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曾节明文集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 港人“反送中”的胜利,凸显出大陆维权运动的死胡同
·中共之吃里扒外,为何在共产党国家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习泽东旗帜鲜明,“反对派”神经错乱
· 透视香港局势:中共明年二月摊牌
· 施琅的阴魂诱惑习近平武统台湾
·特疯子就是中共屠港攻台的定心丸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
·特疯子助纣为虐,香港人避实击虚(善本)
·英国人在管理上其实比德国人更高明
· 港人宜以文明的超限战,反制中共的专制野蛮超限战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中国变天的契机,在香港和台湾
· 由领导人的穿越式挂相知天命
· 特疯子终于杀人了
·肮脏交易是实,香港挂钩是虚:特疯子在恬不知耻地诈骗
·维权运动与民主运动的区别 ——兼论“六四”后大陆为何只有维权没有民运
·“8.19”事件的再反思
·邓小平的祸害甚于毛泽东
·港奸伪警察8.24重开镇压的启示和对策
·港警迅速公安化的启示:制度决定素质
·争普选已经白热化,时间在港人手里
· 特疯子将贸易战与满清债券挂钩,解了习共的燃眉之急
·美国内奸特朗普已全面实现着普京的战略目标
·2020年美国大选前瞻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中共成功打造出大陆废拉民众,民运的前途在港、台
·香港民运果然激化了中共的内斗
·后清为什么宁可引进非洲黑人,也不愿废除计划生育?
·寄语抗争港民:与其围堵机场,不如围堵港警
·特疯子及其英国同丑必成杜鲁门第二
·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号恩主,并非偶然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中华联邦共和国筹委会自成立以来,有以“国粉”(国民党及蓝营信奉者)为代表的人,强烈反对之,他们认为:联邦制是祸国殃民的制度,一定导致中国分崩离析,而且,联邦制不等于民主制,他们并举苏联和俄罗斯为例。
   
    其实,这些人根本不懂什么是联邦制。什么是联邦制?联邦制就是由多个单独的、享有地方主权的政治实体,共同组建跨地方统一国家的制度。联邦制的第一要素,就是地方是拥有主权的政治实体。
   
    苏联虽然有个联邦制的空壳子,但是其各州和加盟共和国的党政领导,都是莫斯科中央任命的,各州和加盟共和国并没有真正的自主权,都必须严格执行苏共中央的指示、、.这算什么联邦制?分明是共产党的中央集权制!
   
    俄罗斯在叶利钦时期,确实是联邦制国家,但普京上台后,废除了州和加盟共和国的选举,把各州、各加盟共和国一把手的任命权收归中央,这就使地方主权空壳化,因此,现在的俄罗斯也不是真正的联邦制国家。
   
    其实,真正联邦制,本身就包含了宪政民主制度,因为联邦制度本身就包含有协商、选举和权力制衡;而且,真正的联邦制,本身就是极权的障碍,因为地方的主权制约着中央权力的膨胀。
   
   
   
    那么,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呢?
   
    首先是因为中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其面积达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第三大国,如果实行单一制,则中央政府的管理半径过大,管理幅度过宽,这必然导致政府的管理成本居高不下,财政收入难以应付不断攀升的管理支出,造成财政赤字膨胀,因而诱发、加速、加重经济危机。
   
    而且,在单一制下,由于中央对地方的管理跨度(半径)过大(纵横达数千公里),中央政府要管到全国各地几乎每一领域,每一个环节、每一个角落,还要实施监督、并对庞大的地方官僚集团进行监察,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这就很容易促使中央政府采取严刑峻法和严厉的政策,以恐怖来震慑地方官僚集团,以防治腐败,保证中央政策的实施、、.因此,单一制也比较容易走向专制暴政。
   
    在毫无地方自治的中共国,从中南海到普通国民,大约要经过七个层级,习近平一伙坐在金字塔顶尖上,要管治和监控公民的每一个角落,除了进行专制暴政特务统治、以恐怖吓阻的力量,迫使老百姓和地方官僚就范以外,几乎没有别的办法。
   
