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藏人主张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台灣民眾如何面對黑幕重重的基改食品審查?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伍凡評論第531期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2017-08-25
   
   
   
   各位觀眾和听眾好,我是伍凡。現在是伍凡評論第531期,今天評論的題目是"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美國總統川普在去年競選時和今年就任總統的最初幾個月里都一直主張要對中國進行經濟制裁,以達到減少美國對中國的高額貿易逆差的目的。時至今年4月,習近平訪美在彿羅里達以工作訪問與川普會見,川普則提出以中國加大對朝鮮施加政治和經濟壓力,以達到解決朝鮮核武問題的目標為條件,由此來獲得美國對中國的經貿优惠,以減少美國對中國的經濟制裁。
   
   
   
   這樣就把朝核問題和中美兩國的經貿逆差問題連在一起,但這涉及到中美朝三方的不同的基本利益的一场大交易,當時我就怀疑這能成功嗎?因為三方的基本利益相差太大了,這藍子買賣很難成功。果不然之后不久,川普抱怨習近平對金正恩的壓力不夠,故又提出要對中國執行301調查條款。
   
   
   
   8日5日,聯合國安理會以15:0一致通過加大對朝鮮的經濟制裁,以達到在朝鮮的對外貿易總額30億美元中減少10億美元的目標。中國投票贊成這個由美國提出的對朝制裁方案,我想可能是習近平想借此贊成票來換取川普降低中美貿易戰。
   
   
   
   我非常怀疑中共當局真的能大幅度減少中朝貿易。中共外長王毅公開講,執行聯合國制裁朝鮮決議最大損失國家是中國,朝鮮對外貿易最大的國家是中國,占其總貿易量的90%。前幾天中共媒体報導,和朝鮮貿易的吉林省商人大吐苦水,他們損失了和朝鮮的貿易。可想而知,中共媒体這個報導是給美国人看的。
   
   
   
   史蒂夫•班農是川普的前白宮首席戰略師,他是在白宮內堅決主張對中國強硬派代表。他说:“我们正在跟中國打一场經濟戰。中國的文章都这麼說。他們對此毫不避諱。再過二三十年就會分出勝負,如果按目前的路走下去,那赢的肯定是他们。在朝鲜问题上,他们不過是陪着我們玩。這只是個小節目而已”。
   
   
   
   班農還說:“在我看来,与中國的經濟戰事關一切。我們必须一心扑在這里。如果我们繼續輸下去,我想再過5年,最多10年,我們就會到達一个拐点,之后将再也無法重振旗鼓。”
   
   班農說:“我們要全盘戰勝他們(中國)。我們已经做出结論:中國正在打一場經濟戰爭,正在把我們打垮。”
   
   
   
   班農是美國極右派思想的代表人物,8月18日離開白宮,就在同一天美國貿易代表莱特希澤大使星期五(8月18日)说:“川普總统星期一(8月14日)指示我查看有可能傷害美國知識產權、創新或技術發展的中國法律、政策和做法。在與利益相关方和政府其它机构磋商后,我已决定这些关键问题值得彻底调查。我通知总统,依照《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我今天开始一项调查。”
   
   
   
   如此一來,美國正式宣佈對中國展301調查,這就意味著朝核問題与中美貿易戰利益交換的掛钩關係正式告一段落了,意味著中美貿易戰宣告正式開始了。今后要觀察的是這場貿易戰的深度和廣度如何,經貿關係往往被說成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是中美關係的重要基礎。川普真的要搬走這個"壓艙石",從根本上改變中美關係,這意味著中美關係向"修昔底德陷阱"更近一步了。
   
   
   
   這場剛開始的貿易戰將對中美關係的影響如何還難以預測,這是要持續觀察和分析的。關鍵是在于川普是真的要和中國打貿易戰嗎?還是因為班農离開了白宮后,川普要在表面上滿足美國右派的要求,用301條項來調查應付應付呢?
   
   
   
   "301调查"源于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该调查由美國自身發起、调查、裁决、执行,一度成为美国应对与别国贸易摩擦"最后的武器"。在美國停止對中國執行301調查7年之后,川普啓動了新一輪的301調查。
   
   
   
   川普于8月14日向美國贸易代表辦公室發出了一份備忘錄,其内容主要包括:"在知識產權、創新以及科技方面,中國執行的法律、政策以及采取的行動可能鼓勵或者要求向中國的公司轉讓技術和知識產權,这可能會對美國經濟经济利益產生負面影响。这些法律、政策和行為可能涉及限制美國出口,剥奪美國公民因為創新而應该獲取的報酬,把美國的工作機會轉到中國,并且導致貿易逆差,過有可能破壞美國的制造業、服务業以及創新性。"
   
   
   
   川普發出這備忘錄完全合情合理,因為中共當局正在利用中國龐大的市場為誘弭和以巨額國家資金來收購、盜取和強迫美國企業轉移高科技專利知識。
   
   
   
   中共當局国利用一糸列的手段,包括通过含糊或者秘密的许可、开办合资企业的要求、外资权益限制等方式干涉美国公司在中国的运作。这样做的目的是强迫美国企业去转移技术。
   
   中共當局通过发放牌照以及技术协商等方式迫使美国企业放松对于技术的控制,通过非市场手段下令转让技术。
   
   
   
   中共當局直接或者帮助一些中国公司通过系统投资并购的手段收买美国公司及其资产,以获取先进技术以及知识产权,最终谋求大规模的技术转移。
   
   
   
   中共當局支持入侵美国商业机构电脑系统的行为,通过黑客手段盗取知识产权以及商业机密。
   
   
   
