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东海一枭(余樟法)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民主即民众做主,民意拥有决定权。
   
   民主是好东西,但必须局限于一定范围内。例如,主权问题可以民主,元首的领导,政府的设立,应该得到人民同意,具备民意合法性。但是,行政、司法、文化、教育、经济、科技、军事等等领域,都不能实行民主。民众可以参政议政,不能主导行政。在其它领域,民意都不能拥有主导性和决定权。


   
   民主扩大化,主义化,就是民粹化,就会变成坏事乃至灾难。巴黎公社实行的普选制,就是民粹政治的标本。恩格斯在为马克思《法兰西内战》写的导言中说:
   
   “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这种现象在至今所有的国家中都是不可避免的,——公社采取了两个正确的办法。第一,它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第二,它对所有公职人员,不论职位高低,都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马恩选集》第2卷335页)。
   
   这两个办法,是巴黎公社两条子原则:公务员低薪制和普选制。两种制度规定都充分体现了民粹本色---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平均主义都属于民粹范畴。法官、审判官、国民教育等一切职位都交给普选出来的人担任,而且可以随时撤换。由民意决定司法和教育,工农兵管司法,办教育,这就是民主主义,可称为民粹主义的民主。如此“民主”,最容易导致负教育和逆淘汰,轻则政府形同虚设,出现“庶民之祸”和“多数人的暴政”;重则被极权主义利用,暴民暴君相反相成。
   
   军队民主化,士卒拥有推选、决定军事长官之权力(力量),也是非常可怕的事。例如,唐朝中叶之后,河朔各镇每一节度使死了,朝廷就派宦官为使者,去征求军队意见,以决定继任者,从此习以为常并愈演愈烈,唐末和五代,各地军士常常享有废立主帅的大权。
   
   藩镇蔑视朝廷,军士胁迫主帅,不仅国家多难,主帅和军士也是祸乱相寻。赵翼《廿二史劄记》中有一则《魏博牙兵凡两次诛戮》中记载了魏博天雄军可以随意变易、废置主帅的猖獗和两次被诛灭的浩劫。其中写道:
   
   “魏博六州号天雄军,自田承嗣盗据后,召募牙兵,皆丰给厚赐,年代既久,父子相袭,姻党胶固,变易主帅如儿戏。自田氏后百五十年,主帅废置,出於其手,如史宪诚、何全皞、韩君雄、乐彦祯,皆其所立。小不如意,则举族被诛。”
   
   窥一斑而知全豹,可见当时军士权力之大,可以决定军事长官的废立。不仅如此,唐末和五代的时候,不少君王也像宋太祖一样由军士拥立。如唐明宗李嗣源、唐废帝王从珂、周太祖郭威等,都是军士拥立的。唐末和五代,可谓古典式的军队民主化时期,军权僭越,军士僭乱,政治秩序极端败坏,浩劫空前。
   
   既需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也需要将民主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也就是主权范围内,不能让它扩大到行政、司法、教育等等领域。
   
   另复须知,民众的主权不一定需要通过选举去体现。对文化、政治群体选举出来的人,民众只要拥有最后决定权即否决权,就是主权在民的体现。
   
   我在《主权在民论》中曾提出的关于新领导人的产生程序的一个简略设想:先由文化政治群体共同荐举,次由老领导人考察同意,再通过一定期限的实习试用,最后付诸全民公决,通过后正式登基执政,若民意不能通过则另行推举。2017-11-19余东海
(2017/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