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水煮青蛙
[主页]->[新会员区]->[水煮青蛙]->[立案查处申请书]
水煮青蛙
·致中共中央第三巡视组组长叶青纯的一封公开信
·立案查处申请书
·立案查处申请书
·控告上访申请报告书
·农夫心内如汤煮,楼上王孙把扇摇
·中共中央委员湖北省委李鸿忠书记不是共产党员
·控告书
·哪里人民没解放,哪里没有共产党!
·省检察院检察长王晋把持的省检察院党组软弱涣散全面从严治党不力致使主体责
·点灯是人、灭灯是鬼的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培植私人势力”公开向党中央
·解散湖北省委党组追究李鸿忠的主要领导责任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立案查处申请书

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中国共产党的杰出领袖习近平总书记: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鼓励、支持人民群众对违纪违法犯罪行为的检举、控告,中共湖北省委常委个别人完全切断了湖北人民向党中央反映湖北问题的一切信函联系渠道,其中有什么猫腻?只有天知道?!大意失荆州是历史教训。湖北人民愿意提着脑袋跟着习近平为核心领袖的党中央走!
    徐建军
    2016年4月7 日
   
   

   关于湖北省高级法院院长兼党组书记李静为帮助故意隐匿或毁灭0087048号原始发票证据的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完全丧失了职业操守和做人的道德底线。徇私枉法,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合伙故意帮助老河口市法院司法败类祝明义、襄阳中院司法败类王治臣、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故意枉法追诉裁判。合伙故意帮助他人,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制裁;合伙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徐建军, 致使无罪的人受到错误的刑事追究的严重后果。
   
   立案查处申请书
   
   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歧山: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
   申请人:徐建军 男、 60岁。 住湖北省襄阳市老河口市酂阳办亊处李河村一组22号
    身份证号: 420620195608010530 手机号: 15571057985
   被申请单位:湖北老河口市法院,湖北襄阳市中院,湖北省高院
   请求亊项:
    请求中纪委、最高法、最高检依法对湖北老河口市法院、湖北襄阳中院、湖北省高院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涉嫌合伙故意隐瞒依法应当调查收集对0087048号原始发票故意隐匿或毁灭的侦察线索,选择性办案,钓鱼式执法,滥用职权,枉法裁判,适用法律釆用双重标准;涉嫌合伙故意帮助他人逃避法律的制裁,合伙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致使老河口市法院(84) 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襄阳市中院(84)樊法刑二字第146号刑亊裁定书、湖北省高院(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等所认定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并有确实充分证据证明有罪的人已逃避法律之外,无罪的人却受到刑事追究,并造成严重后果。应依法立案查处,对单位主要负责人及时问责“两个责任”落实不到位问题;对直接责任人追究法律责任;责成被申请单位赔偿申请人的精神和经济损失。
   
