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文集
·湖北女作家方方揭示社会阶层固化现象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孔夫子说得好:小人穷斯滥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的自传女仆的儿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纸面上的法律平等和事实上的不平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雍容大度地领衔电贺赫鲁晓夫 70寿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郭沫若的艺术社会职能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百善孝为先,张扣扣永垂不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女诗人舒婷以《致橡树》等诗篇闻名于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骗性心理机制是弱者喜用心理防卫机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恩格斯早期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世界男低音歌王夏里亚宾的跳蚤之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艾青的诗理论专著诗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陈先发倡议诗哲学曲高和寡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库普林的亚玛街的女人----俄国妓女血泪史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众志成城 砥砺奋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老舍的妓女题材小说月牙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著名演员董某某因妻女向港商卖身羞愤自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宁的处女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毕汝谐
·高尔基的剧本《底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迦尔洵的妓女题材小说《偶然事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晚清妓女题材小说《九尾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愤怒的青年”约翰·布莱恩的小说《向上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点击量直逼六千万是什么概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遇罗克烈士的《出身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上的魏灭蜀之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荒淫帝王杨广:生我者不敢,我生者不忍,其余皆可 毕汝谐(纽约 作
·未庄阿Q、网络阿Q吹破牛皮是供人取乐的小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清谴责文学代表作官场现形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法国作曲家帕辽兹:《浮士德的天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苏联古留加著《黑格尔传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元璋企图冒称朱熹后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年霍金认为上帝不再是必要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三八节有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沉思录》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卞之琳的绝妙的仅仅四行的断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毕汝谐(纽约作家)

   按:
   本文系我的一位女性朋友口述、由我执笔写就;1989、90先后在美国中国之春杂志、香港开放杂志发表,笔名珊珊;后为海外十几家报刊转载。
   
   
   


   
   
   
   
   
   金无怠是俞强声叛逃美国后向美方献上的一份厚礼;金无怠入狱之初十分乐观,幻想邓小平会以释放魏京生交换其出狱;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李肇坚决否认与其有任何关系,金无怠于是在狱中自杀了。
   
   
   
   
   
   
   
   
   轰动一时的间谍案轶闻
   
   我与中共间谍金无忌的一段情
   
   
   
    金无忌对性有着火热的激情,把最低级的话题包在最高尚的外交语言里。他认为美国是自由乐土,大陆是人间地狱,他是为了捞取外快而投靠中共。
   
   
   
   
   
   
   
   
   
   中共特务金无忌弃世整整四年了。这个轰动一时的间谍案如今已无人提起。作为金无忌生前的一个女友,我愿意如实写下对于这位传奇人物的印象。
   
   我于一九八四年底来美国,为维持生计,经舅母介绍在弗吉尼亚一个白人家庭做保姆,打算赚足学费后入校深造。
   
   一日,我去舅母家。舅母把麻将桌上的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介绍给我:“这位是金无忌,金先生。”我们握手后,客气地交谈了几句。金无忌知我初来美国,英语欠佳,便向我索要电话号码,说是他那里有一套多余的《五洲美语会话》,可以借给我……
   
   
   
   金无忌的性独白
   
   就这样,我和金无忌开始交往。当时在我眼中,他只是一个平凡、普通、有几分腐儒酸味的老头子。然事后舅母对其称赞不已,说他退休前是政府雇员,门路很多,金一人前后担保十几名大陆人士来美国,它的经济担保书在美国领事馆很吃得开等等。
   
   初见之后,金无忌几乎每天都给我打来长途电话。他谈吐斯文,口若悬河,一讲便是一个小时。他最热衷的、百谈不厌的的永恒话题乃是Sex(性)。
   
   金无忌就像一个毛头小伙一样对Sex有着火热的激情。他的论点是从弗洛伊德那里贩来的,然而却添加了自身的理解和阐释。他把最低级的话题包在最高尚的外交语言里面,把大千世界视为肉欲混乱的莽林。他厚着脸皮大谈某些人所共知的生理现象,认为床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战场。
   
   他滔滔不绝的“性独白”使我了解到他的婚姻状况。金无忌的前妻在中国大陆,育有三子女。现在的太太是在麻将桌上认识的,双方抛弃了配偶结为伉俪。金无忌的三个孩子均在美国,他细致地夹叙夹议地分析前后两位太太在床上的表现、反应及功夫。
   
   1.金无忌在电话中问道:“你觉得我的身体、精神怎样?”
   
