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东海一枭(余樟法)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标准】王小波说“低智、偏激、思想贫乏是最大的邪恶”云。在反儒派和崇毛派两大群体身上,低智、偏激、思想贫乏这三种特征表现得特别集中和鲜明。根据王小波的标准和逻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反儒是大邪恶,崇毛是大邪恶,反儒崇毛是双重的大邪恶。

   【分裂】国家分裂事小,文化分裂事大。只要儒家道统在上,国家纵然分裂,不难金瓯重圆;如果意识形态冲突,国家纵然统一,也是强行苟合,毫无凝聚力可言。儒马并重,冰炭同炉,国家精神分裂,官民无所适从,思想、政治、社会各个领域矛盾重重且不断激化,各方面都难以取得基本共识。

   【结论】仁本主义者自然知道自由的价值,自由主义者未必知道道德的价值。民主主义者既不知道道德的价值,也不知道自由的价值。

   【自由】儒家追求双重自由:外在自由和内在自由。外在自由是社会性的,相当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内在自由是道德性的,可称为意志自由,良知自由。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内在自由的最高境界。

   【答客】或问:春秋战国大贤辈出,先有孔子后有孟子,为什么就没能弘扬儒学重建王道,没能挡住暴秦的壮大和成功?答:佛教说定业难转,东海曰共业难转。春秋战国之时,君德民智不断下滑,欺诈暴力不断泛滥,社会共业难以逆转矣。佛有三不能,其一就是不能转定业。个人定业尚且难转,况社会定业乎。

   【共业】共业难转是借用佛学概念,但符合儒理。当时各国君臣、各地官民和整个社会德智低下,恶业深重,故必有一劫。纵然出现孔孟那样伟大的圣人,若无相应权位,也难以排除劫难。臧仓掩孟子,孟子说:“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所能也。吾之不遇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

   【共业】从根本上说,儒家的地位取决于其时其世的共业。共业坏到一定程度,儒家便会受到各种诋毁、排斥、打压乃至迫害,数不胜数,防不胜防。纵然圣如孔孟,也是无可奈何。所以孟子有“天也”之叹。也可以说,人民没有一定的德性和福报,就无缘享受王道政治;如果共业太坏,就有相应劫难来临。

   【共业】百年反儒的深广度、持久性史无前例,说明国人德智之低下、社会共业之恶劣史无前例。对于人民、国家和儒家来说,都是大不幸,但大不幸中又有大幸。物极必反,历史到了最低谷必然强力反弹,正是有志有识之士立德立言、成德成圣的好时候。站出来,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圣贤君子和历史人物。

   【共业】儒家回归是势不可挡的历史大势,却也不是一蹴可几的,还会有一个坎坷的过程。这个过程与官德民智的提升、社会共业的优化同步。儒家真正回归的一大标志是,各界特别是政界、教育界涌现大量儒生,有大儒在位,而且在高位甚至最高位。那是才水到渠成,圣贤作而中华成。

   【共业】孔孟如果得以为王,或者得到哪国君主高度信任重用,历史必将改道,继春秋的就不是战国,继战国的就不是暴秦,而是王道政治,太平盛世。但一个社会恶业深重,就会产生逆淘汰,瓦釜雷鸣,黄钟毁弃,圣贤君子难获权位,纵然侥幸获得一定权位,也非常有限,必不坚不久。

   【君子】儒生桃源说:“穷通不由己,欢戚不由天。”然哉。贵贱穷通,有天命在,君子居易以俟命,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欢戚忧乐,我心自主。君子坦荡荡,无入不自得,纵入监狱地狱,无碍自由光明。或者说,君子所居,无不喜乐吉祥,何监狱地狱之有。

   【三件事】《大禹谟》说“正德、利用、厚生惟和”,利用、厚生都与财富和经济密切相关。为政如此为人亦如此。把正德放在第一位,该利用就利用,利宇宙万物之用;该厚生就厚生,包括厚民之生和厚己之生。至于何时该安贫,何时该厚己,厚到什么程度,只要自正其德,自有相应智慧,可以作出正确判断和决定。

   【读经】春秋三传皆属于十三经,皆副经。三传对中有关历史事实不一致的地方,当以《左传》为主,参以《史记》。例如《公羊传》记载伍子胥说“诸侯不为匹夫兴师”以拒绝阖庐为己兴师复仇,而《左传》、《史记》所载截然不同,是伍胥恳请吴王僚兴师而为公子光(即阖庐)所阻。当以《左》《史》为准。

   【最大】或说人民最大,或说道理最大。到底谁最大?答:两言都对,言各有当。在人民、国家、领导人三大序列中,以民为本,人民最大。但所有人包括民众、官员和领导人都要讲道理。涉及是非对错的时候,谁有道理就应该听谁的,所以道理最大。

   【分裂】一个国家必须有一定的主体文化作为立国精神,提供一定的思想共鸣和价值共识。而现中国政治上仍然保持统一,但在文化精神价值理念上早已四分五裂,没有任何共识可言。这种状况下,没有共产党强制捏合,中国难免四分五裂。国民党连台湾都搞不定,遑论统一大陆。

   【分裂】统一有善恶之别。儒家的统一和自由主义的统一,都是善性的;马家的统一则是极权主义的,恶性的,统一不如分裂。暴秦的统一不如春秋战国的分裂。但是,如果极权主义有望文明化、儒家化,将一个统一的中国,从极权主义恶社会直接改造为仁本主义良知国,无疑是最小代价的最优选择。

   【三条路】反儒派有三条路:或成佛,或成仙,或成鬼。对于人类来说,三条路都是反常、反动的绝路,反人性之常,反人道而动,自绝于人类。成佛首先要入佛门,成仙首先要入道门。不佛不道,只剩下成鬼一条路,鬼路。这就是百年来反儒派的命运和反儒之国的道路。