    而实行联邦制,就全然没有了管理半径过大的弊端。所以当今世界面积在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巨型其他国家,无一例外都实行联邦制(至少是形式上的联邦制),如:美国、加拿大、俄罗斯(形式上)、澳大利亚、巴西、阿根廷、印度、、.全世界大国中,只有中共国是一个实行单一制的巨型怪胎。
   
   
    其二,中国是各地条件千差万别的大国,只有实行联邦制,才能既保障地方的活力,又保障国家的统一。
   
    中国纵跨寒、温、热三带,横跨沿海、平原、丘陵、高山、高原、沙漠、盆地、、.各地地理、民情、民族差别巨大,甚至在传统的“汉地十八省”,各省之间都有很大差别。因此,由中央政府统一制定政策的难度很大,很容易造成“一刀切”的弊端。
   
    其典型例子就是邓小平、陈云蛮横拍板硬上的“计划生育”:邓小平、陈云无视毛泽东共产计划经济造成的经济凋敝、普遍短缺,是造成就业难、乘车难、住房难、、.的
   真正原因,胡说中国经济困难,是因为中国人生得太多了、、.遂拍脑瓜决策,在全国厉行强制计生。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邓小平、陈云硬说中国人太多了,那么我黑龙江、新疆明明是地广人稀,为何也要“计生”?
    再则,新疆的汉族,明明是当地的少数民族,而且汉族的生育率也低于当地的少数民族,为什么只对汉族实行“计生”?
   
    这就是极其荒谬的“一刀切”!
   
    再一个例子就是“夏时制”。中共国在八十年代时,曾经搞过一阵子“夏时制”,下令全国遵行,结果实行不下去,不了了之。因为南方各省,尤其是岭南各省,冬夏昼夜长短差距不大,全无搞夏时制的必要,搞夏时制反是折腾。
    这也是“一刀切”的结果,而“一刀切”正是单一制的结果。中央政府若不想“一刀切”,就必须研究哪些省适用什么政策,哪些省不适用什么政策,这就非常麻烦、难度也很大。
    因此,只要是大国是单一制,“一刀切”就难以避免。
   
    种种荒谬的“一刀切”弊政,就是大国实行单一制的必然产物。
   
    而实行联邦制,就完全没有这些弊端。在联邦制下,享有自主权的地方政府,自然会因地制宜地制定政策,而无需中央政府煞费苦心。
   
    因地制宜,自主发展,也就保证了地方的活力,防止了地方为中央所压制和羁绊。
   
    另一方面,各地方政治实体自愿让渡部分自主权,如国防、外交、移民、、.共同组建一个统一的联邦政府,既可以省却各自组建防务、设立外交、移民体系的耗费,也可以藉由一个统一的联邦,获得更强大的防卫,和更便利的服务。
   
    这就是联邦制造就的“双赢”局面。
   
   
    其三,实行联邦制,有利于增进中国的凝聚力。
   
    以“国粉”为代表的人喜欢嚷嚷:联邦制会导致地方坐大,令中国分崩离析!这种观点只反映出他们的肤浅,以及“大一统”糟粕观念毒入骨髓。
   
    地方为什么想分离?是因为地方与中央离心离德!地方为什么会与中央离心离德!是因为中央不代表地方的利益,甚至损害、压制地方!
    请“国粉”们睁大眼睛看好了,今天导致中国地方对中央离心离德的,到底是保留地方自主权的联邦制,还是剥夺和压制地方自主权的单一制!?
   
    现在的中国两岸,不仅台湾早已走上了事实上的独立之路,连香港的“港独”声浪,也前所未有的高涨,这是为什么!?这到底是因为优容香港部分自主权的“一国两制”,还是因为习近平中央打压“一国两制”——连香港的部分自主权都要破坏!
    正是习近平一伙横暴镇压“占中”,蛮横破坏“港人治港”,导致了“台独”、“港独”前所未有的高涨!
   