   亊实与理由:
    根据1979年《刑诉法》第三十四条第三款和2013年施行的《刑诉法》第五十二条第四款:“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方,必须受法律追究。”依据2013年施行的《刑诉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二、三、四、五款之规定,特别是“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 裁定认定的亊实确有错误,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这款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六条強调: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新的证据”:(一)原判决. 裁定生效后新发现的证据;(二) 原判决、 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但未予收集的证据;(三)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而申请人徐建军提供的“新的证据”并不是原判决、裁定生效后新发现的证据,而是原判决、 裁定生效前已经发现,申请人在1981年7月9日《控告书》中强烈质疑“0087048号发票到哪里去了???”“0087048号发票为什么失踪?这不是别有用心的故意吗?”“难道正直的人们不问0087048号发票到哪里去了吗?隐匿或毁灭了证据。”“4184410号支票又是怎么一回亊???” “白莲营业所银行支票号4184410是怎样一回事?隐瞒亊实真相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啊!”在法庭上申请人及时检举了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已故意隐匿或毁灭。但老河口市检察院相关人员未予收集的证据和原判决、裁定生效前已经收集,但未经质证的证据。
    司法败类祝明义对实名控告老河口市法院刑二庭庭长刘忠勇涉嫌“吃喝卖法、枉法裁判”一案;对实名控告襄阳市中院审判员张万富、副院长郑国光涉嫌“枉法裁判”刑事案件的受理严重违反管辖规定。在一九八四年八月十四日老河口市法院开庭前,集侦查、收审、逮捕、审查起诉于一体,最后祝不知主动回避,又出任审判长,主持本案的庭审、判决可谓“一竿子插到底”,不知收手故意徇私枉法,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甚至违法先入为主,搞“高俅审林冲” 式的办案方法:在老河口市法院(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亊判决书中竭力歪曲亊实真相,故意私存、扣压、隐匿或毁灭实名控吿人所提供的查证线索;故意把1981年7月9日《控告书》别有用心的篡改为“遂从一九八一年八月”,“徐建军自一九八一年八月以来”。故意帮助涉案人毁灭、伪造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这一重要情节表明:祝明义故意隐瞒遗漏控告人1981年7月9日《控吿书》、1984年8月14日法庭《检举》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主要证据已故意隐匿或毁灭这一重要情节,合伙故意打击报复实名控告人。导致(84)法刑二字第5号刑事判决实属徇私枉法,故意违背事实、滥用职权,枉法裁判且已造成严重后果。特起底“始作俑者杨元庆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之湖北高院李静院长所管辖的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为帮助故意隐匿或毁灭0087048号原始发票证据的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制裁而虚构鉴定事实、进而捏造“专门鉴定属实”谎言的骗局:
   1、故意掩盖甚至为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故意隐匿或毁灭的始作俑者杨元庆开脱罪责。杨元庆在果品酱园加工厂当会计时,多次盗窃加工厂面粉、香油、白糖,深夜用板车拉回家。令人发指的是:杨在取走候德朝的收砖证明材料后,于1976年元月25日并附有《调查说明》材料显示:“候德朝收砖是属真情况”。但在三天后的1976年元月29日的《调查报告》则是“特别是9519块收砖人候德朝至今不知此人是哪一个”。(详见1981年7月9日申请人旳《控告书》)。为其开脱罪责,对申请人自1981年7月9日起至1983年10月1日期间向党掏心见胆,呈上《控告书》五篇;《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公开信》四篇;《致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四篇;《致六届人大全体代表》一篇;针对湖北省高院(83)刑二申字第24号通知,向中央首长谈了《我的一点想法》一篇等诉讼材料。应当依照法定程序收集、审查、核实、认定证据。司法败类祝明义故意毁弃、篡改、隐匿、伪造等卑鄙手段,依法应当调查收集相关证据而不收集;依据未经法定程序调查质证的证据定案。故意不让劣迹斑斑旳涉案人杨元庆出庭对质:就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是遗失?还是故意隐匿或毁灭证据的犯罪行为进行质证。对申请人的当庭《检举》依法应当调查收集,特别是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故意隐匿或毁灭而不收集。涉案人杨元庆不到庭,现场目击证人陈国英没到庭,一审法官司法败类祝明义是怎样质证的?二审法官司法败类王治臣又是怎样核实申请人上诉状《检举》?省高院是怎么复核的???
   
   2、涉案人刘忠勇扭捏作态拒不到庭,究竟害怕啥?!1981年7月9日《控告书》申请人向刘忠勇提供的杨元庆隐匿下的证据17页,还把再三提醒并用挂号寄去证明候德朝收砖属实的证据和调查的线索与方法视而不见,当耳旁风听而不闻,仍我行我素认定:“收砖人候德朝查无此人”。申请人当庭检举:刘忠勇吃喝卖法,枉法裁判。1979年8月28日结论为“候德朝查无此人”。1983年12月20日,刘忠勇违规违法查抄控告人家,抢走控告刘忠勇等违法犯罪人的证据一捆不留清单,直今没要回来!一审庭审祝明义又是怎样质证的???二审王治臣又是怎么核实申请人对涉案人刘忠勇法庭《检举》二审上诉状《检举》?省高院是怎么复核的???
   
