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谢选骏:中国家族主义政治新证
   
   《四川男子病逝留下38万债务,法院:其妻儿父亲承担偿还责任》2017年9月30日报道:
   
   “借款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作为妻子,理应承担还款责任,作为遗产继承人,死者的父亲、儿子也要承担债务!”“死者借款用于生产经营,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人都不在了,还追什么债?”法庭之上,双方各执一词。日前,四川省江油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欠债人死亡引发的借贷纠纷案。究竟是人死债消,还是夫债妻还、父债子还?


   
   借债人病逝,妻儿老父被告上法庭
   
   今年7月24日,梓潼县三泉乡某村的余某兵将家住江油市三合镇某村的余某蓉和她的两个儿子及八旬公爹告上了法庭,要求归还40万元借款和利息。余某兵说,他与余某辉是朋友关系。2015年7月28日,余某辉向他借款40万元,他通过银行将借款转入余某辉的账户。2016年12月,余某辉因病去世,其遗产由余某辉的妻子余某蓉和两个成年儿子以及老父亲继承。余某兵认为,这笔债务是余某辉及其妻子余某蓉的共同债务,因此,余某蓉应承担还款责任。余某辉的父亲和两个儿子继承了遗产,也应在继承遗产的范围内承担还款责任。
   ?
   儿子老父应在继承遗产范围内偿还
   
   江油法院8月15日开庭审理此案时,余某蓉答辩说,该借款被余某辉用在了生产经营上,没有用于家庭,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余某辉的儿子也在答辩中说,父亲在世时,并没有跟他们提起这笔欠款,他们并不知情。庭审中,被告认为,自古以来都是人死债灭,既然余某辉已经病逝,债务也应当消失。余某辉病逝,生前治病也用了不少钱,被告无力还款。
   
   法院经审理查明,余某辉2015年7月28日向余某兵出具借款金额为40万元的借条一份,同日,余某兵通过他人的银行账户,向余某辉的银行账户转款38万元。
   
   8月17日,江油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借款38万元真实有效。被告余某蓉与余某辉系夫妻关系,借款产生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被告余某蓉应当向原告余某兵归还借款38万元及利息。而余某蓉的两个儿子、老父则应当在继承余某辉的遗产范围内,对38万元借款及利息承担偿还责任。
   
   继承遗产应偿还被继承人债务
   
   对于民间“人死债消”的说法,本案法官说,债务人死亡且无遗产会导致债务的消灭,或者债务人死亡后遗产无人继承,债的转移是以继承遗产为前提,如果不继承遗产,也就不存在还款义务。但人死了,多少都会留点遗产。
   
   父与子是两个独立的民事主体,父债与儿子无关。按照我国继承法的有关规定,继承遗产应偿还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但应以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出部分,继承人不负偿还义务。从这个意义上说,“父债子还”在法律上是有依据的。
   
   民间有“人死债灭”的说法,但也有延续数千年的“欠债还钱”“父债子还”的传统观念。从情法通融的角度出发,继承法也规定了被继承人生前所欠债务超出遗产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法律也没有限制。现实中,也有不少子女在没有继承遗产或继承的遗产没有债务多的情况下,自愿替父还债。作为一种优良传统,这种“父债子还”应予支持、提倡。?
   
   谢选骏指出:上述新闻过度强调“父债子还”,这就证明,中国社会现在依然是家族本位的,而非个人本位的,家族主义在政治上商业上也有同样体现,那就是“红二代富二代”现象。甚至在医疗问题上,也是如此,病人的重要病情,竟然是首先通报给家属而不通报给本人的!甚至还向病人本人隐瞒重要病情——这是典型的家族主义社会而非个人主义社会的做法。这样的二代社会导致二世而亡就并不奇怪了——所以说在中国“富不过三代”。即使那些政治上灸手可热的人物如袁世凯、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也熬不过三代的!按照这上的判例,贪官污吏们死后,其直系亲属还需要为其承担各种各种的责任。
(2017/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