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文集
·新官武汉肺炎是优生学的利器
·西方文明的瘟疫忏悔
·牧师企图侵犯上帝的主权就沦为巫师了
·“禅院”和“佛教”一样都是语义矛盾的怪胎
·福柯的智力为何受到了限制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死和不死都一样
·人类无法摆脱灭绝的宿命
·不肯退休的不仅仅是人
·中国诗歌征服欧洲
·莎士比亚凭借英美的霸权红火了200年
·骑在儿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张学良是一个吃软饭的卖国贼
·明末清初三儒为何不能启蒙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王康不知第三中国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经济增长是疫情的温床
·封城危机的时穷节乃见
·北磁极的挪移是否引起人类社会的颠覆
·武汉肺炎摧毁了希腊文明
·普世价值也顶不住微信的渗透了
·革命是病毒的播种机
·血泪之路开启了毛匪红色高棉的上山下乡
·流氓国家与国家流氓
·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动乱和革命暴乱
·何炳棣是真傻还是装傻
·前浪后浪都是亡国奴的流浪
·后浪前浪都是血汗工厂的血浆
·西方式的礼节极不健康且是瘟疫的温床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不是第四美国的开创者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好医疗
·大陆和台湾共同整合世界
·病毒创造了奇妙的新世界
·失忆比无知更加幸福
·宁死不进方舱医院
·邓小平狂犬是一个街头流氓
·“牲人”就是“废垃”、“费拉”
·报丧也能赚钱
·乔姆斯基是共产党中国的乏走狗
·抵御瘟疫以形成新的文明
·贫穷的根源在于安贫乐道
·中国真的成了一个超级大国
·秦朝和隋朝都是“战狼国家”
·鲁迅为何先后谄媚袁世凯和共产党
·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
·独处是生命的本来状态
·新冠肺炎是个不实消息
·土八路永远是土八路
·共产党为何不能发行人民币债券
·每个人都是一个红太阳
·共产党退入民族主义的战壕浑水摸鱼
·“美国视角下的‘五四’”并不存在
·从“赞扬六四屠杀”到“切断一切关系”
·可以不民主但不能共产党
·政客并不等于骗子
·胡适一身媚骨摇尾满狗阿谀袁狗
·中国社会只有投机主义
·欧洲人都是畜群
·游戏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新冠肺炎是攻杀欧美的冠军杀手
·只有禁欲主义可以救中国
·保护自然就能远离病毒——道德律的复兴
·叙事比真相更加重要
·第二波疫情在中国登场了吗
·瓦格纳的音乐就是通俗的电影音乐
·美国现政府对付共产党已经黔驴技穷
·美国的救济粮不是好吃的
·私刑就是自卫
·武汉病毒是“中国制造”的拳头产品
·南北战争是对独立革命的反动
·邓狗小平总是毛狗朝代的一狗——邓小平是毛泽东的三级走狗
·邓狗小平总是毛狗朝代的一狗——邓小平是毛泽东的三级走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刘晓波的命运与中国民主的绝境》2017年6月28日说:
   
   2010年,刘晓波已经在狱中,不能前往奥斯陆领取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椅子空着……


   
   北京——2008年秋天,数十名活动人士开始秘密撰写一个政治宣言。该宣言只有3554个汉字,但它列出了对于中国领导人的一系列主张,力图推动中国变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不到十年,该宣言的主要作者之一、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目前被囚禁在一所医院接受治疗,律师说他已处在肝癌晚期,目前保外就医。
   
   刘晓波遭到监禁,以及他现在的病况,令人沮丧地反映出该运动的命运。它诞生于希望之中,却被中国对异见的不宽容所碾碎——鉴于中国的外交和经济影响力,其他国家对这种不包容越来越顺从,甚至是默许。
   
   该宣言称为《零八宪章》,它模仿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异见者在共产主义统治下发布的《七七宪章》。中国有300多名活动人士率先签署了这份文件,之后国内外又有更多的活动人士签了名。
   
   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
   
   “在签署《零八宪章》的时候,人们渴望展开更多的公开对话,谈论和平的社会转型,”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学者和纪录片制作人艾晓明说道。“但现在社会管控更加严格,公民社会的空间急剧压缩。”
   
   艾晓明在刘晓波坐牢之前跟他碰过面,她觉得很内疚,因为这件事的组织者只有刘晓波一人定罪,还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严判了11年徒刑,不过其他很多人也遭到骚扰,不得不转入地下,或者出国。
   
   国际性的关注——刘晓波于2010年被授予诺贝尔奖——给艾晓明和其他人带来了保护他的希望,但是即便中国收紧对非营利组织的控制、开始逮捕律师,全世界的焦点还是转移到了其他事情上。
   
   “看到他不再是关注的焦点,我们感到难过。”艾晓明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我们有一种幻想,觉得政府会因为他的国际影响而善待他。现在我怀疑情况不是这样的。”
   
   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宣布之后,他的妻子、诗人和摄影家刘霞就一直在北京遭到严厉的软禁。周一的时候,他们的朋友间在传播一个手机录制的视频,刘霞在里面哭诉,称医生“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来治疗自己的丈夫。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以表彰“他在中国基本人权方面做出了长期而非暴力的斗争”——曾经吸引了人们对其命运的关注,但这些年下来,刘晓波受到了冷落——如果不是被遗忘的话,其他国家出于现实需要,觉得别无选择,只能和中国合作,不能批评中国。
   
