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谢选骏文集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毛泽东的祖先在贵州
·放纵加拿大毒贩的公检法也应该绞死
·台湾不知亡国恨
·魔鬼附体的科技文明
·佩洛西·波罗蜥真是老糊涂了
·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吗
·大陆可以购买台湾的主权吗
·黑人并不都比白人愚蠢
·加拿大的今天就是欧美各国的明天
·北极熊终于干倒了美国鹰
·美方还在危险地自我麻痹
·白求恩是个断了脊梁骨的国际流氓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到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房子就是废垃的仁义道德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谢选骏: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杨奎松《张学良加入中共之谜》一文指出:
   


   1929年5月27日,哈尔滨特区警务处长米春霖接到密报,指称“苏联将在哈尔滨领事馆召开远东党员大会”。
   
   这就解开了一个谜团——张学良是中共党员吗?
   
   关于张学良是中共党员的最权威的说法,来自于阎明复。而阎明复的这一说法,又来自于另外两人。一为前东北军将领,后来成为中共将领的吕正操。据阎回忆,他受命参加了张学良的葬礼之后去看望同样年事已高的吕正操,是吕说了一句:“张汉公是共产党员。”一为前东北籍大学生,后主持过东北军史整理编辑工作的宋黎。据他回忆,宋黎说过,当年宋曾特别就此问题请教过西安事变前和西安事变期间曾经代表中共中央在张学良身边工作过的叶剑英,说“叶帅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宋说他已把叶帅谈话内容记录下来,装进保险箱,准备死后再拿出来交给中共中央。但是,阎的回忆文章也明显地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他说他在1995年夏天去过苏共档案馆,偶然发现了1936年12月初共产国际给中共中央的一份电报,电文内容就是关于中共应该从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中的先进分子里去扩大自己的队伍,而不应当靠吸收军阀入党来发展党。他紧接着强调:“以后的事态表明,尽管共产国际明确表示反对张学良入党,中共中央仍决定发展他入党。”在这里,阎所“发现”的电文内容,与莫斯科1986年就已经公开的共产国际1936年8月15日政治指示电的内容几乎完全相同,共产国际是否在12月初又再度就此致电中共中央颇让人怀疑,会不会阎“发展”的就是8月15日政治指示电?而其后所谓“以后的事态表明”如何如何,逻辑上更不能成立。因为,共产国际8月15日政治指示电已经明确否定了中共中央关于希望吸收张学良入党的提议,如果中共中央真有“仍决定发展他入党”的措施,也应当是在8月政治指示电到达之后,而断不致拖到12月初共产国际再来电报反对之后。何况,此时距离西安事变的发生不过几天时间,叶剑英等有资格将此一决定告知张学良的中共代表也不在西安,如何实现此一“发展”?当然,阎文对于中共中央是否真的发展了张学良,也不能肯定。他的说法是:“现在不清楚的是,中共中央吸收张学良入党的决定,有没有通知张学良本人?叶帅同宋黎的谈话记录将会揭开这个‘谜’。”
   
   寄希望于当事人之一的叶帅的回忆,固然有一定道理。但是,第一,现在还没有人看到过宋黎的这一记录;第二,我们也很难确保宋黎的转述不会与叶帅叙述的原意有所出入;第三,就证据而言,任何回忆,都必须要有相关的文献资料加以印证才比较可靠,而目前仅存的三件可以反映张学良入党问题的文献资料,都还不能支持上述说法。1936年6月30日刘鼎给中共中央的电报,只提到张学良要求加入中共;7月2日洛甫代表中共中央给共产国际的电报,也只提到我们“将来拟许其入党”;8月15日共产国际政治指示电,也只是说明:对“你们关于接收张学良入党的通知”,“我们感到特别不安”,强调“不能把张学良本人看成是可靠的盟友”等。
   
   有学者说,在共产国际回电之前,张学良与中共中央领导人已有电报开始以“同志”相称,由此可以看出双方关系已进到组织关系的程度,这种说法更不能成立。不错,7月3日张学良有信称周恩来为“同志”,强调此间必须有6个月准备工夫;8月9日毛泽东等也有信称张学良为“同志”,并肯定“八个月来的政治关系,证明了你我之间的完全一致”。但以“同志”相称,即使在当时也并非就是共产党人之间的一种专利,它充其量只能表明双方之间进一步的信任,何况,双方之间的来往信件,直到西安事变,更多的也还是在使用“兄”的称呼。这和共产党人之间内部通信的习惯也不尽相合。
   
