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仁与爱
·正确对待劣质人
·新疆微论
·新疆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微论)
·今日微言(给某些知识分子一个建议)
·今日微言(君子临危如临大考)
·王岐山微论
·王岐山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五胡乱华微论
·战争须分义不义,厨子且莫和稀泥
·无后微论
·小人之诚,不如无诚
·反腐微论
·我的判断就是道德的终审,历史的铁判!
·今日微言(攘外必先安内,安内必先清党)
·民主不容主义化
·今日微言(五大坏书三大敌)
·太极和无极(微论)
·护身符微论
·护身符微论
·利己主义微论
·教育和私塾微论
·《二十四孝》非孝,《诚论》欠诚
·朝鲜微论
·今日微言(向儒者兴,顺儒者昌,逆儒者亡)
·旧作新发:习近平与毛泽东的重大区别
·辟毛是最重要的辟邪(微集)
·今日微言(请把圣经、圣训、圣战之名还给我)
·中共七派略说及中国未来预测
·今日微言(坚持三不主义,做一个正常人和中国人)
·今日微言(狮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
·团结微论
·今日微言(若是儒家圣王,必将大开杀戒)
·《论语点睛》之:自讼
·私塾和淑女(微言)
· zt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
·信仰和崇拜微论
·东海推荐:现代私塾教育之我见
·孔府微论
·姜义华批判
·今日微言(反儒派只有三条路:成仙,成佛,变鬼)
·圣贤与盗贼(微集)
·儒佛道微论
·勉习近平先生(选自《儒门狮子吼》)
·圣诞节感言
·德性与言论之关系
·“六大门派”杂论(一)
·吴元士:论“仁本主义”对当今中国的十大现实意义
·今日微言(健康的人格是人生最重要的根基)
·福山的问题
·关于《圣诞节感言》答客难
·仁本主义微论
·立品图书九月新书:余东海《儒门狮子吼》
·鬼神论
·今日微言(那年花好月正圆)
·“行同伦”微论
·与吴光先生的一点同异
·日本属我儒家圈
·余东海《儒门狮子吼》目录
·今日微言(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这几年看过的电视剧(微集)
·今日微言(要做人间真好事,先学《儒家大智慧》)
·《论语点睛》之:学习的重要性
·马知批判(微论)
·今日微言(东海在,儒家在,中国就有希望)
·反自由的道路无法通达自由的理想
·今日微言(仁本确然无敌,儒术本应独尊)
·许石林的伪深刻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仁本无敌,仁道救国(微论)
·最坏的阶段,最好的时代
·天下事皆吾家事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关于“女子无才便是德”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今日微言(习思想远远超过马主义毛思想)
·雷锋式的好人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反对爱国主义,儒马难得共识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永远铭感习近平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对待无辜的三种态度

   

   不同的学派宗派政治派别,对待无辜的态度不同,可以概括为三种。

   

   第一种态度是:纵可得天下,绝不杀无辜。这是儒家的态度。

   

   孟子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语出《孟子•公孙丑上》。公孙丑问,伯夷、伊尹与孔子相同否,孟子答以不同。但他们也有相同的地方。他们如果拥有百里之地而为君,都能让诸侯来朝,为天下之王。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所不为,这是他们相同的地方。

   

   荀子也有同样说法。荀子说:“挈国以呼礼义而无以害之,行一不义、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然扶持心国,且若是其固也。”(《荀子•王霸》)

   

   儒家以民为本,强调仁民亲民保民,庶之富之教之,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绝不允许危害民众,杀害无辜。严禁杀害无辜,我称之为儒家十诫之一。(详见东海文章《儒家十诫》)这方面,自由主义政治也差堪仿佛。如美国,迫不得已用兵于外,也会尽量避免伤及无辜。

   

   最崇高伟大的理由或理想,也不允许行一不义、杀一无辜。真正的崇高伟大是“四端”的充满,必然高度善良仁爱,必不可能滥杀无辜。

   

