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东海一枭(余樟法)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郭晓明半对半错
·今日微言(儒化中国的两个方向)
·汉初政治论
·赠君一法决狐疑
·丘处机和成吉思汗
·杂时代(微集)
·牝鸡不可以司晨,小智不可与论道
·杂家的自我写照
·张铁军批判
·善善恶恶论
·天性健,仁体刚
·陈丹青批判
·理学的先驱:范仲淹和“宋初三先生”
·中西文化月旦评(微论)
·低价值的是非与高价值的是非
·新十恶不赦(建议稿)
·集权微论
·关于新十恶(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言集)
·关于朝鲜和美国(微论)
·为政为师资格微论
·我的一贯态度和一点提醒(微集)
·关于《为政为师资格》的三点说明
·不必读的书和必须读的书
·低端微论
·低端微论
·学儒为何?儒者何为?(微论)
·爱我民族,反对民族主义
·关于秦始皇
·歧视微论
·可悲的朱学勤
·可悲的朱学勤
·官府应是真理府---小驳刘军宁
·《论语点睛》:伯夷叔齐不念旧恶
·丛林法则微论
·今日微言(善良是善良者的通行证,罪恶是罪恶者的墓志铭)
·《韩非子批判》前言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古典极权主义学说最高峰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祸起于五四---提醒刘再复先生
·今日微言(反儒是最严重的反华,弘儒是最切实的爱国)
·习近平思想微论
·习近平思想微论
·巴黎公社,民粹政治的标本
·朝鲜微论
·儒生修养微论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 “红儒”方克立
·今日微言(驱邪辟恶尊天命,无愧民间第一儒)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不同的学派宗派政治派别,对待无辜的态度不同,可以概括为三种。

   

   第一种态度是:纵可得天下,绝不杀无辜。这是儒家的态度。

   

   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语出《孟子•公孙丑上》。公孙丑问,伯夷、伊尹与孔子相同否,孟子答以不同。但他们也有相同的地方。他们如果拥有百里之地而为君,都能让诸侯来朝,为天下之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所不为,这是他们相同的地方。

   

   荀子也有同样说法。荀子说:“挈国以呼礼义而无以害之,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然扶持心国,且若是其固也。”(《荀子•王霸》)

   

   儒家以民为本,强调仁民亲民保民,庶之富之教之,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绝不允许危害民众,杀害无辜。严禁杀害无辜,我称之为儒家十诫之一。(详见东海文章《儒家十诫》)这方面,自由主义政治也差堪仿佛。如美国,迫不得已用兵于外,也会尽量避免伤及无辜。

   

   最崇高伟大的理由或理想,也不允许行一不义、杀一无辜。真正的崇高伟大是“四端”的充满,必然高度善良仁爱,必不可能滥杀无辜。

   

   当某个人某一股势力把屠刀指向无辜百姓的时候,它就与善良、和平绝了缘,更与伟大绝了缘,沦为乱人贼子了。“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孟子这一句话,就是古今乱臣贼子无法飞跃的天堑。

   

   注意,误伤误杀与故意杀害是两回事。即使是保家卫国、除暴安良、吊民伐罪以及针对暴恐主义的正义之战,也可能误伤无辜、误杀平民。这是一种无奈,不能因为有误伤就否定儒式革命和征伐的正义性。

   

   或问:“杀掉一个无辜的人,去拯救另外数十人,你会如何选择?”我的回答是:应该千方百计救人,但不允许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绝不杀害无辜,这是基本前提。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杀一无辜而救天下,也不允许。这是伪问题。任何时候,天下都不需要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这是天理。

   

   对待无辜的第二种态度是:为了得天下,不惜杀无辜。

   

   为了利益,不顾道义;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成功,不惜害人;为了所谓的事业,不管民众的死活,甚至把老百姓乃至妇女儿童驱上战场。这是古今中外恶势力的一大共同点。

   

   马氏认为,罪恶是生产力和历史发展的必要。为了整个人类的发展,不仅个体利益和生命,整个的阶级或民族也可以牺牲。(全集第26卷Ⅱ)故不择手段、草菅人命、牺牲整个阶级或民族被视为理所当然,却与“每个人的自由”和“整个人类的发展”南辕北辙。

   

   还有更加丧心病狂的,那就是第三种态度:为了得天下,专门杀无辜。

   

   这是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最大的特色。专门针对平民,故意杀害无辜,以此制造恐怖气氛,扩大其教派“威德”和政治影响。这不是一般的丧失四端之心,而是彻底断绝善根;不是一般的非人化禽兽化,而是完全恶魔化;不是一般的反人性反人道,而是极端反人类。

   

   这种人还有一种特点:毫不利己地损人,无利可图地作恶,无缘无故地害人,明显损人而不利己,纯粹以害人为快,以作恶为乐。这种恶特别可悲可耻不可思议,但它广泛存在于极权主义分子和极端主义分子之中。这种人如果有利可图,更是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这种恶流行的地方,就是人间地狱。

   

   当然,是否无辜,宗教极端主义有其特殊标准。它们认为,没有信仰的卡费勒都有罪,信仰异教的“异教徒”更有罪。这样的标准,古今中外,独此一家,善恶颠倒,莫此为甚。因此,它们危害、迫害、杀害起“异教徒”和卡费勒来,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甚至充满惩罪罚恶、建功立德的快乐感和荣誉感。

   

   对待无辜的态度,取决于背后政治和文化的品质。持第一种态度者,其政治和文化品质最高;第三种品质最坏,政治最恶,文化最邪。

   

   对邪文化、恶政治的支持帮助,就是支持它们对无辜的危害、迫害和杀害,就是帮助它们制造人道灾难和人间地狱。

   

   一些弱势群体以为,只要自己也加入邪恶势力,就可以不受它们的害了。这种想法错误而又幼稚。邪教徒恶势力对外人固然残忍成性,对自己人同样凶狠无情。内斗内讧自相残杀是古往今来所有邪恶势力的共性和宿命。弱势群体加盟邪恶,最容易被当成炮灰和牺牲品,纵可暂时避免邪恶的迫害侵犯,也是饮鸩止渴。姑不论加盟其中,就要身不由己地帮凶作恶,自造恶业自种恶果。

   

   所有邪恶都是灾星,都意味着黑暗、苦难和灾祸。如果没有力量反抗和消灭它们,那就能躲多远躲多远。2017-10-22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于儒家网

(2017/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