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谢选骏文集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谢选骏: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习近平主义”是马克思加孔夫子,以及毛泽东加普京?》(2015-11-03 00:20余杰)说:
   
   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虽然写入中共党章(这两个人算是有了某种“历史定位”),却无法形成言之有理、头头是道的“主义”。习近平要超越江胡,就得打造出一套支撑其统治合法性的“习近平主义”。普世价值和西方文明都不是习近平愿意使用的建筑材料,剩下的水泥、石灰、沙子,就只有马克思和孔夫子、毛泽东和普京了。


   
   习近平一边翻马列主义的旧账,一边从中国儒法互补充的传统文化的“酱缸”中淘宝,甚至不惜一切代价让这两具僵尸起死回生。
   
   首先是为马克思主义注入活力。北大在近代最早引入马克思主义,不妨让其继续承担此使命。中央向北大投入巨资,修建宏伟的马克思大楼,整理比“儒藏”更浩如烟海的“马藏”——汇集一百多年来全球研究马克思的著作和资料。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自苏联崩溃之后,全球规模最大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在北大举办,来自五大洲的四百多名学者与会,此后将两年举办一次。大会组委会主任、北大党委书记朱善璐表示,举办“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有利于“提升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世界影响,占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制高点”。
   
   与会的哈佛大学教授、中国当代史专家麦克法夸尔(马若德)在主题演讲中,对中国重振马克思主义雄风的企图表示强烈置疑。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在普通中国人中的影响已经式微,中国现行的“社会主义”早已脱离了马克思主义。他直言,马克思主义还不如中国儒家思想的影响力大,否则为何那么多人热衷称习近平为“习大大”——这是儒家“君父”思想的反映。他指出,习近平所说的中国复兴说“在智识上是一个不连贯、不广泛、缺乏力量的理念”,不足以与西方思想抗衡。但《环球时报》把他的话改成“中国梦将会对人类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发挥积极影响”。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谴责说,这个引述“完全是捏造的”。之后,《环球时报》被迫删除了这句话。中共官媒的造假已经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
   
   其次是为孔夫子重塑金身。孔夫子重新被抬出来,孔子学院开遍全球,成为统战海外中国研究领域的重要工具。当局鼓励民间创办私塾,宣讲四书五经,各大学创办国学院,大学生在毕业典礼上穿戴不伦不类的“汉服”,甚至有女青年自告奋勇地在自己身上试验如何缠足。习近平在讲话中频频引用儒家经典,曾经将孔夫子鞭尸的中共政权摇身一变成了儒家文化的忠实继承者。
   第三是让毛主义复活。习近平在毛时代度过青少年时代,毛语言和毛思维对其世界观的形成影响巨大。在意识形态上,习是邓小平以来最左的中共领导人,也是对毛主义最热衷、最追捧的中共领导人。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在《人民日报》撰文,称赞习“传承了中共革命先贤勇于抛头颅、洒热血、救中国的红色基因”。文革结束四十年了,这群高干子弟仍然信奉血统论,如彭丽媛的歌中所唱,他们惟一的信仰是“打江山、坐江山”。
   
   第四是到海外寻找榜样。习近平上位之后,环顾全球领袖,惟有敢说敢干的俄国总统普京让他心存敬意。普京在全球石油市场疲弱、俄国经济陷入困境的状态下,不顾西方的经济制裁,出兵克里米亚,乃至打着反恐旗号扶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空袭叙利亚反对派,让迷信威权的俄国人视之为沙皇彼得大帝转世。习近平企图仿效普京,以煽情的民族主义宣传掩饰国内矛盾,甚至准备在南海或东海大干一场,说不定能一举推倒美国在亚洲的优势地位。从中俄两国关系史来看,中俄之间有深仇大恨,但习近平宁愿跟普京结盟,两者实力相加方可对抗美国、日本和欧洲。
   
   马克思、孔夫子、毛泽东和普京,成为“习近平主义”的四大支柱。组成习近平理论的四种材料倒是齐备了,习近平及其文胆却始终无法将它们捏合成一套高屋建瓴、吸引人心的理论体系。从“中国梦”到“四个全面”(“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严格治党”),官媒渲染为绚丽烟火,民间却视之为一地鸡毛。网上有一位无名才子用一副对联概括“习近平主义”,比所有御用文人挖空心思草拟的文稿都更加形象和精准:“江山是老子打的,谁叫你开口民主,闭口民主;龙位由本党坐定,且看我今天抓人,明天抓人。”若用学术化的语言描述,正如美国学者伊莎贝·希尔顿所论:“如今中国的党国体制是传统官僚、儒家社会规则、共产主义说辞和国家资本主义的古怪混合体。法律架构自毛泽东时代以来有所发展,但法规含糊,程序无常,而且全都受到政治上的控制。党把许多政府职能据为己有,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而让政府机构沦为缺乏最终权力的傀儡。”
   习近平以为,踩在马克思、孔夫子、毛泽东、普京的肩上,就成了巨人,就能像林书豪那样娴熟灵巧地打篮球了。这是一种“打肿脸充胖子”的错觉。《南德意志报》评论说:“与毛泽东的意识形态清洗不同,如今的运动只有一个攻击的对象:西方及其价值被定义成敌人,同时中共却无法提出具有说服力的替代价值。中共唯一可以期待的是人们顺从的姿态。”习近平的刀把子发出闪闪寒光,其笔杆子却软弱无力。
   
   中共在意识形态上的匮乏无法靠将马克思、孔夫子、毛泽东、普京搅拌在一起就能解决。美国学者马旸(Damien Ma)、叶文斌(William Adams)在《匮乏》一书中指出,表面上看中国经济日新月异,实际上中国在土地、能源、粮食、劳动力、食品安全、教育、福利、房屋、意识形态、价值观和自由等领域的“匮乏”,让习的“中国梦”不可能实现。今天的中国政府必须包容被统治者巨大的新期待,而非对抗先进的技术。以猛烈的经济成长和不断膨胀的经济大饼,来换取被统治者的忠诚,这样的旧式“大交易”正在瓦解。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正期盼新的社会契约——将个体的尊严和自由放在首位。
   
   谢选骏指出: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都是对“邓小平理论”(猫论、摸论——摸着石头过河)的补充和发展,都是过渡性的探索,一个比一个级别低。习近平如果能够形成“主义”,就不仅超越江胡,而且超越邓小平和毛泽东,直接和马列齐平了。但是,要能够齐平马列,那就不能只用加法,而且要用减法。
   
   任何一个主义,都是在批判前人的基础上形成的,这就是减法。
   
   例如马克思批判了空想社会主义,才能建立科学社会主义;列宁批判了世界革命,才能一国首先建设社会主义;甚至毛泽东,也要批判城市革命,才能建立农村根据地——但是除了中国,没有一国能按照他的做法进行革命,所以毛泽东成为主义,只能叫做思想。
   
   如此看来,习近平主义如果真有其事,也不能仅仅使用“马克思+孔夫子+毛泽东+普京”的加法——他必须运用减法,批判邓小平理论、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这样才能摆脱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那样的“补充说明的注释命运”。
   
   这样,在“减法”的基础上,才能拿得出一件“吾道一以贯之”的东西。“吾道一以贯之”的东西,才是“主义”,它可以通过减法,达到“一句话说清”的意境。
(2017/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