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谢选骏文集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谢选骏: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专制必胜——民主必败,这就是“古代世界全球化”的历史宿命,那么,这会不会成为“现代世界全球化”的“中国梦”呢?谢选骏所阐述的“中国梦”,记录在2004年发表的《全球政府论——中国文明整个世界》一书(120万字)里。
   
   在《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一文,谢选骏写道:

   
   民主政治之所以美好,不是由于他说的美好,而是由于他能够建立相对廉洁的政治。这样就能提高一个社会的软实力,提高一个国家的对外争霸的综合国力。因此,腐败的民主政治(例如雅典)还不如专制的廉洁政治(例如斯巴达),所以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结果就是专制战胜了民主。例如,有种说法指出,这一战争的幕后推手是一个来自波斯的女人,也就是雅典领袖伯里克利的第二任妻子,准确的说是他的情人。因为按照雅典的相关法律,他们的婚姻并不被法律所保护。这个女人经营了一个名为“欢乐之家”的妓院,与七十公里外其它城邦的妓院发生了纠纷。为了这些琐事,她指示自己的丈夫公开声讨同盟内的其他主权城邦,因此导致各方矛盾激化,最终战争爆发。当然,从长期来看,专制想要保持廉洁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专制政府必须通过战争来不断更新,于是寡头专政的斯巴达,最终被国王专政的马其顿取而代之。
   
   下面,为我们就看看这个历史的宿命是如何展示的:
   
   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是以雅典为首的提洛同盟与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联盟之间的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从前431年一直持续到前404年,期间双方曾几度停战,最终斯巴达获得胜利。这个过程,很像1914年到1945年间发生的时断时续的“两次世界大战”。
   
   这场战争结束了雅典的经典时代,也结束了希腊的民主时代,强烈地改变了希腊的国家。几乎所有希腊的城邦参加了这场战争,其战场几乎涉及了整个当时希腊语世界。在现代研究中也有人称这场战争为“古代世界大战”。尤其是事实上,波斯才是这场战争中最大的得利者,波斯与斯巴达的战争一直到前386年才结束,如此看来,伯罗奔尼撒战争实际进行了44年,比两次世界大战的31年还要漫长。表面上看,古代的世界大战是专制战胜了民主,现代的世界大战是民主战胜了专制,但在我看来,这与民主专制其实无关,而与廉洁与否息息相关。例如,民主的法国就在专职的德国面前一败涂地,而民主的英美如果没有专制苏联这个比德意日更为专制的“魔鬼之友”的协同作战甚至为更为卖命的演出,也无法取得胜利。这个“与魔鬼结盟”的政策,不仅为半个世纪之久的冷战埋下了祸根,而且现在又延续为“中美对峙”和“俄美对峙”,这其实可以视为“第二次冷战”,其含义是“专制与民主的角逐”其实远未盖棺论定。所以,现在审视伯罗奔尼撒战争,还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这场战争不但对古代希腊而且对历史学本身有重要的意义,其本身也是第一次被科学地、历史学地记录下来的史实: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460 BC—395 BC)在他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详细地记录了当时的事件,该纪录到前411年冬中止。修昔底德分析了这场战争的原因和背景,他的分析对欧洲的历史学具有先驱作用。修昔底德之后,色诺芬在他的《希腊史》中延续了修昔底德的工作,记录了前411年后的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古希腊人并不称这场战争为伯罗奔尼撒战争,这个名称是后来的人取的。修昔底德本人称之为“伯罗奔尼撒人与雅典人之间的战争”:
   
   雅典的修昔底德记录了伯罗奔尼撒人与雅典人之间的战争。他在战争爆发时开始了他的纪录,他当时想到这场战争可能是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此前的战争都有历史意义。他这样想因为战争双方使用了它们所有的手段,而其它的希腊城市或迟或早都参加了这场战争。这场战争因此深刻地影响了希腊和一部分野蛮人,可以说这场战争影响了整个人类社会。
   ——修昔底德
   
   战争原因,战前的情况
   
   提洛同盟是希波战争中由希腊的自由城市自愿成立的一个同盟。希波战争50年后,这个同盟已经退化,成为雅典保持和加强其在爱琴海的霸权的权力和强制工具。此外,雅典建立了一垛“长墙”,城墙将雅典与其海港比雷埃夫斯连在一起,使得这条对雅典来说俨如“生命之路”的地区不受陆上敌人的威胁。
   
   斯巴达领导下的伯罗奔尼撒联盟,是提洛同盟的霸权的几乎唯一的对抗者。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冲突早在前460年就开始了。触发的事件是米加腊退出伯罗奔尼撒联盟,投靠雅典。这场冲突从前460年一直持续到前446年,被称为是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一般被看作是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前奏。前446年,双方打了个平手,米加腊又回到了伯罗奔尼撒联盟。在签署和平条约时,双方觉得彼此力量均衡,故决定互相尊重对方的联盟,在冲突情况下由一个裁判来决定谁对谁错。“中立”的城市国家被排除在这和平条约之外,这后来被证明是一个大错。前430年代,在希腊世界的边缘,一根导火线被点燃,其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最后引导了战争的爆发。
   
   军事力量的比较
   
   双方的军事力量按其地理环境而各有优势。雅典领导的同盟主要由爱琴海中的岛屿和滨海城市组成,因此它们的强处在于海战。雅典作为最大的海上霸权,主要依靠它的海军和同盟。雅典的海军最主要的是它的三列桨战舰和爱琴海的地理。三列桨战舰是轻型战舰,实际上不能在深海中远航。假如天气变坏,它们必须立刻寻找避风港。最好的避风港是沙滩,但是爱琴海边上沙滩很少,大多数海岸是岩石和海礁,适当的避风港往往是港口城市,因此对于希腊的海军来说,同盟的港口是非常重要的。对雅典来说,提洛同盟对它的贸易和作战同样重要。
   
