民主运动的头上,用来抹黑整个中国民主运动,尤其是污蔑攻击真民运革命民主派。以便让全社会对中国民主运动充满失望和愤恨情绪。所以他们努力散布对民运厌恶、失望甚至仇恨情绪。此外还有第三部分人,他们利用人们希望民主运动团结一致的主观愿望,不断鼓吹狭义民运圈客观上根本不可能有的大联合大团结。
   
   狭义民运圈沦陷区数量众多的特线们既定方针之一,就是要用内斗,包括用造谣围攻、反诬反咬真民运的办法,来丑化、抹黑和败坏整个民运的名声。因此,狭义民运圈有可能不“内斗”吗?即使真民运没有内斗,不同派系之间的花瓶特线伪民运之间,也要大斗特斗,以便塑造民运永远内斗的形象。历史经验证明,一次次大联合,总是带来一次次大内斗。搞一次大联合,必然就是制造一次大内斗。这部分人的任务,就是利用一般人的良好愿望,用表面上的大联合来制造大内斗。
   
   利用这些办法,中共及其特线就把狭义民运圈搞得臭不可闻。
   
   实际上,真正代表中国民主运动的,只是狭义民运圈人数步道百分之十的真民运革命民主派。但他们被造谣围攻、反诬反咬,被全力打压,被中共及其特线,被中共控制的亲共媒体和不了解中国情况的国际媒体边缘化。不被许多有良好愿望、但不了解狭义民运圈实际情况的民众理解和认同,二十多年来,处境极端艰难,不少人,经济穷困到连维持生活都有很大困难。
   
   但是,中国民主运动及其革命民主派,仍然对中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正像我一再指出的,这几十年,中国民主运动首先发起了启蒙运动,剥下中共“人民救星”的外衣,恢复其人民公敌的本来面目,传播并普及了自由民主的基本常识,这是中国和人类历史上的一个特大工程,在国际共产阵营以致人类历史上,几乎都是规模空前、成绩卓著,最后让共产党从人民救星变成人民公敌,让自由民主成为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共识。其次,中国民主运动进行了理论建设和理论创新,创造了大幅度领先于全世界的先进的系统的理论体系,在批判马列主义及其一党专制的共产制度等问题上,中国民主运动的理论,也远超一般世界水平。第三、中国民主运动进行了几十年绵延不绝的特大规模的抗争和奋战,其规模,超过全世界共产党国家民主运动的总和。中国民主运动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推翻中共,实现民主。但是,中国民主运动所作出的努力,所做的事情,所付出的代价,都已经超越了全世界共产党国家同类运动的总和。
   
   本人十多年来,一直号召真民运撤离狭义民运圈。此外还有其他少数不愿意同流合污的真民运人士,希望撤离狭义民运圈。
   
   但特线们占据了广义中国民主运动的海内外主要舞台,如影随影,不断纠缠围攻真民运,使得我们无法撤离狭义民运圈,去夺回广义中国民主运动的活动舞台。
   
   正因为民运不是组织,任何人都可以自称民运。中共派出十倍于真民运的特线伪装民运,把狭义民运圈搞得一塌糊涂,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是沦陷区。因此,有唐柏桥这类人,毫不奇怪。我当然认同大家对唐伯桥这类人的批评。而且,可以说,狭义民运圈中有许多坏人,许多流氓无赖,也有一些骗子罪犯。这十多年近二十年来,我公开说,狭义民运圈是我这辈子见到的,除了中共以外,又黑又烂又坏的圈子。我羞于同他们为伍。
   
   任何人,都有权揭露批评这类伪民运人士。包括郭文贵在内,只要用真材实料,批评揭露这类伪民运人士,我都不反对。
   
   但是,郭文贵声称要为民运做清理工作。然而,这民运队伍清理门户的工作,是另外一回事。民运再不济,也轮不到一直为中共效劳,立多次一等功的王牌特工,这次又为了中共两系内斗,又在情报机构安排下当几个月网红,参与中共内斗,搞几个月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阴谋,立下特大功劳,还没有踏入民运门槛的中共王牌特务,来清理中国民主运动的门户。
   
   如果郭文贵和郭阵营坚持要在背后中共情报机构极其庞大的财力支持下,从事这种清理民运门户的工作。那么,至少表面上,应该采用同一标准,先衡量郭文贵够不够资格和条件,是不是比伪民运更好,因此适合于做这种工作。
   
