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谢选骏文集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谢选骏:埋葬尸体比调查真相更加重要
·中国回归家族统治
·中国回归家长政治
·取消汉字才能脱离中国影响
·领袖成佛是南北朝的显著特点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美国缺乏英国的天下之志
·毁灭是新生的开始
·为什么没有人质疑特别检察官屈服于川普阵营的恐吓勒索
·美国已经沦为美洲病夫了吗
·世界科技中心可能正向中国转移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一切意外都是必然的意料之中
·美国的意志就是国际法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三个代表与三座大山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历史必然性”是蚂蚁国巫师的催眠暗示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蒙娜丽萨是劳动妇女
·新西兰变成伊斯兰国
·伊斯兰国和伊斯兰教共存
·中国是世界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的工厂
·全球三分之一的女犯关在美国
·五毛创造愚人节笑话
·奥威尔是一头自供的共产党蠢猪
·中国已经摆脱了斯大林主义的枷锁
·欢迎北京开始解放农奴
·占中九子为何有罪
·乾嘉学派居狗胯下所以狗屁不通
·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另类作为基础
·亚琛教堂是帝国野心的见证
·不许说话的中国只能撅起屁股挨打
·人口贩卖是北方民族的习俗
·户籍制就是人身依附制
·共和党美国和共产党中国正在趋同
·北美社会急剧中国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谢选骏: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汉字——中华民族的神智(彭海的博客2017-8-25)说:
   
   诗歌是加速的思想。


   (约瑟夫·布罗斯基 1940—1996)前苏联流亡诗人,1987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韵律就是传递思想的轴承。
   没有人比布罗斯基更加理解如何运用俄语写诗。
   “如果我们造了一个孩子
   就叫他安德烈,叫她安娜
   使我们的俄罗斯语
   烙印在孩子褶皱的小脸上
   我们的字母
   第一个音只是一声延长的叹息
   屹立在未来”
   读到这里我会唏嘘,布罗斯基在法庭上驳斥法官:“嗯,我认为,诗来自于上帝。”
   法官判布罗斯基有罪是因为他的诗不传播正能量,因此布罗斯基不是诗人,是社会寄生虫,还响应积极赫鲁晓夫的号召,判诗人入狱5年。
   坐完牢,布罗斯基流亡到美国。
   《1980年5月24日》布罗斯基40岁生日,诗人说:
   就此勇敢,因为缺乏野兽,我步入铁笼,
   把我的刑期和诨名刻在铺位与椽梁,
   生活在海边,亮出王牌在绿洲之中,
   身着燕尾服,与魔鬼知晓的人共餐,块菌之上。
   从冰川高处我目睹半个世界,这世俗
   的宽泛。两次浸溺,三次让小刀耙出我的本质。
   离开这个养育过却也令我厌烦的国度。
   那些遗忘我的人们会建造一座城市。
   我曾在亲历过匈奴人,策马呼号的干草原跋涉,
   每个季度都穿着如今不入时的审美,
   种植黑麦,将猪圈和马厩的屋顶用沥青涂抹,
   囫囵暴食一切,节省着枯水。
   我已承认哨兵的第三只眼闯入我潮湿恶臭
   的梦。猛嚼流亡的面包;陈腐、脓包流溃。
   我肺叶间所有的声音已被许可,除去哀吼;
   转换成一阵低语。现在我四十岁。
   关于我的生活我该说些什么? 它既是漫长又厌恶透明。
