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寄望习近平先生)
·今日微言(半世城乡甘豹隐,中宵风雨待鸡鸣)
·儒家大中至正,西方精神分裂
·“良知坎陷论”微论
·今日微言(让科技发展与道德提升同步)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兼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杂志主编)李存山先生,发表了《纵论中国文化的民本思想》一文,提出“在民意之上并没有更高的天道合法性”的观点。

   我认为,这个观点不成立,不符合儒家经义。蒋庆先生的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之说无误。三重合法性中,民意合法性最基础,道统合法性最根本。也可以说,道统合法性高于民意,是更高、最高合法性。

   注意,道统合法性与民意合法性虽有高度之别,但各有各的重要性,不能相互替代。好有一比:大学八条目中,格物最基础,修身最根本,但格物必须以修身为本,修身必须以格致为基,两者都不可或缺。

   民意合法性的要义是,政权的成立、政府的建立必须获得多数民众的同意。如果没有这个基础,就没有资格奢谈道统合法性。但是,仅有民意基础是远远不够的。政治要遵循中道,元首要信奉中道,允执厥中,以道统为最高思想统帅,道统高于政统,天道高于天子。如此,自然也就具备了历史合法性。

   天道与民意,既有一致性又有差别性。《尚书泰誓上》说:“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孔安国传:“言天除恶树善与民同。”这里讲的是除恶树善的一致性。《皋陶谟》说:“天聪明自我民聪明,天明威自我民明威。”明是明显其善,表彰善人;畏是威罚其恶,惩治罪人。这里讲的同样是惩恶扬善的一致性。

   《泰誓上》又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之视听来自民之视听。这句话用来强调天民一致没错,但用来否定道统合法性高于民意,则大错。

   天之视听来自民之视听,并不意味着民心民性等于天心天性。天心天性是天地之心、天命之性,唯圣贤才能彻悟圆证,非民众所能及也。民意等同天意,只限于主权层面。《泰誓》是革命宣言,革命誓词,涉及政权转移和主权问题,所以特别凸显天民的一致性。

   这句话也涉及天民的差别。因为武王接着说的一句话是:“百姓有过,在予一人。今朕必往。”孔安国传:“已能无恶于民,民之有过,在我教不至。”孔颖达疏:“民之所恶,天必诛之。已今有善,不为民之所恶,天必佑我,令教化百姓。若不教百姓,使有罪过,实在我一人之身。此百姓与下百姓懔懔,皆谓天下众民也。”

   天下众民有过错,错在在我教之不至、不善、不得当,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天道即中道,天心天意绝对中正,大中至正,而人民是会“有过”的,需要教化的,用于教化的是中道文化,实施教化的则是中道政府,故周武王当仁不让,认为自己有责任推翻殷纣和教化人民。

   天民关系是儒家政治哲学、政治学的核心问题。

   《尚书•泰誓中》:“惟天惠民,惟辟奉天。”天道惠爱人民,君王尊奉天道。《易经•革卦》:“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顺于天命,应乎人心。周公强调“敬天保民”“以德配天”,董仲舒主张“屈民以伸君,屈君以伸天”等等。儒经论及天与民及天与人、天与君之关系,既有一致又有区别,都将天道放在第一位。

   政治权力可一分为三:主权、治权、教权。主权在民,治权在君,教权在儒,这是王道政治的三权分立。主权问题,民意具有决定权。但政治事务和文化教育,人民说了不算,民意仅供参考。

   另复须知,民主政治与民粹主义有别。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女权主义等等属于民粹主义,民主政治则属于自由主义。民粹政治是恶政暴政,民主政治则不失为善政善制。盖民主政治以自由为本,以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为“五常道”。民意亦不能违反自由主义“五常道”。

   对民主政治,当一分为二。一方面,民主政治有其重大局限和缺陷,文化资源大不足,道德根基大不牢;另一方面,民主政治有其民意合法性和一定的制度优点和价值优点,值得建设新礼制的时候参考借鉴。故对民主政治,儒家既不过于推崇,也不完全反对,而是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2017-11-3余东海首发儒家网

(2017/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