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徐水良文集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本人部分网帖汇编、整理、改写)


   

徐水良


   

2017-12-18日


   
   

驳曾节明:

   
   戈倍曾痞特你又要一万遍反诬反咬,再反驳一次:
   
   下面是最近说明王炳章等问题的一文:
   
   原文:
   
   https://twishort.com/PpJmc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略)
   
   正义党是我组织力量打垮的,王炳章有许多人揭发,你小特翻不了案。
   
   正义党和王炳章是我到海外后最早揭露和打垮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当时正义党围攻我,围攻前,我警告:“你们二王一傅(王希哲王炳章傅申奇)合起来,外加你胡安宁,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你们正义党一个党,也不见得能打败我一个人。”结果怎样?还不是正义党迅速垮台?
   
   后来王炳章重组正义党。大家当然公认其为特务党,公认王炳章是特务党头子。迄今为止,那些攻击本人的人,大部分仍然不得不承认正义党是特务党。
   
   你戈倍曾小痞特无数次说正义党是特务党,还要闭着眼镜把我与正义党打到一起,却拼命为特务党头子王炳章翻案,让你小痞特自己成为天下大笑料。
   
   现在你们又不断用谁揭露特务党正义党头子王炳章,谁就是特务;谁揭露向中共告密黄春父亲军级干部搞兵变,导致其被撤职被炒家的王炳章,谁就是特务;谁揭露领导阎庆新等一大帮特务围攻反叛的张宏保。并企图驱逐其回大陆的王炳章,谁就是特务;谁重提中共抢先组建海外民运的82年一号大案,8201大案,以及代号为8201的王炳章问题,谁就是特务;谁揭露狭义民运圈特线占绝大多数的真相,谁就是康生,就是破坏民运,谁就是特务;只有帮中共掩盖狭义民运圈特务占绝大多数的真相,才是维护民运,才不是特务;谁揭露中共情报机构“筑巢引鸟、做窝养鱼”,“与其你搞民运、不如我搞民运”,“领导民运,控制民运”等等方针,就是特务,谁帮中共掩盖这些方针,才不是特务;如此等等,用这类超宇宙逻辑,一万遍反诬反咬揭露王炳章问题的人是特务。这只能暴露你们自己身负掩盖中共特大机密、并且反诬反咬揭露者的任务。
   
   告诉你,历史是翻不过来的,王炳章是捧不起来的。
   
   你小痞特连什么叫伎俩都不清楚,你是地地道道低智商撒谎癖,冲动型攻击性人格。你是我对手吗?
   
   你先进来看你自己的小部分特务材料:
   
   曾节明、曾霞敏的《释放证明书》证明了他们是卧槽的共匪
   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28.html
   
   曾节明是江系中共安全局特务
   http://limindang.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25.html
   
   归去来兮:曾节明的两个苦肉计
   http://www.aiph.net/readwj.asp?id=12764&f=f1&name=%C1%F5%D2%F2%C8%AB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3UwLZRfp6Ln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共2页)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fgKmjMDUf2t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FHpbFnXZLLZ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gucQvYV2J4j
   
   张三一言:曾节明颂江语录
   
   最新更传出江泽民严厉指斥胡锦涛:疯狂镇压“茉莉花”行动,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严重破坏了法制。(曾节明 )
   
   笔者赞赏江泽民先生推进历史进步的开明转变。笔者认为:江泽民先生如此高龄,仍然身体健康、精力旺盛,这是上帝恩赐和器重!(曾节明 )
   
   历史愈来愈证明:中共党内,继胡耀邦、赵紫阳后真正有可塑性,真正能够顺应历史进步潮流,带领中国完成民主化变革的,是江泽民老先生!(曾节明)
   
   江泽民那时还说:为了中国的进步,不怕当最大的亲美派。这种精神难能可贵。老江能有此价值观,盖因其早年生活于在汪精卫先生治下的南京,受过较完善的人文主义教育有关。(曾节明)
   
   江泽民先生的亲美作风,与胡锦涛上台后狂热崇毛反美亲朝、疯狂抗拒民主化潮流、公然敌视普世价值的作风,恰成鲜明对比!(曾节明)
   
