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圣灵光照中国
·日用饮食:他向来眷念我们
·在神之下──从效忠誓词事件看美国文化的变迁
·《荒漠甘泉》9月30日 -10月1日
· 《荒漠甘泉》10月2日
·劳伦斯:爱的根基19
·《荒漠甘泉》10月4日
·基督教与民主—基于教会史的反思
·《荒漠甘泉》10月5日
·日用饮食:生气要谨防犯罪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荒漠甘泉》10月6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2
·日用饮食:在患难中欢喜
·诺虹:从杨绛到雨果,寻索灵魂家园
·最高明的医治是爱——评影片《心灵捕手》
·《荒漠甘泉》10月8日
·陈希曾:灵命与福份 3
·诗:我是谁?(外四首)OC电刊
·情欲·理性·信仰之爱——《卡拉马佐夫兄弟》三个人物赏析
·朱晓明:美国真的是“敌视基督教的国家”吗?
·《荒漠甘泉》10月9日-10日
·你真懂得学习吗?文/齐宏伟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1日
·《荒漠甘泉》10月12日
·《荒漠甘泉》10月13日-14日
·金枫的叶子 文/原初
·荒漠甘泉 10月15日
·怜爱寄居者 文/基甸 oc 电刊
·《荒漠甘泉》10月16日
·《荒漠甘泉》10月17日
·《荒漠甘泉》10月18日-19日
·《荒漠甘泉》10月20日- 24日
·从开悟到启示 文/庄祖鲲
·日用饮食:神已将那地摆在你面前
·张家坤: 活水
·圣殿历史 1
·基督教如何改造西方文明?何光滬教授
·谁来解“新离婚时代”的毒? 文/齐宏伟
·圣殿重建
·《荒漠甘泉》10月25日- 26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1: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7日-28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2: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3: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4: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5:祁伯尔 B.K.Kuiper
·《荒漠甘泉》10月29日-31日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The Church in History教会历史 6:祁伯尔 B.K.Kuiper
·宗教改革思潮对历史文化的巨大影响 文/基甸
·《荒漠甘泉》11月1日
·《荒漠甘泉》11月2日-3日
·荒漠甘泉 11月4日-7日
·改教后的教会
·改教后的教会 I
·改教后的教会 II
·改教后的教会 III
·《荒漠甘泉》11月8日-9日
·悔改!归向真神! ——呼吁基督徒为美国大选禁食祷告
· 瑞士的改教运动
·宗教改革中的阅读与启蒙 选自《现代的历程》
·《荒漠甘泉》11月10日-12日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 基督徒当继续为其祷告
·《荒漠甘泉》11月13日-11月17日
·《荒漠甘泉》11月18日-20日
·圣经简单大纲一 刘锐光
·《荒漠甘泉》11月21日-25日
·许志伟博士的见证
·如何走出《驴得水》的人性困境
·《荒漠甘泉》11月26日-30日
·感恩节随想
·川普的副总统彭斯任州长时曾签署法案主张公开尊崇神
·荒漠甘泉12月1日-6日
·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最美的惊喜 OC电刊
·华人祖先究竟来源哪里?
·《荒漠甘泉》11月11日-17日
·为什么这些伟大的科学家都信神
·《荒漠甘泉》12月18日-20日
·《荒漠甘泉》12月21日-25日
· 伯利恒,耶稣诞生地 文/健新
·巴西空难奇闻 在神的护佑下生还 许灵
·《荒漠甘泉》12月26日-31日
·地狱,火湖,永刑,生命册,乐园 -OC电刊
·《荒漠甘泉》1月1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2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3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4日-6日
·什么是与基督联合?文/骆鸿铭
·《荒漠甘泉》1月7日-8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9日
·奥运金牌的荣耀与恩典 文/基甸
·《荒漠甘泉》1月10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1日
·你能再为我朗读吗?——观影《生死朗读》
·中英《《荒漠甘泉》1月12日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中英《《荒漠甘泉》1月13日-14日
·中英《《荒漠甘泉》1月15日
·中英文《荒漠甘泉》1月16日
·回家——献给2017年春节 文/刘茗
·中英《荒漠甘泉》1月17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墨与彩的交响,灵与魂的共鸣——赏析白野夫的彩墨

