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谢选骏文集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谢选骏: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在《“纽约时报”的假新闻》一文中,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经常被人说是“假新闻”的来源,这是为什么呢?上面的报道就是一个可供分析的案例。《中国政治打压范围已扩张至海外》(2017-9-21纽约时报)这一报道给人提供的“新闻要素”就是:“中国政治打压范围刚刚已经扩张至海外”。显然,这是错误的。因为“中国政治打压范围一直就包括海外”。把一直就在的东西说成是刚刚出现的东西,显然是一个虚构,是一条假新闻。
   


   其实,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而是一个普遍现象。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媒体遭到了收买;很多时候都变成了“有偿新闻”
   
   《罗兴亚危机的报道被指阴谋论 缅甸佛教徒阻挠援助被困的穆斯林》2017年9月22日报道:
   
   有关缅甸罗兴亚人危机的媒体报道一直受到阴谋论的指称,许多人认为这些报道对以佛教徒为主的缅甸不利。这些指称包括穆斯林对英国广播公司(BBC)有不当影响,以及伊斯兰合作组织付钱给外媒记者按照他们的意愿发报道。同时,大批人试图阻止人道援助物资运往缅甸西部被困的穆斯林,警方星期三傍晚将他们驱散。
   
   媒体偏见
   
   这些抱怨起于人们一个切实的担忧,就是媒体对逃离缅甸境内暴力的40多万罗兴亚人,以及有关罗兴亚人遭到法外处决的指称表现了超乎寻常的关注。
   
   罗兴亚人的困境引起了世界大国最高层的关注,美国副总统彭斯星期三(9月20日)把他们的情况称为“正在发生的一场大悲剧”。但许多人认为,记者,以及阅读记者报道的领导人,都忽略或者故意不提导致这场军事镇压的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的袭击、成千上万名逃离家园的非穆斯林民众,以及冲突中丧生的佛教徒、印度教徒和其他少数族裔。
   
   昂山素季讲话
   
   缅甸实际领导人昂山素季星期二发表了有关罗兴亚危机的首次讲话,其中有一段几乎未被引用的话也加强了这种印象,她说,“那些被迫逃离家园的人有许多,不仅仅是穆斯林和佛教徒,还有岱奈族、德族、印度教徒等少数族裔。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些族裔的存在。”
   
   昂山素季讲话之前的一个星期,缅甸国营媒体一名专栏作家注意到,“国际上几位受尊敬的记者和学者对真实事件的报道,由于外国媒体巨大的影响力而几乎消失。”
   
   但是,国际偏见的一种预期,怎么会变成牵强的理论呢?
   
   独立的缅甸问题分析人士理查德·霍西在一封电邮中说,若开罗兴亚救世军从缅甸境外得到资助,而境外媒体支持的一些观点可能追溯到历史上更深刻的怨恨。
   
   霍西说,穆斯林媒体得到资助的问题或许跟缅甸境内的穆斯林财富这种旧观点有关。这种常见的观点跟史实有关,殖民统治下缅甸商界原来大部分都是来自南亚的穆斯林。霍西还说,这或许跟被认为有偏见的媒体组织没有太大的关系,比如总部在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但是这类媒体可能给这种旧观点提供现代的验证。
   
   这种看法不仅限于社会边缘。
   
   媒体对若开邦的了解有限
   
   问题之一是媒体进入若开邦北部受到限制,那里是冲突的中心。绝大多数媒体采访都要遵守媒体采访规定。真空为谣言创造了沃土。
   
   缅甸民主之声仰光分支的负责人说,即便媒体获准进入采访,他们也不准自由行动。我的意思是,这些媒体都经过筛选,不是所有的媒体。这是全部的问题所在。”他说,如果允许所有媒体进入冲突的中心采访报道,所有的谣言都会消失。”
   
   有关报道偏颇的指称也影响到危机相关的其他方面,比如国际非政府组织的援助。当地的若开邦人一直指称罗兴亚人是援助的受益方。
   
   缅甸佛教徒阻挠援助被困的穆斯林
   
   本周三,政府信息办公室说,约300名抗议者来到佛教徒占多数的若开邦首府的一个码头,那里的一艘船正准备运送国际红十字会向被困该邦北部的罗兴亚穆斯林运送50吨包括食物、饮水和蚊帐在内的物资。
   
   抗议人群无视佛教僧侣请求他们保持平静的呼吁,开始向警察扔石头,投掷自制燃烧瓶,警察向空中鸣枪,最终驱散了人群。有八人被逮捕和拘押。
   
   若开邦自八月底以来一直陷入暴力困境,罗兴亚极端分子当时袭击了几处警察和军队哨所。已有数百人被打死,整座的罗兴亚村庄被烧毁,42万罗兴亚人被迫逃进邻近的孟加拉国。目前还有成千上万的罗兴亚人依然在若开邦境内,急需食物等援助。
   
   联合国称罗兴亚人的遭遇“是典型的种族清洗”。
   
   罗兴亚是缅甸这个以佛教为主国家内众多少数族裔中的一支,他们被认为是来自孟加拉国的经济移民。即使他们中大多数人能够表明家族世代居住缅甸,但是仍不被授予公民身份。
   
   在另外一方面,一辆满载为罗兴亚难民提供人道援助物资的卡车星期四在孟加拉国偏离道路后坠入沟内,九名从事援助工作的人员丧生。
   
   谢选骏指出:“种族清洗”并不罕见,而是每天都在世界各地生根开花结果。“种族清洗”的轻微形式则是“种族歧视”,它频频出现在我们周围,大家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甚至大声叫好。但是为什么有些就被报道了、重视了,有些却被压下来了、甚至美化为普世价值?这就是“假新闻”在扮演助纣为虐的“海外中宣部”。
(2017/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