   民运的朋友们、痛恨专制的中国人不要忘记:为中国引入和普及互联网的,不是邓小平、不是胡锦涛,而是江泽民。(曾节明 )
   
   江泽民先生,上帝赐福与你,是要用你;民主化的无价人生果,与其后人摘取,不如你来摘取!希望江老先生当机立断,废黜胡正日崇毛亲朝极权倒退集团,带领中国早日走上正轨!(曾节明)
   
   共产党政权必然会镇压一个人多势众不受其控制的团体,但不是江泽民发起镇压的主要原因,因为与胡锦涛不同,江泽民并不是一个非常推崇镇压治国的人,而且江泽民的夫人当时也在练法轮功健身。(曾节明)
   
   “六四”屠夫李鹏因为害怕邓小平死后自己遭清算,一直企图把江拉下水;李鹏亲信罗干1995年、1998年两次打报告,要求镇压法轮功,江泽民都没有批;后来罗干和天津张高丽合谋暗中纵容法轮功信徒到中南海上访,酿成“四二五”事件,终于惹得江泽民龙颜大怒。(曾节明)
   
   张三一言辑录 20170207
   
   你戈倍曾什么谣言不好造,却愚蠢到造这种民运大家都清楚是你造谣的东西,正是弱智得可以。
   
   因为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就不用答复你,你越造谣,造的越多,大家就越是清楚你戈倍曾小痞特是满口谎话的特务。
   
   你小痞特撒谎癖不了解民运历史,不了解一般民运人士知道些什么,像小痞子“呃”一样不做功课就造谣,乱造谣乱撒谎,让我在旁边看笑话。好玩。
   
   你小痞特承认正义党当然是我“组织力量”打垮的,并且说斩首王炳章是关键。你无数次说正义党特务党,并且因为你过去不知道大家都知道都公认的这个事实,就闭着眼睛漫天造谣,污蔑我与正义党勾结。现在你知道了,承认了,这就好。
   
   但原来你是从特务立场,承认这个事实,并且认特务党头子王炳章是英雄。不断仇恨和攻击我揭露王炳章,以此打垮了正义党。
   
   不揭露王炳章,当然无法打垮正义党。揭露王炳章,才打垮正义党,这点你说对了。
   
   只是,民运认为打垮正义党特务党是好事,你认为这打垮特务党是大大的坏事。所以你不断满怀仇恨攻击我。
   
   但是,你这样做,不等于公开承认你自己是特务吗?
   
   =====
   

驳胡安宁(余大郎):

   
   你美国公民,与中共特务机构勾结,接受中共特务机构的巨额资金,被FBI追究,就从美国逃回中国大陆,躲到中共情报机构去,还要不断出来反诬反咬攻击真民运。你和曾节明、螺杆等这几个特务,连只要三秒钟的“特务死全家”的誓,都不敢发,还要化很多时间狡辩不已,说发誓没有必要,暴露你们的特务面目,你竟然还要漫天造谣反诬反咬别人是特务?既然这样,那就先打你胡内奸。再打其他特线。
   
   你过去奉命倒王(王炳章),现在又奉命保王,一贯是两天三叛变,声名狼藉。你动不动漫天造谣,造谣重复一万遍,你这特务脾气什么时候改一改呀?
   
   这是最近你和小腿疼合伙吹捧王炳章不小心穿帮的一件事情: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这里摘录几句:
   
   小腿疼:笑喷。王悍匪(按:指王炳章)还有很多吓人的猛料更加让人哭笑不得……
   
   王悍匪回匪区闯关时,每秘密联系到一人他都要故意暴露其行踪以至于凡接待悍匪之人很快就被共匪抓获。事后我问悍匪为啥这么干?王悍匪振振有词地说:他们在匪区与狼共舞、吃香喝辣让他们也吃点苦头有何不可?再说了我转悠了很久居然没有人来抓我,我很着急……这不是白跑一趟吗你说是不是?
   