   破碎的鸡蛋令我忧伤。而煎蛋,却也,令我呕吐。
   然而直到棕色的粘土被灌下我的喉咙,
   唯有感激将会从中涌出。
   母语不是俄语,即便是精通俄语,对于诗歌未尽的极致,我想,恐怕还是领悟不到。
   韵律,抽象的部份,传输意境的齿轮。
   汉字的单元音发声注定了韵律扩散的张力,简约而又通透,任何语言都无法企及。
   1963年,23岁的布罗茨基认识了另一位汉学家鲍里斯·瓦赫金(1930—1981),此人翻译出版过《汉乐府》诗集。他十分赏识布罗茨基的才华,正是他建议布罗茨基尝试翻译中国古诗。他为年轻诗人提供了原作逐词逐句的翻译初稿,让他加工润色,完成诗化译本的最后一道工序。他们俩合作翻译的诗歌当中有孟浩然的《春晓》。布罗茨基请瓦赫金朗读他的初译稿,他听了以后,沉默了几分钟,当场写出了诗行很长的译文,回译成汉语是:
    春天,我不想起床,聆听鸟儿鸣叫,
    我长时间回忆,昨天夜晚狂风呼啸,
    被风吹落的花瓣不知道该有多少。
   ?瓦赫金感到非常惊奇,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新颖的译诗。他高兴地说:“约瑟夫,从来没有人像这样翻译中国诗。在你之前所有的译者都想方设法把诗行译得简短,因为中文词句在俄罗斯人的耳朵里听起来出奇地简短。可与此同时,每个方块字比一个俄语词的内在含义却要多很多。这种汉字与俄语单词内在容量的差别,是让翻译家最感头疼和棘手的难题。没想到你以这种方式来解决……能够以这种长长的诗行翻译古典诗歌,事情就好办了……”
   此后,瓦赫金还曾鼓励布罗茨基说:“你最好能多翻译几首中国古诗。如果你不译,许多读者都还以为中国古诗就像艾德林想象出来的那种样子——没有乐感、没有韵、没有节奏,什么都没有,实际上只不过是光秃秃的逐词逐句的翻译初稿……”?
   1964年,布罗斯基远离祖国,远离他父母所在的城市列宁格勒,远离他的诗友莱茵、奈曼、库什涅尔,思乡心切。李白的《夜静思》。这首诗蕴涵的情绪跟他的心情十分贴近。他把题目译成了《我怀念亲爱的家乡》,诗行翻译得比较随意,加入了自己的感受与想象:
    在我看来月光像雪一样,
    寒冷的风忽然从窗口吹来……
    我朋友们居住的房子上空
    此刻想必也有这样的月亮。
   语言的偏差,韵律的问题还是其他,或者说我们根本无法领悟俄语的妙曼?
   语言之间,似乎没有等量代换。
   布罗斯基的译作肯定了中国古典文学。
   那么中国当代文学。
   很尴尬,处于休克状态。
   但是向死而生是文学的潜质。
   ——苦难激发更深邃的反思。
   文学是智慧的暗示,尽管已经窒息,但绝不会停止思考。
   “我想在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熟悉光明。”
   顾城的经典语句,中国人耳熟能详。
   第一句像个孩子吮奶的呓语,第二句却如同光束把模糊的概念照得清晰而透亮。
   自由。
   诗来自上帝,诗是高速的思想。犹如隐形的手指,不动声色地撕开了专制的画皮。
   丑陋的嘴脸,喋喋不休的掩饰。
   蓦然发觉,诗歌的穿透力超越语种阻隔。
   专制阻击文明,剥夺思想者发声的自由是最重要的手段。
   
   明治维新VS辛亥革命
   日本没有推翻皇朝,但是日本的革命成功了,因为法制成功了。
   中国把大清王朝推翻了,但是革命失败了,因为法制失败了。
   文化,最不可以忽视的内核。没有文艺复兴就没有欧洲的崛起。
   清末中国的文盲率达到90%,这个比率低于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
   明治维新之后,一个崭新的日本成长起来。马关条约,大清用白银2亿两买来了和平,日本悉数用于教育。
   清末民初,步入现代文明的历史拐点。
   全盘西化,中国图省事,结果全盘日化。
   一是语言的障碍;一是语言威力。
   ——别抬杠,翻开《现代汉语大辞典》,现代词汇大多来自日语。比如:政府、政权、政治、警察、警署、正义。。。。。。
