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圣灵光照中国
[主页]->[新会员区]->[圣灵光照中国]->[ 美国华人基督徒为何投票支持川普]
圣灵光照中国
·《荒漠甘泉》7月15日 《荒漠甘泉》7月16日
·为什么祷告1
·为什么祷告2
·为什么祷告3
·为什么祷告4
·为什么祷告5
·荒漠甘泉 7月17日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2
·《圣经》的可信—发现上帝!! 3
·荒漠甘泉 7月18日
·圣经的见证(神的创造)
·圣经的见证:「人与兽何异」
·圣经的见证:人的本性」
· 圣经的见证:生命的意义
·圣经的见证:人生的问题
·人与人之间
·《荒漠甘泉》7月19日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人与神之间: (一)人在神面前的地位
·《荒漠甘泉》7月20日
·《荒漠甘泉》7月21日
·人永远的归宿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3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4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5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圣经如此说 6 人是有责任的
·《荒漠甘泉》7月22日
·圣经如此说 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3日
·探险家的宗教观
·圣经如此说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0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1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4日《荒漠甘泉》7月25日
·圣经如此说12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3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5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 7月26日 《荒漠甘泉》7月27日
·圣经如此说16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7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18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8日
·圣经如此说19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圣经如此说 20
·圣经如此说 21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
·《荒漠甘泉》7月29日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1
·再思宗教改革和后宗教改革的几个神学问题 2
·圣经与死海古卷 光明顶
·《荒漠甘泉》7月30日
·日用的饮食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7月31日
·我已心满意足    麦 道 卫
·凯波尔(Rienk Bouke Kuiper)改革宗代表性之系統神學家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怎么能允许痛苦与苦难发生呢?
·日用的饮食
·《荒漠甘泉》8月1日
·常见信仰问题:上帝为什么要造魔鬼?
·常见信仰问题:为什么神要造善恶树,以致亚当夏娃犯罪?
·辨识整全使命 胡志伟
·《荒漠甘泉》8月2日
·日用的饮食
·常见信仰问题:罪是否也是神创造的?神既然是无所不知的,为什么他要让人犯
·九代奇恩 1
·九代奇恩 2:文/亦文
·《荒漠甘泉》8月3日
·日用的饮食:水必不馒过你
·日用的饮食;为真理作见证
·日用的饮食: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
·《荒漠甘泉》8月4日
·儒教的“天”、道教的“道”,是否就是基督教的上帝?
·《荒漠甘泉》8月5日
·日用的饮食:不可徒受恩典
·日用饮食: 神顾念我们
·《荒漠甘泉》8月6日
·《荒漠甘泉》8月8日
·日用的饮食:遇火也不被烧
·《荒漠甘泉》8月9日
·日用的饮食:自由
·日用的饮食:他必使你寻见
·日用的饮食:顾念贫穷的有福了
·《荒漠甘泉》8月10日
·沙仑的玫瑰花(-)
·《荒漠甘泉》8月11日《荒漠甘泉》8月12日
·沙仑的玫瑰花(2)
·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沙仑的玫瑰花(3)
· 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 日用饮食:脚前的灯路上的光
·日用的饮食:靠神快乐
·沙仑的玫瑰花(4)
·《荒漠甘泉》8月13日
·日用的饮食: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
·日用的饮食: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华人基督徒为何投票支持川普

作者:义勇君
   
   (本文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仅供参考)
   
   本文大部分评论川普立场的文件来自于反对基督教伦理的机构和媒体对川普有关基督徒伦理立场的批判,从这些大力鼓动美国社会离弃基督教伦理的人们的立场,本文一方面可以拿掉把川普粉饰为一个好基督教圣人的嫌疑,另一方面可以反应出川普对这些反对基督教伦理的机构构成的威胁。

   
   一、川普有关基督教伦理立场及和希拉里对比
   
   1.1 川普提出具体的政策主张来恢复基督教宗教自由
   
   川普主张基督教宗教自由,即基督徒不应该因为坚持和实行基督教信仰而受到政府的限制和逼迫。这方面川普的主要立场之一是推翻民主党在50年代通过的禁止教会推举选举候选人的法案。这是从该法案通过以来鲜有的公众人物敢于挑战该法案。川普此言一出,马上受到所有推动世俗化机构和媒体的狂轰滥炸般的攻击,而川普则在攻击中坚持该立场。(http://www.patheos.com/blogs/friendlyatheist/2016/08/04/donald-trump-reiterates-that-hell-let-pastors-endorse-candidates-without-losing-tax-exemptions/)
   
