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谢选骏文集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谢选骏: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19
   
   《一星期接好多穆斯林强奸案 瑞典警察大吐苦水》说,2017年2月,一个叫Peter Springare的瑞典警察引爆了瑞典网络,成了最火的网红。


   
   他违反组织纪律在facebook上大吐苦水,说自己一个星期内接了各种恶性案件案:强奸、抢劫、谋杀……
   
   而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分别是穆罕穆德,阿里,阿里,穆罕穆德……
   
   观察者网编译Peter Springare文章如下:
   
   我实在是太累了!我接下来写的内容,是政治不正确的。  我是冒着失业的风险跟你们说这些话的,因为作为国家公务人员,按纪律是不能向纳税人透露这些的。
   
   不过我不怕,反正我已经干这个工作47年了,也快退休了。而且,我说的都是事实。
   
   我是厄勒布鲁(Orebro)的警队小队长,负责恶性犯罪案件的调查。
   
   这些案件,是瑞典国家预防犯罪委员会(BRA)和左派党不会在公开辩论中提到的。
   
   在我看来,学校是混乱的地方,医疗保健就是地狱,警察已经被完全毁灭。
   
   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没有人敢说出来。因为瑞典一直活在一个宏伟的童话世界中,这是在这个功能失调的社会里唯一政治正确的选择,而这个社会总是用各种宗教的破坏性行为来折磨自己。
   
   这个星期的星期一到星期五,我处理的案件都是强奸,强奸,加重强奸;袭击、抢劫、敲诈、勒索、滥用司法程序、威胁、暴力对抗警察、威胁警察、贩毒、加重毒品犯罪、企图谋杀,然后,又是强奸、敲诈、殴打……
   
   犯罪嫌疑人都是阿里,穆罕默德,马穆德,穆哈迈德……
   
   没错,在瑞典毒品犯罪的郊区,穆罕默德·阿里(Mohammed Ali)的名字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而瑞典名字只出现了一次:Christoffer(克里斯托弗)。
   
   而这些犯罪嫌疑人都来自哪些国家呢?伊拉克,伊拉克,土耳其,叙利亚,阿富汗,索马里,索马里,叙利亚,索马里,还有一个来自瑞典。
   
   其中,有一半的犯罪嫌疑人没有有效证件,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在国籍上撒谎。
   
   我所说的这些,都只是厄勒布鲁的情况,这些犯罪占据了我们100%的调查内容和精力,给我们的司法系统造成很大压力。
   
   而这样的情况,目测要持续10到15年。
   
   (完)
   
   帖子发表于2月3日晚,虽然Peter Springare的Facebook账号并未进行身份验证,但还是引发了大量关注。
   
   截至9日上午,已经有4.5万点赞,近2万分享和近7000条评论。
   
   瑞典网友在评论里各种感谢他:你是勇敢的人,说出了真相,谢谢!
   
   Peter,多谢你说出了我们所有瑞典人都知道的真相。媒体和政客还企图掩饰太平,现在被赤裸裸地揭露了。
   
   多谢你这么勇敢,我希望这些文字可以唤醒瑞典政客。我们应该严厉惩罚犯罪分子,并且是时候开诚布公地讨论移民问题了。
   
   谢谢你有勇气站出来说出真相。我们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们的国家有意通过大批移民犯罪分子来摧毁我们的经济和文化。这些犯罪分子的文化与我们不相容,也不打算有建设性地参与社会。
   
   瑞典人需要雄起,拿回自己的国家!不然,20年后,瑞典可能就不是一个国家了……
   
   其他国家的网友也来凑热闹:
   
   我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退伍军人,为你敢站出来说话的勇气点赞。你是人民的好公仆。
   
   你们瑞典人应该“让瑞典再次伟大”。
   
   他是你们国家的英雄。
   
   Peter Springare 4日再次发文称,他说出那些话,并非为了把移民和寻求庇护的人当做罪犯,而是为了保护所有在瑞典生活和工作的人:“我只是想说移民罪犯和移民犯罪,而非排斥所有移民和寻求庇护的人”。
   
   “移民罪犯和移民犯罪已经严重地扰乱了我们的法律制度,但政客却还是鸵鸟埋沙的姿态。只有充分认识到移民罪犯和我们的人文法律价值观完全不一样,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Peter Springare
   
   瑞典人民十分感动,纷纷给他寄去鲜花表示支持和感谢。
   
   Peter Springare 7日在Facebook上说,这几天,他还收到了世界各地人民发来的邮件,为他加油打气。
   
   他表示,有了大家的支持,他就有了斗争到底的勇气。
   
   瑞典媒体也站出来为Peter Springare发声:“专家力挺Peter Springare:他不应该受到批评”。英文媒体RT和Breitbart也报道了这件事。
   
   目前,Peter Springare尚未在Facebook透露自己是否因此而受到处分。
   
   谢选骏指出:难怪这个警察也能激发这么多的共鸣……对于一些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人,你如何去同情它?如何去表达你的同情?如何去实现你的同情?
   
