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东海荐语】学无止境。《论语点睛》不少地方可以进一步深化细化,然放在众多《论语》解说本中,亦自具东海特色,颇有参考价值,算得上是一本好书、益书、吉祥之书。罗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一文抓住了拙著几个特色,值得好儒、学儒者过目。贤文贤书,相得益彰。2017、10、17

   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

   ——余东海《论语点睛》读后

   作者:罗辉

   来源:作者赐稿儒家网 发布

   时间:孔子二五六八年岁次丁酉八月廿七日丙子

    耶稣2017年10月16日

   

   近代以来,一些所谓的知识份子,学问无根,为西方文化的外象所吸引,自封为启蒙派,把满清政府的专制主义加深、民族主义倾向以及腐败落后导致的“挨打”归结于中国传统文化,开启了百年来的“文化弑父、认贼作父”的文化自残运动,别人的文化没学到,自己的文化又丢了,导致今天的中国国家层面经济上是强大了,但在文化上早已是丧魂失魄。

   

   近世以来,我们政府逐渐认识到了这一点,传统文化在悄然复兴。尤其是十八大以来,习主席更是很有儒味,并在针对五千年来的优秀传统文化而言进行关于“文化自信”的系列讲话。确实是,没有“文化自信”,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中国民族的伟大复兴。

   

   要复兴中国文化,必定要学习经典。经典千万,宜宗儒经。而四书五经中,许多大儒特列《论语》为首。因《论语》最为深入浅出、雅俗共赏,最切实人性和人生。程颐说:“学者当以《论语》《孟子》为本,《论语》《孟子》既治,则六经可不治而明矣!”又说:“学者先须读论孟,穷得论孟,自有个要约处,以此观他经,甚省力。论孟如丈尺权衡相似,以此去量度事物,自然见得长短轻重。”(《二程遗书》卷十八)

   

   《论语》以语录体和对话文体为主,记录了孔子及其弟子言行。“《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班固《汉书?艺文志》)。《论语》一书虽然比较通俗好懂,由于《论语》产生有一定的历史背景及时代的差异,以及《论语》本身所蕴含深刻的道理,所以历代大儒为了方便学人切入,往往要给《论语》作以注解。在各注解本中,以朱熹《论语集注》、程树德《论语集释》、钱穆《论语新解》为优。

   

   然而过往诸家注本于今学人来说,毕竟存有时代之隔,多数人古文功底又比较欠缺,研读起来或多或少有距离感。故笔者在这里向大家推荐当世大儒的《论语》最新注释本——《论语点睛》。

   

   《论语点睛》一书每章由作者拟加标题,可以单独成文。每篇文章由翻译、注释、评议三部分组成,集《论语集注》《论语新解》之长,参考《论语集释》集中的各家注释,又参考了其它十余种相关书籍及论文,并以评议为重心,多方阐述了作者的深造自得之意。

   

   一、明确儒家经典《论语》只有儒门中人才能准确阐释。

   

   历史上阐述儒家经典《论语》的大学者不乏佛道中人,或站在佛、道的角度上来阐发,本《论语点睛》在阐发儒家义理之时适时一一评价之。明代蕅益大师就站在佛教立场上为论语点睛,其目的是“以世间儒书作佛教出世之阶”。显然蕅益此般做法有违儒家根本义理,把《论语》佛教化了。且儒家之中道本是肯足形上性和超越性,是“吾道具足”,不需要假借佛教以求解脱和自在,“即使某些‘点’上不乏深刻,在‘面’上、整体上也无法做到准确中肯,在关键所在无法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点论语之睛的工作,只能由儒者来完成。”

   在《子罕第九》“孔子哭了”章,对深于《庄子》的郭象疏引“人哭亦哭,人恸亦恸,盖无情都与物化也。”认为郭象这样站在道家立场上解儒经,完全不靠谱。“孔子岂是无情者?孔子哭之恸,岂是人恸亦恸?遵礼尽心,俗内之人原不俗;非礼反常,方外之行不足训!”

   蕅益大师的《论语点睛》则说:“朝闻夕死,夫复何憾,只是借此以显道脉失传,杜后儒之冒认源耳,若作孔子真如此哭,则呆矣。”本书则批评之:“好像孔子哭之恸是假哭,表演给人看的。岂有此理!”

   儒家中庸之道,讲究的是尽天理、顺人情,合礼议、尽人心,喜怒哀乐发乎中节,岂有象佛道所理解的做表演、与物而化?

   此外,即便其他如站西方自由主义、马主义立场来阐释儒家经典,亦只能如盲人摸象,不得要领,只有以儒释儒,才能得《论语》之真义。

   

   二、深论儒家超越性思想,为学人揭明安顿身心之道。

   

   黑格尔说:“孔子是一个实际的世间智者,在他那里,思辨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只有一些善良的、老练的道德的教训,从里边我们不能获得任何特殊的东西。”黑格尔虽为西方哲人,可是其于中国文化的认识则是极为浅薄。《论语点睛》一书开篇就指出孔子之教为形而上和形而下的统一:“《论语》以仁为核心展开。仁,于天为‘天行健’,于人为‘性本善’,于个体为内圣修养,于外王为社会实践。《论语》说仁,皆就作用和表现而言,不及仁之体即‘性与天道’,但又句句处处不离‘性与天道’。说浅,妇孺皆懂,天下普适;说深,境界广大,意蕴精微。妙哉圣言,大哉《论语》。”

   

   并进一步指明:仁,即是《易经》中的乾元,《大学》所讲的明德和至善,《中庸》讲的诚,程朱讲的天理,王阳明讲的良知;而在佛家则称之为真如、如来藏,禅家则称之为本来面目等等。不同圣贤和派别理解或有差异,所指的则是同样的“东西”。

