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境界说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示芦笛及罕见论坛诸君
·欢迎郭飞熊同道出狱
·狂妄的标本
·枭婆生日,枭公枭儿同贺
·求求你们,别再夸我了!
·“蒋家儒学”的几大认识误区----蒋庆批判之一
·己未能走路,莫嘲人不飞---与蒋庆先生做个怪脸
·薛振标:从许万平被判12年重刑看专制的黑恶阴毒!(东海一枭附言)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大儒说
·恭请胡锦涛当爹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恭请胡锦涛当爹(修正稿)
·而今迈步从头越
·自由天使网友致一枭公开函(一枭附言)
·元旦写怀并向海内外师友拜年
·实语者老枭
·网友酬唱集萃(之8)
·给你一个研究院!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狂者与乡愿
·梦中说梦两重虚----驳斥不绣钢老鼠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我的人生、文化及政治之态度--我不是儒家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两项基本道德原则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十九大报告之我见
   
   十九大报告有不少闪光点。例如:坚决打击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活动;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加强社会保障体系建设;要求脱真贫、真脱贫;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加快生态文明体制改革;健全监督体系;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等等,都很值得肯定。
   
   其中最值得称赞的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视,正如某文所说,新中国没有任何一个时期能像当今这样,以国家至高权威推广弘扬中华文化!


   
   十九大报告比十八大好,比十六大、十七大更是好得多,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儒眼相看,仍然不是真正的好,仍然问题重重,最大的问题是意识形态。
   
   十九大意识形态最大的特色是杂。
   
   首先,是马学原教旨与修正主义混杂在一起。请看:“我们党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云云,马列毛邓三科,排排坐吃果果。
   
   其次,是马学与中华文化混杂在一起,同时吸收了某些自由主义的价值观和政治色彩。请看这一段:
   
   “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牢固树立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
   
   这说明,执政党仍然坚持马列主义,同时开始尊重中华文化,有所吸收西方文化。这就是方克立所说的“马魂,儒体,西用”。正如有人所调侃,十九大“封资修”俱全。封指传统文化,资指西方文明,修谓修正主义。
   
   马克思加秦始皇,一加即成,一拍即合。因为马列主义与商韩学说,精神相通,殊途而同归于邪恶。马克思加孔夫子及华盛顿,虽然意味着文明化的努力,但
   儒学、西学与马学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都大不同,正邪有别,性质相反,难以相加。把它们强拉横扯在一起,仿佛冰炭同炉,水火同器,日月同天,黑白同颜,正邪同道,善恶同门,人禽同室,华夷同台。
   
   意识形态贵纯而怕杂,即使都是正信正理正知正见,也不宜杂。例如,儒佛道都是正信正理,但相互之间有不少思想差异和矛盾,三家为人为政和处理问题的立场观点方法都有所不同,三家思想的正确性、正义性也有所不同。主张三教合一者,往往不伦不类无所适从。古来过于尊崇佛道的君主和儒家王朝,品格都不高。历代大儒多以辟佛道为己任。(详见东海《三教不可合一论》)
   
   儒佛道混杂,也还好说,毕竟都是正学,杂而不坏。如果杂入的是邪说,甚至以邪说为主,那就非常麻烦。儒学与马学,道德原则、价值标准、政治道路、制度模式无不大异和相反。儒马并尊,孔毛同拜,轻则忽正忽邪,时善时恶;重则心灾重重,精神分裂。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一样。
   
   思想文化场应该百花齐放多元化,但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作为主体文化,作为立国之本、立党之本和政治之魂,不能多元化,更不能优劣混杂、正邪交织,否则必然引起思想观念、价值标准的杂乱,导致政治和社会的混乱。像现在这样,
   古今中西杂成一堆,正邪善恶烩成一锅,必然是正人与奸人夹在一起,文明与野蛮挤成一团,光明与黑暗难解难分。杂,将会成为这个时代最大的特色。
   
   这是个史无前例的杂时代。
   
   报告说:“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我以为,更正确的说法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非正常的政治经济制度及非道德的官员群体之间的矛盾。
   
   然而,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官员群体的腐恶就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现行政治经济制度就难以从根本上得到改良。怎么改都改不了党主制公有制的本质,改不了极权主义的本色。
   
   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儒家的真理正义就难以落到实处,西方的很多好东西就难以真正学到手。既然把马列毛放在第一位,原则问题当然要听它们的,关键时刻只能以它们为准。如此一来,十九大报告中许多美好的设想和承诺就有可能成为空中楼阁。
   
   报告中提及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爱国主义这些概念都是有毒的。
   社会、集体、国家一旦主体化本位化,就会异化为压制自由、侵犯人权的东西。
   共产主义纯属物质主义的庸俗空想。在这些毒概念之下,各种中西正确的价值观的作用功效就会大打折扣,甚至沦为装饰品。例如,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都是似是而非的。
   
   只要有马列主义毛思想在,这些毒概念就如附骨之疽。
   
   习近平思想已与马列主义毛思想拉开很大距离,甚至有一定的原则性区别。可以说,习思想远超马列主义毛思想。但是,只要马列毛虚名在上,就是最大的名不正,政治就难以正常化,甚至存在人亡政息的可能和倒退逆行的危险。未能彻底摆脱马列毛的纠缠,是中国的不幸,也是历史的无奈。
   
   不可乐观,魔影依然重叠,因为马毛尚在;不必悲观,曙光已经初现,因为孔孟渐回。马毛是中国最大的问题,万恶之源;孔孟是中国最大的希望,万善之根。尊孔批马,弘儒去马,就是最根本的善善恶恶、扬善去恶、摧邪显正,是爱民爱国、立德立功最好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十九大召开的前一天晚上,东海第五号新浪微博“余东海五”被封杀。希望十九大之后,中共成立以来一以贯之的防民之口、防儒如贼的现象能够得到根本性改变。不许妄议的规定不妨施之于党员官员,不可用之于庶民,更不可用来作为封杀儒家真言正语、仁言义语的借口。
   
   一个人越仁厚就越宽容,越不在乎他人和民众妄议。相反,一个人越不好,就越怕别人说他不好,越喜欢斤斤计较睚眦必报。反过来也成立,越容不得批评异议,越是自证素质低下、品格卑劣和心胸狭隘。个人如此,学派、宗派、组织、社会同样如此。这段话本来是为“陕西咸阳市对作家李建华妄议银川作出处置”事件而写的,顺便送给执政党吧。
   
   尊重中华文化,首先要尊儒。要尊儒,至少不能剥夺儒家的言论自由。
   2017-10-18余东海于南宁,2017-10-20修订,首发于北京之春

此文于2017年10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