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谢选骏文集
·21世纪的新锁国时代
·打倒川普解放美国
·全球化终结联邦结构
·伊丽莎白一世是莎士比亚的组成部分
·21世纪的新价值观我早就预告过了
·祖国就要吃掉人民了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有原罪却坚持不去犯罪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了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义工是最好的保健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做人”先于“生意”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新官武汉肺炎是优生学的利器
·西方文明的瘟疫忏悔
·牧师企图侵犯上帝的主权就沦为巫师了
·“禅院”和“佛教”一样都是语义矛盾的怪胎
·福柯的智力为何受到了限制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死和不死都一样
·人类无法摆脱灭绝的宿命
·不肯退休的不仅仅是人
·中国诗歌征服欧洲
·莎士比亚凭借英美的霸权红火了200年
·骑在儿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张学良是一个吃软饭的卖国贼
·明末清初三儒为何不能启蒙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王康不知第三中国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经济增长是疫情的温床
·封城危机的时穷节乃见
·北磁极的挪移是否引起人类社会的颠覆
·武汉肺炎摧毁了希腊文明
·普世价值也顶不住微信的渗透了
·革命是病毒的播种机
·血泪之路开启了毛匪红色高棉的上山下乡
·流氓国家与国家流氓
·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动乱和革命暴乱
·何炳棣是真傻还是装傻
·前浪后浪都是亡国奴的流浪
·后浪前浪都是血汗工厂的血浆
·西方式的礼节极不健康且是瘟疫的温床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不是第四美国的开创者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好医疗
·大陆和台湾共同整合世界
·病毒创造了奇妙的新世界
·失忆比无知更加幸福
·宁死不进方舱医院
·邓小平狂犬是一个街头流氓
·“牲人”就是“废垃”、“费拉”
·报丧也能赚钱
·乔姆斯基是共产党中国的乏走狗
·抵御瘟疫以形成新的文明
·贫穷的根源在于安贫乐道
·中国真的成了一个超级大国
·秦朝和隋朝都是“战狼国家”
·鲁迅为何先后谄媚袁世凯和共产党
·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
·独处是生命的本来状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谢选骏: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奧州減稅陷財困 前車之鑑引人憂》2017年4月28日说:
   
   奧克拉荷馬州四年前實施減稅,結果州府收入銳減,如今連教育經費也難籌措。


   
   川普政府提出為企業和個人大肆減稅的計畫,堅持這種做法能夠刺激經濟成長,足以彌補失去的稅收並裨益中產階級。但是,奧克拉荷馬州採取這種共和黨一脈相承的方針,卻鬧得財政窘困,難為無米之炊。
   
   四年前奧克拉荷馬州石油業興隆發展,州府擁有2億元稅收盈餘。主政的共和黨成功的推動降低最高所得稅率、把油氣生產稅從7%降到2%,並向企業提供更多稅務獎勵。
   
   但是,石油業好景不常,財源隨之枯竭。對降低稅率的利益的堅定信心,也轉為如何應付學校、醫療保健和公共安全等基本服務的恐慌。
   
   「美聯社」報導,奧克拉荷馬州稅收已連續第三年銳減至比預算需求短少大約20%,情況嚴重到連公路巡邏州警都接到警告不要把油箱裝滿,酒醉駕駛也不會被吊銷執照,因為沒有足夠行政人員處理這種作業程序。全州513個學區有98個為了省錢,改為每周上課四天。
   
   州議會已努力削減開支,去年的實質預算就比2009年少11%,卻仍無法縮小預計9億元赤字。州議員正研究更激進的步驟,像是減少對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的給付,並可能導致數以百計療養院關閉。
   
   奧克拉荷馬州並非唯一因減稅陷入財政困境的紅州;共和黨在2010年期中選舉大獲全勝後,許多由其控制的州近年紛紛減稅,而現在堪薩斯、印第安納、密蘇里和密西西比州議會都在辯論如何增加稅收,以紓解預算困難。
   
   奧克拉荷馬州長瑪麗‧弗林仍然支持2014年的減稅做法,可是她現在要求對香菸,燃料和各種服務加稅。
   
   到目前為止,弗林和其他共和黨官員尚未因政府財務困難付出政治代價,他們的保守派選民也仍然認為政府可以繼續精簡。但是,許多民主黨人士相信很多選民已厭倦年復一年的預算危機,期望有所改變。
   
   谢选骏指出:“奧克拉荷馬州四年前實施減稅,結果州府收入銳減,如今連教育經費也難籌措。”四年之前?!令人震惊。那不是在2013年吗?那一年我从纽约千里迢迢开车去奧克拉荷馬城那里观光,不仅没有得到一点照顾,反而受到当地警察的这样款待:他们看到我是纽约的车牌,知道我是过路的客人,不可能久留,于是趁机给我开了一张两百多美元的交通罚单。借口竟然是我看到警车没有换道减速!而这个,完全是凭他自己的主观感觉,没有任何客观依据的。在别的州,这样的“问题”,最多也就是一个口头劝告,而在这里,却是趁人之危、狠敲竹杠、罚上一笔!如果我不服,可以去法庭上诉,不过法庭的排期是一个月以后。谁能在那个偏远的地方呆上一个月呢?如果一个月以后再来控告奥克拉荷马州的警察胡闹,所需费用可能几倍于两百美元。反复权衡,只好在限期到来之前用信用卡交了钱。因为罚单上威胁:如果不来上庭也不交钱,他们就有权利全国通令,然后吊销驾照!我最终不得不交付这笔买路钱,自我安慰说算是帮助了奥克拉荷马州贫困地区的儿童了。
   
   可是,到了2015年,又看到了这样恶性的事态发展:
   
   2015年7月,美国奥克拉荷马一家幼儿园的雇员注意到护理员们给园中儿童服用Benadryl(中文译名:苯海拉明)让他们睡觉,有些儿童甚至是小于1岁的婴儿。这名另类的雇员感到很不舒服,在和她的父母交谈后,联系了儿童福利部门,儿童福利部门随后通知了警方。警方进行了立案调查。幼儿园的一些员工也站出来承认在园长的指导下给孩子服用Benadryl。园长面临虐待儿童的指控。在成人和较年长的孩子中,Benadryl被用于抗过敏药物和帮助睡眠药物。儿科医生警告说,幼儿服用Benadryl可能导致严重的副作用,甚至死亡。
   
   美国有些父母给孩子服用Benadryl帮助他们睡眠,特别是在飞机上的时候。但医生说Benadryl不应被用作儿童镇静剂。该药的标签上说明它不应该被用来帮助12岁以下的儿童睡眠。Benadryl过量可导致儿童呼吸过缓,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导致死亡。FDA和制药厂商都同意不使用Benadryl来治疗2岁以下儿童的过敏。标签上也说明2至5岁的儿童可给予Benadryl,但需在医生的监督下。但是我估计这个幼儿园不会有事的。他们可以辩解说,这是为了孩子们的幸福和安全!
   
   为什么呢?因为奥克拉荷马州号称充斥了无情的牛仔。
   
   ……
   
   可是现在,不择手段搜刮财富的牛仔们却面临破产危机了,谁能想到他们的报应来得这么快。
(2017/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