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荒原异象》》 前序]
吴倩文集
·你们的耶稣:天主的爱将照耀那些恳求天父制止把可怕痛苦强加於人类的假基督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在这场灵魂的争夺战中获胜。
·救恩之母:作为“救恩之母”——天堂授予我的最后名衔,让我来帮助你们
·你们的耶稣:当你揭示“七个封印”里的奥秘时,将激怒很多人。
· 你们的耶稣:爱是来自天主的一个标记,无论哪种宗教信仰,爱只能来自天主
·你们的耶稣: 天主教会已被撕成碎片。然而,教会的灵魂永不会被撒殚盗取或毁
·救恩之母:未能宣讲我圣子教导的真理 意味着天主已被遗忘
·耶稣基督:请容许我把你们带到安全之地,脱免一切伤害,远离“假基督”
·救恩之母:将有很大的破坏、社会动荡和天降的惩罚
·至尊高的天主:考验正在发生……
·你们的耶稣:他们对教会恭敬和顺从的誓言已被打破。
·你们的耶稣:我所指的世界四个地区就是四大帝国—美国、俄罗斯、欧洲和中国
·你们的耶稣:当我准备你们迎接世界救恩的最后篇章时,要留神细听我。
·你们的耶稣:当这个盛大的日子来到时,我等待着你们的回应!
·你们的耶稣:这个反对天主的先知之罪是天父最不喜悦的罪行之一。
·你们的耶稣:这是我在世上的最后一份使命:把至圣圣三的神圣信息给予世界
·你们的耶稣: 宣称圣神的声音是邪恶的,你们就犯了极其严重的亵渎之罪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不知道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吗?
·耶稣基督:将要来临的暴雨、洪水和农作物的破坏是从天而来的惩罚
·你们的耶稣:“假基督”将宣称是我──耶稣基督
· 救恩之母:我的孩子,不久世上很多先知和神视者将不再接收到讯息
·你们的耶稣: 这是我的书、我的话语、我的许诺
·你们的耶稣: 异教主义猖獗,对神秘术的迷恋却受到鼓励
·你们的耶稣: 这个时期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要利用它为尽可能多的人做
·耶稣基督:我像一场正在酝酿的风暴,我的声音如远处的雷鸣
· 耶稣给人类的“连祷文”(1) 保护脱离假先知
·你们亲爱的耶稣: 所预言的“生命册”记载着所有得救者的名字
·尊高的天主:只有当我感到满意时,我才会赏赐最惊人的圣迹让世界来见证。
·救恩之母:天主子女配得这份特殊的恩赐之前,需要一段非常艰辛的旅程。
·你们的耶稣:当我的血和水浇灌每个人的灵魂时,这只是迅速皈依的开始。
·救恩之母:皈依能削弱“假基督”的影响
·天主圣父:我将赐给你们所代祷的灵魂豁免权的恩宠,使他们免入地狱之门
·你们的耶稣: 为免受地狱之火的“豁免权”的恩赐感谢天父
·救恩之母: 孩子们,要拥抱“豁免权”的恩赐!
·你们的耶稣:仇恨是世上万恶的肇因,并且它以许多形式表露
·你们的耶稣:我亲爱的追随者,我的恩宠在此时倾注给你们。
·耶稣基督:没有人真正了解《启示录》所蕴含的真理,只有天主知道
·救赎之母:我再次叫上主所有的子女,把八月份献出来为拯救灵魂。
·耶稣基督:西方世界長久以來所害怕的共產主義,現在正透過全球聯盟暗中形成
·你们的耶稣: 英国─基督新教国家,不久将会皈依我的道路。
·你们的耶稣:我不是世人心目中期望我成为的那个「人子」。我不入俗套,是超
·你们的耶稣:愿没有任何人认为我所说过将会应验的事不会发生。
·你们的耶稣: 亵渎我教会的法律,你们将受到惩罚。
·耶稣基督:他们会说我是已婚的。他们会说我只不过是一位先知。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们现在已作好部署,会破坏这个使命
·你们的耶稣:我父的诫命是非常简单又清晰易明。
·Reyes修女 :《启示錄》與《真理書》的對比
·耶稣基督:牠英俊的外表和诱人的个性将会吸引大众。
