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文集
·《九级浪》材料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复胡平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流话折射文革政治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九级浪(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来自巴山蜀水的另类病毒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湖北女作家方方揭示社会阶层固化现象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孔夫子说得好:小人穷斯滥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的自传女仆的儿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纸面上的法律平等和事实上的不平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雍容大度地领衔电贺赫鲁晓夫 70寿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郭沫若的艺术社会职能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百善孝为先,张扣扣永垂不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女诗人舒婷以《致橡树》等诗篇闻名于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骗性心理机制是弱者喜用心理防卫机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恩格斯早期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世界男低音歌王夏里亚宾的跳蚤之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艾青的诗理论专著诗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陈先发倡议诗哲学曲高和寡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库普林的亚玛街的女人----俄国妓女血泪史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众志成城 砥砺奋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老舍的妓女题材小说月牙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著名演员董某某因妻女向港商卖身羞愤自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宁的处女作《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毕汝谐
·高尔基的剧本《底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迦尔洵的妓女题材小说《偶然事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晚清妓女题材小说《九尾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愤怒的青年”约翰·布莱恩的小说《向上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国初年著名报人林白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点击量直逼六千万是什么概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遇罗克烈士的《出身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子曰 :乡愿, 德之贼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主席以武汉人为刍狗拯救了西方世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王朔的小说称“我是流氓我怕谁”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尚书》有言: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尤涅斯库的成名作《秃头歌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按:
   
   
   1988年,我在中国之春杂志发表多篇 “北京人”系列速写;笔名张润。

   
   
   
   
   出国前,我和张润有过一段宝贵的感情;当时,张润是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学生,纯洁的处女。
   
   
   文革年间的女政治犯,当局大吹张志新;其实,在官方宣传之外,尚有许多优秀者;Х磐即为一例。
   
   
   
   
   据说,张润现在北京,Х磐定居巴西;有知其下落者,请赐告—— [email protected],谢谢!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北京人”系列速写之三
   
   
   
   前两位“北京人”都是满嘴粗话俚语、把打架斗殴当成家常便饭的男子汉,这一篇则说的是一位骇世惊俗的奇女子。
   
   您不妨想像这样一个场面——
   
   ……一九六八年初春时节,正是“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走向全面胜利”(报纸上天天这样宣传)的历史性关头,在“全世界革命人民日夜向往的地方——北京天安门广场”(报纸上天天这样鼓吹),一个眉清目秀、面带忧戚的小姑娘,被一伙衣帽不正的流氓缠上了,他们用胸脯和肘弯将这个小姑娘顶到自行围聚的圈子中央,肆无忌惮地动手动脚……
   
   为首者是长着络腮胡子的青年大汉,显系为非作歹的惯家,他用藏在袖中的尖刀抵住小姑娘的胸口:“小妞,识相点儿,跟咱爷们儿一块堆儿遛遛,你敢不依给你破了盘儿①”
   
   小姑娘毫无惧色,伸手从那汉子胸前揪下毛主席像章(那是红色恐怖年月,不戴毛主席像章休想出门,连流氓地痞也不例外),狠狠地摔在地上,富有踏上一只穿着方口布鞋的脚!
   
   这伙流氓登时吓白了脸!小妞胆大包天,干这个是要株连九族的!他们一哄而散,像逃避瘟神似地拔腿飞奔……
   
   小姑娘平平静静地把毛主席像章踢到一旁,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她就是Х磐。其时,芳龄十四。
   
   Х磐出身于京城名门之家。其祖父Х炳文,系中共建党初期的党员;其夫人、战友,亦是中共资深干部。Х炳文当年与周恩来、朱德、李富春等同属于中共旅欧支部;后于一九二七年四•一二事件中被蒋介石下令处决。这些旧事在各种版本的中共党史资料、汗牛充栋的革命回忆录里均有记载。Х炳文最光荣的事迹,当属曾与朱德一起被德国当局短期拘留,尝过洋监牢里的囚粮——苦咖啡、黑面包。
   
   Х磐的父亲Х泱原为朱德的机要秘书,后任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兼副校长。Х炳文死后,Х泱及幼妹Х维世作为故人之后,受到周恩来、邓颖超夫妇的百般照拂,犹如己出。
   
   按照共产党的阶级斗争学说,这是一个革命家庭,满门忠烈;其中,有资格上得共产党“凌烟阁”的高干名士就有好几位。举Х维世为例:她自幼生活于革命圣地延安,后来又被送到苏联深造导演专业,汉语俄语,两皆出色。一九四九年终,毛泽东借斯大林七十寿辰之机赴俄,两位独裁巨头举行面对面的讨价还价,Х维世即是随行俄语译员之一。
   
