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真的做到了“勿忘六四”!
·韩国瑜很像汪精卫
·艺人为何也能从政
·新闻自由不是新闻从业者们的特权
·回族是中东殖民者的后代
·台湾重蹈战场经济的覆辙
·自由选举就是颠覆政权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警察就是猛兽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哈耶克不懂人有原罪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谢选骏: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作为伊斯兰教的策源地,沙特阿拉伯出现了“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毫不奇怪。
   


   《沙特向腐败嫌疑人提供“7成财产换自由”选项 欲充公3000亿美元》2017年11月17日报道:
   
   沙特的“反腐”行动已经进入了第13天了,目前已经有超过200名王子和高官被抓。虽然沙特目前的统治者萨勒曼王储高呼着“反腐”口号,但是同时,王储殿下好像也看中了他的亲戚们的财产。
   
   据英国金融时报11月17日报道,两位消息源透露,沙特政府正在和被关押的囚犯们进行谈判,千言万语都可以变成4个字,“交钱免罪”。两名听取了简报的人士称,在某些情况下,沙特政府寻求收缴嫌疑人多达70%的财富,以求向枯竭的国库输送数千亿美元。
   
   目前已有部分资产和资金被上交国家,这些安排有助于让人了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Crown Prince Mohammed bin Salman)戏剧性反腐运动背后的策略。此次镇压已导致数百名王室成员、部长级官员和该国最富有的贵族被扣押,包括亿万富翁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Alwaleed bin Talal)王子,旗下拥有沙特卫星电视频道阿拉伯卫星电视台(Al Arabiya)的中东广播中心(Middle East Broadcasting Center)的创始人瓦利德?阿尔-易卜拉欣(Waleed al-Ibrahim),以及沙特本拉登(Saudi Binladin)建筑集团的董事长贝克尔?本?拉登(Bakr bin Laden)。
   
   许多嫌疑人自上周以来一直被关押在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Ritz-Carlton)酒店。据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透露,部分嫌疑人非常愿意上交现金和企业资产,以获得释放。一位顾问表示:“他们正与羁押在丽思卡尔顿酒店里的多数人达成和解。吐出现金,你就可以回家。”
   
   这些和解力求收回据称的巨额腐败所得。目前沙特政府正艰难应对长期低油价引发的经济衰退,以及去年79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
   
   沙特总检察长表示,他正在调查的腐败指控累计金额至少达到1000亿美元。听取了谈判情况通报的人士表示,沙特政府希望至少收回这一数额,尽管目标可能上升至3000亿美元。其中一人表示,随着政府扩大反腐调查,可能会有更多人被捕。
   沙特的王子们目前生活状况未知,但是当地普通人对于王子们的待遇非常高兴。沙特一位学者向金融时报表示,“为什么穷人要承受经济危机带来的一切痛苦?富人们也要承受应得的。”
   
   谢选骏指出:上面的发展,越看越像“充公没收”、“查抄宰肥鸭”,也就是所谓“黑吃黑”。作为伊斯兰教的策源地,沙特阿拉伯出现了“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毫不奇怪。奇怪的是它怎么没有早一点出现。因为早在“先知”穆罕默德的时代,这一套就渗透进了《可兰》,并作为宗教纳贡受到肯定。以前,亲美的沙特避免采取这种中世纪式的劫夺行为,以便学习做个西方的好学生;现在随着美国的式微,沙特的本性复活了,麦加城的幽灵就要出洞了。
(2017/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