·你挚爱的耶稣: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觉。
·你们的耶稣: 这使命是我父为拯救灵魂所恩准的最后“预言的恩赐”。
·圣母玛利亚: 我圣子身体的十字架苦刑、祂教会的十字架苦刑,正在升级。
·天主圣父:我正义之手正等待著惩罚那些密谋伤害我子女的政府。
·你们的耶稣:预告我“第二次来临”的宣布将是突然的
·你们的耶稣: 这个新的“世界大一统宗教”将顶礼膜拜那‘巨兽’
·你们的耶稣:你们中有很多人将接受这些邪恶新法律而否认我。
·你们的耶稣: 花地玛的预言,现在开始在世上彰显。
·你们的耶稣: 那些执行冷血谋杀的人,能够藉著你们的祈祷而被救赎。
·你们的耶稣: 凡是在末世终结时幸存下来的人,肉身不再死亡。
·你们的耶稣 :这是一个艰难及孤寂的时刻
·天主圣父说:不久,我将打发我的圣子去揭示人类受造的真理。
·你们的耶稣:至于犹太人,他们最终会接受真正「默西亚」已来临了。
·你们的耶稣:当我目睹众多灵魂陷入地狱的深渊里去时,我每天是怎样受苦。
·耶稣基督:我想呼吁所有美利坚合众国(美国)的天主子女。
·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圣子的“遗民教会”将继续增大。
·你们的耶稣:有多少人反对我并不要紧,因为我的使命不会失败。
·你们的耶稣: 我世上的王国即将要成为事实。
·你们的耶稣:闪电、地震和海啸会因著他们的手而打击大地。
·天主圣父:为了拯救被骗子所感染的无辜灵魂,我才惩罚恶人。
·你们的耶稣:人必须寻求这个新王国的兴盛,你们一定要向往获得这份大礼。
·你们的耶稣: 你的软弱便是你的力量,因为你信頼於我。
·你们的耶稣:你们已获得了战斗装备。即刻去使用它吧﹗
· 童贞圣母玛利亚:转向我的圣子并恳求祂来引导你们前去祂的伟大慈悲。
·你们的耶稣:我钟爱的追随者,你们一旦犯了罪,必须立即转向我。
·你们的耶稣:“反基督”准备牠的粉墨登场之际,大地将在痛苦中呻吟。
·你们的耶稣:他们陷入一个又一个的属灵危机。
·你们的耶稣: 我感谢你们回应我的呼召。
·你们的耶稣:这种疫苗接种是一种毒药,而且将被纳入全球医疗保健计划。
·你们的耶稣:全球性疫苗接种:自从犹太人集体死在希特勒统治下以来所见过种
·你们的耶稣:我郑重向你们承诺,过渡时期将是快捷的。
·你们的耶稣: 我受十字架苦难时头戴茨冠是有象征意义的。
·你们的耶稣: 我有一个我必须告知美国人民的讯息。
·耶稣基督:這由十二个国家组成的群組,代表着世界强国
·救恩之母:时间是这样短暂,只有活在恩宠状态下的人才能进入我圣子的王国。
·你们的耶稣:一半的人将不会偏离真理,另一半将歪曲真理。
·天主圣父:我赐予你们最完美的未来。
·你们的耶稣:遵从天主法律的人将会被妖魔化及被追捕。
· 耶稣说:他们用珍贵的宝石所镶嵌的王冠,并非为戴在我的头上。
·你们的耶稣:每个国家都会被另一个国家掌控。
·你们的耶稣: 欧盟将会摧毁所有天主的痕迹.
·你们的耶稣:“爱的火焰”熄灭“仇恨之火”。
·你们的耶稣:我呼召世人去为迎纳‘我的伟大慈悲’做好准备。
·你们天上的母亲:我会帮你们的灵魂做好准备,使你们取悦於我的圣子。
·你们的耶稣: 所有在中东故意煽动的战争会擴散到欧洲。
·你们的耶稣:最后之决战将看到邪恶终于完完全全的销毁。
·你们的耶稣: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将感受到圣神之火焰。
·救恩之母: 对于你们出生时赐予你们的这份‘生命的恩赐’要心存感激。
· 当你们设法解释“永恒的生命”,人性推理是毫无意义的。
·你们的耶稣:谦卑不仅只是接受痛苦,更是强而有力能战胜邪恶的法宝。
·你们亲爱的耶稣: 我的慈悲是如此深厚,它将被赐给那些祈求获得它的人。
·你们的耶稣:我“慈悲的火焰”形如火舌,将很快降临到人人的灵魂上。
·你们的耶稣:在我为王统治期间,撒旦将被捆绑起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荒原异象》》 前序