    现在不要说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连江浙吴越、四川等“汉地”都想独立,地方早已离心离德,因此,中共垮台后,强行大一统单一制有什么用?只会使离心离德和分裂,来得更加猛烈!你或许可以一时用强力维持住“统一”,但随着中央强制力不可避免地衰减,结果必是彻底的分崩离析!前苏联就是例子,前苏联是共产党中央集权强力扭起来的伪联邦,而不是真正的联邦!满清垮台后各省自立,军阀割据也是一个例子。
   
    单一制由于管理半径过大等弊端,难以避免地方对中央的离心离德,因而难免国家凝聚力的涣散。
   
    也因此,中国历史上的单一制(中央集权)王朝,没有超过三百年的:汉朝虽总寿四百年,但分为西汉和东汉,各自只有约两百年;宋朝虽总寿三百一十七年,但分为北宋和南宋,各自只有不到一百六十年,唐、明、清各自只有两百多年、、.
   
    为什么中国改朝换代这样频繁?一大原因就是中央集权导致国家凝聚力不强。典型的是宋朝和明朝,表面上看,宋、明亡于外族入侵,但入侵宋朝的蒙古人,为什么没能彻底地征服东欧,甚至未能彻底征服俄罗斯?而诺大一个明帝国,人口上亿,竟被一个人口只有数十万的满洲人(女真人)征服!为什么?其一大原因就是,东欧和俄罗斯的分封制(类似联邦)因素比中国强,而明帝国完全是一个凝聚力涣散的不开明中央集权制,比宋朝还不如。
   
    在分封制(类似联邦)下,地方贵族有较大的自主权,有地盘才有他们的富贵,失去地盘就几乎失去了一切,因此他们会为保地盘而自动与入侵蛮族殊死血战,而象明帝国那样的大一统帝国,地方的官僚只是皇帝听差,缺乏守疆卫土的强烈驱动,而只要摇身一变,投靠鞑子,同样可以换取高官厚禄、、.
   
    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蛮族入侵由多个封建主(类似于联邦)组成的欧洲,遭遇的抵抗,要比入侵(周以后的)中国强烈得多,历史上没有一个蛮族能够征服整个欧洲大陆,原因即在于此。秦朝以前的两千年内,分封制的中国从未被北方蛮族入主,而后却四度遭北胡蹂躏和征服:五胡乱华、金灭北宋、蒙古征服、满清入主,原因之一也在于此。
   
    由史可鉴:凝聚力与地方的自主权是密不可分的。明朝的地方官吏,为什么不象周朝的诸侯和欧洲的封建主一样殊死抵抗蛮族,而大批去投降野蛮落后的满洲鞑子?是因为明朝的地方官吏缺乏地方的自主权,地方搞好了,他们所得不多,地方丢失了,他们损失不大,且摇身一变投敌侍奉鞑子,很可能得到更高的官、更厚的禄。中国汉族民族凝聚力很差,既与满清和中共的摧残有关,也与长期实行大一统中央集权有关。
   
    如果中央(联邦)尊重地方的自主权,地方的官民会自动效力于中央(联邦),因为这时候中央(联邦)与地方的利益是一致的。反之,则离心离德。
   
    在真正的联邦制下,地方的领导人由地方选举产生,地方实施各自的法律和政策,这就保证了地方的领导人代表地方的利益。
   
    而单一制就难以做到这点。单一制下,地方领导人往往由中央任命,且地方必须统一实行中央制定的法律和政策,这就必然会造成地方领导不顾本地利益,而偏重于献媚讨好中央。这不仅会造成地方对中央的离心离德,还会造成地方民众对地方政府的离心离德,以及地方政府内部的上下离心。
   
    各省、市领导人普遍异地为官的中共国的今天,就是这么一副不堪的图景——三重的离心离德。
    要指望这种国家有凝聚力,完全是奢谈!所以今天的中国大陆人心思变,无论官民,众多的人都巴望改朝换代!
   
    因此,表面上看,单一制下对地方的中央任命,似乎防止了地方的分离,但大国单一制的中央任命,只会使地方更加离心离德,从而令日后的分离来得更猛烈、更彻底。
   
    如果不尽快瓦解中共的统治,采取联邦制,中国今后的分崩离析危险,只会更大!
   
   
   
    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要想长久地保持国家的统一,就得获取地方的真心归附,为此,就必须选取充分保留地方自主权的联邦制。
   
    当然,为了防止地方的统治者专制独裁,今后的联邦制中国,联邦各省可能以采用统一的法律为宜。
   
   
   
   
   曾节明 于2017.5.8丁酉乙巳乙未春寒下午于纽约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