   中国对这个奖项的反应说明了与之作对会有什么风险。挪威政府在谁会赢得这个奖项上并没有发言权,但奖项是由挪威议会选定的五人委员会颁发的。中国迅速削减了挪威三文鱼的进口,使挪威失去了其三文鱼的最大市场。
   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T. Allison)在讲述美国和正在崛起的中国之间可能发生冲突的新书《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中指出,中国掌握着那些强大的经济筹码。
   
   艾里森是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Harvard 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他在一封从中国大连发来的电邮中表示:“很少政府有抗拒的能力或意愿。”艾里森正在那里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夏季年会。
   
   在挪威方面,该国外交官采取了一系列安抚手段,说服中国全面恢复关系,这让挪威和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都感到失望。
   
   而美国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关注已经变得越来越少,尤其是在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这反映出跟中国做生意的矛盾目标。
   
   “中国很聪明,”北京的人权倡导人士胡佳说。他提到正力图获得中国投资的希腊,最近阻挠了欧盟试图就特定国家侵犯人权的情况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发表声明的行动。
   “因为经济合作、安全、朝鲜、恐怖那样的问题,领导不愿意跟中国提到人权问题,”胡佳说。
   
   《零八宪章》的签署发生在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的末期。布什用第二届任期推进白宫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结束后所宣扬的“自由议程”(Freedom Agenda)。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直言不讳地支持世界各国改善人权,但涉及中国时,他也服软。
   
   奥巴马对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奖一事表示称赞,但当参议院通过立法,要用刘晓波的名字重新命名华盛顿中国大使馆前面的一条街道时,联邦政府却传递出了奥巴马会否决议案的信号。去年秋天特朗普当选后,该议案悄无声息地夭折在了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
   
   特朗普和他的顾问明确表示,在特朗普的议程上,人权没有安全和贸易问题重要。
   “在人们对中国的兴趣上,人权的地位降低了,”纽约大学法学院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U.S.-Asia Law Institute at New York University’s School of Law)所长孔杰荣(Jerome Cohen)说。
   
   被中国市场拒之门外的担忧显而易见。“所有人都面临选民要求参与其中的压力,”孔杰荣说。“当然,美国也不再要求其他国家做任何事了,因为我们断定它对我们的目标来说无足轻重。”
   
   3月,国务卿雷克斯·W·蒂勒森(Rex W.?Tillerson)打破传统,没有亲自发表国务院的年度人权报告,虽然他被安排在周二和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一起,在国务院发表一份与之类似的人口贩卖报告。美联社(The Associated Press)报道,国务院首次计划把中国的评级下调到所有国家中的最低级别,表明它在打击贩卖人口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作为。
   
   周二在北京,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玛丽·贝丝·波利(Mary Beth Polley)说,美国已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为他们提供行动自由,让他们接受自己选择的医疗护理。
   
   随着刘晓波患病的消息传出,中国处境困难的民主倡导人士发表了一份新的请愿书。这封请愿书远比《零八宪章》温和。它只是呼吁无条件释放刘晓波和他的妻子,并要求为刘晓波提供需要的治疗。几小时内,请愿书便获得了400多个签名。
   
   
   谢选骏指出:上文说的处处在理,但是有一句话却露出了马脚——“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这是一个关键的错误,也是一颗鱼翅汤里的老鼠屎(这是中餐馆里不时出现的)。
   
   政治学里的一条基本常识:秩序先于自由。这是说,一个社会没有自由可以存在,但没有秩序却无法存在。
   
   那么,华人社会有没有能力既有自由又有秩序呢?
   
   遗憾地说,没有这个能力。
   
   我们看看中国城的臭气熏天,我们看看这是和政治分裂丝毫无关的。
   
   我们看看刘晓波曾任会长的中国独立笔会内部的争斗,这只是一帮文人的节目,和群众运动与共特破坏基本无关的。
   
   我们看看华人公司只有家族企业的特性,我们看看中国贪官“拿大家”、“家拿大”、“大家拿”的动物命运,
   
   如果说,导致刘晓波获罪的《零八宪章》主张改朝换代,那么刘晓波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邹容”。如果说,导致刘晓波获罪的《零八宪章》拒绝改朝换代,那么现在事实十分清楚了:此路绝对不同。所以此话成了绝对的谎言:“虽然现在几乎没有人觉得中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但至少在2008年的时候,那还是有希望的。”正是这样的谎言,在2008年前后诱骗愚公相信“基层民主”可以把中国大陆引向民主道路,结果枉送了许多人的性命。这不由得不让人想起南斯拉夫共产党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的诡计:德国特工引诱民众去盗窃德军武器,结果民众偷偷到达的时候德军早有埋伏,火力全开,民众全歼。
   
   那么,中国何时才可能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呢?
   
   我认为:这要取决于“中国何时改朝换代”,因为在现行体制下,中国民主化的可能性从来就是零点。这也是我在三十年前的《零点哲学》早就说过的。
(2017/06/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