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政治忘本与工具主义
·《尊佛不是这么尊的----敬告某些佛门人士》
·《可疑的“神卫兵”》
·《某大法师休放肆,先过东海这一关》
·《精卫衔花东海香》
·儒家不许宗教化!
·《上帝信仰:多走了两步》
·《断章师爷犯规了》
·《东海老人:内外兼修的儒门功夫》
·《装罢高明留笑柄,驱开病弱盼真人》
·《教授多落草,大学尽贼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电视剧】《那年花好月正圆》中,沈四海为子复仇,胡咏梅为父复仇,理所当然。但它们不分青红皂白地错认仇人,对于吴蔚文父子的好意恩将仇报,不仅放过了真正的仇人,而且无意中助恶仇人,仇将恩报,这就罪孽深重、天地不容矣。此辈德智双缺,阴险毒辣,侥幸得势一时,下场不卜可知。

   【教育】老师不受尊重,当然有政治社会原因,但很多老师也应该有所反思,找找自身的问题。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自己必须明理达道。明理之人,容易以理服人;有道之士,自有道德威严,不难得到学生敬重。即使某些学生不敬,当有底线,不至于破口大骂乃至大打出手。

   【杂家】南怀瑾的“佛心、道骨、儒表”说,让我想起方克立的“马魂、儒体、西用”论。南老是佛门杂家,杂入的是儒道都是好东西;方氏是马门杂家,杂入的儒马,一好一坏,好的固然特别好,坏的却是极端坏。两人都是杂家,人品和文化品格却天地悬殊。

   【杂时代】冰炭同炉,水火同器,日月同天,黑白同颜,正邪同道,善恶同门,人禽同室,华夷同台。很多人一边积善,一边造孽;一边救人,一边害人;一边自筑地基,一边自挖墙脚;一边崇拜圣贤,一边信仰盗贼;一边为父死痛哭哀悼,一边为仇敌欢喜贺寿……

   【杂时代】所谓马魂儒体西用,自欺欺人而已。尊马似尊非尊,马就失了魂;尊儒似尊非尊,儒便不附体;用西似用非用,西亦没有用。当然,马失了魂,是好事。这样的社会,大不如西方社会,更大大不如儒家社会,但远远好于反儒反西的马家原教旨主义时代。

   【异化】异族未必可怕,异端才最可怕。对此,柬埔寨人的体会定然特别深刻。柬埔寨红色高棉执政时期,制造了空前惨重的人道灾难,被法国学者拉古特称为“自我灭绝的屠杀”。残酷迫害屠杀柬埔寨人的就是异端化即赤化了的柬埔寨人。这里的异端,指的是恶性异端,极权主义或极端主义学说培养出来的势力。

   【杂家】佛家有真俗二谛,有渐顿二法,有五时八教之别,论道讲理,本来灵活之极,但中国特色的杂家更滑。你与他谈儒学,他回应以佛理;你与他谈佛学,他回应以道理;你与他谈道学,他回应以儒理。这种人基本立场不明,容易自欺欺人纠缠不清,仿佛东方不败,俨然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仁本】西方个人主义、人文主义、人道主义、自由主义等等,都属于人本主义范畴。人本主义以人为本,很好;然蔽于人而不知仁,又不够好,也不能理解仁本主义的高明中正。以人本主义的尺度衡量仁本主义文化和文明,必然看朱成碧,看龙成虫,从而得出“仁本主义不能救中国”的结论。

   【仁本】两极者,极权主义和极端主义也。两极都是吸血鬼,最多的血经不起它们的吸;两极都是破坏神,最好的环境经不起它们的破坏;两极都是大灾星,最善于人道主义灾难,所过之处,人命轻贱,人性败坏,环境恶化,一切荒芜。西学可以对治两极,只是效果有限。唯仁本主义才是最有效最对症的法门。

   【东海曰】无道无德是最大的贫困,德不配位是最大的不幸。缺德之人位越高权越重,后患越深,危险越大。它们的成功,往往意味着造孽,往往为自己埋下了巨大的隐患和恶果。它们的人生,往往从心性恶化开始,借害人殃民上升,以害己祸家结束。

