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谢选骏文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美国走向君主政治
·共产党中国铁嘴豆腐心“破财消灾”就可以了
·毛主席的好孩子一把菜刀家庭革命
·中国式自杀蔓延美国吗
·美中关系就是争霸轴心吗
·五眼联盟与中华世界
·种族主义的依据是种族差异吗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合法性何在?在于列宁!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比香港还大的香港
·贸易战有利生态环境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二十一世纪的共产国际
·香港没有睾丸
·改革派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华为只是冷战的一个棋子
·《环球日爆》以为加拿大人都是白求恩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谢选骏: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
   
   《西方兴起是地理决定的吗?》(田方萌)说:
   
   尽管美国的霸主地位日渐衰落,中印等东方古国重新崛起,西方依旧统治着这个世界。经济生产能力直接体现了西方在全球的统治优势。上世纪五十年代,鸟类学家戴蒙德(Jared Diamond)在巴布几内亚的丛林观察动物行为,与当地土著多有来往。一位叫耶利的土著人向戴蒙德问道:“为什么你们白人有那么多洋玩意儿(cargo),我们却没有?”为了回答这一问题,戴蒙德开始了长达三十年的潜心研究,最终写成《枪炮、钢铁和细菌》一书。该书的核心思想并不复杂:欧亚大陆较其他大陆更具有发展农牧业的优势和技术传播的条件,因此欧洲人征服了美洲和非洲,而不是相反。简言之,是地理,而不是人种或文化,回答了耶米的问题。

   然而,戴蒙德在书中并没有详细讨论为何欧洲人击败了东亚各民族——两者可都处于欧亚大陆之上。十五世纪以来,欧亚大陆的几大文明体在原有的轨道上并行,它们或者停滞不前,或者进展缓慢。只有欧洲突然飞跃,驶向了另一种文明形态。与其追问为什么中国、印度或伊斯兰世界没有率先走向工业文明,不如思索欧洲为何首先进入现代社会。去年年底,斯坦福大学的考古学家伊恩-莫里斯(Ian Morris)出版了《西方为何至今统治世界(Why the West Rules for Now)》一书,旨在回答这一问题。此书中译本已于今夏由中信出版社推出,并将标题改为《西方将主宰多久》,其实作者只在最后两章对西方的前景作了一些大胆预测。
   
   “伦敦,1848年4月3日。维多利亚女王的头在痛。”为引出一部欧亚风云史,莫里斯首先虚构了一段想象的情境:19世纪中叶,中国炮舰驶入泰晤士河,英国女王乞求向中国进贡,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被迫出使清廷。真实的历史与此截然相反——英军两次击败大清王朝,并带回了一只名叫洛蒂的京巴狗,作为宠物献给女王。莫里斯由此发问:为什么是洛蒂来到白金汉宫,而不是阿尔伯特前往紫禁城?换言之,在近现代史上,为什么西风压倒东风,而非东风压倒西风?
   
   东西方的思想家关注这一问题已有两个多世纪,他们提出的绝大部分解释都可归入“长期注定”派,即认为西方早在两千年前的轴心时期,甚至更早,就具备了进入工业文明的动因。有些学者关注的因素较为表面,如气候和种族;另一些则乐于探讨深层原因,如宗教和制度。无论钟情于何种因素,他们都相信上帝早已选中了欧洲人。直到二十世纪末,“加州学派”在西方史学界兴起,才提出了惊人的“短期偶然”理论。该学派的成员主要任教于美国加州几所大学,几年前曾引起国内学术界热议的《大分流》即是其代表作之一。与长期注定派截然相反,加州学派的理论家宣称,出于偶然原因,西方直到18世纪末才领先于东方。
   