   ——别目瞪口呆,这些词都是从日本进口的,包括“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日语传承的是古典汉语的精髓,现代汉语直接嫁接过来,严重的消化不良,既没有传承也没有理解,不懂装懂。
   所以注定走弯路。
   metaphsical 康德、罗素的语境即是“伪”,然而日本人井上哲次郎(1856–1944) 把语境追溯到了创立者亚里士多德,在古希腊的哲学语境里这个词还包含着“超自然的现象”。于是井上哲次郎把这个词翻译成了“形而上”,这就是日本人严谨的治学态度。
   《易传·系辞上》:「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道」和「器」的区别非常类似超自然问题和常识问题的区别。
   歧义。比如现代汉语“封建”的语境是保守落后,贼眉鼠眼的文人把人治专制的特质悄悄隐藏起来。
   奇葩国的文人尤其是在学术领域,习惯于坑蒙拐骗。
   日本人把feudal译成“封建”。
   封建一词出自于《诗·商颂·殷武》:“命于下国,封建厥福。”毛传:“封,大也。”郑玄笺:“则命之于小国,以为天子,大立其福。谓命汤使由七十里王天下也。”
   所以,日本的现代化是先进制度淘汰落后制度的一场革命。
   所以,日本干脆利落地结束了封建社会。
   终结的是专制,开启的是宪政。制度是文明最有效的保障。
   所以,奇葩国仿造到现在都尽力掩盖“封建”究竟为何物。
   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如今的学术界就像相声里的“包袱”,随便一抖贻笑大方,老少皆宜。
   时不时传来匪夷所思的怪叫。动不动就是什么“重大发现”、又是什么“千年大计”,多了去了,全都是凡人不敢想象的课题。
   如今中国的文盲率8.72%,高于世界平均水平。都信息时代了,这工作怎么还是没搞好?当然,很容易找到“搞不好”的借口,方块字承载的智慧远超其他语种,所以,任重道远呐!不好搞呐!
   搞什么?山寨大国盛产水货。
   学术不自由,怎么创新?
   宇宙真理。
   ——确实敢吹。
   ——确实自信。
   ——确实露骨。
   用寻衅滋事保障批判的高压姿势,比如建议废掉汉语,因为汉语阻挡了文明的进程云云。
   ——大概神智已经模糊,所以语出惊人。
   把autocrazy翻译成专制的还是日本人,用中文直译过来就是“自动发飙”即“任性”。
   中文的抽象意义真的能够达到殊途同归的极致。
   抽象也是来自日语,把abstractive翻译成“抽象”的还是日本人。
   书籍可以封杀,汉字真的没法封杀,只能传播歧义。
   汉字的意义在于使用者的理解,这就如同人的神智,清醒就是清醒,模糊就是模糊,思想没有栅栏,无论你是韩国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谢选骏指出:“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我认为,其原理如同“现代中国为何须被苏联统治”。由于满清的分化瓦解政策作用于华人的费拉特性,中国人没有能力形成合力,不仅政治上如此,而且在翻译问题上也是这样。不同的人,会造出不同的译名。日本虽小,却有合力,而且标准化程度很高,令行禁止,高度流通。这就像共产党虽小,却有合力,而且标准化程度很高,令行禁止,极权力高。租界里秩序最好,不是由于外国人残暴,而是由于裙带关系较少。与此相关的是,当今中国反对派阵营里,最大的力量是达赖喇嘛,不是由于藏人众多,而是由于藏人的内部分裂程度较少,所以达赖的力量强于任何汉人的力量,就像满洲人虽少,却多于汉人的任何一股势力,可以各个击破汉人的抵抗。“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说白了就是“只有苏联能够控制中国”。在共产党面前,国民党就像南明或南朝一样,迟早被北方民族(苏联、满洲、鲜卑人)吃掉。但是在现代汉语词组的问题上,抱团的日本已经占有先机,不是苏联化的布尔什维克可以完全改写的了。
(2017/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