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陈泱潮文集
·二十六、中国经济崛起的真正原因
·二十七、小小芯片戳穿了中共囯名副其实纸老虎之真相:慈禧太后挑战习近平
·二十八、如何逢凶化吉?习近平千万不可沦为人民及世界公敌
·二十九、习近平聖君立宪开万世太平,是建立前所未有丰功伟业之不二法门
◇◇◇◇◇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卷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相關問題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民主墙时期登峰造极的民主革命理论著作
·民主墙时期中外共产国家民主革命的灯塔
·《特权论》与“中国的希望”及“民主墙的复活节”
·为什么《特权论》及其作者会长期遭到活埋与封锁?
·《特权论》是民主墙唯一被专门拍摄成电影纪录片的文章
·《特权论》在民主墙发表後所产生的重大影响
·陈泱潮、魏京生、哈达、刘晓波、郭泉和中共专制(上)/王宁(图)
·总统制
●共產國際暨中共囯民主革命先驅《特權論》作者、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 目錄
·1、陈时铨先生家世背景及其父母行状
·2、陈时铨先生的主要经历和成就
·3、陈时铨先生对宣威文化建设和民国版《宣威县志》成书的贡献
·4、在宣威经济建设方面,陈时铨先生是开创宣威火腿食品工业的真正发起人
·5、陈时铨先生墓志(1圖)
·习近平集权後,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唯一可行之路(组图)
·6、陈时铨先生後人行踪(7圖)
·陈时铨先生中举之清朝最後一科科举考试高难度试题
·陈时铨先生挽蔡锷
·关于孙中山给宣威火腿题字之由来与含义(1圖)
◇◇◇◇◇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轄管/牧養列國者
與中國民運隊伍梟雄黑道不擇手段爭名奪利山大王王倫小毛澤東之戰鬥8
▲抨擊中國民運有道不尊,整体失德卷
●中國黨國體制+隱形帝制的肇始者和
百年來梟雄黑道鼻祖孫中山之本質及其深遠的惡劣影響
·是進步還是反動?——請看被徐文立視覺立即刪除之評論
●中共國民運中的梟雄黑道表現
·新梟雄黑道刻意抹煞和掩盖中共国民主革命的理論基礎、指導思想和精神高度
·對徐文立的嚴重
·背離道義原則民運人士一錢不值
·就民运人士能不能背离道义原则答王希哲
·誰是中國最凶惡的宿敵?中國朝野不可不知!
·就克里米亚问题回应不肖毛左
·回應王希哲的謬論《略谈陈尔晋(陈泱潮)骂“毛左” 》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瘋狂破壞中國民主運動的惡毒打手徐水良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当代最无德最无耻的剽客、民賊典型:【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關鍵時刻,徐文立妄圖炮製川普【通中門】事件掀起【倒川】妖風濁浪!
●中共利用人性弱点名缰利索分化和瓦解民运队伍:
對披著“魯凡”馬甲的任畹町的回擊
·陈泱潮驳鲁凡对《特权论》的污蔑和攻击
·任畹町在对陈泱潮的围攻中抛出来射向王希哲和陈泱潮的冷箭
·奉告争名夺利者:历史是不容忘记和割裂的!
·共产中国民主运动启程碑到底是《特权论》还是《中国人权宣言》?
·二谈两个人权宣言的比较—— 此是无谓之争、个人之争吗?
●彭明
·答友人谈彭明的典型意义和代表性兼及其它
·陈泱潮三谈彭明
·陈泱潮就彭明被判无期徒刑事答VOA记者问
▲关于所谓“过渡政府”
●方向路线原则程序正义之争
·陈泱潮对当前成立过渡(临时)政府的基本立场和意见
·陈泱潮在过渡政府筹委会“选举总统”会议上的立场和态度
·陈泱潮对《总统伍凡简介》的严重质疑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一)
·事关中国前途命运的方向之争原则之争路线之争(二)
·陈泱潮关于国旗的陈总提字第(4-2)号提案
·历史档案:关于成立中华共和国临时国家机构的倡议书
●认识伍凡牌过渡政府真相
·在瓮安事件上陈泱潮与伍凡的不同立场和反映
·关于必须把筹建“过渡政府”事涉不同方向道路原则之争的文字全部如实收入我的文集的说明
·就恢复【中国过渡政府筹委会】事致“未來中国论坛发起人小組”
·认清“过渡政府”真相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
·究竟是“突破中共网络封锁创意大赛”,还是帮助中共封网大赛?
·呜呼!谁之罪?!
·讲“过渡政府”真相,为中国民主化大业负责!
·金鸡三唱----《金刚经》正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是谁杀死了宋教仁:疑点重重 孙中山或是真凶