   西方兴起堪称历史研究中的一大谜题。由于线索太多,致使多种学说并立,令人难辨真伪。莫里斯形象地将这一领域的混乱局面比作盲人摸象——有人专治经济史,则强调“资本主义”;有人注重军事史,则宣扬“尚武精神”;有人研究艺术史,则推崇“文艺复兴”;有人了解宗教史,则力挺“新教改革”;还有人醉心于政治史,自然高举《美国宪法》。1995年,莫里斯调入斯坦福大学,担任了一系列行政职务。在工作中他结识了众多领域的专家,并向他们请教有关全球历史的研究进展。这就好比一个站在局外的盲人,向每个盲人打听他们摸到的大象模样,再把这些印象拼凑起来。莫里斯因而以一人之力,“将无数领域中专家的发现加以汇集和解释”。
   
   想要回答“为什么”,首先须搞清“是什么”。西方兴起倒底是涓涓细流汇成大河,还是一片死寂中的火山爆发?为解答这一问题,莫里斯构造了一项“社会发展指数”。它涵盖人类在四大领域的文明表现,包括能源消耗、城市规模、信息技术和作战能力。这一量化指数不仅清晰地显示了欧亚大陆的发展进程,而且可以对比过去一万五千年东西方在每个时期的文明程度。这里的东西方并非人种或文化定义,而严格的地理概念——东方是指黄河与长江流域发展起来的社会,而西方则是指由中东地区两河文明发展而来的社会。由于考古和历史资料的局限,莫里斯只能较为准确地计算东西方核心区域的社会发展指数。农业社会产生之后,西方的核心地区一直位于中东,直到公元前一世纪转移到地中海地区,罗马帝国衰落后又转回西亚。大约在十世纪,地中海地区重新成为西方的核心区域,并于十六世纪后转向西欧和北欧,十九世纪后北美也加入进来。而东方的核心区域则始终在中国的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直到十九世纪移至日本。
   
   《西方将主宰多久》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系统和全面的发展程度比较结果。莫里斯发现,在过去一万五千年的绝大部分时期,西方的发展指数高于中国。然而,从公元六世纪中叶到十八世纪晚期,东方后来居上,工业革命后风水又转回西方。他由此得出结论:“西方的主宰地位既不是千万年以前就注定的,也不是最近的偶然事件的结果。”其实,此西方非彼西方。除了古罗马崛起和工业革命两座高峰,欧亚大陆西端的文明中心在大部分时期位于中东地区。近代欧美文明之发轫,实为历史地表上一次突发性的井喷事故——处于边陲地带的西北欧,在短短两三百年内一跃成为全球文明的中心区域。
   
   如此蝶变不能不令人惊异。一个世纪前,欧洲人称霸宇内,傲视亚非拉,自以为白种人的高贵血统使然。然而,种族学说今天不仅在政治上不正确,在科学上也是错误的。DNA证据已经表明世界各地的人民都源自非洲。既然具有共同祖先的各个社会皆有愚智贤不肖,我们就难以从生物学的角度解答西方兴起之谜。在莫里斯看来,社会学旨在探讨人类社会的普遍规律,它告诉我们一个社会为何兴盛或衰败,但它并不揭示这些规律发生作用的具体条件。只有将地理学与社会学结合起来,我们才能了解历史事件背后的发生机制及其特殊情境。这就好比两起车祸,它们的碰撞过程都遵循物理学定律;我们通过车辆型号和路面状态才会明白两者为何造成不同后果。同莫里斯的话说:“生物学和社会学能解释全球范围内的相似之处,而地理学则能解释区域差异。”
   
   相比以往的地理决定论,莫氏的学说不仅远为复杂,而且强调社会发展与地理格局的双向互动关系。与《大分流》的观点近似,莫里斯认为地理大发现是西方近五百年来最重要的事件。这一事件的重大意义并不在于欧洲人从美洲掠夺的财富,而在于它开创了崭新的大西洋经济,推动了全球贸易,并强化了资本主义的工作伦理。远洋探险与航运业需要对大自然的精确理解,这一需求促进了西方的科学研究;欧洲列强在全球水域上千帆竞逐,则迫使各国政府加入军备竞赛。中国古代的航海技术本不输于西方——郑和乘坐的宝船数倍于哥伦布驾驶的帆船;然而,中国人需要横渡比大西洋宽一倍多的太平洋才能到达美洲。欧洲人近水楼台先得月,不仅占有了美洲大陆,也率先走向了工业革命。读者看至此节,或许会发出感叹:“呜呼,天不假中华以地利!”
   
