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谢选骏文集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谢选骏: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美国之音让美国媒体人蒙受奇耻大辱》(2017年5月18日,程凯)说,美国媒体人对美国之音四月十九日采访中国富商郭文贵爆料中共高层贪腐丑闻现场直播原定三小时却在进行到一小时突然中断事件的关注,多于对郭文贵爆料本身。郭文贵曝的猛料,毕竟是中共党内大狗、小狗、饱狗、饿狗之间在十九大之前的互相撕咬,而美国之音现场采访郭文贵直播中断,则事关美国的所有媒体与每一位媒体人的气节、人格、尊严与独立精神。美国之音中断直播,毫无疑问是因为受到中共政府的压力,美国媒体二百多年的历史,成千上万美国媒体人,从来没有的奇耻大辱,在四月十九日这一天,美国之音让他们蒙受了。
   


   美国之音不同于美国的其它媒体,它隶属美国国务院,宣扬美国价值观,有不受外力干预的独立的编辑方针。中共政府当然清楚美国之音的重要,美国之音被中共渗透,过去时有传闻,四月十九日得到证实,而且触目惊心。美国之音女台长阿曼达·贝内特,“双规”了参与采访郭文贵包括中文部普通话语组主任龚小夏在内的五位采编人员,却放过了被普遍质疑的亚太执行主编张晶。张晶是中共《人民日报》首位驻美记者张彦之子,四月十九日那一天,是他下达或者传达的停播命令。据美国中文《明镜》网报导,停播事件涉及美国之音的高层人员,从台长到执行副台长、副台长,贝内特台长竟然说中共政府对美国之音的压力是零,美国之音公关部也发表此地无银的声明,表示“中国政府的压力没有对决策过程发生任何作用”。贝内特是普利策奖获得者,她睁着眼睛说瞎话,她身上的普利策精神荡然无存。人们有理由怀疑,贝纳特才是受中共政府渗透和操控的第一人,在美国之音停播事件中,首先应该被“双规”的,应该是贝纳特。
   
   中共政府对美国之音的渗透与操控能力有多大?至少大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特朗普上台三个多月来,排斥和用刻薄的语言咒骂《纽约时报》、CNN等左派媒体,但他无可奈何,他对美国的媒体毫无影响力,不但止不住左派媒体对他的批评,反而使得批评的声调越来越尖锐。媒体独立和新闻与言论自由,是美国立国的基石,正如美国的伟大总统杰斐逊两百年前所说:“如果由我来决定我们是要一个没有报纸的政府还是没有政府的报纸,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可悲的是,特朗普与任何美国总统都做不到的事情,中共政府轻而易举做到了:它让美国之音停播就停播,让美国之音闭嘴就闭嘴,它甚至无需像特朗普那样大动干戈,它只需做几个简单的动作:中国外交部约见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中国驻华盛顿大使崔天凯向美国之音打个招呼,就让美国之音匍匐在自己的脚下。
   
   我在二零一三年曾写文章,提醒美国人,注意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操控。那时,中共的渗透与操控只达到影响美国中文媒体的程度,其它领域,也不过是打进大学开办孔子学院,在纽约时报广场租下液晶广告牌宣扬中共形象等等。后来事态越来越严重:中央电视台在美国开设分台,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进入了美国有线电视网络;重金收买美国智库和大学研究机构,要他们向美国政府决策层提供有利中国的研究报告;他们可以让美国地方政府的旗杆上升中国的五星红旗,可以让原本接纳中国盲人政治异见人士陈光诚的大学对陈光诚下达逐客令;而仅仅不过三年,中共就有能力操控美国的主流媒体了,可以让美国政府主管的美国之音按自己的指令行事。
   
   当代世界,对西方文明与普世价值构成威胁的,一是伊斯兰极端主义,一是中国的共产主义。伊斯兰极端主义通过恐怖袭击实现他们的目的,中国的共产主义则是通过“大外宣”达成他们的目标。前者消灭西方人的肉体,后者摧残西方人的精神。中共从十多年前开始,每年编列数百亿美元预算,实施“大外宣”战略,西方国家懵然不知。当西方国家的政治领袖们热衷于与中共政府绥靖之时,“大外宣”已大见成效,这一成效的最新标志,就是让美国之音停播事件。
   
   西方世界再也没有像里根总统和撒切尔夫人那样远见卓识、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高度警惕绝不妥协的政治家了,放眼望去,皆是浅薄无知、目光短浅、见利忘义的政治庸人。因此西方国家战胜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相反,西方世界的文明与普世价值以及西方世界的民主制度本身,终有一天要被共产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摧毁,这样的事在美国、在欧洲正在发生。认识到危机的人们阻止其蔓延,最后一道防线就是媒体的独立精神和新闻与言论自由,但四月十九日美国之音现场直播停播事件发生,这一条眼看也要崩溃了。
   
   被“双规”的五位美国之音中文部编辑记者发表声明,要求美国政府彻查停播事件,近来网上每天都有谴责美国之音的文字,受邀担任美国之音中文部时事评论嘉宾的几位中国学者发表声明拒绝再与美国之音合作。但我不相信特朗普政府能如人们所期望的那样彻查美国之音停播事件,更不相信特朗普政府能从事件中引起对中共政府渗透和操控美国媒体的警觉。特朗普上任之初,曾为人们带来右翼保守主义重回美国政治的希望,人们甚至期待特朗普成为美国的又一位里根总统,但三个多月下来,特朗普当初所说“美国与中国的意识形态分歧根本不可能调和”音犹在耳,不看中国脸色办事、不向共产主义妥协的姿态历历在目,但在四月初的佛罗里达湖海庄园“特习会”后,一切都成了泡影。美中关系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现在的情形是:特朗普处处迎合习近平以致到巴结的地步,不但美中贸易战硝烟不起,解决朝核危机也要看中国的脸色,巡航南海的美国军舰也撤走了。人们不知道特朗普吃了习近平什么样的迷魂药,会有如此大的变化:一夕之间,特朗普便与坚守共产主义的独裁专制者、被“记者无国界”组织确认为“新闻自由的公敌”、曾被他指称强暴了美国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成了当今世界政治领袖中最亲密的一对兄弟。
   
   美国之音采访中国富商郭文贵现场转播一小时突然停播事件的后续,是刚刚开始还是就此了结,是有更多黑幕被揭露出来还是被掩盖下来,中国政府渗透、操控美国媒体的情形是继续恶化还是被阻止,人们正拭目以待。但无论结果如何,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将被写进美国的新闻史,那一行字是:这一天,美国之音让美国媒体人蒙受奇耻大辱。
   
   谢选骏指出:上文写的慷慨陈词,可是不免有些书生意气。试想俗话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人乎!难道美国之音不是人组成的吗?难道美国新闻界能够摆脱人性吗?有钱不仅能使美国之音推磨,还能使美国之音的上级推磨……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难道美国政界的丑闻还不够多?这个世界上,只有钱是最大的公约数,“见钱眼开”不能免俗。文官不爱财,武将不怕死——那岂不成了理想的乌托邦了。这只有在战争年代可以做到,在和平时期不可能也,因为一切都要靠着钱币运行。
(2017/05/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