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陈泱潮文集
·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注釋1、所羅門
·所羅門—彌勒末日自救寶典•注釋2.彌勒(组图)
·注釋3.聖經明確記載耶稣是大卫王转世的十大证据
·注釋4.所罗門王的转世与圣灵有着极为特別的關係
·注釋5.認定彌勒是所羅門王轉世的根據
·注釋6.認定《圣灵福音》传道者是所罗門王转世的根據
·注釋7.新天新地呼召偉大聖徒促進世界宗教的合一
▲圣灵福音
·圣灵福音目录.1
·圣灵福音概说.2
·圣灵福音快镰刀.3
·圣灵福音新开端.4
·圣灵福音锁钥.5
·圣灵福音6·所罗门王转世
·圣灵福音大卫王转世.7
·圣灵福音确认.8
·圣灵福音谁受圣膏.9
·圣灵福音. 转世证据.10
·圣灵福音 再确认.11
·灵福音末期与“人子”.12
·圣灵福音又再确认.13
·圣灵福音感而应.14
·圣灵福音15·新道路
●对《圣灵福音》的再认识
·宗教政治与人权灵本主义/ 郭国汀
·郭国汀:<圣灵福音>确实值得反复精读
·匡扶者的忠告——以【耶稣取代上帝】是基督教走向式微的一个重要原因
·郭国汀先生关于基督教【三位一体】说法来源的介绍
·郭国汀: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应许的显示
·《天药》跋--对〔《圣灵福音》天象图〕的纪实和感悟
·似乎是戴着光冕的发言人……
·《天药》跋——对〔《圣灵福音》天象图〕的纪实和感悟
·《圣经》明文记载耶稣是大卫王转世的10大证据
·末世倒计时一谈关于耶稣复临
·《圣经》关于神的复数恰恰证明了上帝是【唯一真神】
●天垂异像
·天垂异像,旒挂目前给人的启示(图)
·深望法轮功人士暨民运人士珍重之、珍惜之、遵循之!
·关于民运的归宿
·陈泱潮请教科学家:五彩祥光从何来?
·陈泱潮(陈尔晋)何许人也?
·天赐异像与人为造假的照片,根本没有可比性 (16张图)
·陈泱潮故乡宣威出现日晕奇观
●匡扶者告全球基督徒书
·《匡扶者告全球基督徒书》按语与目录(图)
·一、[圣灵妙道](图)
·二、[收割时期四大特征]
·三、[“三位一体”本义]
·四、要注意保护圣灵启迪的真知灼见
·五、大突破带来大转变,迎接新天新地的到来
●圣灵神舟概述
·《圣灵神舟•概述》(6图)
·3张天像图:《窄门真经导读》经上帝核准证据
·陈泱潮(陈尔晋)代笔撰写《圣灵神舟•卷一》时留影2张
·就适时开展“全球呼救祈祷日”活动,致教宗等宗教领袖暨各国首脑敕令(多图)
·圣灵神舟概述目录
·题记Ⅰ:何以称呼“上帝耶和华如来”?
·1、【上帝之道】信条暨【圣灵神舟碑】铭文
·2、《圣灵神舟》总目录(图)
·3、本次地球文明将毁灭于灭世天火而不是大洪水(图)
·4、挪亚方舟是《圣灵神舟》的预表
·5、积极传播《圣灵神舟》,是获得圣灵神舟拯救的前提条件
· 6、《圣经•启示录》的预言和印证(图)
·7、《圣灵神舟》出世时的特殊征兆和背景
·8、上次大洪水毁灭人类时没有宗教
·9、宗教的目的和功用
·10、全宇宙唯一真神 上帝耶和华如来是客观存在
·11、遥闻“七雷”之音 ⑴
·遥闻“七雷”之音⑵
·末日之说绝对不是虚言!
·遥闻七雷之音⑶--对基督教
·遥闻七雷之音⑷--对佛教兼及一贯道(图)
·【全球呼救祈祷日】祷告辞
·弥勒诞辰对全球一贯道信徒的呼召(图)
·遥闻七雷之音⑸--对伊斯兰教
·遥闻七雷之音⑹--对各类非主流宗教
·遥闻七雷之音⑺--对无神论
·12、 “三迷信”是把人的灵魂引向灭亡的宽门大路
·13.坚信《窄门真经》、彻底弃绝“三迷信”
·简谈孔孟之道与《圣经》文化
· 14、再谈积极传播《圣灵神舟》与得救的保障和凭据
· 15、“不再耽延了”!“不再耽延了”!
·16、圣灵神舟就是慈航普渡(图)
·17、一个全新的宗教革命神学思潮即将蓬勃兴起
· 18、《窄门真经》执笔人今生今世的造化和作为
· 19.《窄门真经》执笔人过去生过去世主要足迹检索(2图)
·窄门真经导读(完整版)
·ZT江西庐山发现传说3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图)
·请正视人类曾经多次被毁灭的证据(组图)
●恒约篇章
·恒约全书目录
·神主碑铭文
·恒约之二:毂局髁x
·恒约之三:永生禮讃
·恒约之四:保惠师书
·恒约之五:快 镰 刀
·恒约之六:圣灵福音概说
·中文漢字的玄奧和復雜
·关于我得道来源和根本立场的说明
·回应范似栋先生:追寻终极真理和永恒的生命!斯为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的证词