   文/施玮
   
    白野夫先生纵横于水墨彩之间,突破传统与当代的藩篱,任凭点、线、块在激情而松驰的笔势下聚合、撞击、叠加、交融、远眺……那眼不能见的灵魂隐显于画面,甚至是灵魂中的万千情思、上下求索,也始而隐忍,继而呼号着突显在我的面前。
   
   这一刻,我是震惊,甚至尴尬的,面对着另一个人赤裸的灵魂,以及它所寓意的人类灵魂之放逐与回归、出死与入生……突然明了,野夫邀我以诗评他的画,实在是因为白野夫先生是一个自觉性极高的艺术家。他的作品虽然创作形式和大多数水墨画家一样趋向“无为”,但他的审美和企图却突破了老庄的“无”,进入了“日光之上”的“有”。


   
   面对描绘不可说、不可睹的“灵魂”,面对上帝的圣善之灵与人之灵的唱合,除了诗句,还有更准确地贴近并解读之方式吗?
   
   站在这些画作面前,浸在这些彩墨之中,我心中所凝成的诗句或与画有关,或也无关……但,同被一灵所感却正是评论之美境。
   
    蝶之六翼
   
   
   
   
   第一翼
   
   
   
   一只巨手抓住了你,握住艺术和命运的咽喉。
   
   你死在那一刻,你也活在那一刻。在死亡的土层下,放飞你的鹰。
   
   出死入生,色彩是火山口的岩浆,赞美是黑暗中喷涌的血。
   
   你在色块中积郁着嚎啕,以力透纸背的毫尖,企图割裂蒙住眼的帕。
   
   你在哪里?我在哪里?蝶翼如钢,划破了柔性的水墨。
   
   
   
   第二翼
   
   
   
   遍地的黑暗要吞没你,你里面的黑暗大于外面。
   
   你在旷野中行走了三十九年,看不见流奶与蜜的迦南。
   
   三十九年后,你站在一片巨大的黑暗面前,伫立。静默。
   
   不再试图用四肢和头脑的行走,来划破黑暗,不再试图用笔画出光明。
   
   终于,你放下了奋战也息了挣扎,以敬畏的心,静观耶和华的作为。
   
   黑暗中的火光,正在星星点点地浮显出来。燃烧。燃烧。
   
   你嗅到了血的气味,哭泣……
   
   火光之中,十字架是铁钉,也是刺向黑幕的剑。
   
   
   
   第三翼
   
   
   
   新生,粉色的世界,婴儿的初啼。
   
   心灵在光中蜕茧,蜕去一层层粗糙的思想和理念,蜕去技巧雕刻的疤痕。
   
   当艺术还原为初生,谁能不在这神圣的娇嫩面前噤声?
   
   你的翼轻颤,翼尖在歌吟中幸福地蹒跚。
   
   你的呼吸与天地之外的呼吸相融,被自己气息中的明亮迷醉。
   
   
   
   第四翼
   
   
   
   成长是艰辛的。
   
   飞翔的蝶,重新成为蛹。在千古文化的泥土中,蠕动你异类的生命。
   
   艺术将被埋葬三日,每一日都是千年,都是始和终的距离。
   
   你沉默,与地一同沉默,与天一起无言。
   
   将线条和色彩,将上古的长袍和今世的躁动,
   
   一同装在粗陶大坛中,深埋进土里。
   
   向天合掌,以耸起的寂静的十指,引天上的灵,酿这土中的酒。
   
   
   
   第五翼
   
   
   
   在痛苦与挣扎中燃烧自己,心终于被那根二千年前的铁钉刺穿……
   
   释放怨毒,灵魂变得轻盈。升腾,如燔祭的香。
   
   祭坛上的血,无人看见;倒在城外的灰,无人纪念,
   
   你在古老的仪式中消融自我。墨被血浸透,光从色中溢出。
   
   你升向未知的密云,因着信,以至于信。
   
   往昔的一切都在你的脚下,如法老的兵车,无法追赶神迹中的灵魂。
   
   
   
   第六翼
   
   
   
   也许你已经飞越了九重天,你的蓝色比我们眼见的天色深沉。
   
   无数双阅读的眼睛,正被你的蝶翼承负,
   
   在这蓝色中惊讶,惊奇,惊喜……
   
   这是夜空的本质,是创世以前的蓝,蕴含着“起初”。
   
   神秘、力量、无限……你仿佛在讲述一个眼不能见的真实: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世记》1:1-3)
   
   
   
   枯骨复活
   
   
   