原网址:http://cul.sohu.com/20130409/n371960708.shtml
   
   2013年04月09日05:11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纪彭
   
     19913年3月20日晚,刚刚在大选中获胜的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正准备乘火车由上海启程去北京晋见袁世凯,并参加4月8日开幕的新国会。此刻,不仅是宋教仁人生的最高峰,也是中国历史上距离民主宪政最近的时候。

   
     当于右任、廖仲恺、黄兴和陈其美等国民党大员与宋教仁话别时,突然杀出一名刺客,对准宋教仁背后连开三枪,这位年轻的政治家随即倒在血泊之中。黄兴等人立即将宋教仁扶上汽车,送往附近的沪宁铁路医院。医生马上动手术钳出子弹,发现弹头有毒。两天后,宋教仁不治身亡。
   
     宋教仁遇刺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北京。袁世凯惊愕地说:“有此事乎?”看过电报,又说:“确矣!这怎么好?”宋案最大的嫌疑人赵秉钧在得到消息时,大惊失色的复杂神情更是耐人寻味,对此时任国务秘书的张国淦有详细回忆:“是日,国务院正开国务会议,国会选举事务局长顾鳌突进会议室向赵总理报告:‘前门车站来电,宋教仁昨晚在沪车站被人枪击,伤重恐难救’云云。总理大惊变色,当即离座,环绕会议长桌数次,自言自语:‘人若说我打死宋教仁,岂不是我卖友,哪能算人?’各总长相顾均未发言。少顷,府中电请总理,总理即仓皇去府。”

  轻松拿下真凶

   
     案发后,袁世凯下令江苏都督程德全限期破案,并悬赏万元缉拿凶手。破案过程则是出奇的顺利,短短三天,凶手武士英和他背后的应桂馨双双被缉拿归案。
   
     宋教仁遇刺后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21日,鹿鸣旅馆的两个学生到巡捕房报案,举报武士英。武士英原名吴福铭,只是个失业军人,在穷困不堪时,曾向同住在鹿鸣旅馆的两个学生借钱,并夸口杀人还钱。案发当晚,武士英回来就说自己有钱了,次日便离开旅社。3月23日,古董字画商王阿发到英租界捕房报称:一周前,因卖字画曾去巡查长应桂馨家,应桂馨拿出一张照片,要他谋办照片上的人,愿出酬金1000元。王阿发自然不敢答应,而宋教仁遇刺后,照片见于各报,竟与他所见照片相同,于是报案。
   
     巡捕房立即对应桂馨实施抓捕,并在一家妓院将其抓获,武士英随后也很快被擒拿。巡捕房在应桂馨家中搜获凶器,以及密电码三本,封固函电证据两包,皮箱一个。证据显示,应桂馨策划暗杀了宋教仁无疑,但是这绝不是故事的结局。背后必然还有人。从应桂馨家搜出的密码本上注有“国务院”、“应密”、“民国二年一月十四日”等字样,而电文内容将矛头指向了国务院秘书洪述祖。
   
     经查,洪述祖和应桂馨有大量往来电文,其中涉及宋案的有以下几条:
   
     3月13日应桂馨在给洪述祖的电文中称:“若不去宋,非特生出无穷是非,恐大局必为扰乱”主动提出要除掉宋教仁。同日,洪述祖回电“毁宋酬勋位,相度机宜,妥筹辨理”等语。次日,应桂馨致电洪述祖:“梁山匪魁,四处扰乱,危险实甚,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之,转呈候示”等语。3月19日,洪述祖回电有“事速照行”一语。3月20日半夜两点钟,即宋教仁被害之日,应桂馨致电洪述祖有“所发急电令已达到,请先呈报”等语。次日又致电洪述祖称“匪魁已灭,我军一无伤亡,堪慰,望转呈”。
   