   不错,狭义民运圈有许多坏人,有许多流氓无赖,有不少骗子罪犯。但问题是,根据郭文贵合作伙伴披露的材料,郭引诱和欺诈香港富婆和台湾商人,然后,靠欺诈,转移财产和一系列流氓无赖犯罪手段,夺取他们的投资而起家。然后,郭成为中共国安部高级线人。与中共情报机构紧密合作和勾结,进一步巧取豪夺,掠夺他人财产,欺压一般被拆迁的民众,来积累扩大他自己的财产,成为巨富。为国安部立三次一等功。成为国安部的王牌特工之一。
   
   郭文贵还犯下了其他一系列罪行。
   
   如果说,民运中充斥小特务小线人小罪犯,那么,郭文贵却是地地道道的大特务大线人大罪犯。
   
   郭文贵郭文贵始终是中共情报机构多次立功的王牌特工,现在仍然是他们的王牌特工。这一次,在中共情报机构习系安排下,搞丢车保帅丢王保习保中共阴谋和骗局,当了几个月网红。又为习系国安会系情报机构立下了特大功劳。郭文贵从来不是民主力量。他是习系情报部门,以及郭阵营神化的、不能批评和反对的救世主,但不是民运的救世主。干了几十年民运的魏京生,为自己、为民运,讲了几句不痛不痒辩护的话,就被陈卫珍骂成那个样子。一个这辈子在中共情报机构为中共效劳,干了许多许多坏事的罪犯,在中共安排下出来当了几个月网红,凭什么批评不得,反对不得?他具备什么资格,来清理民运门户?
   
   实际上,唐柏桥这类人,本来应该是郭文贵的大将。有人赞扬郭文贵一眼就看透唐柏桥是骗子。实际上,完全不是这回事。郭开始一直大赞特赞唐柏桥,多少人劝他,他都不听。
   
   真像我前几天说的:
   
   郭文贵刚出来时的许多人,有些是自己凑上去的,如夏业良等。有的,或者说大部分,是老领导们配给的。唐估计是后者,所以郭文贵死抱不放。及到我们大家(包括本人)一再警告,这样下去,马上走下坡。才开始以喝醉酒为名,主动大骂唐柏桥的民主革命大会和捐款问题,挑起唐柏桥不满,然后趁机拉黑唐柏桥,才与唐柏桥划清界限。
   
   再强调一遍:唐是厉害角色,本来应该是郭的一员大将,没想到名声这么差,迫不得已,只好舍弃。郭文贵许多次说,多少人跟他说唐柏桥的问题,他就是不听,就是要赞扬和力挺唐柏桥,及到最后挺不下去了,才匆匆忙忙设计,装酒醉,不指名大骂唐骗捐和民主革命大会,激起唐柏桥不满,然后借机抛弃唐柏桥。
   
   为了保唐伯桥当郭的大将,习系国安会特工竟然强制高智晟失踪好几个月。一大批特线也出来,用刻薄恶毒的语言,污蔑攻击高智晟妻女这两个孤立无助的弱小母女,迫使我不得不出来为她们打抱不平。最后唐保不住了,才不得不抛弃。到现在,其中有的人反过来揭露唐柏桥了,仍然不肯为她们当时力挺唐柏桥,攻击高智晟及其妻女的恶劣行为道歉。
   
   曹长青力挺唐柏桥,一点反省也没有。……今天看了曹长青揭露唐柏桥的视频。曹从追随郭文贵,坚持大力赞扬力挺唐柏桥,与许多特线一起,以恶刻薄毒言语攻击高智晟妻女这两个孤立无助的弱小母女,对这种行为,一点反省也没有。不过他从追随郭文贵大力赞扬和力挺唐柏桥,到追随郭文贵开始揭露唐,也算是一个进步。
   
   包括郭文贵,他开始不顾多少人多少人的反对,坚持大力赞扬、力保力挺唐柏桥,后来看到挺唐保唐实在不得人心,才不得不抛弃唐,也算是一种被迫进步。
   
   参见本人文章:
   
   https://twishort.com/jLHmc
   
   依靠中共情报机构支持下的王牌特务来清理民运门户这个做法,如果获得成功,民运就将彻底变成共运。这功劳无疑又是特大功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