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纠正钱穆先生的一点偏见

   钱穆在批评康有为时说:

   “治孔学重《论语》,不失为是一条活路。若改重《春秋》,则是一条死路。此在宋儒早已看透,现在康氏仍舍活路而改走死路,还在《春秋》学中要专走《公羊》 ,则更是走进了牛角尖,更无出路,更无活意。人家说康氏攘窃了廖平的著作发明权而博得大名,我只说康氏上了廖平的大当而误入歧途,葬送了他长兴讲学的前程,这实在是一件极可惋惜的事。”(钱穆《学龠》)

   康有为的学术虽有问题,但问题不在“重《春秋》”。钱穆将“重《论语》”与“重《春秋》”对立起来,大不应该。

   《论语》《春秋》都是儒家正经。儒家内圣外王,诸经各有侧重,同归于仁。《春秋》侧重于外王,是外王学经典,阐发了王道政治义理,寄寓着孔子经世之志。故孔子说:“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经》。”(此语出汉代纬书,被郑玄、何休分别写入《中庸注》和《公羊传解话•序》)

   宋儒先四书而后五经,并非轻五经。关于《四书》和《五经》的关系,二程在回答门徒提问时说:“于《语》《孟》二书,知其要约所在,则可以观《五经》矣。读《语》《孟》而不知道,所谓虽多,亦奚以为?”认为要先读《论语》和《孟子》,掌握了《论语》和《孟子》的要领,才好进一步读《五经》。

   朱熹很认同二程的观点,他说:“河南程夫子之教人,必先使之用力乎《大学》、《论语》、《中庸》、《孟子》之言,然后及乎《六经》。盖其难易、远近、大小之序,固如此而不可乱也。”朱熹把《四书》比喻成《五经》的阶梯:“四子,六经之阶梯;《近思録》,四子之阶梯。”(《朱子语类》卷一○五)

   朱熹还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语》、《孟》、《中庸》、《大学》,是熟饭,看其他《经》是打禾为饭。”《四书》是“熟饭”,可以马上吃下去填饱肚子,而看《五经》是“打禾为饭”,要经过几道程序才能成为可以吃的饭。所以要先读《四书》,后读《五经》。

   朱熹对于《春秋》没有深入研究,曾说:“春秋只是直载当时之事,要见当时治乱兴衰,非是于一字上定褒贬。”(《朱子语类》卷八三),这是不明微言究竟,不太认同《春秋》“于一字上定褒贬”之笔法,略有微词,并非否定《春秋》而将“重《春秋》”视为一条学术死路。

   至于《公羊》,对《春秋》义理的理解未必都准确,但也是独具特色的一本儒家副经,值得重视。2017-8-19首发于儒家网

(2017/08/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