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作品选编
·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月夜思(图)
·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花落不愁无颜色(图)
·致万之
·心境(图片)
·诗友殷明辉近照(组图)06年8月
·再答明辉兄(图)
·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
·殷明辉:莫比尔城访蔡楚老友(图)
·我家的杜鹃花开了(组图)
·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我家的竹林初长成(组图)
·铜像--『蓉美香』前(图)
·莫比尔-东方花园-初夏-荷蕾绽放(组图)
·《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组图)
·蔡楚关于hotmail信箱被假冒的声明
·飘飞的心跳-给笔会网络会议(图)
·美国秋天的图片-四金闹秋
·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图)
·龚盾:祝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出版
·刘晓波被高层定为危害国家安全罪,零八宪章的国内签名人陆续被传唤
·《赠谢庄》
·《别梦成灰》成第一禁书,诗人蔡楚升级为“敌对分子”(图)
·中国多省查封旅美诗人蔡楚诗集《别梦成灰》
·刘云书评:禁书《别梦成灰》
·欧阳小戎:触不到的故土—读蔡楚先生诗集《别梦成灰》杂感
·杨宽兴:顽强的自由之梦——读蔡楚《别梦成灰》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文强:从《别梦成灰》成为禁书到“自由之梦”的不能禁拒
·昝爱宗:大声疾呼人的权利—因蔡楚的诗而感动
·文强:站起来的诗歌传统和骨气——我读蔡楚的诗歌
·朱健国:超越苏武的蔡楚—从蔡楚诗看“新中国”沦为“匈奴”
·李咏胜:野花分外香—流亡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苹果日报:中共新一轮出版业大清洗,合法出版刊物被下令收缴
·轴承之歌--献给笔会网络会议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蔡楚:我的黑与红之恋—队医曾琳(图)
·蔡楚:一首題在骨灰盒上的詩
·蔡楚:一张老照片—纪念老友张友岚(多图)
·蔡楚:油画《人》凸显毛氏红卫兵的血腥化恐怖化(图)
·蔡楚:我的小弟蔡庆一(图)
·蔡楚:一位抗战时期儿童保育者的悲惨遭遇——纪念贺婆婆(图)
·蔡楚: 纪念“翻身”农民杨本富大哥(图)
·蔡楚:抢粮(多图)
·蔡楚:雅壶(图)
·蔡楚:在美闻鸡鸣(图)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图)
·蔡楚: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多图)
·蔡楚:祭母文(多图)
·蔡楚: 吹泡泡的七彩年代和蒲公英的约定(多图)
·蔡楚:陈云飞被判刑,想起四川刘师亮(多图)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图)
·蔡楚:“八酒六四酒” 我的故乡
·蔡楚:我所知道的刘晓波(图)
·蔡楚:中国地下文学与查禁——简述我参与的两个地下文学群落
·蔡楚:秋 (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蔡楚:抢粮(多图)

   
   
   1961年3月初,我就读的成都工农师范学校,举校师生奉命去成都近郊支农。说实话,后来才知道,那次支农就是帮助当地山区农民把地里的小麦收起来,再把红苕、洋芋(土豆)或玉米种下去,以免山区农民大批被饿死。
   
   全校师生,以毛月之校长带队,打着旗帜、背着行李,步行了约25公里;清晨从成都小税巷出发,经过由城里到山上,全是上坡的碎石路,还有5公里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直到傍晚才到达龙泉山脚下的龙泉公社八一大队。我们班被分在八一小队的仓库里居住,直到半夜才安顿下来。


   
   小队的仓库是一座大四合院,正房由班主任吴庆月老师和女同学们居住,男同学不到十人,就住在正房右边的耳房内,床用木头和竹子搭建。小队的单身会计(党员、兼民兵队长)住在右侧的厢房里,小队长一家住在左侧的厢房里,正房左边的耳房内住着“跳神”的观仙婆母子俩。院子中间有一个宽大的晒坝,院子前门外有几级石阶梯。院子从不关门,正房也没有门,估计这些门已被小队公共食堂劈柴烧了。院子侧门通往长着松树和荒草的坟坡,正房的后边几乎就搭在坟坡上。
   
   
   蔡楚:抢粮(多图)