   【文化】王瑞昌先生《“文化自信”刍议——从儒家的视角》一文,对习近平“文化自信”的解读最为准确中肯。“文化自信”的文化显然是指中华文化。这也是东海对习颇有好感的主要原因。在党内,习近平“文化自信”论发前人所未发;在学界,王瑞昌对“文化自信”的解读,也堪称言人所未言。

   【文化】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文化革命或许不得不分三步走:第一步,以马为主,马主儒辅;第二步,以儒为主,儒马并存;第三步,以儒独主,彻底去马。习近平已经完成第一步,若其在其任期内进入第二步,那将是吾国吾民意外之喜。完成第二步,第三步将水到渠成,不费吹灰之力。

   【答客】或问:孟子辟杨墨,杨雄辟申韩,宋儒辟佛道。百年来邪说种种空前泛滥,马列主义、商韩主义、神本主义、民粹主义、三民主义等等各擅胜场。当务之急应该辟什么?答:先辟马毛,后辟神教,外重自由,内尊佛道。马毛是膏肓之疾,神教是肠胃之病,皆须辟之;佛道和自由主义都有正义性,可以联之。

   【恐怖】关于“ISIS杀害两名中国人质”,外交部有回应和谴责:“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并对此表示严重关切。这段时间我们一直设法解救这两名遭绑架人质。中方正通过各种途径、包括巴基斯坦方面,了解核实有关情况。中方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绑架平民行径、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和极端暴力行径。”

   【和同】儒家群体,文化立场相同,政治立场则未必。即使文化政治立场都相同,各方面观点态度也会各不相同。古来同朝共殿的儒臣,面对外敌主战主和、面对内寇主剿主抚,面对现状主改主守,往往分为两派相争不休。至于思想争鸣,更是儒门之常。和而不同,不同而和,异议不一定影响友谊。

   【说什么】领导人做什么固然重要,说什么同样重要。故先秦六卿为宰相分职,三公与天子论道。道不明,名不正,其它无从谈起,一切不可收拾。在大转型时代,领导人说什么甚至比做什么更加重要。话语中儒味厚不厚,关系重大。如果马家腔浓,就是一时做好,也是后患无穷。

   【神教】以唯物论、无神论反一神教,不仅杯水车薪,不啻以油泼火。唯物论以物为本,本身就是邪说,俗称拜物教,比神本论更加陋劣不堪。无神论亦与中华文化格格不入。儒佛道三家都是有神论,与神本论不同在于,有神论只承认鬼神存在,并不以之为本,神本论则以神为本,赋予创世造人的大能。

   【鬼神】儒家和耶教都承认鬼神的存在,唯定位大不同,耶教以神为造物主,而儒家只视之为“造化之迹”。朱熹《集注》引程子曰:“鬼神,天地之功用,而造化之迹也。”意谓鬼神是天地的一种功能和作用,宇宙创造演化产生的一种迹象。造化即创造演化,迹即现象。换言之,鬼神也是一种被造物。

   【鬼神】朱熹解释“造化之迹”说:“若论正理,则似树上忽生出花叶,此便是造化之迹。又如空中忽然有雷霆风雨皆是也,但人所常见,故不之怪;忽闻鬼啸鬼火之属,则便以为怪,不知此亦造化之迹,但不是正理,故为怪异……皆是气之杂揉乖戾所生,亦非理之所无也。”(《朱子语类》)

   【判学】古来儒家人物无数无量,以道德论,有儒士、君子、贤人、圣人等差异;以学问论,可分为醇儒、杂儒、儒门外道四种。醇儒又有大、小之别。大儒重视格致,博学于文,既博于儒学,又博于诸子百家。杂儒亦博,博采众家,然博而不精,立场根基不稳。儒门外道不仅不稳,原则处有重大错误。

   【答客】或问:初中历史,部编本教材,写道明朝时说“朱元璋强化皇权”,到清朝时说“强化君主专制”。“皇权和君权”有何异同?答:无异。秦汉以后皇帝和君主,都指最高领导。明清两朝都是儒家王朝,又都严重偏离民本原则,君本位倾向很严重。朱元璋废相,清承明制,皇权独大,都是君主专制的强化。

   【击蒙】钱谦益称乃师傅新德:“至论儒者之於禅宗,东拚西护,阴用而阳斥之,非其修立诚之学。”这是无知诬蔑。理学诸大儒大多深研佛道两家,深知其学所蔽和流弊之深重,为民为国为天下为良知,辟之不遗余力,正是诚之功夫的发挥,修辞立其诚的表现。圣贤君子至诚大义,非小人儒所能知也。

   【鬼神】造化的主体是谁?乾坤二元也,归根结底,乾元也。这是宇宙之本体、生命之本性,万物之最高统帅。世界既是多样性又有统一性,世界的统一性就在于乾元。乾元第一性,潜在于一切现象,物质意识都是乾元所现之象。形容地说,乾元是造化万物的主人公,潜在的造物主。

   【判学】陈白沙学术虽不够精纯,然较之大多数清儒却高得多。徐润第称“白沙曰未有真儒不辟佛,吾则曰未闻辟佛有真儒。”并诬辟佛者名根未断。(《敦艮斋》)。依此而言,韩愈、孙复、石介、二程、张载、朱熹、胡寅、胡宏、张拭、方孝孺、王阳明、刘宗周、王夫之皆非真儒矣。岂有此理!

   【诗心】喜欢自己的一句旧诗:圣贤出处听天命,草木荣衰系我心。世上圣贤君子之行藏出处,关乎共业,自有天命,我无权无位,何必挂心呢;山间花草树木之荣枯盛衰,那才是我应该关心的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