    荒原异象 吴倩
   
   前序.
   
   今年五月份,我计划回国去老家,亲自去追寻父辈,祖辈生活生长,革命过的踪迹.


   我从来没有到老家去过.近年对老家的往事越来越在意.可是,我去领事管申请护照的时候,办事员竟然要我填写一份”认罪书.”
   
   我看着那份油印的表格,对那位年轻的办事员,笑笑:”认什么罪?”
   ”你照填就是了.”
    “我要是不填呢?”
    那年青人有点理亏地对我说:”你填了,我就给你护照”.
   ”去你的吧.”我心想,和这个小孩子没什么好讲的.我想把那个油印的鬼鬼祟祟的表格留下来,可是那个年轻人却警觉地从我手中夺走了。
   
   我想想,真可笑,我生于斯长于斯的故土,却不得而去,可是就是因为我被拒绝回到自己的祖国.和故土.我会以自己的方式回去,以自己的方式报效祖国.
   
   于是,本来懒懒散散,拖拖拉拉.的长篇作品因此成为我的主要任务了.
   
   今年是母亲诞辰一百周年.我与母亲的出生有一个巧合.母亲生于辛亥革命第二年.我生于”新中国”第二年.母亲在母腹中,经历了新旧王朝天翻地覆的改变.而我在母腹中经历了民国被颠覆,”新中国”诞生--更是天翻地覆、、
   
   母亲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而我呢,却成了为中国百年”革命.”买单的负债者.
   
   我一直背负着莫名的债务,好象是一种罪债.小时候,一直见不到父亲,--好象是欠谁的,文革时,
   人人”早请示,晚汇报.””向毛主席认罪”同龄人就用一种看罪人的眼光盯住我.
   后来,我信主了.有那对基督教的真理不甚了了的信徒,对我教导: 你要认罪,你不能仇恨共产党,你是罪人.你要向上帝认罪—你是个罪人啊.
   
   我在这个角色中纠结许久.确实,我总觉得欠谁的,遇到人就想给.给的常常是最好的,有时自己没有,借别人的也要给.
   
   有一天夜里,我忽然想:面对一团乱麻的人生."罪"和”欠”可能是一根命运的线索----.
   
   若不是我一直负有母亲的托付,我早就放弃追寻了.关于父亲,母亲,祖父,家族------民族.
   
   颠沛流离的流亡生涯不断地持续地无情地吞灭着我的各种计划.
   我无可奈何地.看时间流逝----忍受着世态的荒诞,人性的空虚,猥琐.丑陋-----
   
   我的教母却一直不放弃我,一直勉励我,她是一位先知和代祷者.一直对我说,你的出生不是偶然的.在你身上有上帝的命定.为了这个命定,上帝要你经过各种痛苦的门坎.我疑惑这个据说人人都有的"命定.".但是"痛苦的门坎"倒是大难不死地经历了一道又一道.以至于到后来,对痛苦没感觉了.
   