   

   在《先进》第十一章告诉学人如何处理“关于人神关系”:“‘务民之事’,事人之道;‘敬鬼神而远之’,事鬼之道。祭祀之事,表达对祖先的怀念或对天地山川的尊重,根本目的仍是为了自诚其心、自尽其性。儒家的一切,无非旨在尽人事、尽心性。未知生焉知死,既知生便知死。尽人事才能尽心性,尽心性就能自识本来面目,自然明白上述道理。生死不二。未知生,焉知死;若知生,自知死。知生,即是知生之所以然,即是知性,证得良知仁性,证悟了‘性与天道’的奥秘,一切迎刃而解,生死洞若观火。”

   

   相似论述,书中时有。学人明乎此,则自然不会缘木求鱼而去追逐各色宗教以求身心的解脱和安顿了。

   

   大凡哲学,必具足有形而上学,否则,绝不是哲学。西哲黑格尔辈不明孔子的“下学而上达”以明“性与天道”的大哲思想;不知《论语》说仁,皆就作用和表现而言,又句句处处不离形而上的“性与天道”,故而自彰其浅薄。西方哲学,其实只是“智测的形而上学”,而东方学问,则早在孔子之前就已步入“实践的形而上学”。黑格尔辈当然不会料及于此,可笑那些西化份子却往往拿西人的一些蹩足说法奉为佳臬,岂不可哀!

   

   三、具足儒家法眼,明辩与各家的异同,洞穿各家优劣。

   

   本书在疏解过程中时时把住了夫子的“一以贯之”的儒家中道原则,可谓是法眼具足,因此在论述当中涉及到其他各家思想时,尤其于世人难识的佛道两家,辨别清晰,能够辨析异同和高低。

   

   如于道家,认为儒道两家异中有同,同中有异。儒家是人生政治之中道,道家为道德智慧之偏门。在对待仁义和礼(包括丧礼)的关系上,儒家认为仁义和礼是本质和形式的关系,本质为主形式为辅,两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形式主义不行,蔑弃形式也不行,而道家就有蔑弃形式这个毛病。“儒主道辅是最佳结合,若掉过头来,道家为主,就乱套了。如魏晋南朝,老庄主流,开下大乱,世道人心大坏。”

   

   对于道体的理解,儒与佛道两家也异中有同,同中有异。各家都是证得道的不灭,这是同;然而道家主虚静,佛教主空寂,而儒家则证得良知生生不已、新新不已,儒家不是宗教而具有宗教性,其原因也在于此。

   

   儒家得乎《易经》乾元,主乎健。道家得乎《易经》地道,主乎顺。故道家以阴柔为贵,强调柔弱。“道家证得坤元之妙,得乎道体之半,其高明在此,不足也在此。”

   

   而相比于物质主义学说和一神教学说,道家的真理性就很高,“但毕竟未能证明‘至诚无息’‘天行健’之天理,相比仁本主义又大为逊色。道家的局限源于坤元的之逊于乾元。”

   

   佛家之教屏诸世缘,而儒家安贫乐道,“能够安贫,是因为与道同在,有道可乐,乐在其中,乐无所倚。”因此,“佛教有绝缘之嫌,世人尽攀缘之俗,唯儒家得随缘之妙,在尽心尽力前提下听天由命,对于‘无可奈何’的事,安之若素;对于外在一切和‘命运的安排’,无可无不可。”

   

   四、《论语点睛》作者,在疏解时往往把自己放入其中,亦以示儒学乃践履之学。

   

   前面提到,西哲是“智测的形而上学”,而东方学问,则是“实践的形而上学”。当然,这不是说东方人人人学儒会躬行实践。但真正的学问、学术,光说不练,则不待人见的。本书作者在注释《论语》过程中,常常将自身放入其中,自我砥砺。

   

   在《颜渊》“交友之道”章讲到朋友之间的劝善,原自以这些话很通俗,看过无数次也自以为做到了。“昨夜临睡前乱翻书,这句话闯入眼帘,忽心神大震,如触电然。对朋友理当如此,对网友及一般网民,对广大官民,何尝不当如此。”

   

   在《宪问》“有话好好说”章,作者又如此自修:“东海以前有不少不良习性,如好诗好洒好怒好骂。骂虽没恶意,甚至是好意,毕竟表达有问题。归儒后不知不觉改了许多,一般都能有话好好说了,但偶尔醉后还会旧病复发。伊尹说‘习与性成’,习惯成习性,习性一深便不易改呀。”

   

   如此种种,不一而足,亦可谓本书一大特色。

   

   此外,本书在许多精微义理的阐发、政道的开新都有许多新见,此处限于篇幅,故不一一罗列。笔者以为,然本书所阐发儒家义理,可谓承继历代大儒之光,遥接夫子之道,以开时代之新。所谓返本开新,本书亦可当之。然俗知详论,深读《论语点睛》方可明之。

   

   笔者原耽于佛教,偶读《论语》原著,始有疑之,然终无力出之。直到后来细读《论语点睛》及作者其他雄文,直如醍醐灌顶,始得入儒归常。读《论语点睛》一书,想见作者其人,不由令人心向往之,拳拳服膺之。诗云:“未见君子,忧心忡忡。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其斯之谓欤!

   

   《论语点睛》一书,当世大儒余东海先生著,由北京立品公司、中国友谊出版公司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出版。

   

   (作者按:笔者现谋生于县级图书馆,图书部门举办2017年图书系统书评征文活动,单位要求职工们积极参加,笔者写下应命按照征文要求写作此文以为作业。)

   罗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