   Х维世貌美如花,多才多艺,曾将意大利十七世纪著名剧作家哥尔多尼的主要代表作“一仆二主”、“女店主”等介绍给中国观众,并亲任导演。而后,又不顾周恩来、邓颖超的大力反对,毅然下嫁才华横溢、秽闻远播的大明星Х山(此君曾在三十年代影片“夜半歌声”中饰演美男子宋丹平)。她是文艺界屈指可数的“小老革命”之一。
   
   Х家人丁兴旺,旁系血亲及姻亲甚多,其中包括许多社会名流;最著名者为哲学界泰斗Х友兰教授及其女儿、作家Х宗璞。如果将Х家近亲远戚的大名及成就一一载录于此,至少要用去一两万字……
   
   十二岁之前的Х磐,不过是特权之树上结出的一枚普普通通的果实。她就读于香山慈幼院小学,同学们多半来自高级民主人士、大资本家等统战对象家庭,Х磐混在那些有钱无势人家的孩子里,倒也自得其乐。她幻想长大后成为著名学者或电影明星。
   
   一场平地而起的文革风暴粉碎了Х磐养尊处优的金色童年。
   
   Х泱是首都重点高等院校负责人中最先死于非命的一位。Х泱之死有着复杂的政治因素及个人恩怨。文革结束后,Х泱追悼大会的悼辞中,把一切归之于“林彪、四人帮的直接迫害”未免过于笼统。
   
   Х维世在Х泱死后不久即被捕,不久亦庾死狱中。她被安上了“里通外国”的政治罪名,而致其于死地的真实原因,却像人类本身一样古老: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妒恨。
   
   当年,Х维世曾与林彪有过一段恋情,双方均许下海誓山盟。后因战争等阴错阳差的原因,成为林彪夫人的是另一个女人——叶群。
   
   叶群虽是情场上的胜家,却因各方面不及Х维世而耽忧这胜利来得不实因而心存芥蒂,而暗生妒恨。她视Х维世为不共戴天的仇人。文革初期,进入更年期的叶群与江青暗中勾结,弄死了三十年前的情敌,了结了这笔情场宿账。
   
   在莎士比亚那里,有一些因情欲而闹得天翻地覆的历史剧目。我们中国之所以未出现这样的剧目,并非缺乏同样的素材,而是没有莎士比亚。
   
   “……我爸死后,我想我以后只能靠维世姑姑了。人家都说我们俩长得相像,维世姑姑特别喜欢我。可是她也死了。邓颖超奶奶一提起维世姑姑的死,就老泪纵横……”这是一九七一年初春时节,Х磐对我说的话。我们坐在米市大街的“冰室”(冷饮店的别称)里,望着对面“红楼电影院”散场时的人流,促膝攀谈。
   
   “以后,你打算怎么混呢?”我用筷子夹起一个可可球,放在Х磐面前的碟子里。她的脸色虚青,显然营养不良。
   
   Х磐黯然摇头:“谁知道……我现在成了插队的农民,混到社会最底层啦。想当初,我爸和维世姑姑星期天带我出去玩儿,随便一顿饭就花去一百多块……”文革之前,物价低廉,一百多块是个不小的数字。
   
   是年,Х磐尚不满十七岁。虽然遭逢厄运,却依然出落得丰满而匀称,犹如一枝亭亭玉立、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然而,谈话之间,她却像一位饱经忧患的百岁妇人,流露出无可奈何的幽怨和淡淡的哀愁……命运的铁拳一次又一次地将这个荏弱女子击倒在地,而她竟然挣扎着活了下来!
   
   Х泱被关入校办“牛棚”②后,十二岁的Х磐成了一家之主。因为Х泱夫人宣布与丈夫划清政治界限,躲开了。Х磐挑起了重担:一面给失去自由的父亲送汤送饭,一面照料两个不满十岁的幼弟的饮食起居。
   
   她自幼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又兼天资聪明,因而比同龄人早熟。这位小学五年级女生经常与人民大学本科生展开激烈辩论,她随口引述毛泽东、列宁甚至马克思的语录,证明Х泱是革命干部而非走资派……
   
   大学生们往往被小学生驳得哑口无言。于是,人民大学校门口矗立起一张巨幅漫画:歪鼻斜眼的Х泱头戴耳机,守着一台发报机,手按电键;而Х磐则手持纸笔,紧张地记录着电报内容……
   
