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郑恩宠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读美国两年制大学不错选择
·逸风:《再谈访民》
·批评区政府不敢批评韩正的上海访民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
·大批法官辞职中国希望
·今天拿维稳费明天就入狱
·中共还有多少明天和未来?
·与上海沈佩兰谈了五小时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考证习近平法学博士真与假?
·张凯律师总统梦应是中国人的梦
·“两会”前维权律师继续发声
·郎咸平儿子在上海读法学博士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张思之获法国总统最高荣誉奖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709后法总统授张思之最高奖
·习近平绝不会让法官年薪30万
·取消电视认罪关键看习近平
·人大发言人答维权律师被逮捕
·习近平不听政协律师委员声音
·律师政协委员提出ABC提案
·我与80律师敦促3千人大代表释放被捕律师
·政府工作报告绝不解决访民个案问题
·《民法典》都无维权还能成功?
·联合国12成员谴责镇压律师、异见人士
·司法改革胜算并不大
·律师出境受阻上海访民不受阻
·709逮捕律师案习近平如何收场?
·上海冯军案牵出重重黑幕
·起诉政府、领袖是律师天职
·为陈满洗冤去世律师们
·德总统会见维权律师、人士
·律师举报上海高院法官
·中共建嫡系律师队伍心急如焚
·德总统会见莫少平、尚宝军律师
·德总统会见李和平律师妻子
·37岁张凯律师被关押9月获释
·《世界人权宣言》起草副主席是中国人
·律师组团《问题疫苗索赔》公告
·德总统是基督教牧师批专制
·709后律师继续在公民维权一线
·德总统访华我待遇得改善
·北京政治犯成功聚餐一线希望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倪玉兰获国际妇女勇气奖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中国先拒绝西方导致西方拒绝中国
·奥巴马对习近平谈人权问题
·709陈泰和律师在美呼吁关注疫苗事件
·访民要老老实实向香港青年学
·被捕律师家属给奥巴马信
·强硬制裁朝鲜习近平活棋
·贺卫方与马英九同龄命运不同
·律师大会爆丑闻有人退出主席团
·贺卫方:取消共青团的财政供养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南非白人总统律师向黑人律师交权
·当局害怕律师家人说明律师有力量
·上海成非法集资中心上海帮将亡
·陈光诚:一个律师相当一个团兵力
·全国律师会秘密召开
·入狱律师家人要坚强些
·南非德克勒克律师36岁从政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德克勒克律师53岁任总统
·实习律师李姝云取保候审当局骑虎难下
·打黄菊牌非上海重要报刊
·当局对709家人有缓但无实质变化
·入狱律师不能自由请律师何世道?
·吊一律师证当局多一个团敌对势力
·律师界不看好司法改革
·美听证会:律师用生命鲜血谱写中国未来
·美欧谴责中国大规模镇压律师
·诉司法部6律师上诉北京三中院
·纪尊律师获刑受助百姓前来声援
·先锋律师谢阳
·上海检察长弟弟出事?
·中共“天网2016”以防人亡政息
·上海杨卫国卷款10亿失联
·上海“贪官”翁懋被砸死涉杀人灭口?
·对中央巡视组不要期望太高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黎明前搜集证据人人有责
·举报上海检察长港商坚持不懈
·习近平大谈网络开放能否当真?
·我与102律师谴责济南司法局
·滕彪:主张和平非暴力
·股市是赌场房产泡沫必破
·取消手机漫游费阻力重重
·习近平真反腐九成官员都会被抓
·上海虹口区人大副主任案发
·习近平能否推动宗教自由?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学者谈宪政民主和经济的关系
·张赞宁律师赞法轮功批江泽民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709被捕律师的妻子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等律师们,这些中国人权律师的生活本来可十分富足,他们为了谁?他们要名气吗?他们是靠受理访民案件才出名的吗?他们是靠受理访民案件才变得十分富足吗?恰恰相反,正因为他们坚持正义,坚持真理,受理敏感案件,包括受理访民案件,才受到当局打压,丢了饭碗,入了狱,整个家族受到牺牲,包括巨大经济利益的牺牲。
   
    一个人权律师的损失,那个访民能够比?我愿意公开探讨,接地气研究中国大陆所绕不开的话题。
   
    陈光诚RFA博客


   
   
   转载来源:谷歌
   
    追忆好友李苏滨(陈光诚)
   
    2017-12-15 Tweet
   
    图片:李苏滨律师(记者乔龙提供)
   
   Photo: RFA
   
    2017年12月15日一早,我得知好友李苏滨律师在河南去世的消息,心中异常难过!
   
    万万没想到,2012年夏天在纽约华盛顿广场村的那次相见竟成为永别!当时的场景与谈话真真切切恍如昨日,苏滨兄的声音仿佛就回绕在耳边。
   
    记得当时我突然收到一个好友的电话,说苏滨兄在纽约,随即把电话交给了他。熟悉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亲切、真诚,但和先前相比,多了明显的感伤与无奈。
   
    我随即说道:“兄长不要悲观,邪不压正,我们的努力已经有了很大的成效……”之后,听他说话,似乎他的心情被我信心十足的声音感染,好了很多。
   
    与苏滨兄在我家见相聚,第一刻那一瞬间我们相拥而泣。当年披肝沥胆携手鏖战党国滥权专制的往事,一幕幕再现。
   
    回想2005年10月4日,我被当局从北京绑架回山东非法拘禁在家里54天了。李苏滨、李方平和许志永三位兄弟相约从北京来东师古看我。在村口被中共派来的一直守在我家周围的公安们、检察官们、法官们和司法局的人员强行挡在村口。我在村民的帮助下冲出家门,闯出重围,跑到村口和方平、志永拥抱后,即被一众党政爪牙强行与律师们分开……。
   
    我被当局送进监狱后,因一直维权绝不妥协,中共命令狱警指使杀人犯带着一群犯人把我拖进监室里群殴。当时身上多处被打伤,流出的血凝成血块,我一直保存在塑料袋里,准备作为证据讨还公道,但出狱后随即被中共抢走。
   
    我的律师李劲松和李苏滨得知我在监狱被打的消息,迅速赶到临沂监狱与我会面。一群中共爪牙虎视眈眈地在旁边看着。最后,我们拥抱分别时,我的左侧肋骨一阵钻心的疼痛。我告诉律师肋骨很可能是被打折了。当时李苏滨兄在旁边很低调地进行确认,并未说很多话,但我能明显感到他内心的关爱、愤怒。我知道,我回到高墙里以后,他们会和狱方有一番交涉,甚至一场交锋。虽然没有结果的结果是大家都能想到,可无论怎样,我都无限感激他们所做的努力!
   
    如今,距离那次会面10年过去了,这期间他一直被剥夺律师资格,不能执业,还不断受到中共当局的打压。
   
    其实像李苏滨、江天勇、李方平、高智晟、滕彪、李和平、李春富、王全璋等这样的人权律师,每位都是非常聪明的人,若不是太坚持正义与理想,生活都会十分富足。可是责任心让他们本能的选择了走正道,因此人生历尽沧桑、经磨历劫。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