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孔府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孔府微论

   孔府微论

   不少人对孔府说三道四,或者指孔府骂儒家,兹特说明三点:

   一、代表和承载儒家义理的是圣经,代表和延续儒家道统的是圣贤。孔府只代表孔家,不代表儒家;二、儒家的首要责任是维护中华道统,孔府的首要责任是延续孔子血统;三、历代王朝都有必要尊重孔府,孔府则没有必要效忠某个王朝。

   对孔府不宜苛责更不能侮辱。孔子作为大成至圣先师和中华文化最大宗师,对中华文化、文明和中华民族的贡献恩泽无与伦比。孔子后裔是孔子血脉的延续和孔家血统的代表,值得人们千秋万代礼敬。不仅儒家,不仅汉族,所有民族所有人类,都应给予孔府一定的尊重。2016-9-22余东海于南宁

   以下是2011年以来涉及孔府的微博,特集附于此,进一步表明一个儒者的态度。

   孔府成为中华第一家,是因为孔子德泽绵长,后人因尊孔尊儒而爱屋及乌。对孔府持之以恒、千古不移的尊重,充分体现了国人的感恩之情。不过,衍圣公继承的是孔子的血统而非儒家道统,只能代表孔府,不能代表孔子和儒家,不能称为“儒家文化的最高代表人物”。

   历代孔府的表现参差不齐,孔子后裔的品行因人而异。他们的言行是否合乎儒家原则,何处偏离或违背,只有儒家才能正确论断,一般人没有批判的资格。例如,有人责难:“自汉以降,曲阜孔府换了多少主子,是不是忠臣不事二主?”这样的批判只暴露了批判者的无知无畏。民贵君轻,忠民忠国重于忠君。只有忠于民和国的君才是值得效忠和尽忠的。“忠臣不事二主”非圣经和圣人之言。

   儒式家天下君主制,君相贤明,法度严明,是可以代表中华的。但若君昏臣奸,礼崩乐坏,政治腐败,又不能改良更新,那就会丧失代表性,退为一家一姓小朝廷了,如宋末元末明末时。要求孔府为某个一家一姓的小朝廷比如宋末时为宋廷殉葬、明末时为明廷尽忠,于情于理都不合。

   明末清初,孔子第六十五代孙孔胤植投清,不少人、尤其是汉族主义者因此攻击孔府为汉奸。殊不知,孔府本无忠明、抗清之责,投清亦无可厚非。当时几股政军势力中,李闯贼性大发民心丧尽,亡局已定;残明民心早丧天命早绝,大势已去。唯独满清,相对有为,又能尊儒,收拾残局,舍之其谁。另外,宋、辽、金、元、明、清都是以儒立国的,孔府认同哪一个王朝,都不存在文化立场问题。

   习总考察孔府,表示要仔细看看《孔子家语通解》《论语诠解》两本书。一些知识分子忧心忡忡。对于宦官群体来说,领导人学儒最可怕。唐朝宦官大头子仇士良告诫:“天子不可令闲暇,暇必观书,见儒臣,则又纳谏,智深虑远,减玩好,省游幸,吾属恩且薄而权轻矣。”

   习总如果仔细读了论语和家语,读进去了,那就不得了,那就会践行仁道,重用正人,遵循民本原则,致力于建设良制和维护民权,贪官恶吏的好日子就彻底到头了,马邦知识群体无知无畏、自欺欺人的真面目也将暴露无遗。啊呀呀,那可怎么得了。当务之急是反儒并反对和阻止习总倾向儒家!嘿嘿

   反儒派如丧考妣,未免过于悲观;一些儒友兴高采烈认为儒家的春天马上要来,则过度乐观了。要真正“把孔子搬出来,把儒家文化搬出来”,还任重而道远。

   《孔府往事》将在多伦多全球首播,大好事,只是感觉有点怪怪的。中国美好正确的东西,往往要要让西人优先享受或欣赏,以获得西人的肯定为荣,连一部大型纪录片都要让西人先睹为快。仿佛中国人只配享用各种假冒伪劣毒产品及食品似的。

   又是一出闹剧:2015年孔子和平奖颁发给在位28年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这个孔子和平奖与和平、与孔子、与儒家都毫无关系,是对孔子的恶意利用、恶性消费和恶毒侮辱。儒家和孔府可以保留追责的权利!

   有学者深情呼吁“再给执政党一个机会”。东海倒是希望执政党能给儒家一个机会,不要再以马压儒、防儒之口和以儒为敌,不要再霸占孔府和各地儒家庙产做摇钱树,不要再利用孔子招牌干一些很不儒家的勾当。这是给人民给中国也是给执政党自己一个机会。(2011—2016)余东海集

(2017/09/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