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东海一枭(余樟法)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声援】闻一些毛左分子和文革余孽,闯到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骚扰邓相超先生,深感厌恶。对这些劣人,校方可以不予理睬,可以禁入校园,可以命保安驱逐,如果他们纠缠骚扰,可请警方处理。老而不死是为贼,毛贼。凡我中国人和正人君子,都应该与这些大不善、大不祥的恶物划清界限。

   【辟毛】对自己人,最狠莫过于毛左;对信仰者,最狠莫过于毛氏。无数毛左死于毛政,死于毛左乃至毛氏之手,毛家社会的人道灾难特别深重。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是历史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天理的必然。信邪拜魔,就是邪教徒,就把灵魂押给了恶魔,就自绝于诸佛、自绝于天道、自绝于人类了。

   【声援】与毛氏有杀父杀兄害亲害友之仇的中国人太多了,对毛氏的仇恨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潜意识。毛左分子既然执迷不悟,怙恶不悛,以继承毛氏事业为己任,那就要同时继承毛氏反圣贤、反中华、反人类的滔天罪恶。儒家大复仇,支持体制内外健康力量和正义人士通过各种方式与毛左算账!

   【反省】疾恶过度,也是一病,也可能犯错误。酒后闲聊曾经有人问了一个问题:“如果警方施暴的对象是毛左,你还会反对吗?”当时的回答颇为不妥,有失公正。正确的回答是:“警方任何时候都应该文明执法,执法过程中任何暴力行为,都必须有理可据,有法可依。对待毛左分子也不能法外施暴。

   【建议】必须把毛左的嚣张气焰坚决打下去,以形成一种良好、正义的社会风气。建议习王团队加强防范、加速清理官员和知识群体中的毛左分子,防止它们诱导、煽动民众崇毛情绪,防止它们挟毛氏而搞复辟,挟毛群而压中央。对毛左中的贪官恶吏从重从严惩治,让毛左分子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辟毛】毛左害人又害己,祸国也祸家。为了减少和防范家庭后患,对于毛左分子,其家人应该想方设法有所制约。若父母是毛左,儿女应该婉言劝阻;若儿女是毛左,可以略予强制。毛左任何“爱国”行为,无论非法合法,都是逆天悖理的,轻则献丑丢脸,重则招怨造孽,招致野鬼冤魂缠身,恶化自身和家人命运。

   【呼吁】习王当局即使一时不能、不愿、不敢在名义上彻底去毛,也早已超越毛思想,对于毛左势力,应该严防密守;对于捣乱闹事者,必须严惩不贷。这股五反牌恶势力,是中国之心癌,人类之大敌,凡我同胞和正人君子,都应该与它们彻底切割,并通过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为除恶去癌贡献力量。

   【辟毛】毛左邪恶,与中华文化、正人君子、天理良知为敌,不仅犯顺而已。它们把事做绝了,自身必然绝灭。毛左无后,没有后福和后来,这是历史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天理的必然。真正具有儒家修养和良知觉悟者必然懂得这个道理,也必然深知这股恶势力祸国殃民的危害性,不屑与之共戴此天。

   【辟毛】邪极丧心,恶极灭身。邪恶之徒,轻则天谴,重则天诛。无论是刑杀自杀饿死病死还是死于各种天灾人祸意外事故,无非天诛。信仰毛思是大邪,拥护毛政是大恶,所以,做毛左是“最不合算”的,即使有利可图,也是眼前小利,却会招来天谴乃至天诛。

   【历史眼】重在正不正。是正确的话,正义的事,就应该去说,努力去做。至于可不可能,不必深究。很多事,今天不可能,未必明天不可能;一时不可能,未必永远不可能;百家不可能,未必吾家不可能;西方不可能,未必中国不可能;毛时代不可能,未必习时代不可能,儒家时代不可能……

   【君子】批判必须批判的,称赞应该称赞的,批判和称赞都应该如理如实。批判正人君子和正确的思想,称赞别人的错误和罪恶,都是非常缺德的行为。孔子说君子有四恶,将“恶称人之恶者”放在第一。所有毛左和大多数共官都犯了这一条,都是让孔子厌恶的东西。