   白野夫先生作为一个国画家,不仅艺术的手法和材料取自中国传统的水与墨,更是在审美取向和生命的底蕴中晕染着空灵变幻、如风似气之墨色和水色。但这位浸润在水墨中的中国人,同时也是一个穿越难以言说的无形之“道”,连接于自我启示的有位格之“道”的基督信仰者。
   
   上帝让他笔下虚无的水墨被吹入灵的生命之气,也让远古的预言在他笔下成为“当下”。他所创作的《枯骨复活》和《灵魂救赎》,仿佛将旧约圣经中《以西结书》37章1至10节所描写的灵,寓意性的情景活化在我们面前,让生存在当下的人真实地面对灵魂的景况,也直面救赎的呼唤。
   
   
   
   魂玉骨
   
   
   耶和华的灵降在我身上,
   
   耶和华藉他的灵带我出去,将我放在平原中,这平原遍满骸骨。
   
   他使我从骸骨的四围经过,谁知在平原的骸骨甚多,而且极其枯干。
   
   他对我说:“人子啊,这些骸骨能复活吗?”
   
   我说:“主耶和华啊,你是知道的。”
   
   ——《以西结书》37:1-3
   
   
   
   一、
   
   耶和华的灵降在你身上,
   
   降在五千年化繁为简也视实为虚的水墨上,
   
   凝冻的水流,五色的墨痕,在浓浓淡淡的矜持中,渐渐褪色……
   
   耶和华的手按在你身上,平静却又炽热,
   
   以创造万有的无限,向你传递父的悲哀……
   
   
   
   于是,你看见了遍地的骸骨,听见他们枯干的碎裂。
   
   那声音是你灵魂中的风暴,
   
   使往昔的水墨无法幽静,无法高远,也无法继续清冷。
   
   你优雅的艺术,那绢纸为墙的书斋小楼,
   
   在遍地无声的呼号中,被席卷……
   
   面对造物主的询问,你只能回答:主耶和华啊,你是知道的。
   
   
   二、
   
   仿佛是从创世之初的渊面下,取来墨;
   
   仿佛是从造人的泥团中,取来土。
   
   你让自己和艺术成为一截管道,成为一个残破器皿……
   
   让造物主的预言经过;让救赎主的血经过;让父的泪以光的形式经过、射出。
   
   
   
   在后现代的荒原上,在繁华均成废墟的平原上,
   
   自有永有者的预言,超越时间和空间,超越灵界和物质,
   
   喝令本质为空的白骨,听命。艺术成为这一霎时的见证。
   
   当枯骨腾起的时候,当骨与骨互相联络,生长筋肉的时候,
   
   你只能在你的艺术之外,肃穆旁观。
   
   
   一片薄薄的宣纸,在造物主的手中,承载了震动的大地和呼啸的狂风。
   
   这,也是神迹!
   
   三、
   
   生命是群体的也是个体的,
   
   信仰是群体的也是个体的,
   
   艺术是群体的也是个体的。
   
   你在旷野枯骨复活的大异象中被震惊、被风卷……
   
   然而,触角却探入其中,抚摸一根根个体的骨,一枚枚个体的灵魂。
   
   让色彩简化,让意象简化,让线条简化……
   
   
   
   你以看透万事的灵的眼睛,
   
   将肉体的人简化成骨骸,将死的骨吹入生气,
   
   成为灵魂的代言,成为出死入生的水墨。
   
   苏醒,是群体的,更是个体的。这是你灵性的体验,是艺术的真谛。
   
   
   
   那一份“望”的温暖,那一份“信”的甜蜜,既在水墨中,更在呼吸间,
   
   这是你在“爱”的密室中,忘我的日记。
   
   
   
   四、
   
   从远景到近观,从微观到宏大。镜头在摇动,推近,拉远……
   
   艺术被你的灵浸染,你的灵被上帝的灵浇灌。
   
   跟随着那风,水、墨、彩,仿佛三个灵魂的舞者,
   
   让平面的、静止的意韵,从宣纸上腾起……
   
    在天地间舞动;在灵与灵之间,在魂与魂之间,舞动。
   
   旋起每一双观画的眼睛,也旋起每一颗努力置身事外的心,
   
   让艺术挣脱千万条陈式,也挣脱安全的虚名,腾起。
   
   这是你的新生,也是水墨的新生;这是画者的神往,也是观者的神往。
   
   
(2017/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