   【华夷】《春秋》强调夷夏之辨。如果夷狄守礼义,则进位诸夏;如果诸夏非礼不义,则贬为夷狄。韩愈《原道》说:“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区分诸夏与夷狄的原则标准不是血统和种族,而是礼义文明。康有为《论语注》说:“故夷狄而有德则中国也,中国而无德则夷狄也。”

   【恐怖】ISIS称对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负责,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声称凶手在几个月前成为伊斯兰教的信徒。于诸如此类针对无辜平民的血腥杀戮事件,一般人和组织,即使是自己干的,也会千方百计狡避,而ISIS总是迫不及待地跳出来负责。这种唯恐世人不恐怖不憎恨自己的极端反常的思维,令人叹为观止。

   【辟邪】邪说的胜利是人民和国家的大不幸。邪说的胜利,是社会反常、文化逆淘的结果,是正义不彰、良知衰败的表现。邪说的胜利,必然善恶颠倒豺狼当道;必有众多知识分子帮邪帮凶,饰邪说为真理,以真理为大敌,为豺狼作爪牙。但邪说的胜利也是彼辈的大不幸。彼辈终将为自己的邪恶付出惨重代价。

   【元明】莫生鞠聪,诚恳好学,善书法。鞠者,大也;聪者,察也,通也,明也,故字之曰元明。明者,日月同光,无幽不烛,阴阳合璧,刚柔相济。元明者,光明之始者、大者、圆满者,亦指本性固有之光明。望莫生以此自勉自励,自强不息,下明伦理,上明天理,明自明德,明我文明,自明明人,为儒家增光。

   【击蒙】大大小小的老虎苍蝇们,无不对打虎队恨之入骨,以之为大仇大敌。它们有所不知,因果报应,防不胜防。即使拿下打虎队长,终结打虎行动,它们也消除不了隐患,消化不了恶果,维护不了自身的平安和特权的稳定,只是让炸弹延迟爆炸而已,让自家将来和子孙后代的代价之重更加不可承受。

   【辟邪】苏东坡论噬嗑卦说:“夫不能以德相怀,而以相噬为志者,惟常有敌以致其噬,则可以少安;苟敌亡矣,噬将无所施,不几于自噬乎?由此观之,无德而相噬者,以有敌为福矣。”此言适用于古往今来所有邪恶势力和政权。邪恶至极者,大敌当前照样自噬内斗不已,连少安都难。

   【辟邪】马路既与王道背道而驰,也与民主南辕北辙,是通往极权暴政的捷径。即使水星上可以出现生命,黑洞中可以发现光明,在马路上也永远建设不起政治、制度和道德文明。至今不少知识分子仍然奢望从马路上走出民主自由来,这不是一般的意识形态迟钝,而是丧失了基本的是非之心。这种蠢人,实已非人。

   【辟邪】马官大多罪孽深重,求神拜佛基本无济于事。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儒家是最好最可靠的岸。回头求孔拜仁,积极弘儒卫道,努力爱民积德,有些人或许还有救。这是它们唯一的出路,自救自新之路。如果它们继续反常而动,背天而行,以儒为敌,佛祖重来,也会在它们头顶踩上一只脚!

   【答客】或问:若是儒家政府,人民是否有持枪权?答:可以允许一部分人持枪。这一部分人,指有一定级别地位者,即文化政治精英。儒家社会,道德挂帅,以德选官,德位相称,文化政治精英即道德精英。这部分人持枪,无弊有利,可以更好地维护民众安全和社会稳定。

   【持枪权】儒家社会,只有君子有权持枪。很多年前我就指出,让庶民拥有持枪权,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庶民德智不一,善恶悬殊。让他们自由持有重大杀伤性武器,那将防不胜防。就像任凭孩童玩弄利刃和毒品,很容易伤及他人和自己。严禁孩童拥有利刃和毒品,是对他们真正的关心和爱护。

   【辟邪】百年灾祸空前,知识群体同样灾祸空前,但这个群体是最不值得同情的。尤其是马知(马家知识分子),比马官群体、红兵群体、暴民群体更坏。而很多马官红兵暴民,都是在马知们的忽悠煽动之下,堕落为极权主义、民粹主义分子走上犯罪道路的。这些逢暴君暴民之恶的知识分子,死不足惜,死有余辜!