     从上述证据来看,洪述祖涉案是逃不掉的。更重要的是,上面应的电报,均有“转呈候示”、“请先呈报”、“望转呈”。那么转呈的对象是谁?显然不是赵秉钧就是袁世凯。不过,在此需要澄清一点,应桂馨并非根据来自北京的指示被动地执行暗杀命令,而是自己主动提出了杀害宋教仁的计划,而且在没有得到北京方面认可的情况下,已经自作主张地开始布置实施暗杀。

  黄兴指责,赵秉钧自辩

   
     应桂馨与洪述祖的电文公之于众后,赵秉钧便成了刺杀宋教仁的最大嫌疑人。4月26日,黄兴致电袁世凯指出“此案词连政府”并认为“国务院总理赵秉钧为暗杀主谋之犯”。因为“法院既在政府藩篱之下”所以建议“请大总统独持英断”。4月28日,袁世凯复电黄兴,指出赵秉钧虽接到应桂馨、洪述祖的来电,但并未回电,而3月13日之前往来电文,均为“解散会团及应、洪串谋挟制讹诈各事,词意甚明,与刺宋案无涉”。
   
     袁在回电中指出,不能因应与洪的函电就认定赵秉钧是谋杀主犯,他承认应桂馨与洪述祖图谋陷害宋教仁名声一事,并指出只是在3月13日才有“去宋”谋杀之意。赵发给应桂馨的密码本包含了公务成分,如果凭着这一条,不经侦查审讯,仅仅根据应、洪往来函电便将赵秉钧“指为主谋暗杀之要犯”,确实是“实非法理之凭”。不久,赵秉钧给上海地方检察厅一封公开信为自己辩护说:“程都督、应民政长宣布宋案证据,其涉及秉钧者,惟手书两件,然一为发给密码,一为请领津贴,均属因公”。赵秉钧的自辩是有一定道理的,从证据看,只有一份他发给应密码本的电文,是公务行为,应桂馨给他的电函是情报,虽然内容不堪,但他没有回复。

赵宋二总理的交情与利害

   
     赵秉钧于4月3日在北京《新纪元报》上发表谈话,说明他与宋教仁在唐绍仪内阁时期,一个是内务部长,一个是农林总长,既是同僚,又是至友。宋住在西直门外的农事实验场,离城十里,有时天晚无法出城,便住在他家,彼此无话不谈。宋教仁离京南下时,所欠五千元债务都是他替宋教仁偿还。这些话基本属实。
   
     据国务院秘书长魏宸组所言:“宋以政客手腕,推崇赵无所不至,许以国会成立后举其为内阁总理,甚而选为总统,赵亦推许宋为大党领袖,应组织政党内阁。宋之更事,究不如赵,有时将党中秘密尽情倾吐,赵告以北洋底细,似亦无所隐讳”。章士钊也曾言:“顷读陈旭麓《论宋教仁》一文,称宋以调和南北为己任,曾告蔡元培曰:‘勿攻袁太过,且时与袁党赵秉钧、梁士诒等相周旋。’因而忆及民元吾在北京,有人为言赵宋过从之密,谓赵不时拍宋之肩而言事,状极亲近”。
   
     证据显示,赵秉钧确实涉案,但仅以“宋要来做总理,我往哪搁”这种理由去推论,未免过于草率。民国初年,各种制度极其混乱,各种官职也是走马灯似地轮换,仅半年多就换了三个总理。赵秉钧出任总理,还是孙中山和黄兴1912年7月到北京见袁世凯,由黄兴提出的,当时有个人选是国民党的沈秉堃,黄与国民党员们商议,多数人不服沈,折中出个赵秉钧。在国事未定、国会未开、宪法未定的情形下,总理之职是很虚的,今天你做,明天可能他做,为此杀人,怎么能杀得过来。
   
     宋教仁遇刺后,因为舆论反应很大,赵秉钧马上就上了辞呈,袁本来是想请唐绍仪再出山,命令都拟好,结果一个谋士提醒他“清君侧,诛晁错”的典故,意为即便撤掉赵秉钧,换上一个同盟会信任的唐绍仪也难以弥补双方的裂痕。袁世凯在最后关头改任段祺瑞代理总理。可见总理之职的瞬息万变。在那样不稳定的政局中,赵为自己职位去搞谋杀的可能性很低。

  应桂馨到底是谁的人?

