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谢选骏文集
·为宇宙秩序立法
·最后的书评
·回归祖辈的文化
·望文生义的误解
·新儒家是不必要的
·“整合全球”并非“上帝之城”
·立此为社会福音派鉴
·本书开始起草于1975年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谢选骏: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思想的主权》(谢选骏)写道:
   


   我看不出“桂民海老板”和“吴宏达的观察”还有“一平为编辑的中国人权双周刊”有何区别?不都是为了美元而码字奋斗的?这不是“我的奋斗”,而是“嘴的奋斗”。在我看来,“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了“话语本身的权力”,也“体现了思想的主权”。从人文主义的角度看,“话语本身的权力”就是生物学意义的、先天的语言能力;从神秘主义的角度看,“话语本身的权力”就是上帝造人所赋予的不同于万物的那种权利,也是上帝创造世界的那种权能——这就是“思想主权”的双重意义。
   
   ……
   
   美元的力量确实巨大,因为它是由美国制币局发行的,代表了美国的主权和霸权,背后有美国的舰队作为后盾,所以可以成为国际通用结算的储备货币。这样的美元,可以造就财富和权力、名望和地位。但是,美元再是通用,却也造就不了思想,因为美元从属于国家,而国家的主权再是巨大,也还是从属于思想的主权。例如,美国就从属于“人民主权论”这一思想的产物。而所谓“良心”,也是思想主权的体现之一。网络时代的话语权体现了思想的主权,虽然它远远不能涵盖思想的主权。
   
   《网络时代,是谁在失去话语权?》(原题:《有些事,无法假装看不见》,作者:曹林《中国青年报》2012年7月4日2版)说:
   
   经常发生一种怪现象,有些事情,网络上议论纷纷,微博有图有细节,有当事人诉说有旁观者描述,可传统媒体竟不见半句报道,纸媒无字,电视无影,广播无声。这种很奇特的话语失衡怪象完全违背了新闻传播规律。当然,这种被传统媒体遮蔽的事,往往不是什么好事。
   
   众声喧哗众说纷纭的微博,与某些时候对客观存在的事实假装看不见的某些传统媒体,完全形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舆论场。身处其中,有时会感觉到两个截然不同的中国。
   
   如今,常有人抱怨传统媒体被新兴网络媒体抢了风头,昔日党报官媒大报大刊日益被边缘化为非主流;而一度被视为边缘的网络论坛,却日益成为很多人心中的主流媒体,成为很多年轻人的主要信源。主流媒体和边缘媒体的角色对换,并非由于新媒体多么强大、微博多么万能,而是昔日的主流媒体在违背新闻传播规律的过程中,逐渐将话语权和主导权拱手相让了。
   
   一件事情发生后,当很多人无法借助传统媒体来了解真相,却要借助于外媒报道,借助于微博上的碎片化信息去试图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事实时,传统媒体很难不被边缘化甚至被抛弃。当网上很多所谓传言一再被证实为并非捕风捉影,而传统媒体却看不到半点事实端倪时,网络在公众心中很难不跃升为主流。
   
   媒体的主流与边缘,权威与野鸡,很多时候与自身行政级别、名号大小没有太大关系,而在于信息的供给。在公众需要信息作为判断依据时,提供了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一事当前,人们求索真相时,媒体提供了多少对事实的报道。媒体提供给消费者的核心产品是新闻信息,媒体的地位,要以对新闻规律的遵守去判断。
   
   每每看到一些传统媒体在热点新闻上的话语缺席,作为纸媒从业者都感到无比痛心,这完全是将话语权轻易拱手相让,这边舆论场的沉默,是在将信息传播的主导权让给另一个舆论场。事情一旦发生了,是无法假装看不见的,毕竟当下的信息渠道是如此多元!
   
   今年全国两会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接见海南省代表团全体代表时,有一段精彩论述,他说:随着网络微博等的迅速发展,每一个人都成为一个“通讯社”,这对宣传部门是新的挑战。有点不好的地方就想捂住,反倒会越描越黑。现在发生问题的,大量还是第一时间没有权威声音,或者第一时间不准确,然后第二次第三次修补,造成一次次的冲击波,越弄越被动。李长春同志希望大家转变思想观念,公开透明地应对。
   
   国新办副主任王国庆在接受采访时,也批评过一些政府部门对负面新闻往往采取“捂住”而不让媒体公开报道的做法。他说,在信息传播还受到比较大局限的时候,瞒报还是可能的,但现在要想“捂住”新闻是越来越难了。“互联网传递信息,那是以秒计算的,而且上面可以图文并茂,包括声音、活动画面都没问题。另外还有手机短信,可以打电话,手机还可以传画面,有了这个以后,你还想把它捂住,我觉得这是比较天真的一种愿望了。”
   
   假装看不见,并不会真让公众看不见,仅仅只是将传播权和主导权白白出让了。纸媒不关注,网媒会关注。假装看不见的结果,只会将问题越捂越大,甚至导致问题失控。比如,网络传播虽然很自由,但可能并没有“有人把关的传统媒体”那么规范,将一两句话断章取义地提出来做成标题,将片面的图像经剪裁贴出来,将事实扭曲,混乱和碎片化的传播中,事实会被越描越黑。而且,传统媒体的沉默,会使受到压制的舆论产生一种强烈的逆反心态。这种遮掩,向舆论传递的是一种此事“必有黑幕”的暗示。带着这样的情绪去解读,无阳光,无公信,无论此后政府作多少补救,公布何种“真相”,民众都难以相信。
   
   媒体的监督,记者的追访,媒体无障碍地报道,并不是官方的敌人,恰恰是在塑造官方的公信力。传统媒体不见新闻,表面上看是传统媒体失去话语权,其实,真正失去话语权的是政府部门。
   
   不要指责“不明真相”的民众过度依赖网络和微博。有事上微博,而不是看传统媒体,这不是媒体的悲哀,其背后是政府公信力的大问题。假装看不见,欺骗的只是自己的耳朵,牺牲的是自己的嘴。
   
   谢选骏指出:“话语权”其实就是“话语自身呈现自己的权利”,就是“不受金钱和权力双重操纵的自说自话”,而不是“受到金钱和权力双重操纵的伪造话语”——是“说出国王没有新衣”而不是“宣传国王穿着新衣”的权利。从上文不难看到,早在几年之前,专政国家也已知道了,在网络时代,“假装看不见”,只会导致“失去话语权”。这说明,专政国家也已见到了思想的主权确实存在,既然如此,为何几年之后,在民主国家,许多人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呢?答案是:由于钱权的诱惑。而思想的主权,就是“不受金钱和权力双重操纵的那种话语权”,例如在《圣经》中,那是通过先知的言辞、基督的宝血,体现出来的。专政国家也已见到思想的主权,说明上帝的救赎已经不远了。
(2017/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