   【答客】或说:你总说知识群体有罪,是搞文化专制主义。知识分子只是写书写文章而已,即使观点错误,也不是有罪。答:反儒崇马毁孔孟诬文武,不是一般的错误,而是对是非、正邪、善恶、华夷、圣贼的根本性颠倒。这种大妄语罪业,不宜诉诸于法律,但逃脱不了良知的谴责、天理的清算和因果的报应!

   【辟邪】鼓吹暴力、煽动暴民、拥戴暴君、支持暴政的知识分子,被暴君践踏,被暴力对待,被暴民欺凌,被暴政迫害,实属咎由自取,天公地道。就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不反对毛氏重来。没有毛氏毛政,未免对不起现在仍然坚持鼓吹马主义毛思想、拥护极权主义政权的知识分子。

   【圣裔】顾名思义,圣裔即圣人的嫡裔,虽不妨论贤否,但关键是血统。我们对圣裔的尊重,并不因其贤否而改变。《公羊传》说:“君子之善善也长,恶恶也短。恶恶止其身,善善及子孙。”对圣裔的尊重,正是善善也长的典型表现。而圣裔最大的责任,是将圣人的血统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圣裔】或谓“不少所谓的衍圣公为祸乡里,有辱圣人家风”云,这类出自五四启蒙派和马帮学者之手的批判,不是抓住一点的无限上纲,就是无中生有的无耻诬蔑。我于孔家历史没有研究,或许历代衍圣公稂莠不齐,但我相信,莠非主流,莠也有底。希望批判者原封不动地拿出具体史实来说话,不要信口开河。

   【纠正】左宗棠一生功业赫赫。或谓他:“收复新疆、抵御外侮,功大于天;镇压太平天国、平定同治回乱,罪恶累累。”殊不知,助剿洪杨邪教、平定捻回之乱,更是大功大德。唯憾在平定回乱时,略嫌心慈手软,未能如曾国藩剿灭洪杨帮那样彻底斩草除根,以致留下百年大患。2017-10-3

   【我见】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的司法理念源远流长。首恶,即群体犯罪或叛乱集团中的首要分子,古代又被称为首犯、造意者、巨魁、渠魁、巨率等。胁从指被迫相从者,从犯。《尚书•胤征》中就说:“歼厥渠魁,胁从罔治。”孔颖达疏:“其被迫胁而从距王师者,皆无治责其罪。”

   【我见】胁从不问这个做法,于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集团不适用。因为它们中绝大多数都是为了信仰而参与,基本没有被胁迫而相从者,基本不可能悔过自新。换言之,恐怖分子绝大多数都是首恶,都必须严办,或者诛杀,或者无期徒刑,以免它们进入社会而死灰复燃,再传恐怖,重开杀戒。

   【我见】唯独儒家政府,对于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分子,抓住了,没必要刑杀或无期,判其十年,边劳改边读经,十年后基本可以无害,甚至某些人可能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但这是西方政府做不到的,遑论马帮政府。所以建议它们,对于恐怖势力,应该重兵剿灭;抓住恐怖分子,不妨一杀了之。

   【深刻】或说:“中文的底子没有打好,一个人的思想不会深刻。”但仅有中文的底子,离深刻还有十万八千里。真正的深刻要以正确、正义为基础。没有经学的底子、中道的底子,思想就不会有真正的深刻。至于反儒派的深刻,或偏激如老庄,或乡愿如胡适,或乡讪如鲁,或反常邪恶如毛。深刻云乎哉。2017-10-4余东海集于南宁

(2017/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