   
   网络图片:大饥荒
   
   同学们每天下地劳动,那时地里的野草长的比麦子高。社员们几乎都患一种因饥饿脱水而引起全身浮肿的水肿病,特别是小孩,肚皮像个气球。他们下地就手捧不太成熟的麦穗不断的搓,搓出麥粒就送进嘴里。我们下地种红苕块用来育苗,社员们就去挖来生吃。当时,我不懂事,不理解社员们的这种举动,常去劝阻他们说:“你们这样,秋天吃什么?”有一次还差点与社员动起手来,好在被老师和同学们拉开。当天傍晚,毛月之校长知道此事后,把我带到小队公共食堂去看社员们吃什么。他说,你去看看社员们现在吃什么,就会明白他们的举动。当时,社员们担着木桶,在一口大铁锅前排队,小队的单身会计正用一只带把的大木瓢,把稀饭分到每家的桶里。我凑近一看,稀饭里几乎不见米粒,上面漂着几片莲花白老叶子。我终于明白了社员们的举动就是为了活下去,这就是后来史家评论的“大锅清水汤”。
   
   蔡楚:抢粮(多图)

   
   1961年4月3日蔡天一(右)与刘元知同学拉车于大面铺合影
   
   没过几天,班主任吴庆月老师通知我和刘元知同学回成都小税巷,拉本班的粮食、蔬菜和副食品到八一小队。那时缺吃少穿﹐城市中的粮食﹑食用油、蔬菜﹑副食品﹐甚至盐都是限量凭票証购买的。生活中的工业用品也凭票购买,如,布票、煤票、肥皂票、自行车票等。民众中辛酸地调侃道﹕“除了自来水不要票﹐其它都要票。”虽然,早在1959年大跃进高潮中,政治老师在课堂上就教育我们说:“中国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到1962年,人民的生活将极大丰富,我们除了吃穿住行由政府包干外,还每人每天有半斤白糖及饭后水果……”但到了61年我们不仅见不到白糖,却还凭票限量购买进口的红黄色的古巴糖。而且,城市中还饿死人。
   
   当时,我们学生每人每月定量供应大米或麵粉30斤﹑(强制性“节约”2﹑5斤﹐故只剩下27﹑5斤)肉类半斤﹑菜油3两﹑加上每人每天配给半斤蔬菜。既然由粮店菜店配给了﹐就需要由城里往乡下拉。送食品的工具是板板车﹐每周送2——3次﹐每次重量几百斤不等。由于都是上坡的山路,道路崎岖不平,由16岁左右的学生来承担这样的任务﹐其艰巨的程度可想而知。一次,早上我俩在学校只吃了点厚皮菜稀饭就出发。下大面铺的长坡,由于我俩力弱,刹不住板板车,造成车翻,车上食品滚满公路。好心的当地农民帮助我俩翻转板板车,捡起食品并捆绑好,我俩才再次上路。好在人没有受伤,食品没有损失。到了队上,毛校长闻讯后,首先关心食品有没有损失,使我和刘元知同学很失望,认为毛校长不重视我俩的生命安全。
   
   坚持拉了3个多月,我与刘元知同学已疲惫不堪,但仍经常承担这种长途运输任务。七月一日,是共产党建党四十周年的生日,我与刘元知同学从早上三点钟就出发,直到晚上十一点才把几百斤重的食品,在月光下拉到我们班的住地。当晚,由于是节日,食堂给我俩留了两份粉蒸肉和米饭,我俩吃完饭刚躺在床上。突然,女同学的房间内传出一声惊叫,接着听到房顶上发出一阵揭瓦声,我和刘元知翻身下床冲出侧门,一个瓦片从我右耳边呼啸而过,吴老师高叫:“危险!蔡天一回来。”,由于松树遮盖,看不清楚后面坟坡的小路,我只好返回。这时,院子里已乱成一团。经过七嘴八舌的议论,吴老师和同学们认定是有人“借粮来了”。原来,近来龙泉山区盛行“借粮”,每个队到别的队借粮。所谓借就是抢,有时还发生集体哄抢,把一块山坡上,没有成熟的玉麦(玉米)借的精光。
   
