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附言】东海旧作《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现该厅早已不在。陶扬鸿同仁不知从何处翻出此文来,发在腾讯上并转给我。看了一遍,基本态度与现在一致,遂改了几个错别字重发一下。注意,“反儒决不饶”是不饶他们的思想。而他们的言论自由则应该得到保障。东海2017-11-25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余东海一任何人都可能受到不实、非理的批评,特别是君子人,又处于这个时代,政治、文化、道德等各种环境都空前恶劣,德智、见识、理论水平愈高,受到的污蔑、诽谤、侮辱、攻击必然愈夥。

   反过来,受到的污蔑诽谤侮辱攻击夥,正说明其人德行见识理论水平高,对手无法通过正常的理论批评批倒他,只好采取下三滥手段。“有高人之行,必负非于世;有独见之虑,必见赘于人”,此之谓也。

   对于各种谎言谣语人身攻击,如何对应,因人而异。德行见识愈高,胸襟愈广器量愈量,愈能忍诬忍辱忍人所不能忍。到了圣境,谤誉都无所谓,无所谓忍不忍了。明儒吕坤说:

    “万水自发源处入百川,容不得,入江淮河汉,容不得,直流至海,则浩浩恢恢,不知江淮几时入,河汉何处来,兼收而并容之矣。闲杂懊恼,无端谤讟,倘来横逆,加之众人,不受,加之贤人,不受,加之圣人,则了不见其辞色,自有道以处之。故圣人者,疾垢之海也。”(《呻吟语》)

   圣贤德量无限,无所不容,呼马呼牛呼丧家犬,一笑置之而已。面对无凭无据无根无理的诽谤攻击而“奋起还击”者,其实是把自己与污蔑诽谤者放在同等的位子上了,甚至把自己当做小人了。

   二涉及到各种“个人问题”的时候,君子与君子是争不起来的,君子都会谦退忍让。君子与小人也很难争起来,只要没有造成较大的现实伤害,君子不屑与小人计较。只有小人与小人才会为各种“个人问题”相争相斗没完没了。

   如果君子与君子、君子与小人相辩相争,必是为义理、为公益、为民为国为天下之事之理而辩而争。这方面儒者自然好辩敢争。现在某些儒者正好反了过来,涉及到各种个人名利、个人问题的时候,呶呶争辩不已,对于关乎民权公益、儒家兴衰和民族前途的大事,则三缄其口。

   近年来,对于江湖上各种针对东海个人的“无端谤讟倘来横逆”,东海一向予理睬。东海大笔如椽,是用来卫道的,不是用来自卫的。一些老熟人老网友对我个人的误会谎攻,令我遗憾,但双方学识思想差距太大,言之无益,不如缄口为上。有三首七绝自勉曰:

   其一、十载风霜不见春,畏于匡地苦于秦。苍天著意穷吾遇,为炼金刚不坏身。

   其二、呼牛呼马又何嫌,文贼文豪任汝钤。自有良知天爵在,鸡窝虎穴更尊严。

   其三、重任千秋我自肩,孤来独往一年年。人虽千万亦何有,一笑昂头看老天。

   孔子说“知我者其天乎?”我相信,天下后世必有知我者而且会越来越多。眼下何妨独乐斋中笑举杯、听取骂声一片呢。唯一遗憾的是,江湖绝大多数骂声,不仅肤浅颠倒毫无道理,而且鸡鸣犬吠毫无文采。偶尔听到音调铿锵气势洋洋的骂言,不由得喜出望外。将来东海倘有寸进,希望能将其人请到身边作清客,无聊时听听妙骂,不失为消遣之一法也。

   三在涉及道理正误、儒家荣辱和天下兴亡的问题上,东海是分毫必争、寸土不让的。任何人都可以攻击东海个人,但不许挡儒家的道、中华的路;无论何方神圣哪派势力,只要反儒,象鲁迅一样在仁义道德这一大根大本处反儒,就必为东海所反,直到在思想上、道理上被全部干净彻底地反掉。

   象法家、毛家及鲁家,就已经被东海的铿锵雄文钉在了文化的耻辱柱上。虽有那么一些人由于利益所关或者糊涂无知甘作它们的孝子贤孙,继续捧着他们护着他们,实已名不正言不顺力不从心矣。“杨墨之言盈天下”,经不起孟子一杖纵横也!

   对于其它异端外道,只要有必要有机会而时间精力允许,东海也都会凭儒家堂堂正正至高无上的仁帜义旗,如理如实地批判,将它们针对儒家的批评和质疑各个击破。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中华文化的“无遮大会”得以召开,与天下各学派宗派的高手来一次全面的“大会战”,对各种歪理邪说来一次集中的“大歼灭战”。

   需要说明的是,异端外道并不等于歪理邪说。对于儒家来说,任何异乎仁义之端、外乎孔孟之道的学派宗派都属于异端外道。不仅法家马家,不仅自由主义、基督教等西方文化是异端外道,作为中华文化辅统的佛道两家也不例外。论道论到高处,来不得一点客气,来不得一点含糊。论道论到高处,人世间任何学说理论主义体系都不如儒家来得正而且大。

   孟子说,我岂好辩也哉?我不得已也。孟子时代比孔子时代更礼崩乐坏,异端外道滔滔横流,杨墨之言洋溢天下,孟子不得不比孔子严峻凶猛;东海时代与孔孟时代相比,礼乐岂止崩坏?简直象大海里的绣花针,连踪影痕迹都无处寻觅了,各种异端外道歪理邪说泛滥成灾,因此东海比起孟子来不能不更加严峻凶猛。我不得已也。倘若孔孟重来,必与东海携手共勉、并肩战斗!2010-9-23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7/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