   【辟毛】崇毛反毛,正邪对立,天地悬殊,人鬼殊途。反毛是最重要的辟邪,最根本的抗暴。儒家要复兴,政治要更新,社会要进步,中华要重建,都必须全面彻底地去毛。邪徒崇毛纵然得利,恶报难逃;正人反毛若受迫害,功德更大。世易时移,恶势力对正人君子已很难造成大的伤害。

   【答客】或谓毛氏好歹是汉族,元朝却是异族,东海反毛崇元是不明华夷之辨云。殊不知华夷之辨的标准是文化、文明而非种族民族。元朝虽异族,能尊儒向道,近乎华夏,故进之于华夏之域;毛氏虽汉族,却反儒悖道,甚于夷狄,故退之于夷狄之外,斥之于人类之外。

   【邓相超】以“捍卫邓相超教授的言论自由”声援邓教授,其意可嘉,其实不当。邓相超是教授和院长,其言论如果严重错误,轻则批评警告,重则削职为民(削去教职公职),理所当然。但邓教授辟毛,不仅没错,而且有功,充分体现了文化人的责任感正义感,应该受到民间支持和官方嘉奖。

   【朱元璋】朱元璋出身邪教红军,但鄙视邪教,憎恨红军。随着自身力量壮大,逐渐摆脱邪教控制,尊孔尊儒迅速儒化,广泛团结仁人志士,陆续剿灭各路红军,成功之后与邪教彻底切割并严禁之。这就是在群雄中朱元璋后来居上、一枝独大并成为开国帝王的奥秘所在。

   【辟毛】毛氏最大的罪恶,不在毛政而在毛思;毛氏最大的罪恶,不是发动内战,不是饿死几千万和害死无数官民,而是摧毁了文化,毁灭了人性,让人民的邪欲恶习获得了空前的解放,让几代中国人非人化,变成了比豺狼魔鬼更加可怕的东西。这是比谋财害命更加深重的罪孽。

   【辟毛】毛思想主要内容有五:唯物主义,集体主义,民粹主义,阶级斗争,反儒崇法。唯物主义让人物化,集体主义是极权主义的捷径,民粹主义纵民之恶,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阶级斗争草菅一个阶级,害人杀人无数。反儒崇法颠倒正邪,崇尚诈力。这是无可饶恕、无可修正的五大恶!

   【下贱】毛政是暴政之典型,毛氏是暴君之最大,古往今来暴力第一,欺诈第一。故人间至贱,莫过崇毛,无论贫富贵贱,都是贱货。贱货最容易遭到践踏,并且最容易遭到自己人的践踏。毛氏就是践踏、迫害、诛杀毛左分子的第一人。毛氏死了,毛左的命运或许略好,但也非常有限。天理不容故。

   【辟毛】山东政府与毛左恶势力一个鼻孔出气,解聘邓相超省政府参事职务,让一些正义之士伤心和灰心。其实没必要太在意,不妨把眼光放长远些。尤其是这个大变革时代,很多东西已经恶贯满盈,说垮就垮;很多事物已到了临质期,说变就变。毛左势力垂死挣扎,与之共舞者无论多么位高权重,必将付出相应代价!

   【辟毛】为善或会吃眼前亏,必有后福;助恶或许有利可图,必有后患,必将付出相应的代价。继承毛氏的事业,就不能不继承毛政的血债。毛左势力必然灾难深重而没有未来,这是略有文化和历史常识者都可以判断的。这些自绝人类的恶物和灾星,跳得越高,将会摔得越重。

   【辟毛】最轻蔑厌恶毛左、最善于迫害毛左的人,毛左最大的敌人,是毛左。毛左收拾起毛左来,那真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花招和罪名都有。最善于培养毛左利用毛左、也最善于迫害和消灭毛左的人,是毛氏。毛时代被饿死、斗死、害死的无数文武和官民,不是毛左者几希。

