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谢选骏文集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谢选骏: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幸福感源自内心?其实不然》(2017-11-01纽约时报)说:
   


   几年前,孤身一人从英国搬到美国后,无依无靠的我在某个情绪极为低落的时刻往手机上下载了一个“幸福应用”。选出这样一个应用的困难程度高到超乎想象。应用商店里有上千个承诺给人带来幸福的选项——牠们会教你如何冥想或心怀感恩,会给你发送日落和小狗的照片集锦,或者被美化到不可思议的亲人的照片(让你暂时忘却现实中没那么高的颜值的亲人。)
   
   我最终选择的应用每隔一小时左右就会发来信息,对我进行积极的肯定,都是我该反复对自己说的话。“我很美”,或者“我很满足”。问题是,每当手机在收到新信息的时候嗡嗡作响,我就会条件反射般地激动一下,以为有一个真实的人试图联系我。弄清真相后,我会很不是滋味地嘟哝出“我很满足”,却无法挥去这样一种感觉:没有朋友和社群,我真的并不满足。
   
   “幸福感源自内心,”几天后,出现在我的Facebook信息流中的一张励志图片卡如此说。那白色的米姆字体有点儿呆,背景是一个女人拗出瑜伽姿势的图片,其肢体扭曲得极为厉害,看上去就好像她其实是在探查自己的五脏六腑,竭力找出幸福所在之处。
   
   过去几年间,我在美国致力于研究与幸福和焦虑有关的问题,并就此写了一本书。我注意到,这种特别的关于幸福的建议——把追寻满足感定位为一种向内的、个人化的探求,与其它人无关——已经变得越来越随处可见。与其大同小异的包括:“幸福并非取决于你周围发生了什么,而是取决于你的内心发生了什么”;“你的幸福不该由他人决定”;还有那句颇为神气、很容易在社会上流传开去的“幸福是内心的感受”。来自某自励自助邮件列表的一封电邮,甚至以强悍的合成词“withinwards”(内部深处)来着重强调该理念(不过,当我看到邮件主题“Go Withinwards”〔探寻内部深处〕的时候,一度以为这是在给一家彻头彻尾的内脏类餐厅打广告。)
   
   在以自我实现为动力的个人主义文化中,幸福感应该自内而外而非自外而内地产生的理念,正慢慢变成世人默认的真理。这种幸福被设定为自我发现之旅,而不是与外界打交道的天然副产品;这种幸福强调情感上的独立,而非相互依赖;其所基于的理念是,要获得有意义的满足,只能全力探索自己的内心,深入灵魂深处,认清我们个性当中的复杂和敏感。第一步:发现自己。第二部:做自己。
   
   这种孤立主义哲学不仅显现在很多美国人谈论幸福的方式中,还通过他们如何打发时间彰显出来。研究此类问题的人发现,独自“追寻幸福”的情况明显增加——行动时不是孤身一人,就是身处没有互动的群体中——显然旨在把每个人圈定在自己的私人情感体验里。
   
   灵修和宗教实践正慢慢从一种以社群为基础的活动,变成一种私人活动,静谧的冥想静修院、正念应用程序和瑜伽课堂,取代了教堂里的社交聚会和集体礼拜。自励自助产业蓬勃发展,其指导思想为:追寻幸福应该是一项私人的、专注于自我的事业。美国人每年会花超过10亿美圜购买自励自助类书籍,让其为自己的内心之旅提供指引。与此同时,“自我照护”(self-care)成为了新形态的走出去。
   
   但在越来越强调进入内心深处追寻幸福的时候,美国人用于与他人真正交往的时间越来越少。目前,这个国家将近半数的餐桌前只有一个用餐者。少年人和年轻的千禧一代用来和朋友“闲荡”的时间比不久前的任何一代人都少,智能手机取代了真实世界中的互动。
   
   不只是年轻人。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开展的时间利用调查显示,普通美国人现在平均每天花不到四分钟“主持或参与社交活动”,这里的“社交活动”涵盖了所有类型的派对,以及其它有组织的社交场合。算下来一年是24小时,几乎不足以覆盖感恩节晚餐和自家孩子的生日派对。
   
   同样的时间利用数据,还对“交际和沟通”做了另一种更宽泛的界定,其中不只包括让人愉悦的事情——与热情的配偶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或者与好友边品葡萄酒边高谈阔论——还包括两个成人之间任何类型的交际和沟通,这被视为他们之间的主要活动,而非工作等其它任何活动可有可无的组成部分。算上所有这些——包括日常的唠叨、争论和抱怨——普通美国人每天仅仅花半个多小时进行社会交往。不妨将其与每天看电视的时间(3小时)甚至是“梳洗打扮”的时间(女士为1小时,男士只有44分钟多一点)比较一下。
   
   反省、内观和一定程度的孤独,是健康的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到了某个点以后,我们似乎会打破平衡。因为大量研究非但没有证实我们秉持的“幸福感源自内心”的理念,还透露出几乎完全相反的信息。
   
   关于幸福的学术研究充斥着不合情理和矛盾之处,更多地揭示了开展研究的那些人的日程和价值观,而非人类情绪的真实状况。但如果有一种观点几乎得到了关于人类幸福感本质和源头的所有研究的一致认可,那一定是:我们的幸福有赖于他人。
   
   一项又一项研究都表明,良好的社会关系是幸福生活的最强大最可靠的预示物,牠们甚至更进一步,称之为“幸福的必要条件”,这意味着没有良好的社会关系,一个人就无法真正感到幸福。这一结论适用于有着任何种族、年龄、收入和社会阶层的人,令其它影响因素相形见绌。
   
   研究显示,如果想要幸福,我们就应该切实致力于减少独处的时间。尽管回答抽象的问题时,人们声称喜欢孤独,但实时抽样结果表明,所有受访者一致表示,他们和其它人待在一起时比独处时更幸福。出乎意料的是,这种效应不仅适用于认为自己外向的人,牠同样适用于认为自己内向的人。
   
   另外,忽视社会关系真的会严重危及我们的健康。研究显示,缺少社会交往引发的过早死亡风险可与吸烟比肩,给健康带来的风险约为肥胖的两倍。我们为自身的健康能做的最重要的事,不是“发现自我”或“探寻内心”。而是在生活中尽可能多地投入时间和精力,培育我们和其它人的关系。
   
   有鉴于此,下一次面对冥想抑或和朋友坐在酒吧里吐槽冥想课这两个选项时,你或许应该认真考虑去酒吧,不管你的幸福应用怎么说。
   
   谢选骏指出:“在生活中尽可能多地投入时间和精力,培育我们和其它人的关系。”——这种养生之道,说明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因为儒家思想就是专修人际关系的,并且为此割舍了真理的追求。这也说明,继佛教在两百年前开始渗透西方世界(叔本华代表)以来,儒家思想又在启蒙运动之后第二次攻陷西方世界,如果“孔子学院”不再宣扬马列主义而是力行孔门说教(虽然孔子只是运用而并不相信自己的说教,更不准备为之而死),也许不无市场。——这就是文明的互补——基督教世界儒佛化,儒佛道世界基督教化。文明的互补之后就是文明的兴替……
(2017/11/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