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谢选骏文集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谢选骏: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杨振宁投稿被拒 原因匪夷所思》(2017-9-19多维)报道:
   


   近日,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的一段投稿被拒的往事曝光,拒稿原因竟然是被认为是冒名者。
   
   2009前,杨振宁曾向他熟悉的国际期刊《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投稿被拒,转投《中国物理快报》发表。 近日,这一往事随着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朱邦芬的一篇《回归后杨振宁先生所做的五项贡献》文章而再次为人提起。 在2013年出版的文集《Selected Papers of Chen Ning Yang II: With Commentaries》中,杨振宁首次提及了这次令他感到“滑稽和烦恼(funny and troubling)”的事。
   
   “在20世纪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我在《物理评论快报》上发表了多篇文章。其中一些是相当重要和着名的工作。彼时,《物理评论快报》的编辑方针和实践是妥当和高效的。但到了如今互联网时代,有了pdf、tex等工具,却反而大不如前了。” 杨振宁在书中写道,并附上了自己和《物理评论快报》编辑的两轮邮件往来。?
   
   2009年6月,时年87岁的杨振宁向《物理评论快报》投稿,论文由他一人完成。因为多年没有联系过《物理评论快报》,他在投稿时做了简单的说明,列出自己曾在1967年和1969年就1维δ函数作用发表过的文章。“现在,我带着这篇新论文重回这个领域。”杨振宁在信中写道。
   
   但杨振宁这一新作没有被《物理评论快报》接收。一个多月后返回的一位同行评议者认为,新作的结论已经包含在“同名者(即杨振宁)”在1967年所发表的论文中。“我不知道是该觉得好笑还是被冒犯,”杨振宁写道,他认为这位同行评议者没有认真阅读他新作的标题、摘要和内容。
   
   两天后,另一位同行评议者的反馈传来。反馈的开头是对杨振宁过去工作的肯定,赞扬其分析能力是“传奇般的”。对于新作,同行评议者表示,据他/她所看,结论都是正确的,但认为这并不合适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原因是“缺乏广泛兴趣”和“缺少新的物理”。
   
   随之,杨振宁向期刊回复,对所收到的两封评议内容感到“非常非常奇怪”。杨振宁认为,第一位评议者没有认真看他的新作,以致于没有发现新作是全然不同于1967年发表的那篇论文。对于第二位评议者的反馈,杨振宁建议再阅读新作中的开头背景介绍与末尾结论,并对评议者的大量称赞内容表示困惑。
   
   对于杨振宁的回复,《物理评论快报》则表示需要更详细的反驳。“显然,这是一封傲慢的、官僚主义的统一格式信。”杨振宁写道。 转而,杨振宁将该文章投给《中国物理快报》,并顺利发表。 朱邦芬写道:“之后,他的科研文章主要投给中国物理学会所属的《中国物理快报》上,以实际行动表达了杨先生的价值观念:一项学术成果的价值并不等价于发表刊物的影响因子。”
   
   谢选骏指出:上文来自网络,但是上文的作者却好像是来自“前互联网时代”,并且讲述了一个“前互联网时代的权威老人在互联网时代的落伍遭遇”。作者和她的故事人物都不能理解,互联网是依据一些全新的规则行事的,这些规则必然会造成不同的结果,并塑造不同的行为反应、思想过程。互联网大浪淘沙,浪淘尽不能无法呼吸互联网的故人遗迹。
(2017/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