   当某个人某一股势力把屠刀指向无辜百姓的时候,它就与善良、和平绝了缘,更与伟大绝了缘,沦为乱人贼子了。“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孟子这一句话,就是古今乱臣贼子无法飞跃的天堑。

   

   注意,误伤误杀与故意杀害是两回事。即使是保家卫国、除暴安良、吊民伐罪以及针对暴恐主义的正义之战,也可能误伤无辜、误杀平民。这是一种无奈,不能因为有误伤就否定儒式革命和征伐的正义性。

   

   或问:“杀掉一个无辜的人,去拯救另外数十人,你会如何选择?”我的回答是:应该千方百计救人,但不允许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绝不杀害无辜,这是基本前提。杀一无辜而得天下,不为也;杀一无辜而救天下,也不允许。这是伪问题。任何时候,天下都不需要通过杀害无辜的方式去救,这是天理。

   

   对待无辜的第二种态度是:为了得天下,不惜杀无辜。

   

   为了利益,不顾道义;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成功,不惜害人;为了所谓的事业,不管民众的死活,甚至把老百姓乃至妇女儿童驱上战场。这是古今中外恶势力的一大共同点。

   

   马氏认为,罪恶是生产力和历史发展的必要。为了整个人类的发展,不仅个体利益和生命,整个的阶级或民族也可以牺牲。(全集第26卷Ⅱ)故不择手段、草菅人命、牺牲整个阶级或民族被视为理所当然,却与“每个人的自由”和“整个人类的发展”南辕北辙。

   

   还有更加丧心病狂的,那就是第三种态度:为了得天下,专门杀无辜。

   

   这是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最大的特色。专门针对平民,故意杀害无辜,以此制造恐怖气氛,扩大其教派“威德”和政治影响。这不是一般的丧失四端之心,而是彻底断绝善根;不是一般的非人化禽兽化,而是完全恶魔化;不是一般的反人性反人道,而是极端反人类。

   

   这种人还有一种特点:毫不利己地损人,无利可图地作恶,无缘无故地害人,明显损人而不利己,纯粹以害人为快,以作恶为乐。这种恶特别可悲可耻不可思议,但它广泛存在于极权主义分子和极端主义分子之中。这种人如果有利可图,更是什么人间恶迹都可以创造出来。这种恶流行的地方,就是人间地狱。

   

   当然,是否无辜,宗教极端主义有其特殊标准。它们认为,没有信仰的卡费勒都有罪,信仰异教的“异教徒”更有罪。这样的标准,古今中外,独此一家,善恶颠倒,莫此为甚。因此,它们危害、迫害、杀害起“异教徒”和卡费勒来,没有丝毫心理负担,甚至充满惩罪罚恶、建功立德的快乐感和荣誉感。

   

   对待无辜的态度,取决于背后政治和文化的品质。持第一种态度者,其政治和文化品质最高;第三种品质最坏,政治最恶,文化最邪。

   

   对邪文化、恶政治的支持帮助,就是支持它们对无辜的危害、迫害和杀害,就是帮助它们制造人道灾难和人间地狱。

   

   一些弱势群体以为,只要自己也加入邪恶势力,就可以不受它们的害了。这种想法错误而又幼稚。邪教徒恶势力对外人固然残忍成性,对自己人同样凶狠无情。内斗内讧自相残杀是古往今来所有邪恶势力的共性和宿命。弱势群体加盟邪恶,最容易被当成炮灰和牺牲品,纵可暂时避免邪恶的迫害侵犯,也是饮鸩止渴。姑不论加盟其中,就要身不由己地帮凶作恶,自造恶业自种恶果。

   

   所有邪恶都是灾星,都意味着黑暗、苦难和灾祸。如果没有力量反抗和消灭它们,那就能躲多远躲多远。2017-10-22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于儒家网

(2017/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