   有位作家推测说,共产国际回电距离中共中央决定吸收张学良入党的7月1日。已过去一个半月。这一个半月中,张学良与中共中央联系密切,商量了许多大事。因此,以当时的境况,是不可能拖到一个半月后再根据共产国际的意见去答复张学良的,也不可能在作决定让张学良入党之后,又劝其退党。因此,他的结论是,张学良肯定已经被正式发展入党。此说显然不仅读丢了张闻天7月2日电中那个“拟”字,而且对7-8月间张学良与中共中央之间关系复杂微妙的情况毫无了解。而更重要的在于,他甚至不清楚当时中共中央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和张学良发生关系的。他不知道。吸收张学良入党问题高度机密,断难通过电报转达,非有专人前往西安向张学良传达中共中央的正式决定并履行适当的形式不可。此时,唯一得到中央指派准备前往西安且能够担此重任者,只有叶剑英,而叶却到10月初才得以到达西安。至于说张6月30日提出要求入党,7月3日就获知中共决定,然后即对中共领导人改称“同志”,在时间上也说不通。这更足以说明,“同志”之称不可以用来证明张与中共的组织关系。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性呢?即中共中央于7月2日告诉共产国际,他们尚未正式决定吸收张学良入党,但“将来拟许其入党”;而事实上,他们已经基本上达成了一致,有意接受张学良入党;只是因为张的身份太过特殊,为稳妥起见,才对共产国际把话说得比较委婉,以试探后者的反应。毫无疑问,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甚至,我们也可以猜测,因为叶剑英还不具有参加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资格,共产国际来电前,他已受命前往西安,已经了解了中共中央对此事的态度,然而中共中央在接到共产国际政治指示电,因为担心拒绝吸收张入党可能对红军与东北军的统战关系造成十分不利的后果,故未能就拒绝吸收张学良入党问题达成完全一致的意见。叶因此在由陕北动身前往西安时也并未得到确切的拒绝吸收张入党的指示。就我而言,我相信这种可能性未必一定是不存在的。但问题是,我们也不能否认还存在着另外一种可能性,即由于共产国际是中共中央的上级指导机关,且这时的中共中央和红军要想根本改变自身危险处境和取得苏联援助,也必须要指望共产国际的支持与援助。在这种情况下,当共产国际明确表态反对吸收张学良入党时,以留苏学生为主的中共中央领导层很难阳奉阴违,抗命不遵,擅自秘密接受张学良入党。可为有力佐证的如中共中央此后发展新疆统治者盛世才的例子。盛世才因为治疆以来即奉行亲苏政策,一直颇得苏方好感。故当其向中共中央提出入党要求时,中共中央准备接受盛世才的要求。不过,在征求共产国际意见时,共产国际同样表示反对。
   
   当然,不论张学良入党问题之谜能否彻底揭开,我都不认为“历史即将改写”的说法可以成立。这是因为,即使中共中央具体实施了吸收张学良入党的行动,张学良也得知了这一决定,它也不能改变张学良与中共关系的实质。即张学良至多不过是一个所谓的“特殊党员”,而非一般意义的共产党员。事实上,西安事变发生后,中共中央依旧采取的是毛泽东2月间“依据实力原则”提出的,一旦双方共同行动,“国防政府首席及抗日联军总司令可推张汉卿担任”的方针,公开奉行以张为首的政策。在整个西安事变策划和实行的过程中,张学良也依旧是我行我素,一切以自我的意志行事,并不受中共中央的指挥。这也正是为什么当事变结束,张学良被囚之后,尽管身陷囹圄,命运未卜,他第一位考虑的仍旧是东北军的前途问题,生恐东北军继续与红军保持统战关系,会造成难以预测的严重后果。故他明确建议蒋介石把东北军尽快调离陕甘地区,脱离中共与红军。由上不难了解,不论是从中共中央的角度,还是从张学良的角度,张学良入党与否,都不可能改变这一时期双方关系的本质。
   
   谢选骏指出:权威来源已经证明,张学良确系地下党员,也就是所谓的“共产党特务”,而且,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小特务,而是改写了历史的特殊的大特务。
   
   至于上文断言“不论张学良入党问题之谜能否彻底揭开,我都不认为‘历史即将改写’的说法可以成立”……其实是作者杨奎松类似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预防针”。这可能因为作者出于党性原则,十分害怕揭开历史的真相,害怕对面这样一个后果:原来中国共产党利用抗战所获得的内战胜利,只是共产国际阴谋颠覆中国的硕大成果,而不是虚假的“中国人民的选择”。尤其可怕的是,这样一个偶然的阴谋产物,注定了只是历史的昙花一现,而不可能持久把持中国的命运。更加何况,共产党中国的祖国苏联已经瓦解,且被俄罗斯人自己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
(2017/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