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谢选骏文集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谢选骏: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郑恩宠)说:景来律师事务所转载的易中天《美国一部宪法和一个国家》,认为美国不是打出来的,而是谈出来的。对解读中共十九大报告多了一个思路,我认为美国是不同政见的律师谈出来的,而不是打出来的,是律师们妥协的结果,被历史所证明是一个伟大的妥协结果。建立法治国家,不仅仅是靠执政党和政府,而是全体国人应尽的责任,法治国家不是靠暴力革命大出来的,而是靠和平非暴力谈出来的,是各界委派律师谈出来的,是律师代表谈出来的,是律师们妥协的结果。
   
   (《易中天:美国一部宪法和一个国家》转载来源:博讯网,……省略……)
   
    谢选骏指出:一看上文,就知道作者没有实际了解美国。因为美国的律师工作,绝对不是谈谈那么简单。也不是详细地了解法律条文、精巧地扣住法律进行辩论那么纯粹——美国的律师工作和政治斗争一样,需要寻找证据、甚至制造证据,也需要逃避证据、甚至消灭证据……因此我说,“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这个“干”,就包括了证据战争、证人战争以及他们背后的金钱战争甚至种族战争……所以司法战争和军事战争一样,都是靠金钱支撑的。钱多不一定赢,没钱却一定输。正因为如此,美国司法系统乃至政治系统,才发展出极为复杂的游戏规则也就是“拳击规则”,尽量追求“司法正义”和“政治公平”——但是其核心乃是“干”,而非“谈”。这个干,当然包括谈,但绝不仅限于谈,而是同样也包括了街头抗争、暴力冲突,和关键时候的直接战争——例如独立战争、南北战争、世界大战。只有打完了仗,律师才有用武之地,例如组成“国际战犯审判法庭”什么的。大家应该清楚——历史不是由律师创造的,如果不了解这一点,就会严重误导中国公众,徒然让他们在“维权”的道路上一条路走到黑,直到陷入了必然的绝境。
   
   
   
   

此文于2017年11月1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