   我爱我的母亲,思念她,后悔小时候任性,常惹她生气.和无数中国母亲一样,我的母亲是仁慈的,舍己的,含辛茹苦而任劳任怨的.
   
   我在查考中国的百年历史,战乱的革命的,动乱的,黑暗的.历史资料时.得出一个结论/史上被记载的是男人们为了争夺天下, 生灵涂炭,家国动荡,然后以各种"主义""思想””革命”美其名.
   而后,由女人和孩子们,老人们去买单.我读了无数的文章,很多人在他们的文章里纪念,歌颂他们的母亲尤其是受难的母亲.从只零片爪的历史踪迹里,看出一条脉络----原来是那些柔弱的坚韧的女人们在承担革命的苦难,国家的艰辛,一个民族得以延续----有一部看不见的历史在承载着,那就是併手抵足,拖儿带女的母亲们的承担.
   当然,我这么说,有些偏激.我的理由是,经过中国现代史最黑暗的一章,我们不能老生常谈,不能再人云亦云.
   
   自从来到海外,观看海外的准政治人物的种种运动,戏剧.格外明白了.人编的”历史”是怎么回事,文字的历史甚至就是糨糊糊的鞋绑子一样的东西.我甚至相信将来到上帝面前盘点的时候,一切都是颠倒过来的.
   
   前事是后事的影儿.后事是前事的续貂.
   
   若果不是经过一道一道痛苦的门坎,相信我还会对许多不值得的所谓"事业"执着.
   
   虽然,身负母亲的托付,但是随着思想的深化.除了作一些人道的小事.我确实不可能参与这些车轱碌式的”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戏码,看得令人生厌.
   母亲的托付是什么呢?当然是父亲的冤情.
   
   虽然在母亲身上一点政治气质都没有,可是她的父亲辈.却是搞政治的,他嫁的丈夫,坚贞地爱到底的男人却是一位革命家.
   
   我的外祖父年少时,恰赶上清末民初.革命风潮风起云涌.母亲对我说,外祖父和陈独秀是同乡同学.赶考时,和陈独秀住上下铺.与陈独秀一起去砸庙里的菩萨.受陈独秀影响参加安徽最早的革命组织越王会.后来一起到日本去留学.
   
   外祖父的上辈子.是从山东逃过来的,他们是参加了天平天国失败了的武将.逃到安徽定远,就在哪儿经商成了当地的旺族.,外祖父去日本留学,是仆人骑着毛驴驮着现大洋去的,
   
   那时,中国出现了盛极一时的赴日留学热.而这批留学生后来成为辛亥革命的主力.国民政府档案解密后,我才知道,1905年8月20日外祖父和四舅公与一批安徽留日的学生成为第一批同盟会的会员.
   
   外祖父是由孙中山先生亲自主盟的、、那时他不过才二十岁.也因为同是同盟会的革命战友,.外祖父经黄子泉的介绍,,与黄子泉的妹妹黄十七在日本认识结婚,
   那时,清政府提倡鼓励留学,与日本明治政府主动吸引留学生有很大关系。经过戊戌变法、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侵华,清政府受到内外双重打击,为了维持内外交困的政权,清政府在20世纪初开始实行新政措施,仿效日本的明治维新,积极提倡青年学生赴日本留学,并颁布奖励章程。尤其在1905年清政府决定废除科举考试,知识分子纷纷将留学作为出路,竞相东渡。
   甲午战争失败清庭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中国的爱国人士一方面觉得这是一个奇耻大辱,另一方面则看到日本经过明治维新取得富国强兵的成效。因此维新派提出把效法日本的变法维新,作为救亡图存的捷径。
   那时留学生到日本都学得专业都是为了爱国救亡,为了振兴中华,大部分学生学的是中国最急需的,比如说军事、政法、师范这样的学科。留日学生到了日本以后,首先的感触是日本工业的发展,教育的普及,军事的强盛,这使得他们触目惊心,特别是跟祖国当时的落后贫弱相比,更加是感慨万分。这种强烈的反差,促使他们更加痛恨清政府的腐败卖国,产生要求改造中国的愿望。
   外祖父考上了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帝国大学.当时留学日本者如云而考上东京帝大的只有八位, 他也是随着历史的潮流学得是政法系.
   
