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谢选骏文集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谢选骏: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解密!被捕IS圣战士揭示组织洗脑的关键》(2017-9-5中时电子报)报道:
   
   最新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Nature Human Behaviour)的研究报告访问了几位在伊拉克前线战地基尔库克(Kirkuk)被捕的恐怖组织IS圣战士,他们透露极端组织IS如何抓住圣战士的心、收买他们的精神,要求他们许下对神圣价值的承诺、抛弃个人家庭,强调他们就代表群体或社区的精神力量,藉由这种使命感,以及崇高的精神价值牢牢抓住他们,激励他们为群体作战!


   据我们所知,过去加入恐怖组织IS团体的不乏欧洲各国的高级知识分子,抛弃家庭前往战地打仗,或是在全球各地依照极端组织号召的精神宣言,孤狼式的宣誓效忠恐怖团体IS,但是这些看似理智的文明人究竟为什么要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恐怖份子呢?
   
   根据CNN报导,《自然人类行为》期刊上发表了一篇由Scott Atran所带领的研究团队,他们以面对面访谈的方式和多位被捕的IS圣战士进行QA问答,主访者Atranu一开始很惊讶这群IS圣战士竟因为他们问错了问题的方向而拒绝答题,后来研究团队就重新拟好一份新问题,IS圣战士才终于愿意回答。
   这个错误的尝试说明了恐怖圣战士很侧重精神层面,如果问题不是关于神圣价值的话,他们基本上会选择不回答,或许因为他们已经被组织洗脑成只有团队的神圣价值才是一切,他们被要求对神圣价值做出承诺,未来就不得违背这种精神,甚至必须为此抛家弃子、远离家乡走向战地,实际上,恐怖组织就是赋予了他们为组织卖命的使命感,以及崇高价值的精神力量,让他们无法背离这种恐怖主义式的高尚精神。
   
   谢选骏指出:说了半天,被捕得伊斯兰分子原来和纳粹分子、共产党分子的“组织洗脑”其实并无关键区别。他们的自杀爆炸,也是从日本蝗民(日本天蝗下的小虫卵)的神风特攻队学来的。(何为“日本鬼子”?萨满鬼主“日本天蝗”的“鬼子蝗民”也。)

此文于2017年09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