   大学生们以此报复Х磐……
   
   Х磐用勺子搅着牛奶杯里没有化开的糖块,伤感地道:“后来戚本禹③来人民大学点了我爸爸的名,没多久他就不清不楚地死了。戚本禹的级别还够不上我爸级别的零头,居然也算是中央首长?!呸!……还好,我总算看见戚本禹的下场了,也算解了心头之恨。”
   
   Х泱死后,Х磐简直没法出门了,总是有年龄不等的“革命群众”啐她、骂她、打她;Х磐无处诉苦,只能委委屈屈地将这一切写在日记本上。
   
   不知怎地,这本日记簿落到了人民大学造反派手里,成了“反革命变天账”。Х磐被扭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拘留所。
   
   从此,Х磐踏上了少年政治犯的痛苦生涯。小小年纪,就在各种各样正式的、非正式的监狱中周转,与三教九流的人物打交道。她好学深思,又具有一般女孩子所缺乏的胆气,终于成为北京城里人人侧目的一怪。
   
   本文开篇时的那件事,仅是Х磐生活中的小小插曲而已。
   
   Х磐的亲友们仿佛有了默契似的躲得远远的,不肯伸出援手。她饥一顿、饱一顿地打发日子,以致于后来被人民大学家属委员会带到江西实行群众专政一年,于她反倒成了一种福分。至少,每天按时开出三顿饭,虽然不足量,虽然很粗劣,毕竟有保障。
   
   我说道:“磐磐,你了不起,佩服佩服。不过你干嘛不自杀呢?一死百了,多么轻松!……”
   
   Х磐凄怆地微微一笑,这微笑使得她那白嫩的脸庞显得柔美动人。“我死了,不能使这个世界清平一分毫。我为什么要去死呢?……”
   
   我又问她:“那你干嘛不去当流氓呢?收入好得很咧!……”
   
   您听着这番话可笑又可气是不是?——别忘了,当年我们还是孩子,又赶上乱七八糟的年月,一切均不能以常理论之。
   
   Х磐果决地把手一挥:“不行!我现在除了这个清白的身子,什么也没有了。我宁死也不去当流氓……”
   
   沉默了一会儿,她问我:“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呢?”
   
   我胸有成竹地说:“过几个月招兵期就到了,随便找个后门当兵去。我还想入党,爬一爬……”
   
   Х磐伤感地笑说:“你行。我若想在政治上翻过身来,只有嫁人这条路……我妈妈是地主出身,嫁了我爸爸不也没事了?”她从塑料夹中取出来一张中年女人的照片,那眉眼酷似Х磐,是她的母亲。“现在,她可没好日子过了,Х泱的老婆嘛。”
   
   Х磐的语气有些刻薄。不过,联系到她的不幸遭遇,也是情有可原。
   
   而后,Х磐透露她和社会上的一些异端分子有来往,还谈起了“出身论”的作者遇罗克,说是有人在遇罗克被处决一周年那天举行了秘密纪念仪式,她也参加了。
   
   我那时候满脑袋官司,不悦地说:“磐磐,咱们不管怎么说也是革命后代、党的女儿……别跟那些‘狗崽子’④来往,他们不是好人。”
   
   Х磐正色道:“你不懂。遇罗克代表着真理,他活在许多人心中……”
   
   我倦于争论,不再言语。心里并不服气。于是转了个话题,与Х磐相约有时间去昌平农村看她。
   
   七一年九月的一天,我来到明十三陵附近的一个小村子。在村口嬉闹的幼童引我找到了Х磐。她住在一个寡妇家里。
   
   Х磐是个灵巧人,为了躲避沉重的田间劳动,就专门给社员们缝做衣服,以此糊口。
   
   Х磐对房东张寡妇宣布我是她的表哥。显然是惧怕那些专门针对女孩子的流言蜚语。
   
   张寡妇抽吸着化脓的鼻子,说:“您这妹子摊上我这户人家,是她的好命。……我那丫头也没爸爸,她们就算是姐俩啦。”
   
   我以Х磐兄长的身份谢了她。
   
   Х磐住的小厢房,按照北京老百姓的说法,就是“一间屋子半间炕”。不过,她把这个有限的空间装点得像是小家碧玉的闺房:素色衣被整齐地叠列在炕角,墙上挂着布老头、布老太和一把鸿运扇。窗台上,端立着夹在玻璃框里的Х泱与周恩来、朱德、李富春等中央要员的合影。
   
   Х磐指着照片道:“这是钟馗,能镇妖辟邪。多亏有了它们,大队和公社的那些大鬼和小鬼才不敢进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