   这说明美国的情况并不孤立。而是一种全球风潮的体现:
   
   《特朗普炮轰法官,大法官提名人看不下去了》说特朗普总统周三炮轰联邦法官,后者正在考虑一桩质疑特朗普禁止以穆斯林为主的七国公民入境的行政命令的案件,而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人选则表示,他对独立法官的攻击“令人泄气”、“使人灰心”。
   
   特朗普加剧了自己因上述移民命令与相关法院之间的公开不和,称他发现周二晚上就他的行政命令举行听证会的联邦上诉法院“丢人”,并表示相关法官未能理解“就连一个高中差生都能理解的”的概念。
   
   这番话显示了一名在任总统对独立司法系统的不屑,这令人惊讶。对特朗普来说,做出这番表述的时机颇为尴尬,因为他新选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选、丹佛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尼尔·M·戈萨奇(Neil M. Gorsuch)正在国会同参议员会面,希望获得他们的确认支持。
   
   戈萨奇法官对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表示,他反对特朗普对相关法院的严厉指责,包括他周末对西雅图一名暂时禁止实施其行政命令的联邦地区法院法官的攻击。在周六发表的一条推文中,特朗普总统称詹姆斯·L·罗巴特(James L. Robart)法官是一名“所谓的法官”,还说他的裁决“荒唐”,将会被推翻。
   
   特朗普咒骂法官的做法,赫然打破了两党总统遵守的一项传统。据多名来自不同政治光谱的法官和政界法律专家称,总统通常都努力避免介入与自己或自己的政策有关的诉讼案件,或质疑负责断案的法官,甚至连给人这种感觉都要避免。
   
   “我不想说法院有偏见,因此我不会说它有偏见,”特朗普周三在华盛顿的一个县治安官和警察局长会议上说。“但法院的政治立场似乎太强了,如果他们能够看懂口供,做出正确的裁决,对我们的司法制度来说就太好了。”
   
   发表讲话时,特朗普开门见山地背诵了美国法典中的一个段落。该段落规定,无论何时,总统只要认为外国人的涌入对国家有害,便有权限制移民。他说,周二晚上,自己在看三名法官组成的联邦上诉委员会就他的行政命令,以及总统在国家安全事务上的权限进行的有关辩论时,看得“目瞪口呆”。
   
   “昨天晚上,我在电视上听到了一堆丢人的话,”特朗普说。“我觉得令人难过。我觉得那是令人伤心的一天。我觉得如今我们的社会处于危险中。”
   “这种情况极为少见,”前联邦法官、斯坦福大学宪法中心(Constitutional Law Center at Stanford University)主任迈克尔·W·麦克康奈尔(Michael W. McConnell)说。“特朗普撕裂了长期以来的惯例和各分支之间的友好。”
   “在一定程度上涉及礼仪,但更重要的是,各分支不相互指责,分权才能更好地发挥作用,”被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提名为联邦法官的麦克康奈尔接着说。
   
   特朗普似乎决意要和手握其入境禁令命运的独立法官进行这样的对抗。
   特朗普是在那场激烈、粗暴、持续了大约一小时的审理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说出这些话的,全国性电视台直播了审理的音频。审理期间,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Ninth Circuit)的三名法官对司法部一名为特朗普的命令辩护的律师提出的观点表示了质疑。
   西雅图的一名联邦法官周五下令禁止实施特朗普的入境禁令,该上诉法院正在考虑是否维持该裁决。前述上诉委员会于周二表示将尽快做出裁决。周三,特朗普似乎被该命令遭到的反对激怒了,称“对我来说真的是不可思议,我们的一桩诉讼案件居然要拖这么久”。
   
   特朗普总统对执法官员称,他的行动仅仅是出于对恐怖主义的担忧。他说,自他上台并接触到有关美国人所面临风险的信息以来,恐怖主义的威胁加剧了。“相信我,过去两周里我了解到了很多,恐怖主义的威胁远比我国民众所理解的大,”特朗普说。“但我们会处理好。我们会取得胜利。”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一名在任总统对独立司法系统的不屑”、“特朗普炮轰法官,大法官提名人看不下去了”……但是却得到了多数美国选民的拥护?
   
   瑞典发生的事情可以帮助我们理解:那貌似和美国无关,但其实是一个国际事件的不同环节,那就是“伊斯兰的全面威胁”。而在瑞典,正如在美国,司法系统确实没有“充分发挥应有的作用”。否则,就不需要总统来亲自捉刀了。
   
   (the rise of the Trump empire/119)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2017/0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