   在經過長達一年的301調查之后,川普是否真正采取措施來保護美國的利益,這是最關鍵的。從上述中共當局窺視美國高科技知識產權的一系列手段和措施毫無疑問是對美國利益最大的威脅。
   
   
   
   我們再看美國中情局(CIA)局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说,"中长期看,中国有能力成为美国最大的对手。"长期来看,对美国最大的安全挑战来自中国,而非俄罗斯。
   
   
   
   他说,中国、俄罗斯和伊朗都将在未来对美国造成重大问题,但中国是更大的威胁,因为其良好的经济和不断加强的军事实力。
   
   
   
   班農绝非白宫唯一的,也不是最资深的经济民族主义者。早在班农进入特朗普的核心圈子之前,特朗普本人在2011年的经济宣言中就坚称:"中国不是我们的朋友","要对中国强硬"。特朗普写道,"中国偷走了我们的工作,破坏了我们的制造业,快速盗取我们的技术和军事能力"。
   
   
   
   班農認為,美國目前經歷的"是美國歷史上的第四次大危機",而之前的危機,诸如獨立革命,内戰和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條,無一不以戰争结束。他認為大規模冲突是解决这些歷史危機的辦法。按照班農和美國右派的看法,中美兩國在經貿領域遲早必定會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用大規模沖來解決這個歷史危機。
   
   
   
   哈佛大学政府学教授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是“修昔底德陷阱”理论的提出者。他借用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对公元前5世纪斯巴达与雅典之战的记载,用“修昔底德陷阱”来形容一个新兴大国挑战一个老牌强国过程中蕴藏的巨大风险。
   
   現在世人們然普遍认为,中美发生战争是不可想象的,最常提到的两个原因是,首先,中美经济相互依赖性很高,第二,两国都拥有核武器。
   
   
   
   但是阿利森教授認為,在经贸关联係上,中美兩國经济相互依存度的确很高。这对两国来说都是件好事。但在1914年时,英国和德国的经济依存度也很高,高到一战前欧洲最畅销的一本书——诺曼•安吉尔的《大幻觉》说的就是,英德经济关联如此紧密,战争只可能是一场幻觉,因为开战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但后来却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所以我说,研究历史的人会明白,即使战争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但还是可能爆发。
   
   
   
   1962年,美国总统肯尼迪为阻止苏联在古巴部署核导弹冒了很大风险,美苏两国与一场核战擦肩而过。如果那一次的确发生了战争,我们就没法说核武一定能预防战争。最后古巴導彈危機是通過祕密外交和美蘇雙方相互讓步才避免了一場核戰危機,非常幸運。
   
   
   
   新兴国家总觉得自己必将强大,比如中国会觉得,我们当然会重新强大,因为我们历史上一直都十分强大,直到被西方人侵略了。而老牌的美国目睹中国的崛起,以及其他种种让自己地位不稳的事情,肯定会想,我们必须让美国再次强大。這就是新興大國和老牌大國必然沖突的根本原因。
   
   
   
   對中美兩國會落入"修昔底德陷阱"還有另一個說法,那就是中美兩國發生戰爭并不是雙方愿意的,而是被第三方的一個小國引發的。如果朝鮮發射洲際導彈攻打美國,美國必定全力攻打朝鮮;或者美國主動攻擊朝鮮核基地和導彈基,進而斬首金正恩,中共當局會袖手旁觀嗎?完全不會,一定會介入這場戰爭,那中美雙方會直接對打嗎?
   
   
   
   一戰發生的導火索是發生於1914年6月的塞拉耶佛事件,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及其妻子索菲亚被塞尔维亚激进青年普林西普刺杀身亡。也就是世界大戰的各种條件都成熟了,一個偶發的火星點燃了世界大戰。
   
   
   
   中美兩國在朝核問題似乎不愿直接軍事沖突。8月16日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Joseph Dunford) 訪問北京,与中共軍隊總參謀長房峰辉在北京八一大楼共同签署了《中美两军联合参谋部对话机制框架文件》,其目的是為了加強在針時朝核問題發生沖突前或沖突中軍隊加強聯系和對話,以避免沖突擴大化,上升到中美兩國直接對打。
   
   
   
   中共軍方己將處置朝核問題的應急計划通知美國軍方。中国的应急计划包括设置难民营、控制朝鲜核设施、占领大片地方以阻止美韩部队靠近中国边境等。可見美軍攻打朝鮮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美韓軍隊不能過三八線,而朝鮮核武基地要由中共軍方占領。
   
   
   
   我想這是中美雙方軍隊都在對朝核問題作軍事部署,盡可能避免中美雙方軍隊直接沖突。但是雙方的經貿沖突正在加劇,正在把中美兩國引向"修昔底德陷阱"。如果今后5年內,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從每年3,500億美元沒有逐步下降,仍然保持這個逆差數字或者繼續上昇,那問題就嚴重了。
   
   
   
   班农说:“我们要全盘战胜他们(中国)。我们已经做出结论:中国正在打一场经济战争,正在把我们打垮。” 這就是說從經貿問題把中美兩國引向"修昔底德陷阱",引向戰爭。
   
   
   
   中共當局會持續減少對美国貿易順差嗎?我看不會,對中共而言,他需要巨額外匯來供養中共官員和軍警,加強控制和鎮壓社會的反抗,也需要外匯擴充軍備向外擴張。
   
   
   
   我認為只有結束中共獨裁專政,成立民主政府,大大減少中共党政官員的開支,減少軍費和維穩費。這樣中國對外貿順差的要求大幅下降,中美兩國關係才會正常,才能避免战爭。
   
   
   
   好吧,這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再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