   【呼吁】 @鲁西老狂徒 是东海网络故人和自由同仁。惊悉他因声援邓相超教授,被毛左分子殴打,又遭到某些不明真相、不明是非的乡亲的责难,甚感悲愤。请各界仁人义士和明白人多多支持声援,并通过各种力所能及的方式,把毛左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打下去,为社会正常化、文明化而努力。

   【辟毛】崇毛的地方往往落后,落后的地方往往崇毛。崇毛导致落后,落后更加崇毛。经济脱贫、心灵脱愚都需要脱毛。彻底脱弃、唾弃毛氏,人民才能从根本上脱愚脱贫,社会才能真正辟邪归正,儒家才能复兴儒家,中华才有望重建。

   【辟毛】祸福相倚。毛左分子有福也是暂时的,必有灾祸在后头等着;有祸则祸不单行,必有更多的灾祸在后头等着。这是毛左的宿命,也是古来缺德人物和势力的宿命。道德是转祸为福的关键,缺德则是转福为祸的枢纽。无道之至,亲戚畔之;缺德之至,横祸降之。

   【辟毛】喜欢损人利己,喜欢通过欺诈暴力的手段和作恶害人的方式谋取各种利益,是大大小小毛左分子的共同点。求福无道,避祸无术,即使成功,不如失败。因为它们的成功意味着灾难和横祸。从延安至今,毛左社会灾难特别深,毛左群体横祸特别多,根本原因在此。

   【读书】某些人喜欢以“生而无后”来赞美某些大物,实在是无知无耻之极。多子多福是中华传统观念,是圣贤君子、积善之家的一大特征,而绝后则是一种无奈。绝后原因很多,因人而异,要因之一是罪恶深重,天阉天灭,所谓恶极无后。孔夫子和秦始皇两个团队最有代表性:前者大多瓜瓞绵绵,后者大多“无世在下”。

   【读书】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后是大不孝。善人无后,值得同情,但不宜赞美;恶人无后,那是恶报,体现了天理、因果和历史的公道。古今中外五种人往往绝后:一暴君,二大奸,三太监,四阴谋家,五巨寇恶贼。

   【邓相超】春秋无义战,彼善于此则有之矣;马家无义争,彼善于此则有之矣。马家左右皆不义,但比较而言,右派善于左,邓氏善于毛,习君善于邓,毛左特别坏。毛左群体矛头所指,表面是邓相超,实质是邓小平,更是习近平。毛左不仅是邓习之敌,也是儒家之敌。

   【辟毛】毛氏不是“是不是完人”的问题,也不是“是不是人”的问题,而是“是不是三界第一恶魔”的问题,是地狱有没有二十层的问题,是其所在黑洞是否随着宇宙的坏空而坏空的问题。

   【态度】没有毛泽东,才有新中国。只有彻底打倒毛氏,批臭毛思,摧灭毛左恶势力,改革才有可能深入开展,中华才有可能重新建成。

   【态度】我对自己每一篇文章、每一个观点乃至每一句话负责!必须真言实语,对亲人、对朋友、对民众、对官员、对领导阶级,对天下后世的读者,都必须表达思想理义的真实,这是我尽心尽力矢志不渝的自我要求。能不能、让不让说话,听不听我的话,你们说了算;说什么话,怎么说话,我说了算。

   【呼吁】希望体制内外正义人士和健康力量积极行动起来。孔孟不容抹黑,圣贤不容诋毁,正邪不容颠倒,历史不容颠覆!毛左分子抹黑孔孟、诋毁圣贤、颠倒正邪、颠覆常识常道和历史,祸国殃民罪孽深重,必须受到严厉的思想清算和政治清理,必须让它们为自己的妄言恶行付出应有的代价。

   【辟毛】德风德草,自古而然;上梁下梁,势所必然。群众崇毛,罪在官员;官员崇毛,罪在领导;领导崇毛,罪在中央。也与习近平、王岐山先生的态度暧昧和政治纵容有关。纵容毛左无异纵虎,遗患无穷。毛氏是古来暴君之首,毛思是中国万恶之源,到了必须彻底清算、清理的时候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