   莫里斯沉醉于他翻新的地理学理论,花了大部分篇章讨论每一时期发展与地理的互动关系,还不如将他的著作称作《新地理学观照下的全球大历史》。全书聚焦于西方兴起的部分其实只有两章,其中地理大发现与科学革命的因果关系并不清晰,而军事沿革的地理动因更为模糊。此书的主要缺陷还不是详略失调,而在于没有抓住欧洲崛起的关键因素。欧洲人的确攻克了距离较近的美洲,可他们还征服了远在万里之外的大洋洲,并且通过海路抵达了印度和东南亚半岛。这些地区与东亚更为接近,已知的郑和航线就与澳洲大陆北端擦肩而过。欧洲的科学事业固然受到新大陆的影响,可至少在牛顿和莱布尼茨的年代,人们尚未看出微积分对改进航海技术的潜在意义。过分强调大西洋经济对西方科技的刺激作用,容易陷入目的论式的循环论证。
   
   假使美洲大陆在一万年前沉入大海,西方是否会出现工业革命?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文艺复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马丁-路德依然会领导新教改革,而欧洲的航海家们仍然会执迷于香料贸易。已经掌握了火药技术的欧陆各国会继续改进武器,并尝试新的作战方法。如果不存在美洲,欧洲的发展路径会大为改观,可恐怕还会沿着大致相同的方向。与其说地理大发现是西方称霸的主要原因,不如说是其催化剂。美国历史学家福格森(Niall Ferguson)的新著《文明》即从欧洲内部探寻西方兴起的答案。作者列举了六大关键因素:竞争、科学、产权、医药、消费社会和工作伦理。这些因素如何与欧洲的地理格局产生互动?这恐怕是更值得莫里斯用心钻研的题目。
   
   沿着《枪炮、钢铁和细菌》一书的逻辑,莫里斯试图借助地理学解释欧亚大陆的社会发展差距。尽管他未竟全功,仍然为我们开辟了崭新的学术视角,勾勒出东西方的长期发展曲线。有兴趣的中国学子或许可以通过他打开的理论门洞,找到西方兴起之谜的真正答案。
   
   谢选骏指出:为何“从公元六世纪中叶到十八世纪晚期,东方后来居上”?按照我的“三期中国文明”理论的分析,那是由于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兴起所致。中国人传统上认为,第二期中国文明大致上没有超出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范围,所以宋明诸子只能围绕先秦诸子打转。其实不然。因为第二期中国文明充分吸取了西域佛教和印度文明的要素,而印度文明又已经包括了希腊文明的犍陀罗要素……第二期中国文明因此能够后来居上,领先人类文明的中心区域,也就是“大西域”(从中亚印度直到中东欧洲)了。现在,中国文明已经脱胎换骨,第二期死去,第三期开始,欧洲基督教和美国物质文明沁透中国,中国就能改变第二期中国文明衰落之际的“进入工业革命后风水又转回西方”的格局,从而获得比唐宋时代更为深广的发展空间。但这一切,要取决于中国能否彻底基督教化、好好学习对手的长处。如果说,“西方兴起得力于土耳其的绞杀”,那么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兴起,显然也是得力于八国联军——日本入侵——苏联共产党的百年绞杀。这百年虽说漫长,但比起五胡乱华到唐宋之间的南北朝格局的三百年之久,还不足够及格,所以没有继续磨难的一两百年,中国还无法重获世界领先地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