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谢选骏文集
·回中国还是滚回欧洲
·台湾选民朝秦暮楚变色龙
·中国人崇拜普京大帝的两个理由
·王宫里发生的坏事太多
·纽约时报煽动暴乱
·鸦片战争的创伤如此愈合
·脑残的霍金不信上帝
·美国政府沦为非法组织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奥巴马应该交代自己的出生证问题
·天意在说美国政府的非法性质
·美国会不会发生政变
·美国将军开始出任国防部长
·「良好的管治」会导致国家覆灭
·普罗提诺的三位一体来自新约圣经
·上帝没有忘记周有光——上帝不忙 监察一切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
·澳大利亚的亡灵不死
·文革是大饥荒的结果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二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三(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3)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四the-rise-of-the-Trump-empire/4
·痛打落水狗奥巴马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五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六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七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八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九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十
·是敦刻尔克还是宜昌大撤退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
·脸谱(Facebook)是一个犯罪集团
·全世界恐怖分子联合起来
·读经笔记
·德国人企图毁灭美国
·给最高法院一记响亮的耳光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欧洲加拿大都不怕恐怖袭击
·我的效率超越川普
·川普的缩头与硬头
·特鲁多召唤恐怖袭击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略论全面的信仰自由
·哪有不是巫术的经济学
·川普与共青团真理
·星巴克(Starbucks)是全球最大吸血鬼
·没有“中国特色的全球化”
·拉美化的加州最好脱离美国
·以暴易暴的大学生
·“稳定”的官腔不怎么稳定了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川普的女儿会上断头台
·愚公移山 改造美国
·中国老农与美国教授
·母鸡能吓唬黄鼠狼吗
·墨西哥离太阳太近
·历史是大豪佬创造的
·把自己的责任推卸给别人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中国经济与美国政策
·七十年理论再添新例
·血汗工厂与思想自由
·我看川普像革命者
·什么是“老大”?
·2017年革命结束1917年革命
·川普二十三干中美台
·政策与私谊
·谁是第四个美国的开创者
·这样世界就太平了
·英国的反革命活动猖獗
·谢选骏:和川普对着干还是洗洗睡了
·自由好还是不好
·人精还是人渣
·特朗普成功敲榨共产党中国
·美国的“中国通”多是半瓶子醋
·美国的颠覆政权如此轻松
·帝国转型的任务艰巨
·第四美国的真相
·联邦狠还是州府狠?
·挑战“一中”只是打出了一个信号灯
·骗子看别人都像骗子
·孙中山首倡百年马拉松
·川普怎样登上了舞台中央
·基督徒还是异教徒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谢选骏: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十年前,在《中国的“朝代兴替律”》一文中,谢选骏曾经指出:正如西谚所说,“以剑为生的人必须准备死于剑下”──考察中国历史,就可以看到:以剑为生的王朝,无不死于剑下;凡是在马背之上建立的政权,无不是丧命在马背之下。这就是所谓“中国朝代兴替律”。
   


   周吸取殷朝亡于方国的“殷鉴”,广为封建诸国诸侯,立国八百年,但最后却亡于方国林立的战国。
   
   秦吸取周朝封建亡国的教训,建立郡县直属中央的集权制度,仅仅十余年就亡国于史无前例的“农民起义”。这种世界各国罕见的社会解体方式,自后支配中国两千年的历史,不绝如缕,直到清朝。好像是中央控制系统的致命补充。
   汉吸取秦朝摈弃封建制而专用郡县制的教训,兼容并蓄,以“刘姓称王”的方式部分复辟封建制,结果引起“七王之乱”。七王之乱的平复削弱了宗族,引起外戚专政。怕老婆的刘邦所开的吕后专政的恶例,最后把王莽这个外戚送上了帝位。即使到了东汉,外戚依然像阴魂一样困扰汉帝,迫使他们利用宦官。东汉亡于宦官与外戚的冲突。
   
   曹魏通过禅让从异姓夺得政权,却不得不通过禅让放弃政权给异姓,而且方式更加可悲。
   
   严防异姓篡位的司马氏广封同姓王,引起同室操戈的八王之乱,最后进一步引起外族入主的五胡乱华,西晋就是这样因为“广封同姓王”而灭亡。
   
   东晋吸取西晋的教训,削弱同姓王的势力,结果重蹈曹魏的覆辙,宋齐相继,皆如是逼迫前朝皇帝禅让退位──萧梁企图设藩自卫,结果同室操戈,勾引外敌内乱。陈后主只是还没有等到这一天,已经被隋兵席卷。
   
   唐承隋制,亡于藩镇,宋杯酒释兵权却亡于外族的军事力量。元残暴不仁自以为天下无敌,却亡于江南的造反势力,明朝兴起于南宋故地,不到百年(1279—1368年),主可易位。回顾隋唐故事,正如唐承隋制,虽也如唐亡于藩镇──李渊父子就是起兵于太原的藩镇。后唐的李克用就是承袭了李渊故事。
   