   
     从现有史料出发,应桂馨为宋案的直接策划者肯定没有问题。问题是应桂馨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从应桂馨的历史着眼,他绝对是一个民党。陈其美、应桂馨和开枪杀害宋教仁的武士英都是共进社成员,同属国民党阵营。应桂馨是陈其美的密友。辛亥革命前,陈其美经常在应家留宿,关系非同一般。辛亥革命后,应桂馨担任陈其美的谍报科长,孙文回到上海后,应桂馨又被陈其美派去负责接待和保卫孙。孙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时,即由应桂馨组织卫队,随行护卫。
   
     但是,在宋案发生前很久,应桂馨已经因“克扣贪污公款”而被孙中山就地免职。之后,他组织“共进会”自封会长,参与武昌兵变而遭黎元洪通缉。此时,国务总理赵秉钧的秘书洪述祖将其收买,不但通过关系让黎元洪取消了对他的通缉令,还将应桂馨召到北京,加封他为江苏巡查长,给予五万元活动费。回到上海,应桂馨用赵秉钧给他的密码与北京方面保持直接的电信联系。因此,应桂馨已经从民党变为袁党无疑。
   
     问题在于,袁世凯与应桂馨的关系并不深,如果袁世凯有意刺杀宋教仁,按理要选择最可靠的亲信来执行。一般情况下,行刺后安全逃脱的机会并不大,宋教仁遇刺时就走在黄兴与廖仲恺之间,武士英的逃脱实属侥幸。那么,至少要考虑到,如果刺客被俘,必须保证自己不被供出来,在十余万北洋军人中要找这样的刺客应该并不困难。而应桂馨本来是与革命派关系很深的人,以前是陈其美的亲信,作过孙中山的卫队长这样的机要职位,投靠过来不过几个月,与袁世凯仅有一面之识,一贯以行事严密周全著称的袁世凯,怎么会把这样关系全局的大事托付给相知很浅的应桂馨呢?

洪述祖与袁世凯的关系

   
     要了解袁世凯为什么用了应桂馨,我们就必须考察宋案的另一个直接涉案人员——洪述祖,他显然是个通天人物,洪述祖在政府中的地位虽只是内务部的一个秘书,但他却是袁世凯六姨太的近亲。可以越过赵秉钧直接挂上袁世凯,这使得赵秉钧的处境很微妙。从一系列电文可以看到,尽管应桂馨的情报里把对付宋教仁的阴谋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他,可赵秉钧并没有回复过一个字。赵授命洪一手处理此事,多少有不愿意沾手的意思。因为洪述祖与袁世凯这层关系,使他也不好讲话,从而放任洪,造成了事件的失控。
   
     早在2月2日,应桂馨汇报中称:已有败坏黄兴和宋教仁名誉的证据。洪述祖向袁汇报后,袁世凯十分重视。在2月4日,洪述祖在给应桂馨的信中要求应以后直接与他联系,不经国务院其他秘书。随后又表示“寄宋骗案由提票影片,籍可请款”。2月8日,洪述祖还在电文中提到“中央对此颇注意也”。 2月22日,他又发电说明“请款总要物件到后、国会成立之时,不宜太早太迟”。到3月6日,洪述祖对于应桂馨迟迟不能兑现诺言而只知要钱已经不满,在信中责备道:“此刻原件无有,连抄件亦未到,殊难启齿”。3月13日便出现了 “毁宋酬勋位,相度机宜,妥筹办理”等语。“毁宋酬勋”的“毁”字是指诽谤,并没有杀害的意思。因此 “毁宋酬勋”是指前面一直在策划的,购买宋教仁在日本诉讼案的证据,以败坏宋的名誉,并非指暗杀。
   
     应桂馨夸下海口,中央极为重视,一个多月却不能兑现,无法交差。此时,应桂馨狗急跳墙于3月13日提出:“欲为釜底抽薪法,若不去宋,非特生出无穷是非,恐大局必为扰乱。” 次日他又发电称:“梁山匪魁顷又四处扰乱,危险实甚,已发紧急命令,设法剿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