   3、涉案人张万富扭捏作态拒不到庭。究竟害怕啥?!1980年11月7日,给张万富提供了各种事实、线索、 请求调査及时核实。张经过第一遍调查证实:“你们提供的情况比较真实,我们也发现了有矛盾,但还没有确凿证据。” 为慎重起见,1980年12月29日给张送去杨隐匿的真凭实据123页。张表态:“很好,我正需要这些材料,这次把证据材料都拿到省公安厅鉴定,只要取得确凿的证据,不论涉及到谁都要搞。”(详见1981年7月9日《控吿书》)。张万富不到庭,一审庭审是怎样质证的?二审又是怎样核实的?省高院是怎么复核的???
   
   4、涉案人郑国光扭捏作态拒不到庭。究竟害怕啥?!申请人1983年3月24日(《控告书》续五),法庭检举郑国光1982年4月9日中午吃喝有甜酒、大曲白酒为何在白莲供销社财务上报销?郑国光1982年4月9日宣布的“经省公安厅鉴定:伪造证据是实。”0087048号原始发票究竟是张万富拿到省公安厅鉴定的?还是郑国光拿到省公安厅鉴定的?专门鉴定字迹的机构名称?鉴定人和鉴定法律文书的文号?鉴定确认字迹是谁的???这些都应在法庭上质证的事实证据,涉案人郑国光不到庭,一审庭审是怎样质证的???二审上诉状《检举》又是怎样核实的????省高院是怎么复核的???
   
   5、湖北高院李静院长明知所管辖的三级法院极个别司法败类,涉嫌帮助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证据的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处罚,而故意隐瞒、歪曲甚至掩盖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等事实真相的手段和花样不断翻新!2016年3月21日上午9:50许,湖北省高院申请再审(申诉)信访大厅,在判后答疑窗口,一个女法官看了湖北省(2015)鄂法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后说:“你现在是不服这个省高院通知书,你可以向最高法申诉,也可以到最高检提请抗诉,我们高院程序走完了,作为普通信访你也可以向国家信访局上访,让湖北省人大内司委付明珠厘清诉访界线,依法受理后至诉讼程序穷尽前属于涉诉信访;依法受理之前和诉讼程序穷尽后属于普通信访。对涉法涉诉信访事项已经穷尽法律程序的,除有法律规定的情形外,我们省高院依法不再启动复查程序。”一边是冤案始作俑者杨元庆慑于人民民主专政的强大威力,不得不承认“故意隐匿或毁灭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证据”,却在司法败类的指点下用“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方式写下:“因工作不慎遗失发票一张”的伪证。知情人陈国英指证冤案始作俑者杨元庆故意毁灭了0087048号原始发票!一边是以湖北省高级法院李静为院长兼党组书记的极个别司法败类极力掩盖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等事实真相,帮助毁灭书证的犯罪分子逃避法律处罚,不惜丧失人格虚构鉴定事实,捏造“专门鉴定属实”的鉴定结论却害怕法律兑现而不敢继续铤而走险捏造该“专门鉴定属实法律文书”的鉴定文号!!!甚至在臭名昭著的2015年7月18日湖北省高院(2015)鄂刑申字第00098号《驳回申诉通知书》第三页倒数第四行继续隐瞒、歪曲、掩盖涉案的据以定罪量刑的0087048号原始发票及其鉴定结论等事实真相,包庇、袒护为“但并未提出上述人员有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的行为和线索。”可见,湖北省高级法院院长兼党组书记李静这一彻头彻尾的司法败类以其自身的人格魅力根本不能把主体责任扛在肩上抓在手上!所以,请中外媒体记者质问湖北省高级法院院长李静和湖北省检察院检察长兼党组书记王晋:在0087048号原始发票没有现身之前,谁敢拿人格打保票说9519块青砖发票不是卖砖人开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