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谢选骏文集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谢选骏: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2016年5月,台湾云门舞集剧院参加契诃夫国际戏剧节活动。与往年不同,除了在首都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演出外,云门舞集今年首次前往距离莫斯科有几个小时飞机航程的叶卡捷琳堡市演出。
   


   位于欧亚大陆分界线上的叶卡捷琳堡苏联时代被称作斯维尔德洛夫斯克。斯维尔德洛夫是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叶卡捷琳堡是俄罗斯乌拉尔地区首府。包括中国在内有十多个国家目前在当地设有总领事馆,那里还是俄罗斯重工业基地。但叶卡捷琳堡更与台湾拥有历史渊源。台湾前领导人蒋经国上个世纪30年代曾在当地工作多年,并在那里结婚生子。
   
   云门舞集在叶卡捷琳堡的演出合作伙伴萨莫伊洛娃表示,云门舞集计划访问蒋经国当年工作过的乌拉尔重型机械厂。云门舞集领导人林怀民对俄罗斯媒体透露,台湾人都知道蒋经国当年在叶卡捷琳堡的生活工作历史,他非常想去工厂参观。
   
   蒋经国1925年仅15岁时前往苏联留学,当时就读于中国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也就是常被中国称作的莫斯科中山大学。蒋经国当年的同学中包括了邓小平、乌兰夫、廖承志等中共领导人。
   
   研究蒋经国在苏联历史的学者拉林说,蒋经国在1933年前往叶卡捷琳堡,在乌拉尔重型机械厂先当车间工人,后来成为工厂报纸的副主编。
   
   拉林说,蒋经国能讲一口流利的几乎不带口音的俄语。工人们当时都非常愿意去听蒋经国做报告主讲介绍国际形势。当年的许多文件显示,在参加工厂团组织和党组织的活动时,蒋经国经常发言,显示他是一名立场鲜明的共产主义者。
   
   拉林说,蒋经国在乌拉尔重型机械厂时还拒绝了蒋介石派来的特使劝说他回国。蒋经国对特使说,他不会返回蒋介石统治下的中国,因为他的事业在苏联,他要为人类世界的幸福和未来奋斗。“蒋经国当时所讲的话与苏联政治宣传的口径一样。他谴责了蒋介石,指出蒋介石是中国革命的叛徒,以及蒋介石在中国建立独裁统治镇压无产阶级等。”
   
   拉林说,蒋经国当时的一举一动都在苏联秘密警察的监控之下。他除了要按照秘密警察的指示去做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选择。在蒋介石特使到访前,秘密警察曾登门拜访警告过蒋经国。会面期间,秘密警察呆在隔壁房间监听整个过程。
   
   蒋经国后来透露他在苏联的12年生活是一生中最艰难时期。蒋经国当年曾多次要求回国但被苏共拒绝。蒋介石也曾指示当时的中国住苏大使馆寻找自己儿子的下落,但许多努力都没有结果。
   
   蒋经国支持布哈林和托洛茨基,他因此被列入黑名单。叶卡捷琳堡当时不是苏联经济发达地区。蒋经国去乌拉尔重型机械厂其实是对他比较温和的发配和迫害。斯大林当时把蒋经国扣留当作人质。在苏联,以及从事共产党活动的经历,更使蒋经国从内部看清了共产党本质,这使他后来走上坚定的反共道路。蒋经国1937年3月在斯大林的大清洗高潮时候携带家眷离开苏联,这是格鲁吉亚屠夫给予的特别恩惠。
   
   蒋经国当时经常按照上边指示去莫斯科同共产国际下属的一些组织会面。他后来有一次去莫斯科时找到中国大使馆,主动提出想回国,他那样做肯定也是获得了苏共的批准。“到1937年时,中国同苏联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日本入侵中国,并占领了满洲,也就是同苏联相接壤的中国东北。苏联开始支持中国抗日战争。因此,中苏关系正常化。蒋介石当时提出同苏联合作的一个条件就是让自己儿子能回国。到那时苏联才同意放走蒋经国。”
   
   拉林1990年代曾访问过当时仍然健在的乌拉尔重型机械厂的一些职工。其中一位女工的丈夫当年介绍了蒋经国同蒋方良的相识。乌拉尔重型机械厂当时刚刚建厂,工人们来自全国各地。作为车床女工的蒋方良来自俄罗斯北部的科斯特罗马州。蒋经国夫妇在苏联有一些友人,蒋方良也有亲属。但蒋经国夫妇去中国之后与苏联的联系却很难弄清楚。蒋方良曾同亲属有过通信往来,但这些来自苏联的信件断断续续,显然这些信件都被人检查过。
   
   蒋经国后来在中国,以及在台湾的许多领导风格都能反映出他在苏联生活的经历。比如在军队中引入政战体制,这同苏军中的政委非常相似。蒋经国也同样欣赏当年苏联的口号“干部决定一切”,与毛泽东如出一辙。
   
   苏联是近代史上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俄罗斯学者格里博拉斯曾透露,由于庞大的中国对俄罗斯是个威胁,沙皇俄国当年曾有肢解中国的计划。沙俄当时在新疆和东北都有巨大影响。后来苏联依靠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影响更多地介入了中国:苏共帮助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夺取政权;早年同样帮助国民党实施改组和北伐。俄罗斯汉学界一直把国民党称为列宁式政党,而海峡两“岸”老一代领导人多有留苏经历。
   
   历史证明:两个中国都是苏俄卵翼的产物。
   
   进入二十一世纪,共产党中国仍与俄罗斯关系日益密切,而台湾与俄罗斯就较少联系。双方经贸规模很小,许多交流集中在文化领域。被认为是台湾软力量代表的云门舞集几乎每年都来俄罗斯参加契诃夫戏剧节活动。国民党中国“第一夫人”周美青分别在2010年和2013年随同云门舞集一起访俄,其谄媚姿态由此可见一斑。
(2017/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