   余参谋长(注:余大郎即胡安宁)请您接着说……
   
   谢过。
   
   (文章很长,其余略,见https://twishort.com/PpJmc)
   
   当然还有你过去无数次揭发王炳章是特务,是中共情报机构培养的当代孙中山等等大批文章,我这里就不再再次发出这些文章,来出你反复无常的丑了。
   
   =====
   

驳博讯螺杆:

   
   尽管隔壁特务成堆,大家投票却把你大力称赞的苹果(MAC)轻易赶走;相反,只有闹市修行一个傻货要驱赶你极力贬低的我,却没人支持他。这不是明明白白证明你是颠倒黑白胡言乱语吗?
   
   再说一遍,你越是带任务颠倒黑白说胡话,就越是暴露你隐瞒自己是共产党员,努力渗透反对派的特务身份。
   
   你颠倒黑白任意说胡话,只能暴露你任务在身,搞污蔑挑泼离间的真面目。
   
   你把民运比作厕所等等胡言乱语,除了暴露你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仇恨污蔑,以及你共产党员冒充反对派特务身份以外,没有什么作用。
   
   那既然你污蔑“中国民主运动(民运)”,“特线”等等词是你切齿痛恨的“徐坏水”命名的名称,你那么痛恨,那你今后就别用呀!
   
   你仇恨民运,敬重特务,难怪你连个三秒钟的“特务死全家”的誓,也不敢发。你们几个还要花几个小时来论证发誓没有必要。
   
   你特线污蔑我,说“真民运”里没我的位置。你再无耻污蔑也没用。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最早第一人和命名者,以及领先于全世界的先进理论,包括我对马列主义的批判,我的新人本主义理论体系和意识科学理论体系等等等等,还有其他这一切,你能抹杀得了吗?你们特线阵营的人,以及你许多次为了贬低我而吹捧的许多人,与我在一个等级上吗?能是我的对手吗?
   
   再说一遍,你这类低级特务离谱造谣污蔑伎俩,只能暴露你自己隐瞒共产党员身份,渗透反对派,污蔑攻击真民运任务在身的特务真面目。
   
   这次,你和曾节明、胡安宁等等连个三秒钟的发誓“特务死全家”都不敢发,几个人还要花几小时来狡辩说发誓没有必要。这纯粹是出丑,把你自己特务本质彻底暴露无遗。你还要不断信口就制造荒唐谣言,或重复早已进被揭穿,大家都知道的上海国保谣言,来反诬反咬别人是特务?这除了进一步暴露你特务的无耻以外,还有什么作用?
   
   二十年来,你们特务机构调动了巨大力量,靠漫天造谣来围攻我,最后完全失败。现在中共面临垮台时,靠你们这些特务疯狂发疯造谣围攻,就能够胜利?就能够挽回你们主子的败局吗?
   
   =====
   

与网友“焚琴煮鹤”对话:

   
   焚琴煮鹤以为戈倍曾痞特说的民运徐大佬说我,曾痞特就污蔑我没为民运做过事,没组织过民运活动。
   
   徐水良:戈倍曾及胡安宁是负有全力造谣污蔑攻击抹杀我的任务的。包括他在不得不使用我采用的当代中国民主运动的名字的同时,却抹杀我当代中国民运最早第一人和命名者的事实,以及中共江苏省委组织全省对我的民主理论进行大批判,我与省委理论队伍关于民主的大辩论,传遍全市、全省,甚至影响全国,以及这些民主理论对引发四五运动发源地和起源——南京事件的作用,还有我的各种理论和理论体系,以及这些理论体系领先于世界引领中国民主运动的事实,总是一律抹杀。虽然他和胡安宁有时不得不说我是“理论奇才”,“首辅(宰相)之才”,说我批判马列的文章“言简意赅,深入浅出,乃马主义研究功底深厚之展现。……你老批马理论集装箱刚好派上用场”。(曾节明)“老徐的理论的那个好,对物事看的那个准,偶是心底里由衷钦佩滴”,“徐不凡,远胜众”,“你的理论,我公开或私下都盛赞,我看连总须记也五体投地嗑头如捣蒜么。”(胡安宁)。但一般情况下,他们总是竭尽全力污蔑我,贬低我,对我的历史、我做的事情和起的作用,一律抹杀,把我的理论贬得一钱不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