   斯巴达的联盟主要由伯罗奔尼撒半岛和希腊中心地区的城市组成(科林斯是一个例外),它们是陆地国家,长处在于它们的方阵兵。
   
   雅典还有一个间接的强处:通过它的贸易的收入它比斯巴达的经济力量强一些。两者在社会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区别,正如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前470年-前399年),民主就是用修辞来煽动暴民,所以决不能把国家交给民众。所以在战后不久就被雅典处死。
   
   在战前,雅典处于其文化的顶峰,其政治结构是民主社会(与今天的民主社会不同,当时的雅典只允许有财产的男性公民有公民权,穷人、女性和奴隶没有公民权)。斯巴达的政治形式是一个混合宪法。外交上斯巴达传统比较喜欢寡头政治。两个联盟的同盟者在政治形式上也有这个区别。两派之间的意识形式上的区别对双方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斯巴达战胜后立刻在雅典引入了寡头政治。
   
   战争开启的火种
   
   战争起因的关键在于与斯巴达联盟的科林斯。科林斯与斯巴达联盟,同时它也试图在两个联盟之外保持它对科林斯海湾的霸权控制。约前436年在埃比达姆诺斯(今都拉斯)爆发了一场内战。“民主”派向科林斯求救,而贵族派则向科林斯过去的殖民地克基拉求救。这样这场内战就扩展为科林斯和克基拉之间争夺对爱奥尼亚海的统治权的外战了。科林斯一开始战败后着手建立一支庞大的舰队,雅典开始觉得这已经威胁了它海上霸权的地位。因此雅典于前433年夏与克基拉签署了一个防御条约。由于克基拉本身拥有次于雅典后希腊的第二大舰队。因此科林斯认为这个防御条约违反了雅典与斯巴达间于前446年签署的和约。
   
   同年由于另一个冲突,因此雅典的公民大会决定对米加腊采取禁贸政策。米加腊是第一次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因,因此那次战争结束后它与雅典之间就处于非常紧张的情况。同时,米加腊也是伯罗奔尼撒联盟的成员,所以它与科林斯一起要求斯巴达行动。一般认为这次禁止贸易的决定是战争的直接原因,因为斯巴达受限于经济力量的弱势而不得不行动。当时的人也抱持著相同的看法,例如当时的希腊剧作家阿里斯托芬便认为雅典的领导人伯里克利想通过这场战争来分散雅典内部的政治困难:
   
   不幸的源泉是菲迪亚斯的丑闻
   伯里克利怕他也会遭到同样的不幸
   因为他害怕你们的愤怒和你们的无情
   为了保护他自己,他投入了那颗小小的火星:米加腊法令
   以此点燃了焚烧我们的城市的大火
   ——阿里斯托芬,《平安》,第605句,前421年首演
   
   第三个导火线是卡尔息底斯半岛上的波提得亚城。这座城市是提洛同盟的一员,但它与它的母城科林斯的关系也很好。当雅典要求它驱逐科林斯的官员和拆除它的护港城墙时,它拒绝了这些要求并退出了提洛同盟。但科林斯的帮助也未能防止提洛同盟在很短的时间中将它重新收归己有。
   
   就如修昔底德已经认识到和强调过的那样,这些都只不过是战争表面上的导火线,而战争的实际起因是另一个。修昔底德认为战争的实际原因是斯巴达对雅典强盛起来的恐惧。因此他认为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
   
   前432年夏对当时的形势不满的伯罗奔尼撒的联盟者要求斯巴达行动。在斯巴达,国王阿希达穆斯二世呼吁大家应该理智行动,但他的意见未被采纳。首先斯巴达确认雅典违背了前446年签署的为时30年的和约,但是斯巴达与雅典的谈判未能达到任何结果:在雅典城中,菲迪亚斯特别抱持著与斯巴达开战的态度。
   
   最后伯里克利决定冒险,他想强迫斯巴达承认提洛同盟的霸权;而斯巴达则怕它假如不行动的话它的同盟者会退出伯罗奔尼撒联盟,它不得不考虑它的同盟者的利益。这是战争的真正原因。
   
   学术界对战争的罪魁的问题至今争议不休,可以确认的是,当时各国政治上不稳定,对外施行强力政策,以及过高的追求荣誉的意念造成了一种最终导致战争爆发的气氛。修昔底德是这样描写这个气氛的:
   
   这边和那边对这场战争都抱有很大的希望,所有的人都想在战争中奋勇当先——这是可以理解的:开始的时候人人热情洋溢,在伯罗奔尼撒有许多年轻人,在雅典也有许多年轻人,他们还从未见识到过战争,所以他们都想参加战争。希腊的其它城市都关注着这两座城市之间的交兵……大多数人站在斯巴达的那一边,因为斯巴达将自己说成是希腊的解放者……大多数人恨雅典,部分希望摆脱雅典的控制,部分害怕落入雅典的控制。
   
   真正的作战从前431年开始,斯巴达的同盟者底比斯于此年进攻普拉提。
   
   战争过程
   
   一般伯罗奔尼撒战争被分为三个阶段:
   
   1、从前431年到前421年的阿希达穆斯战争,这个时期是以斯巴达的国王和将军阿希达穆斯二世命名的
   
   2、从前421年到前413年的尼西阿斯和平
   
   3、从前413年到前404年雅典战败的第二次战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