   根据该法案,教会推举选举候选人将使教会失去非营利机构的资格,对教会的奉献就失去所得税减免的地位。该法案直接和美国宪法修正案权利法案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言论自由相抵触,导致教会失去在公众事务上的话语权,也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过去60年中教会从公众事务的中坚力量变为可以忽略的因素,而当教会退出公众事务, 抵挡基督教伦理的机构就在公众事务中获得了主导地位。从70年代的堕胎合法化,到今天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些世俗化的力量可以说把美国社会推到了道德破产的地步。
   
   过去无数共和党议员在争取基督徒选票的时候都说自己相信宗教自由,但重量级人物公开挑战这一歧视、打击基督教和教会的法案的,川普是第一人,他的远见和勇气可见一斑。
   
   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则明确表示,政府要用法律的强制力量改变教会在堕胎等关键的伦理问题上的立场和教导。也就是说要用政府强制力量来改变教会的信仰和实践。因此,希拉里不仅明确表示拥护堕胎之举,并且企图借助国家强制力来打压教会,让教会放弃自己基于圣经的尊重和保护生命的立场,这当然是非常邪恶的。(http://www.lifenews.com/2015/04/27/hillary-clinton-force-christians-to-change-their-religious-views-to-support-abortion/)
   
   1.2 川普承诺提名维护基督教伦理的保守派大法官,下个总统将决定最高法院未来30年的走向
   
   在2015年,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投票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随着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的去世,最高院自由派法官和保守派法官的力量对比上升为5比3。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是,在目前8位大法官中,年龄超过66岁的有5位,有很大可能多位大法官在下个总统任期面临更换。可以说,下个总统任期决定接下来30年美国最高法院的根本走向。由于自由派法官一贯的对基督教伦理在公共事务中角色的敌意,可以说,基督教伦理在美国社会能否继续立足,接下来的四年是命运攸关的四年。
   
   川普已经承诺要任命保守派人士出任大法官,“任命像斯卡利亚一样保守的法官。”
   
   作为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里自然要提名自由派的大法官。美国最高法院攻击基督教伦理主要依据的方法就是司法判例。从堕胎合法到同性婚姻合法,这些做法的合法性都是出自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主导的最高法院,他们通过判例的形式变相地改写了美国原有的法律。
   
   作为美国联邦政府三大分支之一,美国最高法院在美国政治中扮演着相当关键的作用。美国法官是终身制,不随政府更迭而改变。如果川普当选并任命保守派大法官,保守派大法官就有可能在最高法院保持未来至少30年的多数,势必阻挡各种去基督教伦理之势力的攻击。如果希拉里当选,则自由派大法官将在未来30年主导最高法院,对基督教伦理在美国社会的打击将是极其沉重的。
   
   1.3 川普的战争政策符合基督教关于珍惜生命和公义战争的历史性教导
   
   川普对美国自90年代以来的对外干涉和战争政策提出了正面的挑战,主张停止不必要的对外干涉和战争。 他从2003年就反对伊拉克战争,而竞选中又多次批评美国最近若干年的对外战争,特别是对中东的干涉,得罪了两党当权的利益集团。美国对中东的干涉,造成了大量平民的死亡和不稳定的中东,乃至影响到整个的世界格局。
   
   (http://www.cnn.com/videos/politics/2015/08/14/trump-middle-east-iraq-sot-ebof.cnn)
   
   教会传统的关于战争的教导,认为公义战争的必要条件包括战争原因的公义性,即敌对国威胁国家安全,和有以尽量少的人生命的牺牲而取胜的可能性。反思伊拉克战争,战争原因的公义性是有争议的,因为萨达姆政府是否有能力和行动威胁美国的全球安全到今天都有争议性,而取胜的可能性从一开始就不成立,因为此战争的主要目的是颠覆萨达姆政权,在伊拉克建立民主政府,这种单向输出民主的战略在穆斯林文化中从来没有成功过。
   
   美国最近的对外干涉是在希拉里任国务卿时发生的“阿拉伯之春”,美国通过军事行动和外交压力,在中东国家,如埃及、利比亚等国,结束了军人独裁政府。阿拉伯之春的直接后果是极端伊斯兰教分子在这些国家掌权,填补了权力真空,致使原本的军人政府对基督徒的一点点保护都丧失殆尽,因为军人政府和基督徒在伊斯兰国家都是少数派,取而代之的是极端穆斯林政府支持的对基督徒的逼迫。 所以,所谓的阿拉伯之春成为“基督徒之冬”。中东地区军人政府的垮台的另一个直接后果,就是伊斯兰国(The Islamic State,缩写IS)的崛起,他们对基督徒和文明的破坏更是变本加厉。而奥巴马政府对中东基督徒面临的逼迫不闻不问,结果是中东基督徒在军人政府垮台后面对来自有伊斯兰政府支持的穆斯林施加的种族灭绝性的逼迫。(http://www.wnd.com/2015/09/congressmen-condemn-obama-silence-on-christian-genocide/)
   