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


   2016-08-09 08:20:49
   
    邓小平等中央四常委1980年底讲话之後,1981年年初,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已经下发了1981年9号文。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寒流已成滚滚狂飙,浊浪排空,风声鹤唳。徐水良这个1975年狱中就向专制独裁暴政屈膝求饶写了高调歌颂毛泽东的《投降书》,1979年出狱後,又将此高调歌颂毛泽东的《狱中投降书》在并非“两非刊物”上正式发表,以表对中共党忠心的投机分子,怎么可能还会在全国大逮捕之际或此前後,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而且事实上确实没有在民主墙上发表过文章,也根本没有参加过组党、组建全国中华民刊协会、组建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等等民主墙重大活动,一生具有严重投机心理,梦想做姚文元戚本禹,正在谈恋爱的徐水良,怎么可能还会在坚决取缔和打击“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9号文下达後的恐怖声势下,顶风作案主编《学习通讯》?
   
    事实上,我在3月下旬往返南京,两次见到徐水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提起过他主编什么《学习通讯》的事!以他徐水良一贯疯狂争名夺利非常张扬的芝麻吹成地球的性格习惯,他怎么会不向我夸耀表功呢——这就是我作为【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对徐水良在1981年4月全国大逮捕之前,没有主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3、与1981年3月底两次见到徐水良的【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的证词,也严重不符。因此,中共提供给徐水良二次坐牢的证明材料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所依据定罪量刑的事实根据,实属完完全全不清不楚,甚至明显具有子虚乌有之嫌!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将其作为战略特务,打人民运队伍,以便10年後,全国大逮捕民主墙运动这批【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人士出狱之後,实行打击、分化、瓦解中国民主革命队伍,严重破坏中国民主革命事业,造假嫌疑极大!

   
   附:

对中共提供给徐苦肉二次坐牢证明材料的若干质疑1: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徐苦肉主编《学习通讯》和送出《学习通讯》的时间


与指使者徐文立证词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特权论》作者 陈尔晋(陈泱潮)
   
   2016-8-2
   
    法律判决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我们就按照这一准则,对徐水良所展示的中共提供给他的检察院《起诉书》和法院《判决书》,提出以下若干质疑。
   
    一、查《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严重不符:
   
    1.1.对徐水良的《起诉书》和《判决书》,所认定的犯罪主要事实只有一件:“被告人徐水良于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三(二?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1.2.当事人徐文立证明:“我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看到了我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详见徐文立《有意見分歧和個人恩怨是事實,說誰是特務就要有真憑實據》 2016-08-01 17:50:22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4276 )
   
    到底是一九八0年十月?还是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抓捕前至5月4日徐水良自称被抓捕之日之间?主编出版时间事实根据严重不清!
   
    由此可见,
   
    1.3.徐水良苦肉计第一作假大破绽:主编《学习通讯》时间与当事人证词完全不符
   
    1.3.1.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徐文立才看到了他入獄之後,由徐水良主編的一期『學習通訊』。也就是说,徐水良主编的一期『學習通訊』,时间是在1981年4月9日(徐文立被捕日)——1981年5月4日(徐水良被捕日)之间;
   
    1.3.2.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应北京徐文立之托,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
   
    1.4.徐水良苦肉计第二作假大破绽:当事人徐文立看到《学习通讯》时间与《起诉书》、《判决书》认定徐水良送出《学习通讯》给徐文立的时间完全不符
   
    1.4.1. 徐文立证词说的是:在1981年4月9日被捕之後的預審期間,才第一次看到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
   
    1.4.2. 而《起诉书》和《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徐水良“一九八0年十月、、、、、、主办出版了非法刊物《学习通讯》第六期该刊物印成以后,被告人于一九八一年二(三?模糊不清——陈泱潮注)月,叫于为民(因反革命罪已捕)转送给徐文立150份!
   
    ——试问:1981年2月就送去给徐文立的徐水良主编的《学习通讯》,为何直到徐文立1981年4月9日坐牢之後,在预审期间才看到?
   
    质疑1:徐水良为什么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会要5个月之後,才送给徐文立?
   
    质疑2:为何徐文立1981年2-3月作为自由之身会没有收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就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而偏偏到了坐牢之後,才从预审员那里看到徐水良在1980年10月主编出版的『學習通訊』?
   
    质疑3:徐水良主编的『學習通訊』,是不是中共特工机关老谋深算,为了安排徐水良实施苦肉计,打入民运队伍内部,以便从根本上破坏中国民主革命,而赶制出来的伪『學習通訊』?
   
    (质疑4:见【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陈尔晋对徐水良没有在全国大逮捕前编过“学习通讯的证词、、、、、、)

结论:徐水良1、主编出版『學習通訊』的时间;与2、送给徐文立的时间,和当事人徐文立的证词,都严重不符,事实根据不清不楚。中共特工部门为给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实施苦肉计,造假嫌疑极大!

   
    【待续】
    (2016/08/03 发表)
(2016/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