   
   
   
   他对付女人颇有经验
   
   我客气地说:“相当好。真看不出您的实际年龄。”
   
   他洋洋得意:“这就是性开放带来的好处。我根本不知老之将至。无论男人女人,都要常年浸入爱河才有活力。你看那些被人叫做‘花痴’的女孩子,她们的皮肤特别好,眼睛也炯炯有神……”
   
   就这样,金无忌每日都打电话来,消磨一两个小时。我的老板对此啧有烦言,金无忌却依然我行我素。
   
   休假日金无忌便开车接我出去玩。他对付女人颇有经验,喜欢施小惠。那时我在美国无依无靠,因此对他也并不反感。
   
   金无忌开的是辆漏油的旧车,他说要送给我,被我婉拒,他大为诧异:“少见,少见。别的女人绝不会这样。”
   
   我暗暗好笑:“一辆破车也算得上礼物吗?……”
   
   我在国内养尊处优,来美后一朝沦为保姆,殊不适应。我一度非常苦恼,想打退堂鼓回国。金无忌及时地给予我许多具体帮助,使我感到很大安慰。
   
   他劝我打消回国念头。他认为美国是天下第一自由乐土,而中国大陆则是沦入共产魔掌的人间地狱。在美国坚持十年必能发达,而在中国大陆蹉跎终生也无出头之日。
   
   
   
   并非因为信仰才为中共效命
   
   我坚持金无忌这些话出自真衷。直到后来,他的间谍身份被公之于世后,我也没有改变这一看法。他并非因信仰共产主义才为中共效命。据我事后回忆他的全部言行,分析此人的个性及经历,我认为金无忌是为了捞取大笔外快才投靠中共的,而且,这种冒险生涯极大地满足了其虚荣心,让他觉得自己并非无足轻重的小土豆,而是对美中两国关系产生重大影响的神秘人物。
   
   我认识金无忌时,他已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他从不提及当初在政府机构供职的往事,只说自己是一名普通译员。
   
   
   
   金太太醋意大发
   
   金无忌送我一套《五洲美语会话》并且教我开车,以适应美国生活。考驾照也是他带我去的,他先指导我在考场附近转了半天,熟悉路径,因而顺利通过。
   
   我和金无忌的密切往来引起了他太太的醋意。终于有一天,我接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她自称是金太太。她说近几个月电话账单上出现我的电话号码,金无忌几乎每天都要打一个小时的长途电话,究竟你们之间有什么事情?
   
   我答说:“没有什么事情。”
   
   金太太:“他是不是教你学开车?”
   
   我含糊了一下:“唔,没……”我也觉得有些别扭:考驾照那天,金无忌一直坐在外面等候,没吃饭也没喝水。还是我出来后给他买了一客披沙充饥。
   
   金太太冷笑了一声:“哼,没有?那为什么他在车子上加了个坐垫?!”
   
   这的确是个破绽——我个子较矮,金无极为照顾我学车特地加了个坐垫。
   
   我一时无语。
   
   金太太在那边缓缓叹了口气说:“我不希望这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你知道他和Х太太(指我舅母)的故事吗?”
   
   我诚实地答说不知道。
   
   金太太:“你年纪尚轻,不了解美国社会……”她没有把话说完。
   
   
   
   他终因我与太太分居
   
   金无忌得知这次不愉快的谈话时,满脸苦笑。他依然维持其英国绅士的风度,耸耸肩膀,娓娓诉说其妻的千般不是,透露他早有分居的打算,这一回真正忍无可忍。
   
   不久,金无忌真的与其妻分居,独自迁往弗吉尼亚的另一个小镇。那是十几层的普通公寓里一个两房一厅的单位。他把一卧房租出去,自住一间小房,与租客合用客厅、厨房、洗手间。总之,这个住所很不舒适。
   
   此后,金无忌每日从这里打电话给我,畅所欲言。我随他玩过包括维吉尼亚动物园在内的几处名胜,也去过他的上述栖身之所。
   
   现在回忆起来,如果说金无忌与电影中的间谍有何相似之处的话,那就是他带我进入这幢大楼时,显得有些紧张,急促地低声道:“快走,快走,别让人家看到。”不像是仅仅畏惧人言。
   
   我一进屋,金无忌便打开录影机。全是变态性魔录影带,如人与猪、狗、马、牛、骡性交的慢镜头等等。他问我有何感想,我答说无所谓。我问他:“你会不会把这些放给你女儿看?”他淡然一笑:“当然会。”……
   
   过了不久,中国大陆吉林省一个歌舞团访问华盛顿,我弄了两张票邀他观看演出,他以太忙为借口推掉了,我很不悦。几天后,我的洋老板扔给我一份报纸:“看看吧,你那位朋友是间谍!”……晴天霹雳!
   
   后来各种中西新闻媒体争先报道“金无忌事件”。后来他在狱中自杀了,“金无忌热”也随之消失。
   
   FBI始终没有找过我。我想,他们分析了我们的全部谈话录音,认为无此必要吧。
   
   随着时间的流逝,金无忌在我的记忆中淡化了。偶然想起他,总有一个问号闪在心头:“金无忌在狱中以垃圾袋自杀之际,会不会想到我呢?……”
   
   
   
   笔名:姗姗 发表于1990年7月
(2017/1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