   宋的杯酒释兵权虽然解除了汉末以来八百年间军事领袖的拥兵自重,创造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文官政治,相权空前扩张,尤其南宋更是如此,故秦桧可以十二道金牌召回兴兵北伐的岳飞。同时中国社会在文化、经济、哲学和技术领域也达到空前绝后的繁荣地步;但却也造成比较西晋更为软弱的对外军事格局。结果先后受损于辽、金,最终灭亡于元蒙,南部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沦入北方骑马民族的铁蹄。
   
   明朝算是汉人复国,兼容并蓄唐宋两代的教训,考虑如何在藩镇割据和文官统治之间取得平衡,结果是取消相权、宦官监军,从此“太监”成为“宦官” 之后的阉人的最高尊称。明朝东厂、锦衣卫的“特务政治”,其实都是太监政治,是“皇帝”取代了“朝廷”的直接后果,其表现就是“相权的消亡”。
   
   宰相没有了,皇帝直接指挥一切,结果是特务政治造成了广泛的效率低下,是明朝灭亡的直接原因。明和宋虽然同样亡于外族入侵,但方式完全不同,正是上述“中国朝代兴替律”的体现,即“兴于斯—亡于斯”。蒙古虽然强悍,横扫整个欧亚大陆,但灭亡偏安一隅的南宋,还花去四十五年(1234—1279 年),但军事能力远远不及蒙元的满清,灭亡南明的仅仅用了二十年时间……所谓南明(1644年—1664年),就是李自成攻陷北京后,明朝在南中国的皇族所建立的一系列流亡政权的统称。
   
   即使以最后反清的吴三桂死于1678年倒数,满清也不过用了三十多年就彻底消灭了汉人的反抗──这是因为,沦为亡国奴,对中国人已经不再是不可想象的事,而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这就好像说:“世界上只有‘有过一个男人的女人’,没有‘有过两个男人的女人’。”因为两个男人之后,将有无数的男人列队进前。
   
   1683年(明永历37年;清康熙22年)郑成功之孙郑克塽降清,明郑治台结束──这其实已经不是满人征服明朝的活动,而是其海外扩张。正如清兵乾隆老儿以后“在边疆地区建立的十大武功”,也把另一次“靖台湾”计算在内:“十功者,平准噶尔为二,定回部为一,扫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 二次受廓尔喀降,合为十”,乾隆因此自称“十全老人”。
   
   ……
   
   十年之后再来检视这篇文章,发现同样的“律”也适用于美国,那就是“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30万在美移民可能失去保护身份被递解》(2017年11月05日转载美国中文网)报道:
   
   国务院本星期告诉国安部官员说,中美洲和海地在美得到临时保护身份的30多万人不再需要免于递解的保护。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就在国安部宣布是否延长那种保护之前几天,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星期二致函国安部代部长杜克(Elaine Duke),对中美洲和海地采取的那种政策并没有缓解移民情况,有些人已经根据“临时保护身份”在美国生活和工作20年。
   
   蒂勒森根据法律要求而做出的评估并没有公开,但他的建议已经得到几名政府官员的证实。了解相关内容的官员称由于讨论内部信息,要求匿名。
   
   国安部星期一就要宣布对于5.7万洪都拉斯人和2500名尼加拉瓜人的临时保护身份是否在明年一月初到期。尽管多数都是非法来美,他们在1998年飓风米奇(Hurricane Mitch)袭击中美洲之后,都免于递解。他们的临时保护身份(TPS)随后例行性延期。
   
   国会在1990年建立临时保护身份,保护外国人避免返回因为自然灾害或武装冲突而陷于不稳定或危险的国家。
   
   川普政府官员一再强调那一项目是临时的,不是人们成为美国永久居民的方式。那些官员说,最初的理由不存在之后,很久之前的灾害不能用来延长临时移民身份。
   
   蒂勒森的评估同政府其他官员减少美国移民的努力一致。一名政府官员说,本届政府是在准确解释法律,而过去不是那样。
   
   那名官员承认上述国家继续遭受贫困、腐败和暴力等问题困扰,而那些问题促成非法移民。但这些问题应当采取其它方式解决。
   
   他说,解决办法需要国会同这些国家合作。而在这一具体法律方面,本届政府应当如何去做是显而易见的。
   
   多名政府官员还说,数万名移民回国可能有利于中美洲国家和海地,因为它们的公民是带着工作技能、民主价值观和个人储蓄回国的。
   
   许多移民已经有住宅、商业或在美国出生的孩子。但是保护政策到期之后,他们可能被逮捕和递解。政府官员说,我们理解这是非常困难的决定。
   
   国安部官员星期五拒绝说该部计划如何做以及何时宣布自己的决定。
   
   根据移民权益团体的数据,在得到临时保护身份的人当中,最大一批——20万人——来自萨尔瓦多,至少3万人住在华盛顿地区。
   
   谢选骏指出:美国靠移民起家不假,但历史的抛物线显示了“上升之后必然下降”也是真的,如此说来,兴于移民、衰于移民,之后会不会就是——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2017/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