   外祖父实际上并不具备一个政治家和革命家的素质.他完全是被革命潮流所裹挟.在民国史的新篇章里,留下踪迹.他在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留学的时候,清末民初,时代使然,在留日的学生中产生一代人杰.这是另后生们羡慕和向往的.
   孙中山,宋教仁,何香凝,陈独秀.章丗钊,林伯渠,蒋介石,张学良----小时候,常听母亲和舅舅们讲起与外祖父有交往的或有过过节的风云人物的事情,往往不是正史记载的.
   在追寻什么是我的定命的过程中,外祖父除了是我的外祖父,他还是我追寻国共两党早期的道路,主义,党派,事件,恩怨情仇的线索.因为那是一个大时代,从日本到北京,从辛亥到民国.他一直为学为官在历史的走廊里.
     
   我母亲和我的受难,主要还不是我的外祖父.而是我的父亲.令我受难受到快炼出道行.就要”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里.”的是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出生在安徽大泽乡.也就是秦末中国第一次农民起义,陈胜,吴广半路起事的地方.
   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过了近半世纪,我才能不动声色地说出我父亲的名字:
   吴剑秋.
   为了我的母亲,为了我母亲致死不渝的爱情.我终于说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
   这个名字曾经令我心惊胆战.甚至连想都不敢想,问也不敢问的名字.
   我母亲很多次对我说,其实你父亲应该是一个正直廉洁勇敢的人.
   我母亲去世之后,我从我一个表哥那里听说,我父亲最早确实是共产党员.后来认识了三民主义才是中国应该走的道路于是改信三民主义了.我一听惊讶到非同小可,还有就是对国共两党历史纠葛产生莫大好奇心.
   母亲常对我说,父亲出生贫苦.少年时,一路要饭到北京去投奔兄长吴可干革命,是当年中国大学学生运动的领袖.我母亲出生官宦世家,我父亲既然是个穷小子,怎么会成为我母亲的丈夫呢?
   那真是一个小说才有的情节了-----
   圣经上有一句话:你们在地的深处被联络.
   我在有意无意见认识一些人,和一些人聊天或是看一些作品,竟然蛛丝马迹,顺藤摸瓜地拼凑出
   一幅前辈的革命脉络图.我就得出一个猜想.其实什么主义,政党,路线等的硬件构成的历史故事,
   在很大的程度上是由人与人之间的机遇,恩怨情仇的软件决定的.于是我相信民族,家族都有一种叫做.”命运的DNA”的链条和图谱.而我们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个世丗代代因为改朝换代而国破家亡的黑色链条斩断.但愿我恰好是那个链条上的一根定海神针.
   我这么说是有依据的,也是我要完成这么作品的理由.
   不久前,我才知道,历史上真有一个刻在我心版上的名字:吴可.我母亲没说错.
   吴可这个革命先烈的事迹被刻在家乡的革命纪念碑上.我父亲当年到了北京去追寻这个兄长干革命.
   吴可是在1920年就参加最早的共产主义小组了.是北京早期共产党的干部.是李大钊的追随者和得力助手,也是与李大钊同案牺牲的共产党员.
   中共成功夺国之后,由周恩来等同路人亲自嘉冕隆重葬在八宝山共产党的公墓里.
   我的母系是同盟会,辛亥革命最早的先驱.我的父系中有最早的共产党主义的领导者和烈士吴可.
   有我父亲这个为民国捐驱的烈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现政府的领事馆却将我拒绝于国门之外.
   这些王八羔子.他们凭什么坐在掌权者的位子上,凭什么拒绝我回国?又是凭什么.剥夺了与我同命运的人们的一切?
    写于2011年冬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Tuesday, October 11, 2016
   关键词: 荒原异象
   

此文于2016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