   希拉里任国务卿时所采取的政策,从客观上造成了中东的“基督徒之冬”,而她强调将继续推进干涉主义的外交政策。由此带来的军事冲突会带来更多无谓的生命牺牲和极端政府的上台。
   
   1.4 川普反对大规模穆斯林移民有助于维持美国社会基督教伦理的传统
   
   川普主张对于来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进行严格的有关恐怖主义活动的鉴别。此项立场一旦实施,将限制甚至终止大规模的穆斯林向美国的移民。同样,此言一出,又受到世俗化组织的狂轰滥炸。(https://theintercept.com/2016/07/14/aclu-gears-up-to-fight-donald-trumps-long-list-of
   这些世俗化组织长期以来把美国描述为基督教新教徒(WASP, 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为主流的社会,这个社会不能被容忍,必须被改变,而这个社会的核心是新教徒,其他的字眼是为了掩护对新教徒为核心的社会的改造。长期以来,在美国影响力极大的世俗化组织,如“美国公民权利联盟” (America civil liberty league ,简称ACLU)、“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 ,简称ADL) ,“美国犹太人委员会”(American Jewish Committee)都极力推动非基督教人群,比如穆斯林人群,向美国大规模移民。同样是这些机构,长期以来推动美国社会的世俗化,如所谓的“教会和国家分离”(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堕胎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等等。
   
   从政客们看来,要击败坚持基督教伦理的对手,最根本的需要就是不认同基督教伦理的选民,而大量进口非基督教人口则是个捷径。
   
   穆斯林移民对基督教社会的冲击,可以看西北欧国家的例子:人口的穆斯林化,法治的败退,基督教文明的衰落等等。美国的大城市,如纽约、芝加哥等,也成为反基督教传统的政治人物的温床,这些政治动向和穆斯林移民息息相关。美国国会议员中的穆斯林议员凯特(Keith Maurice Ellison)来自穆斯林密集区明尼苏达州,他在宣誓时挑战美国的宪法惯例,要求手按《可兰经》宣誓,对基本道德问题从堕胎到同性婚姻都投支持票。那些反基督教伦理的组织则将此人推崇为教会和政府分离的典范。(https://www.au.org/church-state/april-2007-church-state/letters/the-ellison-illustration)
   
   希拉里大力主张大规模的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其原因也正是因为引进穆斯林移民,扩大不认同基督教伦理的选民基础符合目前民主党的利益。在奥巴马政府引进的叙利亚难民中,基督徒的比例低于千分之五,其余都是穆斯林人口,而基督徒人口占叙利亚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并且基督徒在叙利亚面临的迫害远远超过穆斯林人口。这种严重倾向于穆斯林的移民政策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希拉里已经明确表示支持引进更多的穆斯林移民。
   
   二、川普对维护基督教伦理的承诺
   
   2.1 川普成立的基督教信仰顾问团
   
   川普成立了“信仰顾问团”(faith advisory board), 其成员全部是基督教界德的人士,很多德高望重, 如人们熟悉的坚定反对堕胎和同性婚姻的杜布森博士(Dr. James Dobson), Focus on the Family机构创始人, 基督教自由大学院长(jerry Falwell., President of Liberty University), 美南福音派神学院主席兰德(Richard M. Land)等。
   
   葛培理福音团主席葛弗林牧师(frank graham, 布道家葛培理之子)向基督徒推荐川普,并提醒基督徒和上帝心意的领袖如摩西和大卫都有很多缺点,即基督徒要看问题要看大局,不要陷入在今生今生今世的政治生活中寻找完美圣人的死循环之中。(http://www.christianitytoday.com/ct/2016/june-web-only/whos-who-of-trumps-tremendous-faith-advisors.html);(http://www.sermonaudio.com/new_details.asp?ID=45371&SID=62316023116)
   
   成立信仰顾问团是另一件被左翼媒体强烈诟病之事。(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6/06/trump-evangelical-advisory-board-224612)
   
   2.2 川普挑选维护基督教伦理的竞选伙伴
   
   川普在众多副总统候选人中选择了立场最保守的印第安纳州长庞斯(Mike Pence)。这表明川普对基督徒和保守派选民的重视。当然,美国左翼主导的媒体对川普的选择则不以为然。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acts-of-faith/wp/2016/07/14/pence-defines-himself-as-a-christian-above-all-else-do-christians-want-him-for-vp/)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