   闹声吵醒了小队的会计,他出侧门看了看,回来说,正房的小竹楼上有几箩筐队上的粮食种子,他叫我用梯子上去看看是否还在,我上去看有四箩筐洋芋和玉麦,会计说,没有少,可能这些人今晚上还要来。他回房拿出一枝三八式步枪,在月光下擦拭,吴老师和同学们才安心回房睡觉。
   
   大约半夜四点,女同学的房间内又传出一阵尖叫声,模糊中我急忙起来,透过窗棂看到三个男人已穿过前门走到大晒坝上。月光照耀下,他们的大砍刀闪着寒光。说时迟,那时快,小队会计冲出房门,向空中开了一枪,三个抢粮者闻声仓皇逃窜。女同学们吓的放声大哭,直到天亮才逐渐安静下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去找观仙婆借了一把菱形尖刀,用来防抢粮者。小队会计看到说,没用,还是步枪管用。他带我到坟坡去看,见到正房顶后边的瓦坏了不少。会计说,这是罪娃子(贼)搞的。吴老师见我和刘元知同学都很消瘦,就叫我俩不拉车了,换两个男同学拉。她注意到我的双腿发肿,就叫我每天不用出工,留在院子里看守队上的粮食种子。由于整天在院子里,我开始记日记和学写新诗,吴老师看过我和刘元知同学写的新诗,评论说:“玩世不恭,少年老成。”在院子里,我还目睹过一次,小队会计的母亲在敲他的房门,但会计始终不开门,他母亲哭着叫喊:“老天爷呵,儿子不认亲娘啦”。从他母亲的哭喊声中,我断断续续听出,他母亲因为挨饿来投靠他,但他不收留。
   
   后来,听女同学冯媛成摆谈,才知道2班的住地也遇到抢粮者,而且有一群人,在大白天高呼着:“借玉麦来了”,把2班看守玉麦地的女同学打倒在地,把没有成熟的玉麦借的精光。好在该女同学只是受到惊吓,为使同学们不发生意外伤害,毛校长取消了看守玉麦和洋芋地的值班任务。同时,同学间还传闻公社供销社的粮食和食油也被借的精光,公社粮仓已有荷枪实弹的民兵看守等等。
   
   当时,队上地里的蔬菜主要种植莲花白和厚皮菜。由于种下后无人管理,莲花白不卷心,老叶子居多,还爬满一种变蝴蝶的青虫。南瓜不施肥,也不结果,由于没有食油,小队公共食堂每次煮饭前,南瓜叶用来擦生锈的大铁锅。一次,傍晚休息时,我用捉来的青虫在小山沟里钓鲶鱼,听到沟对面的坟场传来一阵哭泣声,我抬头看到几个人披麻戴孝在埋饿死的亲人。由于见惯了当时“新坟叠旧坟”的惨状,我没有在意。突然,一声:“打倒共产党!”的呼声把我惊呆了。我长大到16岁,从来都是接受的所谓的正面教育,而这样的呼声我第一次听到。我马上停止了钓鱼,站在沟边观看。结果,再没有听到呼喊,估计这些人由于饥饿,连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虽然,他们于惨痛中发出的一声呼喊,埋没山中没有其他人听到,但对我却石破天惊,终生难忘。
   
   蔡楚:抢粮(多图)

   
   1961年8月12日与同学谢礼元合影于成都星星照相馆(右蔡楚)
   
   8月初,学校从乡间撤回。走时﹐小队公共食堂已取消。我所在的生产小队只剩下三户没有饿死人的完整人家。一户是小队长家﹐一户是单身的会计家﹐另一户则是“跳神”的观仙婆母子俩。回校没有几天,奉上级“关停并转”的命令,8月8日成都工农师范学校宣布停办。后来,我没有回过龙泉公社八一大队。十年后,听当地到城里做泥工的乡亲说:“四清”中那位会计被检举揭发有多吃多占的行为,被作为“民愤很大”的“四不清”干部逮捕入狱,判刑劳改。那位观仙婆的儿子,因出身成份好已参军。
   
   当年江苏的民谣:“毛主席大胖脸,社员饿死他不管。”四川的民谣﹕“说大话﹐使小钱﹐卖勾子﹐过大年”。四川荥经的民谣:“伙食团,摞坟山;人吃人,断炊烟”。
   
   那位会计就是党的基层的替罪羊之一。
   
   2016年9月18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6期 2016年11月11日—11月24日)
(2016/1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